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小说 - 回档06在线阅读 - 722.南朝的鸠占鹊巢

722.南朝的鸠占鹊巢

        回档06正文卷722.南朝的鸠占鹊巢“这个事情,你自己决定就好。”

        听了风大小姐的话题,王永仁没有插手,随即补充一句:“你手上流动资金不够的话,我给你转过去。”

        别看风大小姐和朋友一起合作成立的fn投资公司,表面上只是一家员工寥寥几人的小公司,但持有的股份可不少,单单其中sheling的股份就价值近7亿美元。

        真要是如实退股,需要拿出来的资金可不是个小数。

        “不用,我和其余几人一起出资。”

        说起这个资金的事,风清熙有些断断续续的话语里,带着一股难言的坚持。

        她已经靠着对方的关系,赚足普通商人一辈子都难以赚到的财富,若赎买合伙人的股份都要从对方手里拿钱,风清熙都要觉得自己被对方当外室养着了。

        诚然,她现在比大表妹弱了几分,却也不是那种任人可期的孱弱外室。

        要做,就要做那个让大表妹明知却默默忍受的至尊红颜!

        “那就好。”

        知道风大小姐的骄傲,王永仁说了一句之后也没有再多嘴,默默承受着那常人求之不得的压力。

        离开京城之前,王永仁前往贝壳找家网的总部看了一番,待了大半个小时,便干脆离开,没有对管理层指手画脚。

        有雷大佬和游大佬他们看着,王永仁对于这家网站的前景可是很放心的。

        从京城回来,王永仁先去了趟魔都,跟柳同学沟通一下她的舞蹈工作室,检验了她的舞蹈功底和舞蹈服装质量。

        回到杭城之后,正式进入研究生最后一个学期的王永仁,作息恢复了正轨,休养生息,以待来日。

        “老板,sheling的几位股东代表想约见你,商谈收购herln的事宜。”

        周二的下午,从江大上课回到金沙公寓的王永仁,听到了李秘书的电话汇报。

        “帮我推了,就说herln华夏总部情况复杂,不宜收购。”

        对于国外资本的贪婪,早有预料的王永仁直接推了这场会面。

        他们对华夏的大企业运营根本了解得不够,若不然谷歌也不会在去年正式宣布退出华夏市场,让某度捡了个大便宜。

        “那herln的几位副总,我也帮您推了。”

        “嗯,herln的许总有什么动静?”

        点了点头,王永仁喝了口水,对着开扩音器的红米手机问道。

        他现在有三个手机,加密的五星、苹果4、红米1.2,联系那些红颜知己的电话都是通过五星手机,公司业务用红米,平时用苹果4,泾渭分明。

        而苏学姐只知道他用苹果4和红米,王永仁也不担心对方查看。

        当然,苏学姐也没有查看过他的手机,主打一个信任。

        “暂时没有,那位许总这段时间都在正常上下班。”

        别看王永仁表面上对风雨飘摇的herln网无动于衷,但暗地里的准备工作还是做过的,尤其是对方管理层的几位重要人物,都有专门人员跟在暗处。

        说监视有点太过,只是想要了解那些管理层接触过什么资本代表,免得到时遇到可以接手herln网的机会,措手不及。

        “行。”

        挂断电话,王永仁回房间换了身衣服,来到地下停车场开上尚未量产的银色保时捷918概念款。

        这是安娜贝尔上个月刚让人空运过来的新款跑车,去年年初刚刚在日内瓦车展上公布概念版,量产至少等个两三年。

        至于之前那辆只开了几百公里的保时捷912x,则是待在某幢闲置的别墅车库里,准备等私人山庄建成后运过去当摆设。

        没办法,上千万的概念版充满了保时捷小公主的情意,王永仁总不至于把它转卖了。

        “轰”

        带着悦耳的轰鸣声,保时捷918慢慢开出车库,继而朝着钱江新城开去。

        今天是苏学姐和她的几位合伙人聚餐的日子,王永仁这位总经理男朋友总需要出面撑下场子。

        “我到了。”

        车子停在大厦门口,王永仁给苏学姐去了个电话。

        刚刚下班的一些白领们,走出门口的时候看向那辆银色跑车的精美流线,眼中忍不住闪过惊艳和羡慕。

        且不说他们有没有车,就看那个车标和造型,便不是他们工薪阶层消费得起的。

        偶尔停留驻足的男白领,看到一位身穿蓝色连衣裙和白色大衣的大美女坐上车子的副驾驶位,内心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无声的控诉。

        作为同一层上班的白领,偶尔见到过那个设计工作室的美女老总,多多少少都会有所期待。

        谁能想到,那么清丽绝色的美女老总,竟然已经名花有主。

        凭什么?

