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64.番外四:青涩时光(3)

64.番外四:青涩时光(3)

        岑淼淼再次接到岑思远的电话的时候刚带母亲去做完检查,刚接到电话,就听见他急冲冲都问道:“你把医院地址发一个给我。”

        岑淼淼愣了一下,“你过来了?”

        “对啊,刚下飞机,快发地址过来。”岑思远柔声道。

        岑淼淼心头一暖,给他发地址。

        见女儿难得笑了,淼妈问道:“谁啊?”

        “岑思远,我给你说过。”她笑道。

        闻言,淼妈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看得岑淼淼小脸一红,不好意思地站起来,心虚地说出去买点花。

        岑淼淼买好花回病房的时候,刚好遇见岑思远从出租车上下来,看见岑淼淼的时候,他大喊一声,岑淼淼转眼看见风尘仆仆的他,眼泪顿时忍不住了,也不顾旁人的眼光,一下子跑上去抱住他。

        这个拥抱来得太突然,岑思远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听见她瓮声瓮气地说谢谢的时候,他才缓过来,紧紧搂住她,笑道:“哎哟,多大点事。”

        岑淼淼松开他,笑中含泪,“先进去吧。”

        “嗯,好。”

        ……

        淼妈见了岑思远,笑得合不拢嘴,忙说麻烦他跑一趟。他笑道:“这么大的事,不管多忙都要过来看看,而且淼淼一个人,我怕她忙不过来。”

        “是啊,她这几天忙前忙后的,可真是累坏了。”淼妈笑道,“下午你爸爸下班,他来换一下你,你回去休息一下。”

        “我没事。”她忙摇头,“爸爸上了一天的班,还是他回家休息吧。”

        “你这孩子,”淼妈笑道,“你没事,总得先带思远回一趟家啊。”

        岑淼淼看他一眼,这怎么就发展到带回家的地步了?而岑思远却满脸答应,“好的好的。”

        淼爸下班见到岑思远,笑着寒暄了一番,便让岑淼淼带着人回家休息。岑思远哪里会想休息?看见日思夜想的人,恨不得一口吃了,所以,岑淼淼和他说什么,他基本没听见。

        岑淼淼见他一脸傻乐,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曾一度以为,自己不会再心动,可是当这个人不远万里地飞到身边,告诉自己不要害怕的时候,怎么能不动心?

        此时,她还没有看过多少人情世故,人间的多情与无情,所以,义无反顾地相信,她与岑思远是不可能有什么矛盾,并且能走到最后。哪怕是背井离乡去平南,在江城扎根。

        年少时,总以为两情相悦便可以终身。

        ……

        淼妈的检查结果下来了,喜忧参半,忧的是确实是恶性肿瘤,但喜的时发现得及时,且淼妈身体好,手术治疗之后,保养得好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听到这个结果的时候岑淼淼喜极而泣,岑思远一脸高兴地站在她身旁,淼爸先去给淼妈说结果,岑思远拉住岑淼淼在后边,把一张卡交给她,“你先拿着,不够再给我说。”

        岑淼淼忙说不用,岑思远皱眉道:“应急嘛,用不了的话就还我啊。”

        “这有什么不好,你妈就是我妈!你看我存的阿姨的电话。”说着,拿手机给她看,他将她妈的电话存了个“淼妈”。

        她拿着卡,泪眼婆娑地看着他,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点头说好。

        ……

        因为怕病情恶化,医院尽快地安排了手术,岑思远直到手术结束才回去的。临走前,岑淼淼开车送他去机场,他死活要岑淼淼送到安检口。

        自古多情伤离别。

        岑思远也管不得许多,一把拉住她的手,委屈巴巴地看着她,“我在平南等你,你可快些过来。”

        两个人选国标的时候牵过很多次手,偏偏这次令人脸红心跳,她不敢看他,低头看着脚尖,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

        岑思远点头,亲了亲她的脸,又迅速地离开,松开她的手,笑道:“我在平南等你。”

        岑淼淼又惊又羞,但看着他远去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笑弯了眼角,开始期待去平南的实习生活。

        她发现,她喜欢岑思远,比喜欢谁都喜欢。

        淼妈出院后,由岑奶奶照顾,岑淼淼本不想让奶奶劳累,但想着自己饭都不会做,还不如让奶奶照顾,临去平南的前一夜,淼妈把岑淼淼叫到床前,告诉她岑思远对她很好,让她不要辜负人家,也收敛些自己的脾气,不要任性妄为。

        “我知道。”她乖巧点头。

        “但是呢,咱们与他家相差实在是有些大,有些事情处理的方式可能会有差异,重要的是沟通,不要动不动就吵架,吵架伤感情。”淼妈语重心长道。

        岑淼淼点头说好,淼妈还想说什么,岑淼淼的手机就响了,岑思远打来的。淼妈看着女儿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挥了挥手,“快去吧。”

