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历史军事 - 明末枭雄:从佃农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九章屯守郧阳

第二百九十九章屯守郧阳

        崇祯六年,八月初五,裴小二率军自均州出发,一路向西,进入了已经被刘长乐拿下的郧阳府。

        “此处绝险,如果能在此修筑一道关隘,必能阻挡来自东面的威胁。”裴小二指着一处两山相夹的峡谷,对一旁的乔淳笑道。

        “大将军目光如炬,此地却是乃是一天造地设的险地,倘若能派一将率兵三千,任凭百万雄师,想来也无可奈何。”乔淳在旁附和。

        谈笑间,策马向前,没走多远翻过了一座小山,果然一座关隘便出现在眼前,只是看起来,这座关隘已经年久失修,变得破烂不堪,无法在进行有效防御。

        两人见此情形,相视一笑,“大将军,看来咱们与古人的想法颇为相似啊。”乔淳笑道,“只是不知为何这座关隘竟然废弃了。”

        “想来后人已经开发出别的道路,能绕过这条关隘,故此,再把手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关隘只有在交通要道设立才有意义,但世界时刻处于变动之中,原本的阳关大道,过了几百年之后,就有可能被人废弃,原本的崎岖小路,也有可能变成交通要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变化才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一路走来,郧阳府群山万壑高垒深沟的地形深深吸引住了裴小二,同时也慢慢改变了裴小二的原本的计划。

        原本按照原计划,郧阳府只是作为一条要道,等裴家军通过郧阳之后,便会放弃,只是等裴小二看到这郧阳绝险的地形,以及可以处处设防的优势,心中逐渐改变了注意。

        此地北依靠秦岭,南靠大巴山,向西接汉中,东出则可威胁湖广、南阳,着实是一个战略要地,不仅如此,郧阳当地地势险峻,只需少量兵力便可将整个勋阳控制在手,这样的地方要是放弃了,着实可惜。

        “不说这些了,”裴小二岔开话题,前面迎面而来的一人,离老远便翻身下马,快步迎了过来,正是刘长乐。

        “拜见大将军。”刘长乐来到裴小二面前,动作利落的行了个军礼。

        “来来来,长乐啊,你可是我裴家军的功臣,此战你为首功。”裴小二拉过刘长乐的手,含笑说道。

        “不敢,末将只是侥幸罢了。”刘长乐谦虚一番。

        “诶,功就是功,岂有什么侥幸之说?”裴小二拉着刘长乐与自己通行,一路进入了郧阳。

        说起来,当初刘长乐跟在他哥刘知足身后,一起喊裴小二二哥,那个时候裴小二一直讲刘长乐当做一个弟弟来看待,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双方的这种关系变得有些疏远,变成了更纯粹的上下级关系,刘长乐已经很久没有叫过裴小二二哥了。

        来到郧阳府府衙,裴小二问道同行的乔淳道:“给冯克斌的撤退消息发出去了么?现在我军已经拿下了勋阳,冯克斌在随州一带已经没什么意义了,还是尽早退回来的比较好。”

        “书信已经发出去了,想来要不了多长时间,冯将军就能收到消息赶回来了。”乔淳起身恭敬道。

        “那就好,”裴小二点点头,说起来裴小二还是有些担心冯克斌,他带着一万新兵游荡在襄,随之间,同时被张宗昌,左良玉,以及汤九州三个总兵联合围剿,可谓险象环生,既然如此还是早些将人带回来的好。

        “既然郧阳以下,我的意思是,这次咱们不会将勋阳像以前一样随意抛弃,此地是一个战略要地,进可进攻河南,湖广,退可占据有利地形,节节防守,中间更是有汉水相互沟通,保证驻守大军的衣食住行,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咱们不能轻易放弃此地。”裴小二说道。

        李国俊这次打了不大不小的败仗,现在低调了很多,在这种公开场所也没了底气说话。倒是裴猪儿显得跃跃欲试。

        “裴猪儿,你怎么看。”裴小二点名。

        裴猪儿也不客气,起身便扯嗓子说道:“要我说,咱们早就该找到个地方好好休整了,天天这样一会跑到南阳,一会跑到郧阳,现在下面的士兵心里面总觉得空落落的,有一种过了今天没明天的感觉。

        再加上,由于长期在外,不少原本的规矩都只能一切从简,现在补充进来的新兵,大多屁都不懂,连站都站不好,更别提打仗了。这些都需要来到军中,由军中一点一点教给他们,有时候没时间教,他们就被拉到了战场,一场大战打下来,死的都是这些人。虽说相处时间不长,但毕竟还是袍泽,这样大的伤亡,极其影响士气,有这个地方挺好,我赞成大将军的看法。”

        裴猪儿絮絮叨叨说了半天,其实还是变相再说大军不应该逃亡,而应该留在山西,最起码是河南也是好的,而不是跑到四川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眼瞅着裴小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裴猪儿打了一个激灵,顺势将话题重新圆了回来。

        裴小二没搭理他,这件事他已经说了很多遍了,不想因此而浪费一番口舌,目光转向刘长乐与李国俊,王道直等人,“你们怎么看?”

        这三人也没有犹豫,他们不是出身山西,要不就是河南,自然都像距离家乡更近一些,于是纷纷道:“全听大将军安排。”

        “好,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在这扎下根了。”裴小二最终拍板定案,定了下来,“接下来便是此地驻军,”说到这,裴小二的目光在眼下自己麾下的这几员大将之间徘徊,最终落到了王道直的身上。

        王道直自从上一次兵败,被裴小二责罚以来,同样沉默许多,毕竟不是谁都能像裴猪儿一样,被裴小二再三敲打,还能像没事人一样表现积极,裴小二现在已经对这伙彻底失望了,打算将他一直留在身边,替自己冲锋陷阵就完了,至于独当一面,那更是想都别想。

        而另一个则是李国俊,李国俊刚刚被骂过一次,接下来就是看他自己的变化,要是变化不大,还跟以前一样毛毛躁躁的话,那他的命运也将会是跟裴猪儿一样,一起在裴小二身边,做一对哼哈二将算了。

        而王道直不一样,虽说上次兵败,王道直意志消沉了一段时间,想来利用这段时间他已经将他的过错考虑再三,相信以后有机会估计会更加小心谨慎,这样的人一旦有机会,裴小二还是很愿意给王道直表现的机会。

        “王道直,你可愿屯驻郧阳?”裴小二开口问道。

        王道直听到裴小二喊出他的名字,顿时眼前一亮,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裴小二,仿佛在怀疑裴小二真的还会启用自己这个败兵之将?不过随后看到裴小二那和煦的眼神之后,王道直甚重的阴霾一挥而散,一种兴奋,激动,感激等等心情涌上心头,竟然让这个三四十岁的大将眼眶微红。

        “末将在。”王道直前进一步,大声回道。

        “你可愿屯收郧阳,守好大军后路。”

        “末将愿意。”此时激动的王道直更是单膝下跪,对裴小二道:“大将军,末将哪怕战死在这郧阳,也绝对不会后退一步。”

        “好了,好了。”裴小二起身,上前将王道直扶起,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后退一步也没必要,如果官兵势大,你只需要毁掉汉水上面的船只,派人快马通知我,然后也可徐徐撤退,实在不行退入汉中。记住遇到大敌,先保存自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大军尚在,迟早有一天咱们能再打回来。”

        “末将必定肝脑涂地,以报将军厚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