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60.物归原主(正文完)

60.物归原主(正文完)

        岑淼淼这一住院,岑思远一天公司医院两头跑,累得要死,每天躺下就直接睡死,岑淼淼心疼他让他回家,他顿时一脸委屈地问,是不是嫌弃他照顾不好,把岑淼淼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研究证明,在喜欢的人怀里,疼痛会减轻。”他一脸笃定道。

        闻言,岑淼淼挑眉好笑地看着他,“你这是哪儿来的研究?岑氏研究?”

        “怎么可能?”他一脸冤枉,“我要是想和你在一起,用得着编瞎话?这是人家美.国《心理学》杂志的研究和试验证明,不信我找给你看。”

        见他真的要翻手机,岑淼淼忍不住笑了起来,“好了好了,我信,你就别忙活了。”

        岑思远重新趴到她的眼前,“我给你削苹果好不好?”

        岑淼淼本不喜欢吃苹果,觉得酸得要死,但是医生说吃水果补充维c和维a,有一定的修复创面,促进伤口愈合的作用,岑思远便每天给她削两个苹果,吃得她牙齿发酸,但还不能不吃。

        虽然也买了其他水果,但人岑总比较享受那种为爱人洗手作羹汤的感觉,削苹果比较有仪式感。

        见岑淼淼皱眉,岑思远立马露出,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的表情。岑淼淼瘪嘴,表示委屈。他又立即心软,摸了摸她的头笑道:“乖,这是今天最后一个。”

        岑淼淼:“……”

        “你就不能给我换成猕猴桃?”

        “没了,不信你看。”说着,提着一个空袋子给她看。

        确实没有了,只留下猕猴桃的毛。

        岑淼淼:“……”

        我委屈,我要告我妈!

        岑思远这边正削着苹果,就听见有人推门进来的声音,抬头一看,是岑淼淼堂妹岑漫漫,以及淼爸心目中的那个好女婿人选李暮云。

        岑思远放下手中的苹果打招呼,岑漫漫先喊了一声姐夫,再去看岑淼淼,嘘寒问暖地说了半天。

        “二伯回去说的时候,给我吓个半死,我说要过来,他们又说没事了,所以周末才过来,暮云哥听说了,也过来看看你。”

        岑淼淼笑着说谢谢,岑思远忙让人坐下。

        岑漫漫一坐下,看见床头的苹果,转眼好笑地看着岑思远,“姐夫,你不会用这个削的苹果吧?”说着,拿起桌上那个平时用来削土豆的削皮刀。

        岑思远:“……”

        我特么!这当着外人呢?我不要面子的?

        见岑思远没说话,岑漫漫顿时笑了起来,拿着那削皮刀给李暮云看,“这叫什么?霸总他手残?”

        岑思远再次:“……”

        见此,岑淼淼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骂岑漫漫道:“哎呀,你真是,闭嘴。”

        “哎哟,心疼了?”岑漫漫忍不住揶揄道。

        “对啊。”岑淼淼正色道。

        岑漫漫:“……”

        这不是她姐,她记得她姐没有这么护夫。

        见老婆为自己撑腰,岑思远顿时底气十足,哼了哼,继续用削皮刀给苹果去皮。岑漫漫自讨没趣,和岑淼淼说话,说起当婚期推迟,岑漫漫感慨得很,“我本来都准备好节目了,这一推迟,一切都白费了。”

        “准备什么节目?”岑思远一脸紧张。

        “这是你能听的?”岑漫漫一脸鸡贼地看着他,“除非把红包拿来,我全部都告诉你。”

        岑思远:“我看起来这么傻?”

        岑漫漫蹙眉想了想,“半夜离家出走的人,确实不太聪明。”

        岑思远再次:“……”

        他觉得岑漫漫今天就是来搞他的。

        “老婆,他欺负我!”岑思远一脸委屈。

        岑淼淼:“……”

        “岑漫漫你滚出去,不准欺负你姐夫。”岑淼淼笑骂道。

        岑漫漫:“……”

        果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还没嫁出去呢,都不向着自己了,漫漫委屈。

        李暮云见了,忙笑道:“叫你少说话,你不听,自讨没趣了吧。”

        闻言,岑漫漫忍不住掐了李暮云一把,“连你也欺负我!”

        李暮云笑着抓住她的手,赔笑道:“好了好了,我错了。”

        双岑:“我有一种感觉不知当说不当说。”

        “你俩这是好上了?”岑思远觉得这话当说。

        岑漫漫一脸惊讶,“你哪儿只眼睛看出来的?”

        “四只都看见了。”双岑一脸淡定道。

        岑漫漫深吸一口气,看着岑淼淼,从包里抽出一张类似请帖的东西,岑淼淼一看,还真的是请帖,“我们这次来,是真心来看你的,顺带送张请帖。”

        岑淼淼:“!?”

        “这么快,我怎么没听说!”这下轮到岑淼淼震惊了,“你俩是不是揣着了?”

        岑漫漫:“呃……”

        岑淼淼:我想静静。

        “本来嘛,我也不想的,但是有了,总不能……那什么了吧。”漫漫委屈,漫漫也想永远都做少女。

        岑思远一脸赞叹地看着李暮云,“哥们,你厉害。”

        李暮云:“……”

        这话不是很好接。

        “婚期什么时候?”岑思远边翻边看,看到国庆的时候就很无语,皱眉问道,“你俩是不是觉得我们国庆不结了,补上这个缺?”

