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历史军事 - 贞观悍婿李二在线阅读 - 第17章:杀人夜

第17章:杀人夜

        月空深邃,长安幽静。

        空荡荡的大街上看不到一人,只有夜风吹动酒肆旗帜、布帛猎猎作响,长安城施行宵禁,主大街上有巡逻卫队,坊内也有不良人巡查,治安森严,但平康坊不同,风月场所聚集地,通宵繁华。

        一条街道暗影处,秦怀道一身黑色劲服,潜身不动,目视一支巡逻队走远后借着街巷暗影掩护,悄然向西摸去,如野行的狸猫,悄无声息,却敏捷如风。

        根据情报,王虎在平康坊的万花楼,紧挨东市,也就是在东边万年县,但猛虎帮老窝却在西边的群贤坊,紧挨西市,靠金光门,不是一个方向,秦怀道准备先端了总部,敲山震虎,然后半道埋伏,将王虎斩杀。

        王家敢杀人,秦怀道就敢以杀止杀!

        身为军人,秦怀道无惧任何敌人挑战。

        这一刻,后世掌握的特战技能发挥的淋漓尽致,疾行、潜伏、观察、预判,再借助地形完美避开所有巡逻,不知不觉来到群贤坊,一番搜查,找到了一栋三进院子,门口挂着聚义山庄的牌匾。

        大门口摆放着两座高大的石狮,威武霸气,两个大红灯笼将门口照亮,借着亮光可以看到门口有两人把守,昏昏欲睡,并不警惕,或许在他们看来没人敢来猛虎帮地盘闹事。

        院墙有两米多高,上面盖着琉璃瓦,院墙内黑漆漆一片,静的有些可怕,秦怀道久经沙场,守卫森严,满是监控、感应器的地方都来去自如,眼前的聚义山庄就像到处漏风的筛子,毫无压力。

        片刻后,秦怀道绕行到一处院墙,一个助跑翻身上去,趴在琉璃瓦上观察片刻,几处风雨廊岔开有灯笼照明,院子里静悄悄的,所有房间也黑漆漆一片,应该全都熟睡。

        秦怀道拿出一块黑布将脸遮挡住,翻身落下,顺着院墙暗影往前摸去,没多久来到一个房间窗口,轻轻一拉,窗户就打开些许,透过缝隙往里看,能见度非常低,什么都看不见,但能听到鼾声。

        能在猛虎帮总部霸占一个厢房,这人身份肯定不简单,秦怀道将窗户打开些,翻身进入,落地无声,敏捷如猴,再一个健步窜到床边,借着微弱的月光依稀可见床上躺着两人,一男一女。

        有女子作陪,身份比预想的要高,应该是猛虎帮高层,秦怀道一个手刀砍在女子脖颈动脉,对方昏死过去,三棱军刺如闪电般从太阳穴刺入,直达男子脑中枢神经,瞬间破坏脑神经元,死前连哼一声都没能发出。

        女子不知道是否无辜,但男的绝不是好人,杀了也就杀了。

        下一刻,秦怀道从窗户翻出,顺手轻轻关好,恢复原貌,顺着暗影继续往前,如法炮制,摸进隔壁厢房刺杀得手后悄然隐退,如此反复,将一进院子六间厢房里的男子全都杀死。

        之后,秦怀道来到二进院子,也有六间厢房,其中两间堆放杂物,另外四间居然没人,估计着出去了,秦怀道悄然来到三进院子,直接摸到主楼窗户口,用三棱军刺刺破窗户纸,透过小孔往里看,里面悄无声息。

        一支四人巡逻队打着火把远远过来,秦怀道将窗户拉开,翻身进入里屋,再将窗户轻轻带上,没发出一点声响,通过窗户缝隙往外看,等巡逻队走远后,秦怀道打量起四周来。

        一张大床,一个柜子,一张桌子,东西不少,但没什么价值,秦怀道经验丰富,没轻易放弃,继续小心查看着,不放过任何细节,目光渐渐落在一副字上,字是行书,笔走游龙,颇为不凡,但王虎是个粗人,如果附庸风雅,房间里没理由只有一副字,应该还有别的摆件。

