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43.争地

43.争地

        网友们现在已经总结出了一些规律,如果上热搜是“江城”这两个字,那么就是江城集团自己买的广告,但如果是“岑思远”那么绝对是他的花边新闻。

        由于岑思远给岑淼淼过的那个生日实在是高调,就又冲上了热搜。不光他自己占了一条,顺带还刷起了一个话题——水幕电影。

        用水幕电影当做城市名片的大家见过不少,用来做宣传,大家也不觉得新鲜了。用来表白,众人还是头一次见。虽说,同样是用ppt表白,幕布的改变,这直接拉高了表白的水平。

        岑思远当晚还发了一条微博——“这才是阔少的爱情。”

        这也不是他刻意高调,按照他的说法,他是被逼无奈,毕竟当初被苏沛沛黑的时候,他们花钱写了一篇名为“阔少,爱情不是游戏”的文章,把他恶心得够呛。这回他决定找回场子,以证明他的爱情是十年的坚守与长跑,其他的都只不过是过眼云烟。

        “是我们羡慕不来的爱情了[苦涩]”

        “所以,这就给那些想要嫁入豪门的姑娘们提个醒,人家真的只是和你玩玩而已,不要白日做梦了。”

        “这种我渣了全世界,唯独对你深情的人设真的是好嗑。”

        “渣男的洗白手段还真是越来越多。”

        “水幕电影的水够多,洗得白白净净的了。”

        “酸鸡们不要酸了,当时自己买了多少热搜,心里最好有点逼数,人家岑思远没搭理你们,还要在这儿跳脚。”

        “是了是了,比不得评论里的许多梦女,希望你们都遇到个岑思远。”

        “嗨呀,求求了,快给我个岑思远吧,正大光明花渣男的钱。”

        “你直接说你要去做ji”

        各路网友话赶话,又掀起了一场口水话。

        而岑淼淼看着这条文案,不由得笑道:“这就间接证明了,你确实是玩弄纯情妹妹的感情。”

        岑思远:“……”

        你刚才不是还挺感动的?怎么翻脸就不认人了?

        “你这是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他一脸危险地逼近她,“成年人,是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的,你知不知道?”

        岑淼淼用手挡住他的脸,笑道:“你少来。”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笑着吻上她的唇,其中温情,只有窗外的月亮知道。

        ……

        岑淼淼回平南了,最高兴的莫过于岑思远,不光是心上人就在身边这么简单,岑淼淼在的话,他可以偶尔偷个懒。然而,他这个计划还没有来得及实现,就被岑淼淼否了。

        岑淼淼一脸冷漠道:“到时候就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待在一起,看多了容易厌烦。”

        岑思远:“……”

        热恋期都还没过,你就开始厌烦我了?

        岑思远还想说什么,结果被岑淼淼看了一眼,就只能瘪着嘴离开了。岑淼淼见此,不由得笑了起来,这委屈巴巴的模样,还真是我见犹怜。

        且说岑凤龄,自从决定将担子交给岑思远之后,她确实有点要归隐的意思,尤其是岑思远与岑淼淼下班回家的时候,那种感觉尤为明显。

        岑思远看着那些郁郁葱葱的月季,连忙啧啧称奇,在他心目中,岑总永远都是叱咤风云的,细嗅蔷薇这种事,向来与她无关。

        岑淼淼端来热茶让岑凤龄喝茶休息,岑凤龄洗了手过来,看着岑淼淼觉得这好一副子孝妻贤图,便笑道:“要不,十一把事办了?”

        替她忙里忙外,回家还做这做那的,确实是个好儿媳了。

        事,即是婚事。

        闻言,岑思远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没意见,都听淼淼的。”

        岑淼淼:“……”

        这是把所有压力都转移给她了是吧?

        “我也没意见啊,只是羡慕有些人啊,张嘴就把婚结了,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岑淼淼看着岑思远笑道,“你是不是也很羡慕?”

        岑思远:“……”

        把求婚说得这么拐弯抹角也是难为你了。

        岑凤龄闻言,觉得有些道理,“也是,不能太便宜他了。”

        岑思远再次:“……”

        他真的觉得也许岑淼淼才是他妈亲生的。

        岑凤龄笑过之后,转而问岑淼淼,“那块地的竞价你们准备得怎么样?”

        所谓的那块地,便是李娴透露保密信息的那一块。

        “那块地就巴掌大一点,旁边就是咱们的楼盘,就算别人买去了,施工不占咱们的地方都难得展开,所以也没人愿意出手,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岑淼淼沉声道。

        “问题是价格,是不是确定的。”岑凤龄皱眉道。

        “价格我看过了,而且也大家核算过,出入不大,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岑思远道,

        岑凤龄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咱们先多预留一千万,剩下的就给贵阳那边的承包商结账,他们整天催得我脑袋疼,早结了早了。”

        岑思远笑着说好,“您就放心吧,李娴为了和常啟兴分开,和家里的也闹翻了,不至于和常家联手骗我们。”

        闻言,岑凤龄冷笑一声,“你和常啟兴关系还好得很?”

