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科幻小说 - 雾野在线阅读 - 绑架

绑架

        144

        颜昭蹭了白烬野的热度,小号一开始涨粉20万,白烬野方发出“休书”后,陆陆续续掉了5万,等到梅香的寻人启事发出来,粉丝就只剩下十万了。

        但毕竟有了流量,又接受了十几家自媒体的音频采访,不少网友夸赞颜昭的声音好听,成了她的粉丝。白烬野寻找梅香的事迹一时间获得了广泛关注。

        颜昭一有空闲就查阅私信和邮箱,热心网友发来的信息成千上万,不是在骂她就是在表白,或者干脆把她当树洞,也书写起自己和发小的童年故事,颜昭一条都没看,一条都没回,努力翻找着有用信息,但都失望收场。

        这其中,有一条比较怪异的,是一个网友发来的,私信只有三个字:“提笼架。”

        提笼架……

        这是什么东西?什么意思?

        网络搜索引擎“提笼架”,搜出来的都是“提笼架鸟”这个词汇,没有任何有用信息。

        在地图上搜索,出现神农架,根本没有提笼架这个地方。

        颜昭又点进该网友主页,发现是个新号,无动态。

        因为总有一些无聊的人会随便发一些乱码或者错别字很多的不知所云的话,颜昭也就没太在意。

        另外,她早有预料但刷新三观的是,还真的有人给她邮寄恐怖的东西。

        而且,发快递的人一定没想到,当颜昭把快递盒拿到手的时候,看到快递面单上备注着物品名称为“*恐怖鬼娃(中邪版)”和“*断手道具”时有多么无语,她拆都没拆直接就给扔掉了。

        麻烦下次整蛊别写那么大的备注好吗?弱智。

        世人千面,心中各有鬼。网络世界的匿名属性,将修炼成魔的成本,降到了最低。

        在网络上迟迟收不到关于梅香的有用信息,颜昭有些着急,这是一招险棋,现在看来,不仅没有任何收益,反而让她在律所的待遇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首先是同事关系方面,原本对她特别殷勤的律师们似乎都在刻意疏远她,跟她关系不错的行政姐姐最近也总是因为发票问题为难她。

        他们都在看钱律师的脸色行事,颜昭以前有多吃香,现在就有多吃瘪。

        钱律师暂停了她接洽白烬野的案子,把她派去跟开发商的法务对接。

        被法务折磨了一整天,到了傍晚,颜昭坐在龙升律师事务所对面的餐厅,点了一份轻食沙拉,拨通了厉落的电话。

        “我要死了。”

        “咋了?”厉落笑着问。

        “我被钱律师流放了。”

        “哈哈哈,因为微.博热搜的事?”

        “嗯哼~”

        “把你流放到哪里去了?”

        “让跟开发商的法务对接。”

        “这算是钱律师给你的小小惩戒吗?”

        “小小惩戒吗?”颜昭把手机换了个耳朵,决定好好吐槽一番:“这个开发商资金链断裂,楼盘停工,后来断断续续复工,就盖完了一部分,盖完的这一部分要么墙体脱落,要么道路损坏,来自业主和施工单位的诉讼数不胜数,你想想,做这个公司的法务每天工作量该有多大?今天我问那个法务姐姐要材料,那个姐姐可凶了,跟我吼:啊!之前不是发你们邮箱了吗?总是找我要要要!自己翻邮箱!”

        “呃……真的好凶……但是你们不是专门给明星打官司的吗?怎么也接这种啊?”

        “钱律师是做地产律师起家的,他做这家地产的外聘律师很多年了。”

        “那你现在在哪里?吃饭了吗?”

        “我在唐宣律师的事务所对面。”

        “唐宣?那个给聋哑人打官司的律师?”

        “嗯,我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自毁名节在网上炒作一通,一点收获都没有,还把工作给搭进去了。”

        “所以你想换律所?”

        颜昭转头看向落地窗,对面的牌匾上写着“龙升律师事务所”几个大字,事务所在居民区,只有两层,这么热的天楼上还开着窗户,看起来没有中央空调。

        整个律所的门脸加起来还没有信诚旺达的一扇自动门大。

        “我还没疯,”颜昭说:“我找唐律师问一问梅香的事,他掌握着一个庞大的聋哑人联络网,我想找他问问看。”

        “呵呵,那就在我们单位附近,晚上一起撸串啊?”

        厉落在电话里和她闲聊着,颜昭的目光不经意间瞥上事务所二楼,两个男人正在窗边挥舞着手语,从他们的手势用力程度来看,两人的对话很激烈。

        颜昭的位置看得清清楚楚,窥私欲涌上心头,她还真想听听这两个人对唐宣这位39.9一小时的律师评价如何。

        瘦高个聋人说:你不要犹豫,我们没时间了。

        矮胖子聋人说:这个律师是个好人,我这么做,要是让其他聋人知道了,我就没办法混了!

        瘦高个聋人说:我们在他家里堵他这么久,他一直都没回家,今天好不容易混进律师,你这个时候要打退堂鼓?

        矮胖子聋人说:说好了只是吓唬吓唬他,杀人放火我可不干!

        瘦高个聋人说:先把人绑走再说!

        颜昭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这律所里只有一名律师,那就是唐宣,难道他们要害唐宣?

        唐宣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她迅速在脑子里反应了一下,立刻对着电话里的厉落说:

        “厉落,听着,马上帮我报警,青年路116号龙升律师事务所,有人意图非法拘禁!”

        厉落那头迅速挂断电话,颜昭再一抬头,二楼的窗边已经没人了。

        颜昭抄起手提电脑快步出了餐厅!推开餐厅的大门,与龙胜事务所隔了一条马路,这是一条辅路,天色已晚,车辆稀少,门口停了一辆银色面包车,面包车的车窗贴了黑膜,完全看不见里面的情况,这更加验证了刚才发生的那场对话的目的——抓走唐宣!

        这附近没有派出所,警察出警最快也要十分钟,来不及了。

        颜昭走向龙升的大门,见一名穿保安制服的人站在门口,心头燃起了希望。

        颜昭小跑着奔向保安,仓促间回头看一眼面包车,面包车黑暗的车窗令她感到脊背发凉。

        她敲了敲紧闭的玻璃门,保安站在门内,她站在门外。

        “下班了。”保安说。

        “您好,我跟唐律师有约。”颜昭掏出名片塞进门缝,微微回头,瞄一眼面包车。

        保安从门缝里拽出名片,拿在手里看了看。趁这个空隙,颜昭趴在门缝小声说:

        “有人要绑架唐律师!警察马上来,快上楼救人!”

        保安倏地抬眸,目露凶光!

        颜昭倒吸一口凉气!吓得向后退了一步,就在这时,她才注意到保安的领口里隐约可见的纹身!

        这个人不是保安!

        与此同时,身后响起面包车开门的哗啦声响,她的眼前一黑,口鼻处被塑料袋糊住了,身子被人拦腰扛起,手提电脑掉落在地,连叫喊的时间都没有,她便被人塞进了面包车的后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