五月中文 - 科幻小说 - 神权的信仰在线阅读 - 第40章 一言九鼎绝不反悔

第40章 一言九鼎绝不反悔

        两天后,姜炎终于可以把身上厚厚的绷带拆卸一些,护卫来报,说好辛回来了,而且还受伤颇重,现在就在巫医那里。

        这让姜炎赶紧出来,看到好辛身上有多处很深的刀伤,他着实吓得不轻,碍于巫医正在帮她处理伤口,不敢多看,而是就站在门口。

        “你这是干了什么呀?怎么伤的这么严重。”

        此刻好辛身上的衣服已经不在,仅用麻布遮挡,却是听到姜炎这带着焦急的声音,用有些虚弱的声音开了口。

        “没什么,不是什么要命的伤,我不过是一个人悄悄潜入了歌尔德那里,本想着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救出洛澜祎和她的母亲,却是发现她们被转移了地方,一番寻找我倒是找到阿苏,把她救出来,也没闹出什么大动静,发现洛澜祎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不得已我就只能先回来了。”

        这虚弱的声音,却是带着几分无所谓的态度,这让就站在门口的姜炎,眉头都拧在一起了。

        “你这是吃错药了吗?你一个人去,能活着回来就是奇迹了,你怎么还是这般轻松的姿态。”

        “你才吃错药了呢,我这不过是想要效仿洛澜祎,打算给你制造一点儿压力,让你不得不跟我合作,没想到险些把命丢了。”

        这个回答,险些把姜炎给气死,他实在也不知道该怎么教训一下这个不知死活的小丫头。

        强忍满腔的怒火,直到好辛穿着一身麻布衣,面无血色的开门,还不得已靠在了门边的样子,让姜炎那是直接无言以对。

        “我不能久留,能不能给我找身好看点的衣服,我可不想回去以后被笑话。”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歌尔德若是发现阿苏跑了,他应该很快就有所行动,你不用感谢我,我需要你跟我合作。”

        完全没去管好辛这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姜炎就让侍女给她先去找身衣服,然后准备一些饭菜到他的房间里。

        两个伤员,都受伤不轻,姜炎看着好辛低头吃饭的样子,不禁叹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看在你刚刚上药,竟然一声不吭的份上,我才不相信你将来能带兵杀敌。”

        “伤都伤了,再叫唤也不能缓解疼痛,还不如忍着。”

        “看来商朝日后将会多一位真正的女将军,没准你还会成为王后,大祭司。”

        姜炎这话绝对没有任何调侃的意思,而是有感而发,这么一说,让吃完最后一口饭的好辛,抬手抹了一下嘴,表情那是相当的得意。

        “你的眼光当真不错,在这个时代,你们男人对女人的偏见,我是一定要打破的,我相信洛澜祎踏入光仑族之后,她一定会以群巫之长的身份,让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以神迹凝聚在一起,彻底击溃歌尔德。”

        完全忘记身上还有伤,好辛说完就捂住胸口咳了几声。

        “你觉得,她最终会为了成就杜宇,甘愿为他去死吗?”

        这个问题,让好辛突然安静了下来,沉默不过片刻,她的嘴角就露出了一抹极为自信的笑容来。

        “就算你们的信仰之中,她的结局是被火祭,无论她是否愿意,我都不会让她死。”

        “这里是我跟你们合作的文书,既然时间已经不能再拖延,我这就准备点兵。”

        看着姜炎手中的文书,好辛就点了点头。

        “既然决定了,那就不许反悔,我现在必需马上离开,这份文书稍后有人会来拿,你们要好好沟通哟,另外,千万不能跟他透露任何我受伤的事情。”

        好辛走后不久,一个少年走进了议事厅。

        “我的名字叫昭,好辛在哪里?”

        眼前的昭一身黑色甲胄,腰间的佩剑与之挺拔的身姿,俊朗的容颜相得益彰。

        “她只是在我这里稍作停留,就已经离开了,我猜想她该是前往了柏灌氏部落首领城邦。”

        同样上下打量了姜炎一番,昭的目光从凌厉逐渐变得缓和。

        “不让我找到她,一定是闯了祸怕我骂她。”

        “看样子,你该是那个对她心有所属的男人,只可惜,你定会与她错过。”

        姜炎的话,让昭不禁稍稍歪头,眼中的些许疑惑让他不过沉思片刻,就笑出了声。

        “看来印欧部族的紧张,该是她的杰作,她伤的严重吗?”

        “她不让我告诉你,但既然你该是最了解她的人,就该知道她受伤的严重程度。”

        “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该让她留在杜宇的身边,还让她成为了洛澜祎的老师,但或许这与她与我而言,也并不是一件坏事,姜炎,我不会命令你臣服于商朝,但眼下的形式,你我必需要达成一致,不然歌尔德的目的一旦达到,势必是在最不合适的时机,有一场恶战。”

        原本以为,昭该是好辛父亲的部下,态度也该是十分的强硬,却是他的彬彬有礼,让姜炎感觉十分的意外,将手中的文书递上,他就开了口。

        “这是我与好辛的约定,我自然是不会现在就臣服于商朝,但此战是凶险万分,我所管辖的邦部之中有不少女人和孩子,我希望,可以让我的军中年纪渐长的兵将,一路护送她们到你们所驻扎的地方,不求可以将她们奉若上宾,至少可以给她们一块生存的地方,让她们远离战争与奴役。”

        稍稍低下头,看着手中的竹板,昭抬起头,眼眸之中是让人感到温暖的笑意。

        “这个约定我绝不反悔,我的人已经在印欧部族的周边部署,你可以现在就点兵,只等花海变成火海之时,就是信号,我等着你跟我并肩作战。”

        昭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姜炎回到了房间里,将自己的甲胄穿好,拿上了自己的武器先是来到兵营之中,让所有愿意跟随自己的兵将,以青壮年为救出洛澜祎,并且护送其到柏灌氏部落为主力军,以中年兵将,作为先一步护送众邦部女人与孩子离开的队伍,从另一边前往好辛父亲所在的驻扎地暂时安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