        唯一的一副字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了。

        秦怀道掀开字一看,背后果然是个暗格,里面放着一个箱子,秦淮道拿起箱子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放着三十块金饼,下面压着一大叠地契。

        收获超出预期,秦怀道没想到一个猛虎帮老大居然如此富有,地契就算了,需要到县衙变更后才有效,会暴露自己,拿着没用,金子就不同了,一两金子等于十两白银,或者十贯铜钱,也就是一万文铜钱。

        根据记忆秦怀道知道手上的金子一饼有一斤重,俗称一金,唐朝一斤是十六两,并不是后世的十两,三十块金饼就是三十斤,四百八十两,可以兑换四千八百两白银,四百八十万文铜钱,可以买到近百万石精米,也就是近千百万斤左右,足够一万人吃两年,简直意外横财。

        天予不取,必受其咎。

        “受害者的赔偿款有了。”秦怀道暗道一声,来之前就计划了搜刮赃款,王家必须对受害者做出赔偿,只是没想到这么多,迅速抽出床单将箱子包裹,捆在身上,打开门出去。

        杀人夜,不停歇!

        月色清冷,寒风肃杀。

        片刻后,秦怀道来到附近厢房,正要开门,听到里面有响动,紧接着一人开门出来,披着外衣,看上去像是夜起方便,危急时刻,秦怀道出手如电,三棱军刺从对方下巴斜着向上刺入。

        这人大惊失色,睡意瞬间消散,张大嘴想喊,但声音被三棱军刺刺破,根本喊不出来,想反抗,身上力量就像被抽空,连抬手都困难。

        下一刻,秦怀道推着对方紧屋,脚下一勾,将房门关上,把人按在床上,拔出三棱军刺闪电般刺入对方太阳穴,搅碎脑中枢神经,对方瞬间一动不动。

        床上有人翻滚,像是听到了动静要苏醒,秦怀道看都不看,战斗本能驱使下,猎豹般扑上去就是一下猛刺,就在三棱军刺距离目标只有三寸距离时,秦怀道硬生生停下,是个女人,青丝洒落,双眸紧闭,及笄之年。

        下一刻,秦怀道一个手刀砍在对方劲动脉上,对方昏死过去。

        “呼!”

        秦怀道舒了口气,敌人杀了也就杀了,但女人无辜,犯不着下死手,至于事后能不能活,那就不关自己事了。

        从厢房出来,顺手带上房门,秦怀道冷眸如电,迅速环视一圈,锁定一间厢房,快步上去一看,里面堆放着各种杂物,架子上放着一些礼品,用精美盒子装着,秦怀道撬开门进入,摸出火镰。

        很快,一堆衣物被点燃,秦怀道借着亮光看到旁边放着火油,一脚踹过去,火油洒落,火势冲天而起,迅速蔓延,扩散,秦怀道没有停留,转身离开,借着暗影掩护,一口气冲到院墙下。

        身后传来呐喊声,秦怀道回头一看,厢房已经燃烧,火势很大,许多人冲过去大喊着救火,但没人指挥,乱成一团。

        火起,就不信王虎不来。

        今夜,王虎必须死!

        秦怀道翻墙离开,将自己融入在黑暗中,顺着街巷疾行,看到一支城卫军快跑过来,直奔聚义山庄所在方向,聚义山庄附近的街坊领居也纷纷醒来,敲锣打鼓,担水救火,呼叫声,呐喊声,响成一片。

        聚义山庄是单独院子,与四周邻居相隔较远,根本不用担心火势蔓延后酿成大祸,秦怀道观察过,否则不会用放火吸引王虎返回这招,一路潜行,来到群贤坊通往西市的一个路口藏好。

        这儿是王虎归来的必经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