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66.番外六:青涩时光(5)

66.番外六:青涩时光(5)

        岑淼淼走到车前才发现岑思远也跟上来了,对于这一点,她倒是有些意外。正想说什么,岑思远却一副视而不见的表情,拉开副驾的车门上车了。她冷笑了一声,在心中说了声很好,也跟着上车。

        回到家中,岑凤龄还没有睡下,见岑思远回来,皱眉正准备说什么,岑思远便先开口道:“工程部有两个男的勾搭上了,我让他们滚了。”

        闻言,岑凤龄愣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哦了一声说知道了。岑思远看了岑淼淼一眼,转身上楼了。

        岑淼淼看着岑凤龄,有些不解,恐同是江城的企业文化?

        但现在的问题似乎不是恐不恐同,是岑思远的态度问题。

        她自认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但在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如今被如此对待,加之之前那一段失败的感情,她现在只觉得心灰意冷。

        果真,那句千古名言说得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不过是一点莫须有的小矛盾,他就如此态度,日后若是真的有什么分歧,他还不得连夜把婚离了?

        经济学上有句话叫及时止损,她现在也还只是在桑之未落的阶段,还没走到女之耽兮。

        而岑思远上楼洗了个澡,酒顿时醒了一大半,回想起今日种种,亦是觉得他俩为这事吵起来有些莫名其妙,且吵个架就去厮混,确实不应该。

        他擦干头发,换好睡衣,出门准备给岑淼淼道歉,恰好,岑淼淼也开门出来。

        “我有话给你说——”

        “你先说——”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岑淼淼垂眸不看他,岑思远笑了笑,“你先说。”

        岑淼淼嗯了一声,深吸一口气,抬眼看着他语气沉沉:“我觉得我们似乎不太合适。”

        闻言,岑思远的笑容僵在脸上,蹙眉看着她,眼中有些不可置信,“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不太合适,”她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理智与冷静,“在价值观上有很大的分歧,处理事情的态度与原则也天差地别,现在可能看不出,但长此以往,消耗的是我们彼此的精力与感情,趁现在还没有烧坏烧饼烫坏酒,咱们就这样吧,还是做朋友比较好。”

        岑思远听她说着,感觉每一个字都想一根针一样扎进他的心中。不过就是一点点小事,她就否定了之前的一切,日后呢?动不动就分手,结婚了动不动就离婚?好是她决定,不好亦是她一意孤行,完全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

        他是个骄傲惯的人,况且此时的岑淼淼过于无情,他便也觉得没什么挽回的必要,只是笑了一声,“好,这也是我想说的。”

        岑淼淼看着他,只觉得心上一阵刺痛,鼻尖发涩。她转眼看向别处,深吸一口气,想要把哭意憋回去,可眼眶顿时就红了,她缓了缓强颜欢笑道:“谢谢你对我的好……”她有些更咽,但又不想岑思远看见她的不忍,缓了缓才接着道,“那就这样吧。”

        那就这样吧,是一句告别的话,往昔恩怨,一笔勾销。

        岑思远不是没有看见她难过,心想哪怕是她服一个软呢,他绝对不会放开她的手。可她没有,还是一如既往的绝情。这个女人,忍着痛都要离开自己,可见自己在她心目中是多么的不堪,不可靠近。

        他笑了笑,说了一声好。

        岑淼淼笑了笑,“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从那之后,这二人各走各的阳关道与独木桥,同学们见二人形同陌路,纷纷猜测为什么分手。岑淼淼一脸不耐烦地说不合适,大家保持点距离比较好,而岑思远直接说,根本就没有在一起,不要乱说会败坏岑淼淼的名声。

        岑淼淼将失恋的痛苦转化为学习的动力,岑思远则用下一段感情来抚慰受伤的心灵。二人互不打扰,可谓是最优秀的前暧昧对象。

        转眼,就到了考研的日子,本该紧张的日子,岑淼淼却因为成绩优异,各方面表现都很好,保研成功,到了考试那天反而无所事事。她躺在寝室的床上,看着天花板,心想,如果岑思远考不上,那么她与他的缘分,大概也就只剩下这半年了。

        思及于此,心上不禁一疼,想起之前说考完试,要去哪儿放松,如今只有他一个人在战斗了,她却连给他加油的资格都没有了。

        她深吸一口气,惨淡地笑了一声,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落入发间,冰凉的感觉让她觉得寒意更甚。

        整胡思乱想之际,手机响了起来,她被吓得心悸不已,她慌忙拿起手机,却是室友打过来的。

        “赶紧下来,我们去庆祝修行结束,冷死老子了!”

