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59.和解

59.和解

        陈婉婉听说岑淼淼受伤了,顿时做什么的心情都没有了,恨不得立刻飞到岑淼淼身边,以尽“儿女孝道”。当然这句话是邓其瀚说的,听到岑淼淼受伤,她早就六神无主了,还是邓其瀚不忘岑思远交代的任务,忙去找夏瑜。

        夏瑜听到这个案子的时候不禁挑眉,心说,她整准备换车,钱就这么来了,真是上天在眷顾她。

        “我都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明明在缓刑期间,竟然会做出这种事,现在是罪上加罪,什么也没有了。”陈婉婉一边给夏瑜说前因后果,一边感慨他们这些豪门千金的脑回路没办法理解。

        “脑子一旦不够用起来,是没办法的事。”夏瑜淡淡道,“前不久那个抢公章的总裁你忘了?还有某个m姓大佬,子公司眼看着就要上市了,非要张嘴乱喷一气,现在好了嘛。”

        这么一说,陈婉婉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有某个被萝卜章骗了的互联网大佬,这么一说,叫做什么?百密终有一疏?”

        夏瑜笑了笑,“谁说不是呢?”

        一到临南,岑思远已经派人去接陈婉婉了,二人也没有休息,直接赶到了医院。谁知,到医院的时候竟然还碰见了两位不算太熟的熟人。

        常啟兴和李娴。

        陈婉婉心说真是晦气,出门就遇见仇家。

        常啟兴认识岑思远这个小秘书,简直是岑淼淼二号,在临南经常与盛远的起摩擦,一度让常啟兴很头疼。

        出了电梯,陈婉婉拉着夏瑜往病房去,推开病房就喊道:“母后,儿臣救驾来迟……”

        岑思远母子、淼爸淼妈,以及周文山一家子,闻言纷纷回头看见陈婉婉连滚带爬地进来,喊得又如此浮夸,一时间被唬住了。

        双岑:“……”

        陈婉婉:“!?”

        怎会有这么多人?

        “哎哟,我的好大孙,没累着你吧。”岑凤龄忍不住笑道。

        陈婉婉:“……”

        我想换个星球生活。

        陈婉婉不好意思地笑着喊人:“岑总好。”

        “快过来,见过你外公外婆。”岑思远笑道。

        淼爸淼妈:“?”

        陈婉婉再次:“……”

        她瞪了岑思远一眼,笑着喊人:“伯父伯母好,我以前是淼姐的秘书。”

        淼爸淼妈笑着说好。

        “夏律师,好久不见。”岑思远上前伸出手,“这次,也要麻烦你了。”

        夏瑜笑了笑,“快别这么客气,以后我还不好收钱了。”

        闻言,众人都笑了起来,夏瑜走上前,柔声问岑淼淼:“需要植皮吗?”

        岑淼淼嗯了一声,“明天就安排手术。”

        夏瑜点点头,笑道:“你放心,一切都交给我。”

        闻言,岑淼淼忍不住笑了起来,“岑思远最相信你了,要不然也不会大老远地请你过来。”

        “很乐意效劳。”

        正说着,又有人推门进来了,岑思远回头,就见常啟兴与李娴抱着一束百合进来。

        岑思远挑眉,这倒真的是稀客,“哟,常总,这受不起啊。”

        “又不是看你,你受不起什么?”常啟兴好笑道。

        李娴拉住常啟兴,瞪了他一眼,上前沉声道:“这件事我们深感抱歉,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会尽力配合。”

        岑思远轻蔑地笑了笑,“人证物证俱在,用不着你们配合,只是奉劝你们一句,求情的话就不要说了。”

        闻言,李娴笑了笑,“身为肇事者家属,我们代家姐给您与家人说一声对不起。但她毕竟是犯了法,该如何处罚,法官自有定论,我们今天前来,就只是来看望岑总。还请您收下我们的一点心意。”

        李娴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让常啟兴连同花一起交给岑思远,岑思远摸到信封内是一张卡,拿着信封笑道:“李总的心意我是收到了,但是当着我方律师的面,我想您还是给个说法比较好。”

        闻言,常啟兴看了夏瑜一眼,觉得有些面熟,却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夏瑜见常啟兴看向自己,便笑道:“常总您好,我叫夏瑜。”

        闻言,常啟兴顿时醍醐灌顶,这不是临南那个阎王让人三更死,她二更就去锁人的那个律师?他顿时觉得自己姐姐这回是真的难逃一“死”了。说起来也是背,怎么三番五次都遇见这个夜叉婆?

        “怎么?你怕我告你们敲诈?”常啟兴不耐烦道。

        岑思远笑了笑,“防人之心不可无不是?”

