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49.惊喜

49.惊喜

        岑思远拿着朵粉色的月季,以及他老妈的戒指,本来想一脸深情地再次向岑淼淼表白的,但有了这么一个插曲,气氛被打破,便也深情不起来了。

        “淼淼,我知道这样是委屈你了,但是我家就这个条件了,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要不就将就一下?”

        岑淼淼:“……”

        凡尔赛本赛了。

        “就一朵花啊?其他几朵是不是要额外收费?”她看着他笑道。

        岑思远:“……”

        行,不就是花儿嘛,他有的是!

        他站起身来,从花瓶里把那把花拿出来,还在一旁甩了甩水,重新跪下,朗声道:“美丽的岑淼淼女士,请您嫁给我吧!以后我签字来你盖章,我赚钱来你养家。”

        闻言,岑淼淼忍不住笑了起来,接过他手里的花,笑道:“好。”

        岑思远怕她反悔似的,立即把戒指给她戴上,站起身来,紧紧抱着她,沉声道:“我现在高兴得想咬你一口。”

        岑淼淼:“?!”

        这是什么狗反应?

        “哎哟,真的是,考虑考虑我这个老太婆,还有心脏病呢。”岑凤龄假装一脸嫌弃。

        岑思远松开岑淼淼,看着母亲,笑道:“没办法了,忍着吧。”

        岑凤龄:“……”

        看看看看,这是什么娶了媳妇儿忘了娘的不孝言论。

        ……

        陈婉婉情场失意,神经敏感得很,本来就是双岑的大粉头,所以格外关注她的cp今天又发了什么糖。当看见岑淼淼手上的戒指的时候,她立即不淡定了。

        “岑总向你求婚了?”她一脸紧张地问。

        岑淼淼淡淡地瞥她一眼,“也不算吧。”

        “什么叫也不算?”她不由得喊道。“这祖传的戒指都戴手上了,还说没有?”

        岑淼淼无奈,只得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地将岑思远如何求婚地给陈婉婉说了。陈婉婉听了,心里直呼几个好家伙,“我本来以为,水幕电影表白,已经够浪漫了,这当着亲妈求婚的,还真是第一次见,果然,岑总永远不会让人失望。”

        “你对他的滤镜有八百米那么厚,他做什么你都觉得浪漫。”岑淼淼好笑道。

        “求婚的那束花是不是我买的那一束?”

        昨天陈婉婉问要买些什么,岑淼淼让她看着买,她就买了一堆水果和一把月季,还非得说是玫瑰。

        岑淼淼笑着点头说是,陈婉婉立即挂上一副骄傲得不行的神情,“我就说嘛,岑总没有我是不行的。我这是冥冥中都要给他助攻。”

        “所以,他死活都要把你调回来呢。”岑淼淼笑道。

        说起这个,陈婉婉不由得叹了口气,“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他把我调回来是为了什么吗?”

        闻言,岑淼淼便不好再说什么了。怎么会不知道呢?她撞了南墙,是需要回家治疗的呀。

        岑淼淼拍了拍她,安慰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陈婉婉托腮看着岑淼淼,笑道:“那上天就赐给我一个像岑总。”

        “嗯,”岑淼淼皱眉想了想,“首先你得接受他有无数个前女友。”

        陈婉婉:“……”

        那我还是出家当尼姑吧,毕竟智者不入爱河。

        为了以后住高级养老院,陈婉婉最近工作努力得很,岑思远看着她忙进忙出的,有时候连林一蓝的工作也分担了,便笑着说,以后岑淼淼的工作就可以全部给她了。

        她一脸期待地问:“那淼姐呢?”

        “副总啊。”

        陈婉婉:“……”

        是了,需要出差的工作都给我,你们就乐得清闲。

        又是一个加班结束的夜晚,陈婉婉把头放在窗台上吹风,远处灯火璀璨,就是没有一盏在等她。思及于此,她又觉得自己有些矫情,那她开着办公室的灯又是在等谁?

        这么想着,手机响了一声。她点开一看,是一条微信。

        邓其瀚:“生日快乐。”

        见此,陈婉婉不由得笑了起来,是她忘了,这种爱而不得的人就不应该存在的。她点开邓其瀚的主页,对话框显示是否拉黑的时候,她还是犹豫了一下,却也只是犹豫一下,还是拉黑删除一条龙了。

        她放下手机,又重新靠在窗台上吹风,顿时觉得心里轻松了不少。一瞬间也就理解了,为什么那些神话故事里,修行之人要杀了那些打扰他们修行的妖怪。以前她觉得明明就是自己经不住诱惑。现在才知道,不是心不诚,而是总有些牵挂,有牵挂就会影响思绪,从而导致分心。

        现在,打扰她修行的妖怪已经被消灭了,她就可以一心一意地挣钱,以后老了去住高级养老院了。

        她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电话响了,是个陌生号码,但归属地的临南两个字,还是让她的心狂跳起来,下意识地想挂断,却又觉得这样是不是不礼貌。

        找了半天借口,等她接的时候,已经自动挂断了,但几乎是同一秒,又响了起来。这次她没有等,果断划了接听。

        “喂。”她沉声道。

        那边先是沉默一会儿,便沉声道:“我觉得人不应该活得那么理智,那样的话和ai又有什么区别?纵然我不会放弃我自己的事业,但是,我这次就是想自私一点,反正我就是一个自私的人。陈婉婉,你愿不愿意来临南?”