        就凭他有钱吗?

        再看一看那个帮忙关车门的男人,惊讶于对方的帅气之时,他们又觉得有些嫉妒不起来。

        没办法,颜值这个东西是爸妈给的,怪不得他们。

        那个男人,一定是靠脸赚到了钱,才买得起跑车,把那位美女老总收入囊中。

        “去哪里吃饭?”

        帮苏学姐关好车门,回到驾驶位的王永仁开口问道。

        原本王永仁还想着帮忙订餐厅,但苏学姐说自己来,他也就没怎么管。

        “龙井路那边新开了家涤心居会所,我们今天去那里尝尝。”

        系好安全带的苏秋漪,说起了今天晚餐的餐厅所在。

        “好。”

        曾经和苏学姐去过龙井八景的王永仁,倒是没有用导航,麻溜地开了过去。

        在停车场下来,王永仁刚牵上苏学姐的手,就见到设计工作室的其余三位合伙人外加两位青年女设计师走了过来。

        “苏总,你身旁这位大帅哥,可是在咱们那幢楼里的微信群传疯了。”

        摇了摇手中的手机,穿着束腰牛仔裤的大长腿妹子笑着调侃一句。

        在微信上线之后,她们这些上班族是最忠实的一个用户群体,短时间里就有了很多微信群,其中同一幢大厦里上班的各公司管理人员自然也有一个群。

        而刚才苏秋漪坐上银色跑车的一幕,在短短的十几分钟时间里就从普通的公司同事群,传到了同幢大厦各家公司的管理层人员耳朵里。

        没办法,谁让苏秋漪在同幢楼二十多家公司里的名气太高。

        不少人已经在打听开跑车的大帅哥是什么人,可惜当时对方停留时间太短,也没有人拍到近距离的照片。

        毕竟,当初王大作家在微博上官宣,这些职场上的精英们没这么快联想到对方。

        “呵,秦总监,你什么时候也带一个男朋友出来?”

        面对这位秦同学的调侃,王永仁也适时笑着回了句。

        以苏学姐今年虚岁25的年龄做对比,秦青杉还大了一岁,虚岁至少26岁,在大都市里算是正常的单身白领,但在一些小县城来说就是大龄女青年了。

        但是认识对方快四年了,王永仁都没有见到过这位喜欢穿牛仔裤的长腿妹子找过什么男朋友,基本上是毕业以后就在工作室里埋头苦干。

        诚然,设计工作室的发展有他帮忙介绍客户的原因,但秦青杉和其余两位女同学的辛苦努力,也是重中之重。

        “那要看王大作家什么时候给我介绍一个啊。”

        听到这位大帅哥作家的话,秦青杉脸上满是笑容地反击一句。

        “那行,哪天我和苏苏办个酒会,给你介绍几个青年才俊。”

        “那可是说定了啊。”

        和长腿妹子扯了两句,王永仁和其余四人纷纷交谈两句,众人就从一条石板小道进了某家古色古香的院落。

        在这龙井八景之中,开一家私人会所,幕后老板的能量肯定是不小的。

        当然,这里的消费也不低,人均近千,普通的白领消费起来估计有些肉疼,但对于年盈利破400万的设计工作室老板、月盈利超80万的秋意浓奶茶店老板娘苏秋漪来说,价格也就一般般。

        “我早就在论坛和微博上看到过这家会所,这回也算是托了苏总的福。”

        某位眼神明亮、一身黑色女式西装显得干练的青年女经理,隐约夸了自家老板一句。

        身为市场部经理,这点交际能力那是必须的。

        “希儿要是喜欢这里的味道,到时候让会所给你办张八五折的会员卡。”

        听着这位得力干将的话,苏秋漪脸上带着舒适的笑容。

        “还是别了,要真是经常过来,我可能连房贷都还不起了。”

        对于老板的好意,月薪勉强过两万的韩希儿连连摇头。

        “苏总,您这样的身价不在乎餐厅价格,我们这个打工者可承受不来。”

        旁边的秦青杉见状,笑着打趣一句。

        “要是我吃穷了,就去你们家,找王大作家打秋风去。”

        爱好美食的易米昔,比读书时稍微胖了一点,穿着白色衬衫的身材显得越发丰满。

        虽说工作室的活不少,但在美食从不亏待自家的易米昔,体重依旧不减反增。

        “我回头让会所给咱们工作室办一张储值卡,每月固定往里面充值个两万,大家有空可以带朋友一起来。”