        常啟兴被气得够呛,还想说什么便被李娴拦住了,李娴笑道:“应该的,这里边是我们对尊夫人的慰问,岑总大可放心。”

        岑思远冷哼一声,正欲说什么,岑淼淼便喊住了他,岑淼淼看着李娴,笑道:“感谢李总与常总关心,只是我们两家的恩恩怨怨,就到此处吧?俗话说,以和为贵,大家以后都各自发财,从此既往不咎。”

        李娴看着岑淼淼,笑得大方又明媚,“说起来,我能有今天,也亏得岑总当日的一臂之力,谢谢您。以后您病好了,欢迎到我家做客,我一定倒履相迎。”

        岑淼淼:“……”

        常啟兴经常骂她是死狐狸,现在看来李娴也不遑多让,说好的当时帮她她不会出卖自己,如今她夺得盛远大权,夫妻二人琴瑟和鸣了,转身就将她卖了,结果,在那块地上,什么好处也没有捞到。

        她总算是理解常啟凌为什么要这么丧心病狂的报复了,被人从后面捅一刀的感觉实在是想杀人。

        闻言,常啟兴脸上精彩纷呈,他就说是岑淼淼这只死狐狸算计他,她还死活不承认,现在被揭穿了,他的刀呢?他要剥了这只死狐狸的皮给他老婆做件皮草!

        “再瞪眼珠子都给你挖下来,没有我老婆,你俩能有今天?”岑思远不高兴道,“还有,你要死要活的时候,我没陪你?你少在这儿恩将仇报!”

        常啟兴:“……”

        我还什么都没说。

        岑凤龄见此,忍不住笑了起来,“哎哟好了,我们两家算是老冤家,如今相逢一笑泯恩仇了,今儿我请客,大家都喝一杯,以后就合作共赢了。”说着,对陈婉婉道,“婉婉,去定位置,也到吃完饭的时间了。”

        江城与盛远斗了几十年,如今换了当家人,是时候改变一下对外的策略了,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仇人强。

        李娴听了这话,毫不犹豫地说好。虽说她现在是盛远的老大,但是常家的那些顽固派一时半会儿是不服的,怎么样清除这些前朝旧臣,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能与江城和解,就算是岑凤龄不帮她,不背后捅她一刀,也是一件好事。

        这就是她今天来的原因。

        至于说给常啟凌求情?不存在的。而且看岑思远的这个架势,是要常啟凌“死”,她才不触这个霉头。她能做的,就是尽量给她找个好律师,看看关在哪个监狱,她给她多打点钱。

        陈婉婉得了岑凤龄的令,笑着出去定位置去了。

        不一会儿岑凤龄带着众人去吃饭,岑思远留下来配岑淼淼。岑思远笑道:“常家的人个个都像斗鸡似的,如今换了个刚柔并济的李娴,倒是有些不习惯。”

        “李娴只会比常家爷仨更难对付。”岑淼淼笑道。

        岑思远啧了一声,“这也是无法避免的。”

        岑淼淼笑了笑,“这才像是豪门千金该有的样子,能屈能伸,不是那些书也念不好,一心还想往娱乐圈跑的。”

        “我感觉你在骂人,但是又不好说你在骂谁。”岑思远一脸沉重道。

        闻言,岑淼淼忍不住笑道:“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

        岑思远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拉了张椅子坐在她身旁,“婚期要推迟了,不用赶时间,你想要什么样的,我们重新安排。”

        岑淼淼想了想,“疫.情这个样子,哪儿也不能去,我觉得怎么都可以。”

        岑思远伸手撩开她脸上的头发,一脸固执道:“不行,我结婚怎么都不能随便,而且现在不用防着常啟兴来捣乱了,我要大操大办。”

        岑淼淼忍不住笑出了声,又扯得伤口疼,岑思远忙让她不要笑。她慌忙忍住情绪,却还是忍不住,憋了好半天才缓过来,“你再说,常啟兴要和你拼命。”

        “你还真别笑,我去退婚庆的时候,婚庆公司的告诉我说,刚好那个档期可以安排给常啟兴。”

        “安排给他?”岑淼淼有些不解,“他想再来一次?”

        “估计是了,毕竟结婚的时候,嗯……”余下的话,岑思远没说下去但自然是懂得都懂。

        说起这个,岑淼淼也觉得有些后悔,人家结婚呢?去闹得这么不开心,确实不应该,所幸他俩现在是好了,不然想起来都觉得自己罪孽深重。

        “所以,他要是再办,你还不得去随份大礼。”岑淼淼笑道。

        “他又不缺那三瓜俩枣的……”说着,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我可以借场地给他啊。”

        “什么场地?”

        “我的那个山庄啊,本来是赶出来我俩用的,现在一时半会儿也用不了了,先借给他用。”他一挥手,像是送了常啟兴几个亿一样。

        闻言,岑淼淼忍不住笑了起来,“得了吧,你就是想要他给你打广告,到时候铺天盖地地营销盛远常总的婚礼是在这儿举行的,你存的什么心思我会不知道?”

        岑思远:“……”

        他笑了笑,“知我者,夫人也。但也不能这么说,我的山庄哪儿不好看了?第一次都给他了,他还想要什么自行车?”

        岑淼淼笑了笑,“对对对,岑总最大方了。”

        岑思远再次:“……”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敷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