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历史军事 - 贞观悍婿李二在线阅读 - 第34章:针锋相对

第34章:针锋相对

        大殿上。

        李二对王圭的丢车保帅、以退为进也无可奈何,总不能亲自下场吧?没吭气,看向秦怀道的眼中满是期待之色。

        秦怀道暗赞一声老狐狸,滑不溜手,果然厉害,也清楚仅凭这事搬不倒王家,但不妨碍添堵,当即说道:“王大人是非分明,微臣无话可说,那就先谈谈赔偿之事,再论其他。”

        “也好!”王圭不动声色地说了一句,暗自警惕。

        秦怀道看向李靖、程咬金和尉迟恭,朗声问道:“卫国公、卢国公、吴国公,还有诸位大臣,王家族人王虎筑坝拦水,在下佃户上前理论,赤手空拳,并无挑起争端之意,王虎等人却忽然亮出兵器,显然早有准备,这是故意挑起争端,故意杀人,意图断绝下游百姓水源,故意挑起民愤,故意祸乱大唐,王虎该以造反罪论处,大家以为如何?”

        一连四个故意,将王虎钉钉死死的。

        “嘶,狠,真狠!”

        所有人面皮抽动,暗自告诫自己,以后不能招惹此子。

        王圭目光阴冷,这罪名要是成立,得株连九族,不得不站出来说话:“皇上,王虎只是筑坝,并非有意拦水,其行确实有罪,但不至于谋逆,好在发现得早,未曾造成实质伤害,请皇上明察。”

        大家都是人精,当然知道王虎不是谋逆,但秦怀道言辞凿凿,无法反驳,如果刚才监察御史没状告秦怀道有罪,王家还能糊弄过去,问题是李二已经判了秦怀道有罪,做了处罚,天子含宪,言出法随,岂能变更?

        王家这是搬起石头,却砸了自己脚。

        谁也没想到这不过是秦怀道给漫天要价做铺垫,面对李二灼灼眼神,朗声说到:“皇上,王虎之举无谋逆之实,但有谋逆之意,理当重罚,皇上怎么判罚微臣不敢干涉,但给微臣造成的损失必须赔偿。”

        “朝议郎,你也同样筑坝拦水了,王虎有谋逆之意,你同样有。”王圭冷声说道,这是要抱着一起死了。

        秦怀道早有准备,讥笑道:“王大人,在下并非筑坝拦水,而是筑坝蓄水,上游无水下来,只能蓄水,一旦下游需要,也好开闸放水,不蓄水哪来的水放闸?”

        一个拦字,一个蓄字,天壤之别!

        “对,筑坝蓄水,牺牲自己千亩良田,造福下游一方,此乃善举。”程咬金眼前一亮,兴奋地喊道:“皇上,微臣恳请为朝议郎平反,上游断水,朝议郎不得不深挖水田,泥土筑坝,方能蓄水,此乃常识也。”

        “微臣也附议!”

        秦琼在军方声望和关系实在太高,不少武将勋贵出列。

        李二见秦怀道果然是无理也能搅动三分,心中暗乐,脸上却绷着:“朝议郎所言有理,倒是朕冤枉了,之前处罚取消,监察御史诬告朝议郎,有不察之过,诬陷朝议郎君前失仪更是无理取闹,罪加一等,革去官职,永不叙用。”

        “吾皇圣明!”

        武将勋贵兴奋地赶紧喊道,跟自己打了胜仗似的。

        文官则脸色凝重,特别是王家一脉,纷纷看向王圭,但王圭正愁王虎之事,跳出来只会刺激李二,对王家不利,忍住了。

        监察御史见王圭不出头,脸色惨白,知道自己完了,被抛弃了,但不敢反抗,怕李二一怒之下打人打牢,追查下去,小命难保。

        李二见王圭居然能忍住,不屑地冷哼一声,一举拿下碍眼的监察御史心情大好,对秦怀道愈发期待,问道:“朝议郎,可还有话说?”

        秦怀道看向王圭:“王大人,王家故意杀人,致使九人毙命,几十人重伤难治,此事王家如何交代?那些可是为大唐流过血的老兵,如果交代不满意,在下不介意传告天下,让所有人知道王家恶行,并状告王家造反。”

        赤裸裸的威胁!

        反正已经得罪,用不着客气了。

        五姓七望之所以不倒,最大的原因就是声望,一旦声望没了,人人叛离,田无人种,事无人做,加上其他世家趁机暗中捣乱,墙倒众人推,用不了多久千年世家就会轰然倒塌。

        在家族利益面前,一切都可以放弃,包括自己,何况一个偏房王虎,王圭知道不给个交代难以脱身,将仇恨记下,迅速调整情绪,正色说道:“朝议郎说得对,那些为大唐流过血的老兵不能枉死,老夫愿意重金赔偿。”

        秦怀道等到就是这句话,一个王虎根本搬不倒王家,闹下去什么好处都得不到,只会白白便宜李二这个等着捡漏的主,监察御史就是明证,自己被冤枉了只是平反,一点补偿都没有,当即说道:“王大人,在下也不是胡搅蛮缠之人,一人一千两银子,一共六十五人,不多吧?”

        六十五人就是六万五千两,许多富商一生都赚不到的巨额财产。

        但对于千年王家而言,不过九牛一毛,王圭不想再节外生枝,当即说道:“可以,下朝后老夫派人送去贵府。”

        “王大人大气!”

        秦怀道故意赞道,心中暗自警觉,这家伙够狠,能忍,以后得更加小心了,旋即对李二说道:“皇上,王虎故意杀人之事王家做了赔偿,皇上怎么处理微臣不管,微臣不再追究,接下来微臣要说说长安县令一事。”

        “说!”李二有些不乐意了,自己还准备从王家身上扒一层皮下来,这小子得了便宜居然放弃,太可恶。

        “皇上,长安县令为袒护族人,以权谋私,行包庇之举,并严刑逼供,致使三名老兵毙命,几十人重伤,刑部不辨是非,素位尸餐,炮制冤假错案,有结党之嫌,其心可诛,”

        全场一片哗然。

        结党可是朝中大忌,所有人被秦怀道扣帽子的能力震住,这家伙真不能惹。

        李二也吃了一惊,这罪名有点大啊,赶紧看向李靖。

        李靖也吓了一跳,真要是结党,刑部有一个算一个,都别想跑,苦着脸看向秦怀道:“世侄,刑部失察不假,结党……有些过了?”

        “是不是结党,查一下不就清楚了,清者自清!如果不是结党,为何无一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任凭结案,将受害者打入天牢论罪?”秦怀道不在意地说道,看向台上的李二有些不屑——想要借口,给你又不敢接,真怂!

        这时、程咬金跳出来说道:“没错,查一下就知道了,药师无需多虑。”

        尉迟恭也站出来说道:“皇上,微臣也觉得查一下好,朝议郎说的对,清者自清,天子脚下,那么多老兵被人冤枉,大唐百万将士可都在看着呢。”

        这番话有逼宫之嫌。

        但尉迟恭性格爽直,心里不痛快就说,根本不在乎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