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46.破窗

46.破窗

        听了岑思远的这些往事,岑淼淼心中极不是滋味,她都不敢想象,他那些怀疑自己出生的日夜是怎么过来的。同时也极心疼岑凤龄,她不知承受了多少痛苦,才走到今天。

        岑凤龄散步回来,就见岑思远在安慰岑淼淼,她还以为岑思远又把岑淼淼怎么着了,正准备骂岑思远的时候,岑淼淼起身上前,一把将她抱住,沉声道:“阿姨,您是我见过最了不起的女性。”

        岑凤龄不明所以,忙看向岑思远。岑思远耸耸肩,笑道:“说了些以前的事,她听了正心疼您呢。”

        闻言,岑凤龄忍不住笑了起来,顺毛一般地摸了摸岑淼淼的头发,笑道:“哎哟,我还以为什么事,这都多少年过去了。”

        岑淼淼用力抱住她,克制地抽咽着。

        她一向觉得自己心如磐石,但最近总是觉得自己脆弱得不行,大概如岑思远说的一般,被呵护的花朵,总是要娇弱一些的。

        而岑凤龄这朵寒梅,迎霜傲雪,开得越发鲜艳。

        “您真了不起。”她更咽道。

        岑凤龄帮她擦了擦眼泪,笑道:“我可没有什么了不起,这些年来,要不是你帮我,我也是分身乏术。好了,傻孩子,不要哭了,以后岑思远和江城我都交给你了,你要辛苦些。”

        岑淼淼重重地嗯了一声,“请您放心。”

        岑思远笑着上前,抱住他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女人,“哎哟,这说得我一点用处都没有,是我要保护你们俩呀。”

        岑凤龄笑着说了一声好。

        ……

        且说陈婉婉听说江城竞价失败,便一直扼腕不已,说起盛远的时候,恨得牙根痒。邓其瀚看了,只觉得好笑,便道:“骂了这么多天,你不累啊?”

        “不累,我还能骂十天十夜。”

        邓其瀚笑了笑,没接她的话,往她杯子里倒了些饮料,“要是天底下的员工都像你似的,那些当老板的怕是做梦都得笑醒。”

        “要是天底下的老板都像岑总那么好,像我这种打工人才是做梦都要笑醒。”陈婉婉笑道。

        闻言,邓其瀚赞同地点点头,岑思远对陈婉婉确实没得说,尤其是把他买的花扔了,给她买了十束九十九朵的路易十四。要是别人,邓其瀚都会觉得这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网文照进现实。但是放在岑思远与邓其瀚身上就成了,岳父太难搞了怎么办?

        思及于此,他又觉得有些好笑,自己这是什么破联想力。

        吃过饭,陈婉婉说是要去国贸逛一逛,邓其瀚便也只能跟着逛。此时恰值换季,女装店的生意好得很,陈婉婉抱着裙子在试衣间等换衣服,邓其瀚则如绝大多数男人一样,躺在沙发上看手机。

        试衣间出来的是位中年女士,她试了一件浅青色的旗袍,陈婉婉心说要不也试试旗袍,但想到自己大多数时间都在工地,还是算了。

        她穿好衣服出来,在镜子里照了照,觉得还不错,走到邓其瀚身前,问他好不好看。

        邓其瀚看了旁边穿着浅青色旗袍的中年女士一眼,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好看。”

        陈婉婉一向觉得自己不算聪明,但是今天她的脑子异常灵光,立即就猜出了那位女士的身份——邓其瀚那位催婚狂似的亲娘。

        大风大浪她是见过不少,但是朋友的父母……不对,既然是朋友的父母,她有什么怂的?这样想着,她顿时觉得有了底气,立即对人笑道:“您好。”

        邓其瀚:“……”

        倒不用他尴尬了。

        邓母一下子被这份热情整不会了,笑了笑,“你好。”

        “妈,这是陈婉婉。”邓其瀚有些不好意思,“这是我妈。”

        “阿姨好。”陈婉婉笑着喊人。

        邓母点点头,笑着说你好,“你们吃饭了吗?”

        “吃了。”陈婉婉笑道,“阿姨您还没吃吗?我们陪您去吧,您想吃什么?”

        “我吃过了,”邓母忙笑着摆手,“你们逛,我和朋友一起的,不用管我。”

        “哎哟,老张,这是你儿子的女朋友?真漂亮啊。”另一位从试衣间出来的阿姨,都不先看衣服好不好看,倒是关心别人家儿子的女朋友好不好看。

        陈婉婉:“???”