        “人家已经化干戈为玉帛了,现在是哥俩好。”岑淼淼笑道。

        “这倒是稀奇。”岑凤龄亦是笑道,“模范友商?”

        “这是儿臣的人格魅力。”

        岑凤龄:“……”

        ……

        梦里江南旁边的那块地,当年江城以高价买的,本来想全部盘下来,但因为遇到几家钉子户,谁拿他们都没办法,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近几年来,不知道谁做通了他们的思想工作,同意拆迁了,结果那块地,宽不宽窄不窄的,成了当地著名的鸡肋和烫手山芋,也只有江城这种旁边有楼盘的接过来才有用。

        不说江城的这么想,就连当地相关部门认识岑思远的人都说,这下江城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谁曾想,岑淼淼去看地的时候,竟然遇到了常啟凌。

        这二人虽说不熟,但是在彼此眼中都是平南的恶人之一,冷不丁地见着,更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哟,岑秘……哦,现在是岑总,岑总也来看地?”常啟凌笑道。

        岑淼淼倒是有些惊讶常啟凌竟然与自己说话,便也只好笑道:“是啊,来看看。”

        “看来这块地真是个宝贝,在我之前已经好几个人来看了,竞争真是激烈。”

        “也谈不上,谁给的钱多就给谁,倒也不用做些无用的事。”岑淼淼笑道。

        “不愧是岑总,看事果然是通透,怪不得常啟兴老婆都不要了,都要挖你过来。”常啟凌亦是笑道。

        常啟凌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周围的人都听得见,这两家人的恩怨情仇,两家的员工都听了不少,但这种王对王的场面还是第一场见。这两个女人都是狠角色,打起来场面一定很精彩。

        岑淼淼也是有些无语,常啟兴都不计较了,倒是他这个姐姐义愤填膺。何必说得这么拐弯抹角呢?现在就算是用大喇叭喊她与常啟兴有过什么,估计也没有人会信。这就是岑思远花了那么多钱砸出来的效果。

        “常总最近还好吧?还麻烦您告诉他,为了个女人不值当,要保重身体,不要整天都喝酒。岑思远为了安慰他,嘴巴都磨起泡了。再这样,我都要觉得,他要请岑思远做心理医生了。”

        为了个女人,为了哪个女人?岑淼淼没说。至于别人要理解到哪儿去就是别人的事。所以就算理解成常啟兴为了岑淼淼一天要死要活,也是常家人没有出息,我们这边坦荡得很嘛,还陪喝陪聊。

        常啟凌看着她,冷笑一声便扬长而去。岑淼淼看着她,脸上的笑意更深,抹黑江城的账她都还没算呢,还想嘴上讨便宜,她岑淼淼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人设吗?

        然而常啟凌前脚刚走,常啟兴后脚便到了,岑淼淼见人,觉得有些奇怪,便笑道:“你们家是有多想要这块地?你姐看了你又来看。”

        闻言,常啟兴有些不太明白,“她也来了?”

        “刚走。”

        常啟兴皱了皱眉,“她来干什么?不是让我负责?”

        “你家的事我怎么知道?”岑淼淼好笑道,

        说起这个,常啟兴不由得叹了口气,看着眼前这块巴掌大的地,又看了眼下边的河滩,无奈道:“就这么个地方要来做什么?挖个停车场都费劲,到时候业主回来,房子在盛远,车停在江城?什么事啊?”

        闻言,岑淼淼倒是有些惊讶,“你家是出现了内部矛盾了?”

        常啟凌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常啟兴一脸要这玩意儿干啥。

        “他们要和你们竞争是主要矛盾,我不想要这块地是次要矛盾。”常啟兴一脸认真道。

        “所以,先解决我们?”

        “是的,政治学满分。”

        岑淼淼:“……”

        我谢谢你的夸奖。

        “所以说,你当时说什么挖我过去做二把手,啧啧,幸好我坚定,要不然就什么也不是了。”岑淼淼一脸嫌弃地看着常啟兴,“常总,以后您还是自求多福了。”

        “这就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常啟兴一脸认真道。

        “什么道理?”她倒是想听常啟兴能说出什么歪理来。

        “人,就要行得正坐得端,动歪心思的迟早要遭报应。你看看你,正是没动什么歪心思,在江城的地位才稳如磐石。”

        “哟,感谢常总称赞。”岑淼淼笑道,惊讶这人说的竟然不是歪理。

        “我没有夸奖你的意思。”他看着她一脸认真道,“我只是在说我自己,遭了现世报。”

        闻言,岑淼淼忍不住笑了起来,“自作自受,活该!”

        常啟兴叹了口气,“岑思远今晚有没有空,我请他喝酒。”

        岑淼淼:“……”

        她说什么来着?

        “没空!”

        闻言,常啟兴点点头说也是,“他是有家室的人,谁叫我们孤家寡人。”他一脸感慨,“这地儿我是不要,你就和我姐斗吧。她有信心得很,你们自求多福。”

        常啟兴说着,摆摆手走了。

        岑淼淼皱眉看着他的背影,心说这真是清新脱俗的豪门争斗,竟然不是姐弟争权,而是姐姐嫌弃弟弟支棱不起来。当真是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