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历史军事 - 贞观悍婿李二在线阅读 - 第18章:诛王虎

第18章:诛王虎

        月冷星稀,寒风徐徐。

        喧闹的平康坊安静下来,大红灯笼到处都是,将四周照亮,偶有房间传来丝竹之声,伴随着欢声笑语,显得有些突兀,一名皂衣男子匆匆跑来,戴着帽子,双手拢在衣袖里,跑的却很快。

        一帮护卫从万花楼冲出来,为首之人喊道:“站住,什么人,万花楼已经打烊,明天再来。”

        “瞎了你们狗眼,也不看看老子是谁,耽误了虎爷的事,你们几个脑袋不想要了?”来人怒气冲冲地训斥道。

        “你是?”

        “睁大你们的狗眼看仔细了,老子是虎爷的人,马上给老子滚开,否则扒了你们的皮。”来人倨傲无比,直接往里面冲。

        “原来是猛虎帮的兄弟,这儿是万花楼,按规矩过了点不接待,别让兄弟难做。”为首之人态度也很强势,万花楼可是朝廷礼部教坊司下辖产业,官方机构,没人敢在这儿闹事。

        来人顿时炸毛,不满地呵斥道:“既然认识老子,就该知道老子背后是谁,怎么,想找死?”

        “这?”为首之人犹豫起来,万花楼是官府产业不假,但大家不过是护院侍卫,贱命一条,得罪猛虎帮死了也白死,猛虎帮后面可是王家,皇上都得给面子,惹不起,赶紧闪开。

        “算你们识相。”

        来人不屑地丢下一句,赶紧冲进万花楼,熟络地来到三楼一间房门口,猛拍房门,一边焦急地喊道:“虎爷,虎爷,出事了。”

        片刻后,里面传来一个不满地声音:“谁在外面嚎丧,不想活了?”

        “虎爷,是我,三子。”

        “吱嘎——”

        房门打开,一名高大男子出现,光着膀子,一身横肉,眼神有些迷离,酒气冲天,但还保持几分清醒,认出来人后不满地问:“三子,大半夜的跑来搅老子好事,不说出个道道,老子扒了你的皮。”

        来人赶紧说道:“虎爷,家里被人偷袭,着了火。”

        “什么?说,是谁干的?老子活刮了他。”王虎一把抓住来人胸口,一百多斤轻松提起。

        来人苦着脸赶紧喊道:“虎爷饶命,小的不知道,发现出事就跑来禀报了。”

        “没用的东西。”王虎勃然大怒,一拳轰过去。

        对方脑袋咔嚓一声裂开,当场毙命,这一拳力量之大,匪夷所思!

        王虎却混不在意地将尸体丢在地上,返回房间拿起衣服披上,匆匆出门,房间里一个娇弱的声音响起:“虎爷,怎么就走了,奴家还等着梅开二度呢。”

        “闭嘴。”王虎冷喝一声,踹开紧挨着的房间门,冲进去将床上熟睡的男子拖下地,踢了一脚,呵斥道:“赶紧穿好衣服,家里出事了。”

        “喏!”对方赶紧答应一声。

        王虎接连踹开其他三个厢房门,将床上男子拖下床,丢在地上踢了两脚,呵斥几句匆匆下楼,等了片刻,四名男子匆匆追下来,其中一人问道:“虎爷,大晚上的,出什么事了?”

        “家里有人偷袭,还放了火,走,回去。”

        另一人赶紧提醒道:“会不会是凶手故意为之?小心路上有诈。”

        “有诈又如何?整个长安城老子怕谁?”王虎不屑地丢下一句,匆匆离开。

        大家一想到王虎的勇猛也都释然,赶紧跟上。

        都喝了不少酒,头重脚轻,速度快不起来,等出了万花楼来到外面,一阵寒风吹来,大家更是头昏脑胀,异常难受,匆匆赶路。

        一路疾行,不知不觉来到西市。

        五人闷头赶路,一路无言,特别是王虎,心中有事走的很快,很急,脸色更是阴沉的可怕,就像一头伺机而动的猛虎。

        来到群贤坊入口巷子时,一道黑影忽然冲出,鬼魅一般挡在前面,正是秦怀道,故意粗着嗓子喝问道:“王虎?”