        邓其瀚:“……”

        我妈都不敢确定,您倒是给我一锤定音了。

        “我就说什么来着,他们领导都说他有女朋友了,你偏不信。这回该不用我介绍了吧。”

        陈婉婉听着,似乎品出了这个谣言的出处,原来还是和当时那盒没送出去的大红袍有关。但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她到底该不该否认。

        她看了眼邓其瀚,邓其瀚亦是转眼看她,见她满脸都写着怎么办,邓其瀚笑了笑,对人道:“您二位慢慢逛?我们还有事,就不陪二位了。”

        邓母一时间反应不过来,难道真的是女朋友,这怎么也不好好介绍一下。但见儿子一脸心虚,顿时觉得这事八九不离十,忙对同样一脸茫然的陈婉婉道:“婉婉有时间来家里玩。”

        话赶话地说到这里了,陈婉婉能说什么?她就只能一脸尴尬地笑着说好。

        二人各怀心思地出来了,谁也没有先说话,过了好半晌,还是邓其瀚先忍不住,尴尬地笑道:“刚才对不住哈,那些阿姨希望单身的都终成眷属。”

        闻言,陈婉婉忍不住笑了起来,“对了,你上次的那个相亲对象怎么样了?都没听你提起过。”

        “没成啊。”邓其瀚淡淡道。

        “为什么?是他要求太高还是你要求太高?”陈婉婉笑道。

        “都不是,不合适吧。”邓其瀚云淡风轻道,显然是不想在谈论这件事。

        陈婉婉听了,挑眉笑了笑,“合适?什么样的才合适?是家庭背景?还是工作收入?有些人,什么样的都合适,但却又不喜欢。”

        闻言,邓其瀚忍不住看她,笑道:“年纪不大,想法倒是老成得很。”

        “这和年龄无关,看多了自然就懂了。”陈婉婉笑道,“话题怎么就这么严肃了?”

        邓其瀚笑了笑,“那咱们换个话题。”

        陈婉婉看着他笑了笑,其实他们俩都在回避这个话题,今天遇到了绕开,明日呢?就这样暧昧不清地相处,最后无疾而终,不知道受伤的是谁。

        “你当初为什么和淼姐分手?”陈婉婉看着他,一脸认真地问道。

        这个问题有些猝不及防,邓其瀚愣了好半晌,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既不想承认自己的错误,也不想敷衍她。

        见此,陈婉婉笑了笑,说了句对不起。

        其实,邓其瀚与岑淼淼分手的原因,她听了许多次。只是想听他怎么说,这个答案,也许就是她与邓其瀚的结局。邓其瀚无奈地叹了口气,“因为我毕业就考到了这边的工作,而她不知道以后会去哪里,与其痛苦地再拉扯几年,还不如就此断了。”

        “当时是不是有人给你介绍合适的姑娘了?”

        “是。”

        陈婉婉早就猜到了这个答案,无奈地笑了笑,“你看,你遇到了那么多合适的,不都这样了?为什么就不试试那些看起来不合适的?”

        闻言,邓其瀚不禁抬眼看她,心中闪过一丝欣喜,转而又变成失望,正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他忽然间想起一个人,那位过分清醒谈坦荡的语文老师——舒婵。

        他深吸一口气,看着她道:“婉婉,你以后要回平南,我不会放弃我这边的工作。不是我不想,婉婉,是我不敢。我是个懦弱的人,不想辜负你。”

        闻言,陈婉婉笑了笑。果然,岑淼淼说得不错,如果她与邓其瀚再进一步,只是再受一次岑淼淼受过的伤。

        她曾觉得没到南墙,她不甘心,她不想有意难平。结果呢?也不过是如此。

        她点点头,看着他笑道:“是的,那就这样吧。”

        那就这样吧,是一句告别的话。所有的无奈,所有的不干,都一言以蔽之了。

        邓其瀚看着她故作坚强的样子,亦是心疼得不行。可是,现实如此,谁也改变不了。他不会放弃自己的事业,也不会自私地让陈婉婉背井离乡。

        他觉得,大概是自己的命数如此,注定了要做那个无情无义的人。

        而陈婉婉,对于这一切早就有所预料,虽说不至于难过得痛不欲生,但失望却还是如潮水般涌来,一浪一浪,将她推离情海。

        泪水猝不及防地落下,那温度似乎灼伤了她,她慌忙用手擦干,背过身去不看他。

        见此,邓其瀚顿时心疼得不行,一把将她揽进怀中。

        “你别哭。”他沉声道。

        “我也不想哭。”陈婉婉更咽道,“是地心引力的原因。”

        邓其瀚不由得笑了笑,又无奈地叹了口气,“对不起。”

        “有什么对不起的,本来就什么也没有。”陈婉婉冷声道。

        邓其瀚松开她,沉声道:“我自认为是个理智的人,没想到还是在这件事上犯了错。我没办法抛家弃业,又怎么能这样要求你?”

        陈婉婉比起当年的岑淼淼,还是要成熟了许多,并没有哭哭啼啼说自己会留下来,她只是深深吸了口气,觉得有些好笑。一时间不知道是自己命苦,还是邓其瀚注定是天煞孤星的命。

        “以后各自珍重吧。”陈婉婉苦笑道。

        邓其瀚伸手撩开她脸上的碎发,“不要这样说,你在这儿一天,我陪你一天……”

        “无用的事就不要做了。”陈婉婉打断他,“大家都难过,何必又找罪受?”

        邓其瀚不由得苦笑,“好,那就这样吧。”

        陈婉婉抹了一把眼泪,笑着说好,“时候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晚安。”

        “晚安。”

        陈婉婉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邓其瀚垂眸深吸一口气,苦笑一声。

        他之所以迟迟不敢与陈婉婉挑明关系,就是怕遇到这一天,没想到,越是害怕的,越是要来。

        他看着陈婉婉单薄又倔强的背影,亦是转身离开。

        窗户纸破了,便也破了,不圆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