        她笑了笑,抹了一把眼泪,赶紧起床。

        因为考场就在她们学校旁边的一所高中,她不一会儿就在寒风中找到了冻得瑟瑟发抖的室友们。

        她笑着问室友考得怎么样,室友朝她身后努努嘴,她回头一看,正见一岑思远搂着一姑娘,姑娘用手捂住他的耳朵给他取暖。

        对这种状况她早就有所预料,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如此难受。她心中酸涩无比,那个位置本该是她的,不知道怎么就走到了现在这一步。

        “看来你当初说得比较对,和岑思远这种人,就不应该把路走窄了。”室友笑道,“好了,不要看了,比他好看比他专一的多得很,老子要冷死了,赶紧走吧!”

        岑淼淼笑着说了声好,“我都定好位置了,咱们无醉不归!”

        室友们笑着拉着她,嘻嘻哈哈走远了。

        而岑思远早就看见岑淼淼了,只是二人如今的关系冰冻三尺,他也没法说什么。

        ……

        淼妈这次生病,前前后后花了二十来万,岑思远给的三十万花了十万,岑淼淼把钱还给岑思远的时候,说剩下的十万明年给他。

        岑思远嗯了一声,问了淼妈身体状况如何,岑淼淼说挺好的,相对无言,便各自挂了电话。

        淼妈问起她与岑思远的情况,她如实说了,淼妈有些惋惜,让她去认个错。她叹了口气道:“他现在有女朋友了。”

        淼妈闻言,感慨一句:“有些人注定有缘无分。”

        有缘遇见,无分在一起。

        后来考研成绩下来,岑淼淼忍不住问岑思远的成绩,岑思远说考上了,只是名次不太理想。岑淼淼安慰他复试有很大的几乎,他在那边嗯了一声,岑淼淼见他态度冷淡,心中有些不是滋味,正准备挂了便听见他道:“我们还是有机会继续做同学的。”

        闻言,岑淼淼笑了笑,“是的。”

        有机会做同学,同学而已。

        ……

        大四下学期总是个伤感的季节,青春即将散场,许多人,这一生都不会再见。拍毕业照那天,大家看似高高兴兴,但多少有些不可名状的悲伤。

        岑淼淼与室友在蔷薇花墙下凹造型,忽地听见有人喊她,她回头,见是岑思远与他室友让他过去拍合照。因为岑思远也在,她过去不好,不过去也不好。

        室友们早就看穿了这一对怨偶,忙拖着她过去,四两拨千斤地将二人挤在一起。岑思远看着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亦是没忍住,笑了起来,同学们又大声起哄。

        因为对岑淼淼心动起源于梧桐花,又到了梧桐花开的季节,岑思远免不了有些私心,便拉着大家说到梧桐花树下去拍一张。

        大家都知道岑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也都乐意做这个顺水人情,都说大家拍一张,拍完了之后,岑淼淼室友喊道,要拍一张不一样的,问怎么个不一样法。

        “我们大家关系好,离不了两个室长尽心尽力,我们让室长合照一张。”说着,撺掇双岑拍一张。

        岑淼淼一脸茫然,“你什么时候成室长了?”

        “就在刚才。”

        岑淼淼:“……”

        这就传说中的,看故事的人太多情。

        最后在大家的撺掇下,岑淼淼坐在岑思远肩膀上,岑思远把她扛起来拍了一张。再到后来硕士毕业,还有两个大学同学,便让经典重现。以至于后来江城承建q大新校区,岑思远与岑淼淼负责那个工程,恰好也是梧桐花开的时候,二人以同样的造型拍了一张。

        也因为这一张照片让陈婉婉坚定了她嗑的cp是真的这件事,以至于多年来不断搞事,终于把其中一只死鸭子的嘴巴煮软了,让他意识到,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

        在陈婉婉出现之前,这二人虽说不至于太见外,但始终因为那个矛盾,一直没有再敢往前一步,发乎情止乎礼。岑思远谈他的恋爱,岑淼淼学习和工作之余也草草谈过两次,但可能都是心中有白月光和朱砂痣的人,没有谁的恋爱能够谈婚论嫁。

        而转眼,二人互相拉扯,已是十年之久。青春不在了,身旁那人亦不是当年模样。岑淼淼不再是当初那个岑思远说句话就脸红的小姑娘,岑思远也将心中的那份情意藏得越来越深。

        幸而这二人都是从青涩到成熟,在岁月蹉跎中,越加坚定了我要和ta走下去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