        “东西都买了,总不能浪费吧。”漫漫一脸委屈,“是吧?”

        岑淼淼:“……”

        “就是国庆节的时候,我们家总得要出去一个是吧?”岑淼淼好气又好笑。

        “话不能这么说,”李暮云笑道,“我不是来拆散这个家,我是来加入这个家的。”

        岑思远:“……”

        他就说李暮云这人就喜欢讲些茶言茶语吧。

        岑淼淼:退下吧,本宫乏了。

        “哥们,感谢你!”岑思远一把握住李暮云的手,如释重负道,“帮我收了这个孽障,我就能好好结婚了。”

        岑漫漫:“……”

        “姐,他骂我!”岑漫漫撒娇道。

        岑淼淼只觉得断不了这个公道,把脸埋进枕头里,“那就罚他带你去吃好吃的。”

        岑漫漫再次:“……”

        你就敷衍我。

        ……

        岑漫漫超车结婚,给了岑淼淼不小的惊喜,送走岑淼淼几天之后,岑淼淼都还在念叨:“岑漫漫这个死丫头,等我好了,看我不不捏死她!谈恋爱不给我说就算了,竟然要结婚了才通知我!”

        “岑漫漫之前不是有男朋友吗?李暮云喜欢的不是你?”岑思远亦是一脸不解,“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他喜欢我?他喜欢我个鬼,是他家里和我家里觉得我俩合适,他谈了那么多恋爱,就想找个结婚,要是喜欢我早就喜欢了。”岑淼淼一脸不屑道。

        “欸,你怎么不骂他渣男了?他谈了那么多次恋爱,就想找个人结婚。”岑思远抓住这话的重点。

        岑淼淼:“……”

        “恋爱是谈了,但是我觉得他好像真的是从小就喜欢岑漫漫,只是岑漫漫没心没肺的,也是男朋友不断的,没机会吧。”岑淼淼想了想道,“也是个情种。”

        “岑淼淼,双标了哈。”岑思远不高兴道,“我也喜欢你十年,怎么就是渣男,他就是情种了?你给我说清楚。”

        闻言,岑淼淼忍不住笑了起来,“你现在像个大冤种。”

        岑思远:“……”

        二人说着,林一蓝进来了,说是让岑思远先把东西搬下去,她推着岑淼淼下去。

        住了接近一个多月的院,岑淼淼总算是可以出院了。

        岑·大冤种·思远,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先下去了,林一蓝推着岑淼淼去门口等他。

        岑淼淼一路上给林一蓝说她出院之后要去哪儿吃饭,说着说着,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抬眼望去,就见岑思远不知何时一身米色的西装站在一排粉色的香槟玫瑰前,玫瑰后边还有些粉色的氢气球。他手里还抱着一大束红色玫瑰,一脸笑意地看着她,引这路人纷纷猜测,这个幸福的女人是谁。

        林一蓝笑着把岑淼淼推到岑思远跟前,岑思远立即单膝下跪,看着她笑道:“虽然求过婚了,但是那次真的很仓促,不是我的风格,所以我决定再求一次。”

        岑淼淼看了看逐渐围上来的人,有些尴尬,不好意思道:“这也太招摇了吧。”

        “比这招摇的都有过,你怕什么?”他笑道,指的就是她生日那次,他用水幕电影告白。

        “那你赶快说,说了赶紧走。”岑淼淼笑催促。

        “我不,我要慢慢说,要不然这一大早上的都白忙活了。”岑思远一脸不满道,“这都是钱啊,你不心疼?”

        岑淼淼:“……”

        所以说,岑思远是败家玩意儿呢。

        “其实要说什么那天就已经说过了,本来这个时候咱们已经快结婚了,但是可能是好事多磨,你又怕冷,这婚就只能明年再结了。”说起这个,他一脸感慨,“淼淼,我真的感谢你,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我会成什么样子。往后余生,就麻烦你了。”

        岑淼淼笑了笑道:“不麻烦。”

        “所以,岑淼淼女士,我岑思远,请求你嫁给我!”他朗声道。

        在场人听了,忙大喊着:“嫁给他!嫁给他!”

        岑淼淼深吸一口气,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笑着点头:“好!”

        岑思远笑着把花递给她,不远处的林一蓝慌忙送上一个长方形的盒子,岑思远打开盒子,有些更咽,“本来这条项链十年前就应该给你的了,但是阴差阳错的,存了这些年。”

        他说着,拿出一条雪花项链,岑淼淼再也忍不住,眼泪潸然而下。之前他就说起过这个项链,只是后来比较忙,她也就忘记了,如今再拿出来,无疑是一道杀手锏,岑淼淼毫无招架之力。

        岑思远拿着项链,起身给岑淼淼戴上,亲了亲她的额头,泪眼婆娑地看着她,“现在物归原主。”

        岑淼淼破涕而笑,笑着点头说好,一把拽住他的领导,将他拉低,吻上他的唇,轻声道:“我爱你。”

        岑思远笑着加深了这个吻,“我也爱你。”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