        邓其瀚有些激动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陈婉婉觉得有些陌生,这不像是邓其瀚会说出的话。可是,偏偏每一个字都是她想听的。

        她纵然是舍不得江城,但是因为邓其瀚没有挽回她啊。

        她无声地抽泣着,不知道该怎么说。电话那头的邓其瀚,也没有着急要答案,继续沉声道:“你现在可以不用回答我,或者可以直接拒绝我。上一次犯错,我后悔了十年,痛苦了十年,蓦然回首的时候,灯火阑珊处,哪里还有什么人?所以,这一次,我不想继续后悔与痛苦了,再过十年,哪里还有下一个陈婉婉在等我?”

        陈婉婉听着,哭得泣不成声,“可是,你要我怎么办?丢下一切过去吗?我离开的时候,你一句话也不说,等我试图走出来了,你又来说这些有什么用?既然你不想让自己后悔,你为什么就不能放弃一切过来?为什么要我牺牲,邓其瀚,你确实很自私,十年来,都没有一点悔改。”

        面对陈婉婉的控诉,邓其瀚没有什么狡辩的余地。他沉默地听她哭,没说话。见此,陈婉婉更是伤心,索性把电话挂了,把这个号码也拉黑了。她抬手,用袖子擦了一把眼泪,放下手时,不知谁把办公室的灯全打开了,把她吓得不轻。

        岑思远提着一个蛋糕进来,见人哭得梨花带雨的,一脸疑惑道:“不就是骗你今晚没空嘛,至于这么伤心吗?”

        岑淼淼抱着一大束花,看到她满脸泪痕,亦是一脸惊讶,“你这么伤心,让我觉得我俩罪大恶极。”

        见此,陈婉婉再也忍不住了,上前一把抱住岑淼淼,大骂邓其瀚是混蛋,骂他自私又懦弱,将来一定会孤独终老。

        岑淼淼见人是真的伤心了,忙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慰道:“哎哟,多大点事,他是混蛋,你打电话骂他啊,骂完了就好了。”

        “是呀,个狗男人,不会骂,我帮你骂,电话给我。”岑思远在一旁帮腔。

        结果,越说,陈婉婉就越伤心,岑淼淼只得好声好气地哄着,岑思远则在一旁大骂邓其瀚不是东西。

        陈婉婉哭了好一会儿,方才止住,擦了擦眼泪,看着岑思远打开的蛋糕,眼泪又止不住往下流,世界上怎么会有岑思远这么好的老板?大概这就是情场失意,官场得意吧。

        岑思远把蜡烛点上,看着“18”这个数字,陈婉婉终于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果然是渣男比较容易得人心。

        “赶快许愿吧。”岑淼淼笑道。

        陈婉婉闭上眼睛,在双岑的生日快乐歌中许愿,一愿双岑白头偕老,平安顺遂;二愿江城蒸蒸日上生意兴隆;三愿不要再遇到狗男人。

        她吹了蜡烛,再睁眼时,看见了她最不愿意见到的那个狗男人——邓其瀚。

        “你……”她激动得说不出话,手都在微微颤抖,努力克制住想冲上去掐死他的冲动,语带哭腔道,“你来干什么?”

        “给你过生日啊。”邓其瀚淡淡地笑道。

        “不需要。”她吸了吸鼻子,一脸委屈。

        “听见没有?我闺女说不需要,赶紧走。”岑思远一脸不耐烦。

        见岑思远真的要把人往外赶,陈婉婉又有些不忍心,看了岑思远一眼,也不好说什么。

        见此,岑淼淼忍不住笑了笑,“这蛋糕吃不完也浪费了,还是吃了蛋糕再走吧。”

        邓其瀚小心翼翼地看了陈婉婉一眼,只见她垂眸咬着嘴唇不说话,嘴角却偷偷地往上扬着。见此,他顿时心安不少,附和道:“是啊,要节约粮食。”

        陈婉婉看他一眼,忍不住嘟囔道:“你们都不是好人。”

        都合起伙来骗她,害她哭得那么难看,当然算不上什么好人。

        闻言,岑思远就不高兴了,“说清楚,我怎么不是好人了?”

        陈婉婉看了他一眼,立马认怂,“我说的是他。”

        邓其瀚:“……”

        “少来吃了吐这一套,”岑思远一脸不高兴,“既然我不是好人,那这礼物我就不送了,老婆,走,我们回家。”

        听说有礼物,陈婉婉顿时不淡定了,一把拉住岑思远,“您是全世界最好的老板!没有之一!”

        岑思远:“嗯哼?”

        “我对着灯火发誓,”她一脸笃定,“每一句都是真心的!”

        闻言,众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尤其是岑淼淼,骂她没骨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