        王虎警惕地打量来人,蒙着脸看不清样貌,加上四周朦胧,只有微弱的月光,能见度极低,没能认出秦怀道,反问道:“藏头露尾,是你烧了老子的地盘?”

        身份确认,无需废话。

        秦怀道飞扑上去,快如出膛的炮弹,待近身时一拳猛轰。

        “找死!”

        王虎怒吼一声,一拳对轰过去,对自己的力量充满自信,眼角多了一抹残忍的冷笑,仿佛看到对手被轰飞后痛苦哀嚎的样子。

        “轰!”

        一身闷响,炸雷一般。

        一股狂野无匹的反震力倒卷过来,秦怀道被震的后退两步方才稳住,心中震撼,要知道穿越过来后力量大增,居然没能碾压对手,这家伙果然不简单,难怪老兵出身的庄户战败,死伤不少,定睛开去。

        前方,王虎惨叫一声,脚下连连后腿了好几步都未能站稳,撞倒一人,一条手臂耷拉着,如软弱无力的面条,另一只手强撑着试图起身,但做不到,惊呼道:“好强的力量,你是谁?”

        战场上废话越多,死的越快,秦怀道漠然不语,追杀上去,随王虎一起的另外四人反应过来,一个个从怀里掏出短刀上前阻拦,目光冷漠如狼,能跟随在王虎身边的,自然都不是善茬。

        秦怀道丝毫不怵,猛冲向一人,身体一侧,避开对方短刀捅刺,三棱军刺却如黑暗中的毒蛇发起偷袭,瞬间刺入对方心脏,另一手抓住对方胸口,猛推向旁边一人,正好挡在对方短刀刺杀的前方。

        短刀“噗嗤”一声刺入身体,秦怀道如影随形,三棱军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没入对方肾脏深处,不等拔出,又一人从身后劈开过来,秦怀道身体一蹲,避开致命偷袭,拔出三棱军刺,反手就是一下。

        锋利的三棱军刺没入对方心脏,对方身体一僵,满是不可思议地看着秦怀道。

        秦怀道没有停手,一个鞭腿将另一名试图偷袭的男子踢飞出去,不等对方站起,窜上去又是一脚猛踢对方脑袋。

        “咔嚓!”

        这人脖颈断裂,颅骨裂开,不可能再活。

        瞬间,四杀,前后不过两秒,动作更是行如流水,快如闪电!

        这一刻,秦怀道发现力量增大后,很多绝杀动作使用起来更加流畅,迅猛,有效,见王虎爬起来想跑,飞扑上去。

        王虎噗通一声跪下,着急地喊道:“这位爷,饶命,我有钱,好多好多的钱,都给你,放我一马。”

        能屈能伸,这种人更留不得,秦怀道根本不废话,三棱军刺化作一道乌光猛刺过去,直奔王虎心脏部位。

        王虎见求饶不成,赶紧朝旁边翻滚躲避,一边大喊道:“我可是王家的人,杀了我,谁也救不了你……”

        “噗嗤!”

        话音刚落,三棱军刺从王虎后脖颈刺了个对穿,将后面的话刺回去,秦怀道得手后没有丝毫犹豫,拔出三棱军刺朝对方肾脏又是几下狠的。

        “噗!噗!噗!”

        一道道金属刺破肉体的声音响起,低沉,压抑,恐怖。

        王虎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浑身无力,眼神暗淡无光,死不瞑目。

        秦怀道放下王虎尸体,警惕地看看四周,隐隐听到有密集的脚步声传来,估摸着是城卫军,迅速隐退,消失在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