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历史军事 - 贞观悍婿李二在线阅读 - 第12章:审讯

第12章:审讯

        后院里。

        秦怀道和罗章一明一暗,瞬间放倒二十来人,剩余十来人一看情况不对,也不知道是谁大叫一声,四散逃窜,秦怀道追杀上去,弩箭如流星,射杀几人,罗章也追上几人捅死。

        剩余几人逃出院子,迎接的却是几十名护院,每一个都是跟着秦琼征战天下的百战老兵,配合密切,出手凶狠,一会儿功夫就将凶手全都砍杀,无一人逃走。

        “来一队人。”罗章追出来喊道,说完转身朝后院走起。

        贾有财带着十来人跟着进入后院,看到满地尸体很是震惊,但没多问。

        秦怀道刚才没追出去,而是留下搜集箭矢藏好,并用剑刺入伤口位置,造成用剑刺死凶手的假象,弩绝对不能暴露,见罗章带着人回来,命令道:“将尸体抬出去,活口马上审讯,兵器留着你们备用。”

        “喏!”

        贾有财躬身领命,都是老兵,知道怎么做,一会儿功夫就将人全部带下去。

        “你没事吧?”秦怀道看向罗章。

        “没事,多谢表叔关心,刚才表叔用的是弩?”罗章好奇地问道。

        “对,你喜欢?”

        “嘿嘿!”罗章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喜欢送你,但不能暴露。”

        “省的!大唐律,持弩是重罪。”

        秦怀道乐了,这小子打仗够猛,刚才那些杀手比昨天遇到的实力还强一些,居然一挑三十都不怂,脑子并不蠢,可堪大用,便将弩找来塞给对方。

        “谢谢表叔。”罗章大喜,拿着弩爱不释手。

        秦怀道看出对方不太会用,毕竟是后世的东西,不同于大唐常见弩,接过去一番演练后叮嘱道:“这是弩枪,可以连续发射十次,之后需要更换箭匣,二十米射程,记住,一旦暴露,后患无穷。”

        “记住了。”罗章郑重说道。

        “找个地方藏好,一旦有人再来,杀无赦,我去看看俘虏。”秦怀道叮嘱一句,拿着宝剑匆匆离开。

        没多久,秦怀道来到前院一间偏厅,护院正在审讯,贾有财见秦怀道过来,赶紧上前迎接,一边说道:“少主,是死士,恐怕不容易撬开嘴。”

        秦怀道上前,见一名护院正在暴打其中一名活口,剩余活口被五花大绑,但一个个神情漠然,目光无神,一副等死模样,被打的人也不嚎叫、闪躲、求饶,咬牙忍着,浑然不在乎。

        一心求死之人是不可能开口。

        秦怀道喊道:“停,教你们一个审讯手段。”

        大家纷纷停下,有些诧异地看着秦怀道,审讯不就是往死里揍,揍到愿意开口为止吗?需要什么手段?

        “审讯是一名技术,揍人是最粗浅,最没技术含量的,对付普通人还行,对付死士肯定不行,谁去找些纸,提桶水来。”秦怀道解释道。

        马上有人领命,匆匆去了。

        秦怀道继续说道:“拿条长凳来,将人绑凳子上。”

        没多久,有人拿来长绳将一名俘虏绑在凳子上,头朝上,手脚都固定死。

        秦怀道上前漠然说道:“知道你骨头硬,宁死不屈,咱们玩个游戏,一会儿将纸打湿贴在你脸上,会让你呼吸困难,贴的越多,呼吸越困难,直到憋死,看你能承受几张,多久,咱们有的事时间慢慢玩。”

        “来吧,怕你不成。”对方叫嚣道。

        其他人有些疑惑,贴纸就能让死士屈服,不会吧?

        这些人哪里直到这种手段最考验人的意志力和承受力,死不可怕,一刀了事,一眨眼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但谁受得了慢慢憋死?这种把死拉长的痛苦,简直是灭绝人性的折磨,缺氧后造成的大脑供血不足,精神崩溃感,就算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战士也承受不住。

        很快,有人拿来黄纸,看上去很粗糙,没有白纸细腻,勉强够用,秦怀道没有接,反问道:“谁平时负责审讯多一些?”

        “少主,我。”一名黑瘦中年男子出来,个不高,眼神有些冷。

        “你来,先用一张纸打湿,贴对方脸上。”

        “喏。”

        对方答应一声,将纸打湿后小心地贴在对方脸上,湿纸粘住脸庞,隔绝空气,视线,这名杀手莫名有些不安起来,拼命吹气,试图将纸吹开,但不过徒劳。

        秦怀道漠然说道:“再来!”

        “喏!”

        很快,又一张贴上去,但杀手还嘴硬,呜呜怪叫,几张纸后大脑开始缺氧,意志力松动,拼命张开嘴试图呼吸,可惜空气被隔绝,用舌头去顶纸张也没用,这种想死死不了,想活活不成的感觉最折磨人,能让人发疯。

        很快,对方因缺氧引起的窒息感导致精神崩溃,肺都要炸了,整个人就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挤压,搓揉,恨不能马上解脱,却不得,憋屈、崩溃、绝望等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很快,一股强烈的求生欲涌上心头,这名杀手拼命大喊,疯狂摇头。

        秦怀道见差不多了,让人撕开纸张。

        对方大口、大口的呼吸,脸色绀紫,就像一条跳上岸被暴晒的鱼,那种惊恐、绝望表情看的众人头皮发麻,也跟着用力呼吸起来,仿佛自己也在缺氧窒息。

        片刻后,秦怀道冷声说道:“说吧,要不再试试?”

        “我说……我说……我们是王家死士。”对方眼中满是恐惧,已然崩溃,。

        “都杀了,交给府衙处理。”

        秦怀道早有猜测,不过是求证一下罢了,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心中怒火烈烈,将这笔账记下。

        贾有财追出来问道:“少主,不用留活口给陛下?”

        “仅凭杀手一面之词没用,王家完全可以推说不是他们的人,甚至反咬一口,告我们构陷,并组织人给皇上施压,要求皇上严惩我等,适得其反,这笔账咱们慢慢找王家算,就不给皇上添麻烦了。”秦怀道说着飘然而去,既然不想和李二牵扯太深,自然不能主动贴上去。

        “可王家势大,仅凭秦府恐怕……”

        “相信我!”秦怀道头也不回,渐行渐远。

        “喏!”

        贾有财躬身一礼,目光热切,激动不已。

        直到秦怀道背影消失在院门后,贾有财拳头握紧,眼中潮湿,难以自抑,喃喃自语道:“将军,您后继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