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历史军事 - 贞观悍婿李二在线阅读 - 第4章:挖坑

第4章:挖坑

        兵器铺。

        围观群众议论纷纷,指指点点,没人看好秦怀道。

        一名伙计抱着把刀从后堂出来,刀鞘古朴,厚重,透着几分沧桑感,掌柜的接过,猛然拔刀,只见一道红色匹练冲出刀鞘,刀身如血,似火焰在燃烧,给人一种莫名的威压,所有人顿感呼吸一滞,瞬间欢呼起来。

        “好,好刀!”

        “闻名不如一见!”

        “赢定了!”

        ……

        掌柜的将众人表情尽收眼底,满意地笑了,同意比试,趁机请出赤血刀自然是为了炫耀崔家底蕴,抬高崔家声望,至于一千两赌注,崔家缺钱吗?

        世家和武将勋贵积怨已久,而秦怀道又是秦琼的嫡子,从某种角度来说代表勋贵,一想到打压成功,主家的赏赐,掌柜的激动不已,催促道:“出剑吧!不会是怕了吧?不想比也行,跪下磕头认输就是。”

        程处默满是担忧,赌注无所谓,脸面不能丢,否则勋贵以后在长安还怎么抬头?但事已至此,不比就认输,更丢人,一咬牙,沉声说道:“掌柜的,我赌你输,我兄弟赢,赌注一百两,一赔一,敢接不?”

        掌柜的不屑地应道:“区区一百两也好意思拿出手?算了,知道你们这些勋贵穷,既然想送钱给崔家,崔家岂有拒之门外之礼?接了。”

        秦怀道没想到程处默居然下注,明明担心的要死,不认为自己会赢,却偏偏压自己,这份情不小,便说道:“兄弟,承蒙看得起,不如多玩点?”

        程处默苦笑着低声说道:“这个王八蛋说话难听,但也是实情,我也想多下,但一百两已经是兄弟身上所有。”

        掌柜不屑地讥讽道:“你可以赊欠,堂堂卢国公之子,身份怎么也得值个一千两,问题——你敢吗?”

        “直娘贼,老子跟你玩。”程处默脸色大变,愤恨地喝道,事关卢国公府名声,就算明知道会输也得上,输人不输阵!

        “好,立下文书。”掌柜的见程处默上套,得意地朝一旁候着的官员使了个眼神,对方会意的点头,马上写文书。

        有了文书,就不怕卢国公程咬金反悔不认账,一举双杀,同时打压秦、程两府,主家那边知道后肯定会高看自己一眼,甚至重用,想到激动处,整个人都在颤栗,恨不能马上比试。

        文书很快立好,程处默签字画押,一颗心砰砰直跳,看向秦怀道的眼睛都红了,不是输不起,而是输后影响力太大,担不起。

        “兄弟,等着赢钱吧。”秦怀道安慰道。

        “别,能打平就万幸,咱们武将之后,玩的就是刀枪,你应该知道咱们输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输刀枪,实在要输,别输太惨。”程处默一脸凝重之色。

        “这么没信心?”

        “明摆着的嘛,那可是赤血刀。”

        “那你还下注?”

        “你是我兄弟,要死一起死。”

        “好,你这个兄弟我认了。”

        “你大爷的,现在才认啊?”

        秦怀道笑笑,并不解释,总不能说自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他”了吧?

        掌柜等的不耐烦了,催促道:“快点,不敢比就认输。”

        “如你所愿。”

        “锵!”

        秦怀道果断拔剑,剑身颤抖,嗡嗡作响,如龙吟虎啸,透着一股王者的霸气。

        这一刻,所有人感觉到一股寒意扑面而来,莫名心悸。

        全场瞬间鸦雀无声!

        但依然没人看好,赤血刀的名声太大了。

        一名官员上来主持道:“双方自愿比试兵器,文书已经立下,赌注为一千两,比试方式为兵器互砍,现在开始。”

        “当!”

        两把兵器狠狠砍在一起,掌柜的也是练家子,力量很大,为了立威更是拼尽全力劈砍,试图一举斩断秦怀道手上剑,造成视觉效果,彻底碾压,完胜。

        秦怀道对自己打造的兵器有着极度自信,但也全力劈砍过去,赢,就要赢的痛快,赢的彻底。

        “哐当!”一声。

        火星四溅,厚重的赤血刀刃口脱手飞去,钉在墙壁上,刀柄嗡嗡颤抖,刀身崩出一个明显的大豁口。

        反观秦怀道手上的剑,完好无损。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倒吸一口冷气,忽略了秦怀道力量之大,居然将掌柜的刀砍飞,死死盯着赤血刀的豁口,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之色,就连掌柜也定定地盯着缺口,整个人都懵了。

        “这是……赢了?”

        程处默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使劲眨眨眼睛,看向赤血刀缺口,又看看秦怀道手中剑,还是不信,一把抢过去,上下打量,旋即兴奋地大笑起来:“哈哈哈,赢了,兄弟,咱们赢了。”

        “当然,收钱,别让人跑了。”秦怀道提醒道,对自己的兵器极其自信。

        “他敢?!”

        程处默霸道地吼了一嗓子,盯着掌柜补充道:“掌柜的,给钱,否则老子带兵拆了你这铺子,这长安城没人敢黑老子的钱,快点。”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不可能?”掌柜的有些反应过来,紧紧盯着剑,眼中闪过一抹贪婪,马上说道:“这把剑卖给我如何,作价一万两。”

        程处默熟练地挽了个剑花,揶揄道:“赤血刀有人出价一万,这把剑轻松斩断赤血刀,堪称神兵利器,一万两就想买走,做梦去吧,赶紧赔钱。”

        “一万一,如何?”

        秦怀道拿回剑归鞘,一脸高深莫测地大声说道:“此剑得自于昆仑深山古洞之中,古洞内有一石刻,上书先秦术士修炼洞府,因得道飞升,留下此剑赠予有缘人,而今秦府困窘,急需要银钱,愿拿出来拍卖,三天后,聚福酒楼,就看谁是有缘人了,现在——赔钱吧。”

        卖东西嘛,当然要故事,就好比潘家院子。

        先秦术士,洞府,飞升等对于现代人而言,就是个笑话,但对大唐来说极富吸引力,何况确实锋利,砍崩了威名赫赫的赤血刀。

        这番话不仅说给掌柜听,更是说给周围人听,相信用不了多久整个长安有钱人都知道此事。

        “秦小国公真愿意拿出来拍卖?”掌柜激动地问道,至于竞拍,堂堂崔家会缺银两?笑话。

        “当然,掌管的亲看,这剑身上还有一只飞天的玄鸟,一看就是术士专用佩剑,一般人谁会在剑上刻标识?”秦怀道拔出剑,一边继续大声说道。

        “玄鸟?”掌柜的内心一紧,赶紧凑过去观看,作为世家子弟,自然明白玄鸟是太原王家的族徽,图腾,一旦知道消息,王家还不得疯?

        秦怀道不理掌柜的心思,故意亮出来给周围人看,挖坑当然要尽善尽美。

        “我看看,我看看,还真有。”程处默好奇地凑过来。

        “世侄,我看看。”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