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医妃难娶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轩然大波

第六十八章 轩然大波

        一大早,京兆府尹就接到了一个烫手山芋。看着眼前的状子,他只觉得手指上面烫的厉害,恨不得一把把它扔到地上去。

        更是特别后悔没有听第三房小妾的话,干脆装病在家躲懒赏一日菊花。

        “大人,这,这状子接了,按照规矩,咱们得派人去,去一趟镇国公府,这到底去还是不去……”他沉吟间,属下跟他求教。

        “黄家大郎亲自送来,我们当然不能视若未睹。只是,现在过去,得有个讲究。做得好了,算报信,丹阳公主那说不定可以落个人情。做得不好,那就是送上门去找打!”京兆府尹沉吟一番之后,抚着下颌保养得宜的一把胡子说道。

        事关丹阳公主和镇国公府还有尚书府,这两家,他一个都得罪不起。镇国公手握重兵,权势滔天,丹阳公主更是出身皇家,备受先帝宠爱,当今圣上也是极为看重这个胞妹。黄尚书身为刑部尚书,更是人狠话不多的典型,但凡犯在他手里的官员,不死也要脱成皮。

        这两家打官司,他要如何审理断案?分明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而且,他分明记得,这两家还是姻亲来着,好好的秦晋之好,怎么就反目了?京兆府尹小声嘀咕,身边的下属立马为他答疑解惑。

        “最近京中谣言四起,都说镇国公世子那方面不怎么行,所以正妻未孕,让几个小妾生了孩子掩人耳目……”

        “荒唐!这不是瞎话连篇么?哪有人会做这种事?那世子怕不是疯了吧?”京兆府尹第一时间呵斥。

        “那个,您还别不信!最近京中到处都在传,而且这消息据说是从迎客来传出来的!那个,世子去那里买醉,醉后吐真言……”

        “另外,镇国公府的家将也特意去了迎客来,吩咐店小二不准胡说!这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哎呀,难道真有此事?”京兆府尹想起来自己似乎也在哪里听过一耳朵,但是当时并没有在意。

        再仔细看看黄尚书府递过来的状纸,不由得眉头紧锁得如同麻花。

        “这,这尚书府状告世子宠妾灭妻,纵容小妾毒害正妻,莫不是,莫不是那世子失心疯了?这事果然是真的?”京兆府尹想破头也想不明白,这镇国公世子到底发的是哪门子的疯!

        男人么,三妻四妾,本来就是寻常。但是最要紧的,却是嫡庶分明。他可以纵容小妾在怀里拈酸吃醋,撒娇撒痴多买几件首饰衣裳,却绝对不会容许她不敬主母,以下犯上,坏了家里的尊卑规矩!

        妾通买卖,本来就是消遣的玩意儿,怎么还能宠过头呢?

        尚书府的状子上注明人证物证俱全。想想以黄尚书的手段,也必然是已经反复核实之后,才会特意注明的。

        所以这案子好审又不好审!好审是黄尚书已经帮他把该做的都做完了,他只要照着规矩流程走一遍,就可以结案了。

        不好审是镇国公府压根就不会认!这些人证物证,丹阳公主说不定一个撒泼打滚就过来抢了毁了!

        不过黄尚书这件事办的,还真的是符合他一贯的作风。先在京中制造了足够的舆论,让满京城的人都盯死了镇国公世子,随后放手一击,一张状子落下定论!

        这个案子,不用说,在他把状子接在手上开始,必然已经成了京中最热门的话题了!

        这个烫手山芋,扔是不可能扔了!京兆府尹一不小心,薅断了一根精心保养的胡子,心疼的一哆嗦。

        “那个,派人前往镇国公府,把这事告知丹阳公主!就说,就说通知世子前来,前来那个,那个……”京兆府尹都不知道怎么说出“到案”两个字。

        “这件事,咱们躲是躲不开了,结束的越早越好!”京兆府尹知道这件事自己横竖没有好果子吃,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让那一刀来的痛快一点,他也好早做打算。

        “公主,京兆府来人了!”孙姑姑神色仓皇,都不敢抬头看丹阳公主。

        “怎么说?”丹阳公主有些疑惑,但是看到孙姑姑的样子,就知道准没有好事。

        “说是黄家去京兆府递了状子,告大爷宠妾灭妻,纵容妾室行凶……”孙姑姑话没有说完,丹阳公主就手拎起几案上的花瓶砸了下去。

        “让他们滚!滚!给我打出去!”丹阳公主化身母老虎,咆哮不止!

        “公主息怒,息怒!请听老奴一言!”刘姑姑连忙给孙姑姑使眼色,并且上前劝说丹阳公主。

        “咱们若是把人打回去,倒也没什么不妥,但是却也难免落人口舌,说公主跋扈。不如,咱们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刘姑姑说着在她耳边低语。

        “你,你给我去雅晴苑,把黄家的那几个贱婢都绑了,让她们指认,说那个贱人偷了本宫库里的东西!”丹阳公主反应过来了,接受了刘姑姑的意见。

        “把人给京兆府的带回去!顺便让我儿赶紧写休书!那个贱人,本宫绝对不会轻饶!”

        “是!”孙姑姑闻言大步流星地去了。

        “公主,今日早朝,有御史弹劾国公爷,说,说他内帷不修,治家无方,引得京中民议沸腾……”镇国公府的管家,此刻也得到了消息,过来向丹阳公主禀报。

        “混账,一群混账!他们是打量国公爷不在,本宫就是好欺负的吗?”丹阳公主气的胸口都痛了。

        “给本宫准备车马,本宫这就去找母后和皇兄!一定要让他们还本宫一个公道!”丹阳公主自出娘胎以来,还没有受过这样的气!

        “丹阳,你这是怎么了?气咻咻的,是谁惹你了?”太后看到小女儿再次入宫,也不由得有些头痛。

        “海儿的事,还没有眉目吗?”太后已经听丹阳公主提起过了最近有人造谣生事,诽谤外孙了。

        “母后,我要找皇兄为我做主!黄尚书,黄有昌他欺人太甚!居然递了状子去京兆府,告海儿宠妾灭妻!这不是坐实了海儿之前的流言吗?”丹阳公主看到太后,整个人立马觉得委屈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