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历史军事 - 贞观悍婿李二在线阅读 - 第47章:招揽

第47章:招揽

        城东三里。

        秦怀道三人一路狂奔过来,冲在前面的薛仁贵忽然停下,面部红,气不喘,但眼中满是焦急地喊道:“两位恩公,还请往北,翻过一片山岗就是树林,以两位的身手官军追不上,咱们就此告别,后会有期。”

        “你不走?”秦怀道停下来,饶有兴趣地说道。

        “在下留下拖延一二,但拖不了太久,多谢两位恩公刚才仗义出手。”

        “不怪我俩多管闲事?”秦怀道追问道。

        “大丈夫恩怨分明,岂能如此小人之心?”薛仁贵有些生气地说道。

        “以你的身手,那些人根本不是对手,刚才为何不还手?”

        薛仁贵神情一黯:“王公子生性阴狠,但好面子,只要不还手,打一顿出出气也就罢了,就算打死也没办法,他父亲是县令,最是护犊子,龙门县百姓哪个不知?在下家有婆姨,真要还手,那就是打王家脸面,会被灭门,去年马家村有人没忍住还了手,差点灭村,这也是净街虎名号的由来。”

        士农工商,等级森严,小人物的悲哀!

        “就没人管吗?刚才见他们可是要往死里打,可是有什么隐情?”秦怀道恍然,一股怒火直冲脑顶。

        “管?谁敢管太原王氏的事?王公子贪婪在下狐皮,想据为己有,便编排在下偷盗他府上之物,如果我不死,一旦真相传开,有损王家脸面,只能打死,最不济重伤,让在下生恐,不敢说出真相。”薛仁贵有些愤愤地说道。

        秦怀道由衷地说道:“为了不拖累家中婆姨,宁肯受辱赴死,在下佩服。”

        薛仁贵苦笑一声,再次拱手催促道:“两位快走吧,马蹄声已近,官军很快就到,再晚来不及了。”

        秦怀道侧耳细听,果然有马蹄声隐隐传来,不在意地一笑,求证道:“郎君可是姓薛,名礼,字仁贵,北魏河东王薛安都第六世孙,现家住修村?”

        事关重大,必须搞清楚身份,万一重名就乐子大了。

        “正是在下,你是?”薛仁贵警惕起来。

        “别误会,在下姓秦,名理,字怀道,家父翼国公秦琼,上旬偶遇一游方道士,见其可怜给了点银子,道士向在下举荐,说你有盖世之勇,乃不世之才,在下从长安慕名而来,想要招揽。”秦怀道开门见山说道。

        对未来军神,当待之以诚。

        等级森严的年代,有国公爵位在身,说结交反而会引起适得其反,堂堂国公跑几百公里来结交一草根农人,谁信?说招揽反而合情合理。

        当然,在长安知道龙门县的人有些扯,必须有个合理解释,游方道士就是个不错的借口,君子,不可欺之以诚。

        薛仁贵练武之人,感知力最是敏锐,能够感受到秦怀道的真诚,但没有马上信服,沉默不语。

        “不信?”秦怀道挑明了问道。

        薛仁贵没接话。

        秦怀道笑道:“也对,换我也不信,如果能证明,可否愿意跟我走?”

        “既然话说到这一步,如果能证明,在下愿跟你走,从此鞍前马后,绝不后悔。”薛仁贵郑重说道,心里面明镜似的,这次得罪了王家,想不死都难,如果眼前之人真是翼国公之子,就能保自己一家不死。

        能活着,没人想死!

        何况翼国公威名赫赫,仁义无双,忠勇一生,其子必然不会太差,刚才仗义出手足以说明,还从长安亲自跑来招揽,诚意十足,为什么不?

        秦怀道笑了,善观察,懂取舍,行事果断,果然是条汉子。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两人默契地相视一笑。

        这时,大批官兵追了过来,将大家团团围住,为首之人更是拔刀大喝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敢当街殴打良善百姓,还不快快跪下受缚,否则乱刀加身,让你等死无葬身之地。”

        “你是何人?”秦怀道反问道。

        “在下龙门县县丞魏德义。”

        “认识这个吗?”秦怀道将国公身份令牌和告身丢过去。

        国公身份令牌代表秦府,上门有翼国公字样,纯金打造,价值不菲,没人敢造假,否则灭九族,告身也是朝廷所发,代表秦怀道目前的官员身份,上面有朝中大员签字画押,也没人能造假,也同样没人敢造假。

        魏德义接住一看,脸色大变,噗通一声跪下,将令牌和告身恭敬的举过头顶,一边说道:“下官不知是国公大驾光临,罪该万死。”

        “起来说话。”

        秦怀道上前,接过令牌和告身收起,一顶大帽子直接扣下去:“本国公在龙门县游逛,见有人巧取豪夺他人狐皮,并诬告其偷盗,仗义执言,对方却号令家奴动手,要打死本国公,这事你知道吧?”

        “这……这……下官,下官不知。”魏德义当然知道净街虎什么德行,但不敢说,急的开始冒冷汗。

        “王县令纵容其子危害乡里,意图残害本国公,形同造反,这事本国公会如实上奏,你如果不蠢,就该知道如何做。”秦怀道意有所指。

        魏德义猛然眼前一亮,有国公参一本,王县令的前途肯定到头,太原王氏都别想保住,自己主动上奏,不仅能撇清干系,说不定还能进一步,为官不狠,位置不稳,机会来了把握不住,一辈子县丞到头。

        心念闪过,魏德义恭敬地作揖说道:“下官明白!”

        “明白就好,有什么难事来翼国公府找。”秦怀道许诺道,只要对方真敢得罪王家,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介意必要的时候帮对方一把。

        魏德义大喜,激动地说道:“多谢国公爷!”

        “回去吧。”秦怀道摆摆手。

        魏德义赶紧下令,带着官兵匆匆回去。

        秦怀道看向薛仁贵笑道:“现在信了吧?”

        “你真是……”

        “如假包换!”

        “驾!驾!驾!”

        一队人打马呼啸而来,隔着老远就喊道:“少主,少主!”

        大家一拥而上,见秦怀道没事都松了口气,其中一人喊道:“少主,听说有人要杀少主,是谁?兄弟们去宰了他。”

        “没事了。”秦怀道笑道。

        薛仁贵看到这帮人对秦怀道如此恭敬,又信了几分,转念一想,自己什么都没有,对方完全没必要骗自己,更没必要用翼国公这个很容易戳穿的身份。

        想到秦怀道从长安过来,就为招揽自己,还因缘际会救自己一命,心中满是感激,抱拳,作揖,郑重说道:“某,薛仁贵见过国公!”

        秦怀道笑问道:“客气,刚才的话可还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