        ……

        江城员工私底下传的小道信息说的是岑少的同学要来实习,男女未知,等到真正见到岑淼淼的时候,纷纷感慨,这哪儿是什么同学来实习?分明就是岑少带着未来的少奶奶来熟悉环境。

        岑凤龄虽见过岑淼淼的照片,但见到岑淼淼本人的时候,心中的喜欢更甚,拉着岑淼淼笑道:“我看你才像我亲生的。”

        真的亲生的在一旁:“……”

        您收敛一点,吓到人家了。

        与岑凤龄吃过饭,岑淼淼问员工宿舍在什么地方,岑思远看着她,莫名道:“什么员工宿舍?住我家啊。”

        岑淼淼:“……”

        这……未免也太快了一些吧。

        二人因为还要复习考研,所以只准备实习一个月,因为就是自家公司,这一个月过得轻松而又有意义,工程部在两个人实习结束的时候,撺掇着工程部的总监岳华给双岑送行。

        岳华也是个会来事的,忙笑着说好,说是大家有时间都去。这话一出来,自然是有事的也得说没事了。岑少年少不知这其中的人情世故,以为自己和大家关系好,那天有人来敬酒,他都没有回绝。

        岑淼淼在一旁劝他少喝一点,他喝得醉眼朦胧,笑道:“哎呀,开心嘛,就这一次。”

        众人闻言,纷纷起哄。岑淼淼被说得脸红,岑思远笑着搂住她,听其他人聊天。过了一会儿,他起身去洗手间,岑淼淼不放心地跟在身后。

        岑思远刚进洗手间,就听见隔间里有些暧昧的声响,他笑了一声,心想这是哪对痴男怨女这么着急?但也不便打扰,完事之后,洗手准备出去,隔间的动作越来越大,且好像是两个男人的声音。

        他一时愣住,不由得心生厌恶,正准备出去的时候,那二人便打开隔间的门,看到岑思远的时候同时愣住了。

        岑思远看着衣衫不整的两位同事,其中陈伦的裤子拉链都还没来得及拉好,他的脸顿时就绿了,不禁骂道:“你们恶不恶心?”

        那二人垂眸不说话,岑思远的火气更甚,尤其是早上还看见申煜与女同事调情。

        “你们两个,马上收拾东西给我滚,我不想在江城看见你们!”

        闻言,二人都被吓了一跳,忙拉住岑思远喊道:“岑少……我们……我们也没做错什么啊……”

        岑思远一脸恶心地甩开俩人,“相同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见岑思远态度坚决,二人顿时也火了,陈伦皱眉问道:“凭什么?”

        “凭什么?”岑思远好笑道,“凭我看见你们恶心!凭江城姓岑!”

        “你这样做事犯法!”陈伦吼道。

        “我等着你去告我!”岑思远冷声道,“有本事你就去告!”

        “告就告,别以为我们怕你!”

        “好了……”申煜忙劝道,“岑少,他喝了点酒说胡话,岑少,对不起,但……这事我们没有什么是不是?”

        “没有什么?你们两个大男人,干什么呢?恶心谁啊?”

        “现在是下班时间,关你什么事啊?以为这天下姓岑啊?”陈伦吼道。

        岑淼淼在外边听见了吵架的声音,担心岑思远和人起冲突,忙在外边喊道:“岑思远,你干什么呢?”

        岑思远听见岑淼淼喊他,瞪了二人一眼,气势汹汹地出来了。岑淼淼不明所以,正准备跟上,就见两位同事从洗手间出来,申煜那个忙拉住岑淼淼,恳求道:“淼淼,你快帮帮我们吧。”

        岑淼淼一脸茫然,“帮什么?”

        而岑思远见岑淼淼没跟上来,申煜还拉着岑淼淼,心中的火再也压不住,冲上去狠狠打了他一拳,将人打倒在地。

        陈伦顿时也火了,冲上去与岑思远扭打在一起。

        岑淼淼被吓坏了,忙去拉人,被申煜甩开,撞在墙上,撞得她头晕眼花。

        岑思远见岑淼淼摔倒,登时大怒,一脚就将人踹开,“操.你.妈.的!”摁在地上狂揍。

        岑淼淼反应过来,忙上前拉住岑思远。此时,包房内其他人也出来了,忙拉住那俩人,岑思远对岳华道:“让这两个人明天就给我滚!”

        说着,拉着岑淼淼就走。

        岑淼淼不明不白地被他拉走,走出好远她才拉住他,“到底怎么回事?”

        岑思远此时还在气头上,见花圃里有水龙头,拉着岑淼淼去洗手,岑淼淼洗了之后,他又接着洗。

        “到底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得罪你了?”岑淼淼再次发问。

        “我说不出口!”他沉着脸道。

        “怎么说不出口?他们骂阿姨吗?”

        “不是。”

        “那是什么?”

        岑思远沉默了好一会儿,还是觉得难以启齿,岑淼淼一脸担心地看着他,他想了想才一脸嫌弃地道:“他们俩是同性恋,在洗手间……”

        余下的话,他没说下去,岑淼淼也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