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历史军事 - 贞观悍婿李二在线阅读 - 第38章:王家手段

第38章:王家手段

        翼国公府。

        七辆大马车缓缓而来,每辆马车旁站着六名彪形大汉护卫,有人敲锣打鼓,引来无数人围观,好奇询问,马上有人上前回答一二。

        很快,车队在翼国公府门口停下,一锦衣男子从马车里钻出,抱拳朝四周围观人群热情地喊道:“诸位街坊,在下太原王氏,王同元,有礼了!”

        说完,锦衣男子躬身行李,态度谦和,脸上带笑,让人如沐春风。

        众人顿时好感大增,特别是帮王家做工,靠王家生存的百姓纷纷叫好,一些不熟悉的人则好奇地找身边人打探消息。

        锦衣男子王同元继续说道:“诸位,且听在下一言。”

        现场安静下来,好奇地看着王同元,堂堂王家世子,身份尊贵,平时见一面都难,没想到如此谦和,对大家如此客气,都竖起耳朵。

        王同元等现场安静后继续说道:“诸位街坊,我王家耕读传家,仁义为本,但前些日子出了一大逆不道之人,当然,一家之中都难免良莠不齐,王氏家大业大,更是难防,大家说对不对?”

        “对——”

        “世子,我家三子,就有一人不干人事,王氏族人无数,有一两个难免的,王氏仁义,活人无数,是大善人呐!”

        “没错,王家仁义,要不是王家给口饭吃,小的一家五口早已化为黄土。”

        ……

        人群中几个人情绪激动地大喊着,一个接一个。

        大家听到几人所言,对王家更是好感大增。

        人群后,赶来的秦怀道正好看到这一幕,见不少不良人在维持现场,并不阻止,脸色微变,对同行的王德说道:“公公,王家这是操控舆论,皇上不管吗?”

        “是吗?老奴没看出来,类似的事老奴见过不少呢。”王德有些诧异地看向前方,不就是说话吗,怎么就成了操控舆论,有些想不通。

        秦怀道低声解释道:“看到刚才那几个接话的吗?都是托,王家找的,故意说王家仁义,让老百姓以为出了个王虎不奇怪,这是要洗脱故意杀人嫌疑,维护王家声望,好手段。”

        “有些道理。”王德反应过来,眼神有些冷了。

        这时,王同元继续说道:“王氏族人王虎,前些天未经许可,私自筑坝拦水,冲动之下还打伤翼国公的佃户,还把人送进县衙,简直目无法纪,罪孽深重,家父得知情况后很是羞愧,责令在下带来赔偿款,一人一千两银子,一共六万五千两,都在车内,银子不多,希望能给受害者安慰。”

        明明有打死,却只提打伤,明明被判赔偿,却说成主动赔偿,秦怀道彻底反应过来,先说谁家都难免出个不听话的,让大家以为王家出个王虎也不奇怪,可以原谅,接受,然后提出赔偿,将仁义之名放大,好手段!

        更险恶的是王同元提到这笔银子是给受害者的,如果秦怀道将这笔银子占为己有,就会寒了佃户的心,而佃户是退役老兵,翼国公府在军方的一世英名就会彻底扫地。

        如果秦怀道将银子全给佃户,反而成了理所应当,于名声并无加成,最多大家说一句翼国公府厚道,但王家的名声却能提高一大截,毕竟这大家看来,王家身份尊贵,就算打死人,赔偿几两银子就是莫大的恩赐,没人会质疑,绝对不对,而今每人赔偿一千两,这是何等的仁义?

        王同元没说一千两是秦怀道要求的赔偿款,也没说王虎是受家族指使,更没说出御前官司失败,这份操控民心的手段非同小可。

        这一刻,秦怀道认真审视起王家来,不仅能屈能伸,还能抓住一切机会捞好处,六万五千两银子买个好名声,一点都不亏。

        王德也看出其中道理,冷着脸说道:“这王家,果然好手段!”

        这时,王同元继续说道:“诸位街坊,王虎犯罪,已经受到应有惩罚,但王虎是王家族人,王家赔偿也是应当应分,就不知道翼国公府会将多少银子赔给受害者,王家在此发布一个消息,为表示对受害者歉意,王家愿意招募秦家庄佃户做工,月例两百文,还请大家将消息传给秦家庄之人。”

        “好——”

        “王家仁义!”

        “世子放心,一定带到。”

        围观众人轰然喝彩,并不知道其中内情,在大家看来,一般做工最多八十文,好的也就一百文多点,王家开出两百文诚意十足,不是仁义是什么?

        “好一招釜底抽薪!”

        秦怀道眼神愈发冷冽。

        庄户虽然都是追随秦琼的老兵,但只是佃户关系,并不是奴仆关系,没有像其他家族那般签卖身契,身份相对自由,王家只需稍微运作一番,庄户就完全可以跑去王家,不受律法束缚,何况两百文例钱确实不少,养活一家绰绰有余。

        自古人心难测,秦怀道不确定那些老兵会否留下,还是离开秦家庄?心中有些感慨,这王家明明理亏,一番操作就赚足仁义,还逼自己将银子都给庄户,避免自己得了银子后壮大,最后来个釜底抽薪,反将一军,这手段,真狠!

        虽然秦怀道没想过留赔偿款,但被人逼的感觉太恶心。

        一个个念头闪过,秦怀道大踏步上去。

        王同元看到秦怀道过来,依然满脸含笑,躬身行礼,姿态放得很低,一边说点:“王氏,王同元见过朝议郎,赔偿的银子都在车内,请查验。”

        秦怀道打量着对方,笑里藏刀,能屈能伸,脸厚心黑,不愧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世子,将来绝对是个棘手的对手,不动声色地说道:“王家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王家杀死府上佃户,皇上御批赔偿,既然银子送到,此事就此揭过。”

        王家能装,秦怀道也不差,直接挑明是王家杀死佃户,而不是打伤,是皇上御批的赔偿,不是秦府逼王家,既道出真相,又抢占住道德制高点。

        李二在民间威望很高,深得民心。

        大家一听杀死人了,还是皇上御批,那就说明确实是王家犯错,应该赔偿,个中没有冤屈,也非翼国公府仗势逼迫,当然,王家愿意赔偿这么多也够仁义,天下少见,是难得的好世家。

        老百姓的心思就是这么单纯,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