        眼见几位合伙人都这么说,苏秋漪也是大大方方地说出了自己的主意。

        如今工作室的收益快速增长,花个20多万一年的费用,就能收拢几位管理层的心,再值得不过。

        至于这2万一个月的额度怎么用,想必在场的几位管理层都会心里有数。

        “苏总,我愿意为您肝脑涂地。”

        听到自家工作室大股东和老板娘如此大气,眼神发亮的易米昔激动地端起了红酒杯。

        “哈哈哈”

        这顿饭吃得宾主尽欢,无论是收拢人心的苏秋漪,还是感恩戴德的几位管理层,肚子都有九分饱了。

        而单纯负责作陪的王永仁,也是少说多吃,偶尔配合几句,让其余几人感受到他的重视和认真。

        当老板娘的男朋友,他是专业的。

        “我看大家都会喝酒,刚好我朋友在西溪湿地那边开了家酒庄,这张会员卡可以每月挑一瓶红酒,算是我和苏苏的一份心意。”

        等到散席的时候,王永仁从李秘书手里接过五张会员卡,递给了五位妹子高管。

        要说这会员卡的价值,也是视人而定。

        每月一瓶红酒,都选个上万一瓶的,那就是每年十多万;要是选个几千块一瓶的,总价值就大打折扣了。

        当然,这会员卡的有效期,也是掌握在王永仁这位送礼物的人手里。

        “谢谢大作家。”

        知道这位大作家的身价,几位青年妹子也都是没有客气,大大方方地道谢着。

        十几分钟后,王永仁牵着苏学姐的手在西湖边漫步,偶尔对视一眼,都是满满的柔情。

        白日里在韩姐姐那边喝过一杯养生酒,这个深夜里,王永仁可是让身体刚刚恢复的苏学姐领会到了什么叫做念念不忘,经久不衰!!!

        月底,王永仁开启了例行巡视sheling和ahl视频的行程,港城、渥太华、北美、柏林,一直到了首尔。

        除了要视察公司,他也要看看那些亲生孩子和娃儿妈,行程安排得很是紧密。

        “我听说,你的小象食品在我们那边有些问题?”

        帮着七个月大肚子的林婉宜削了个苹果,王永仁随口问了句。

        先前,为了让林婉宜的食品公司扭亏为盈,王永仁在东北那边给对方收购了两家食品公司,以出口转内销,盘活了一家南朝国排名前三的小象食品公司。

        之后,小象食品公司不断发展壮大,现在也是南朝国进口水果的大供应商之一,主要进口地就在华夏。

        要知道,国内的不少水果运到南朝国之后,价格都翻了好几倍,可见里面的利润之丰厚。

        即便如此,王永仁依旧听女秘书提起,那两家公司的外国负责人不断对国内的食品供应商压价,甚至把某些卖农产品的农户利润从几块一斤压到了几毛一斤。

        前些天,还闹出了收购负责人被村民打伤的事件,微博方面关注到了之后,稍微压了一下。

        如今还不是限制寒流的时间点,他出手帮下这位外国的红颜知己,也不算亏心。

        当然,负责人肯定不能跑。

        “这件事我也知道了,几位派驻到华夏的负责人都已经被我撤职,顺便因为贪墨公司公款进去接受教育。”

        听了肚里娃儿她爹的话,林婉宜连忙开口解释。

        知道自己第二个孩子的国籍和血脉,她可不会做那些亏心事,都是派驻到华夏内地的负责人中饱私囊,才差点闹出了负面大新闻。

        “嗯,这方面的负责人,要保持轮换制度,也要做好相关监督。”

        稍微点了一下,知道不是对方责任的王永仁,也没有继续说这件事,而是关心起对方的近况:“最近你父亲和堂兄弟那边,有没有麻烦?”

        小象集团的董事长、林婉宜她爹只有一个女儿,因此把堂兄膝下的两个堂侄都安排进集团的重要部门,明显是重男轻女的思想作祟,不准备把市值十多亿美元的集团传给自己的女儿。

        在此之前,没有什么额外心思的林婉宜倒是不在意。

        可再次怀孕之后,想着让第二个孩子继承林姓的林婉宜,有了不同的心思。

        同样的,当了多年‘准继承人’的两位堂哥,自然也有了其他的心思。

        “没什么问题。”

        关于这个事情,林婉宜脸上带着一切尽在掌控的自信,倒是没有多说。

        “呵,要不是我,她家那个老头子会把两个侄子赶出集团?!”

        旁边听了不少时间的李宓帧,将儿子念念交给年轻的居家保姆后,走过来冷笑着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