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42.山水相逢

42.山水相逢

        岑淼淼回到了江城总部,因为岑思远现在已经是江城的代理总裁,岑思远就想把岑淼淼从工程部调回来,毕竟岑淼淼回来的话,很多事上,岑思远可以丢给岑淼淼。

        但是这个想法被岑淼淼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倒不是说不愿做那些事,而是说到时候就是二十四小时都在一起,会有审美疲劳。任由岑思远怎么撒泼耍赖,岑淼淼自岿然不动。

        “我觉得淼淼说得有道理,就算是冰冰,时间长了也会看厌烦的。”林·新狗头军师·一蓝道。

        “我和她刚在一起就被迫异地,热恋期都没经历过,就要避免审美疲劳了?”岑思远很是不解,“同样是cp粉头子,你一点用也没有。”

        林一蓝:“???”

        “行,我没用,您去找陈婉婉,把陈婉婉喊回来给您出谋划策。”林一蓝开始摆烂,“我一天事儿那么多,我是闲得慌?”

        岑思远:“……”

        他就说他母上这些秘书,一个个都伶牙俐齿的,说都说不得,还是自己的人用起来顺手啊。想到此处,他不由得想起那个远在临南的陈婉婉,那个死丫头,竟然弃他于不顾!他一定找个机会把她调回来!好不容易培养个心腹,不能一直在边疆。

        而岑淼淼听了林一蓝的这些抱怨,觉得有些好笑:“你怎么不怼他恋爱脑?前边有我,后边有他妈,像个巨婴一样,讨好媳妇儿还要别人出谋划策,没出息。”

        “唉哟,我哪儿敢啊?”林一蓝一脸夸张的表情,“万一人家觉得一朝天子一朝臣,把我换了,我还找不到地方哭去。”

        闻言,岑淼淼忍不住笑了起来,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是顾命大臣,他不敢换。”

        “臭贫!”林一蓝笑骂道,“对了,你生日打算怎么过啊?岑思远有没有什么动作?”

        怎么过?床上过。

        岑淼淼如是想。

        到时候岑思远绝对就包一个环境好一点的餐厅,鲜花蜡烛摆一地,然后说什么,淼淼,以后年年岁岁,我都陪着你过。最后忽悠着带她去酒店,做些不可描述的事。

        思及于此,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实在是太了解岑思远了。

        “你笑什么?这么高兴,是准备生日的时候求婚?”林一蓝一脸好奇地问。

        岑淼淼忙摆手,她怎么敢把这话说出去呢?便只道:“他能做什么?送花送礼物呗?难不成还能上天摘星星?”

        闻言,林一蓝忍不住笑了起来,“男人就是如此无趣。”

        虽然猜到了岑思远要做什么,但要说一点期待都没有是假的,所以这几天看到岑思远的时候,都觉得顺眼了许多。

        “你笑什么?”岑思远一脸好奇道。

        “笑有些人这几天挖空心思准备惊喜啊。”岑淼淼侧脸看着他,“是不是要把教常啟兴的那些套路用到我的身上了?”

        岑思远:“……”

        我就这么没有想象力?

        “那个小场面,配不上你。”岑思远不以为意道。

        “你还想搞什么大场面?”岑淼淼一脸好奇地看着他,“是要求婚吗?”

        岑思远:“……”

        果然女人太清醒了,就没有什么成就感了。“也不是没想过。”他倒也不否认,“但是这次没有。”

        闻言,岑淼淼淡淡地哦了一声,岑思远听着有意思,瞥了她一眼,“怎么?就这么想嫁给我?”

        岑淼淼凝眉想了想,中肯道:“也没那么想吧,但还是很期待你会怎么求婚。”

        岑思远忍不住笑了起来,停好车,转身看着她,伸手摸着她的脸笑道:“宝贝儿,不要想那么多,到时候都没有神秘感了。”

        岑淼淼瘪瘪嘴,嘟囔道:“能有什么神秘感?你还能摘天上的星星?”

        “嗯……”岑思远想了想,“差不多吧。”

        岑淼淼正疑惑着,岑思远已经帮她打开车门,笑道:“美丽的女士,请下车。”

        “臭贫。”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如岑淼淼预测的差不多,他确实找了一个很不错的餐厅,从窗户往远处看,可以看见大片夜景,灯火璀璨,好一片人间星河。

        “这就是你送给我的星星?”她一脸嫌弃地看着他。

        岑思远:“……”

        “你可以怀疑我的想象力,但是你不能怀疑我的财力!”他一脸不悦道,“好歹我现在也是江城的总裁,霸道总裁,你懂吧?”

        岑淼淼被他逗乐了,“好好好,是我错怪岑总了。咱们先吃饭吧。”

        虽说岑思远明确表示这次不会求婚,但岑淼淼总觉得这种甜点里吃到戒指的烂俗剧情,还是挺令人期待的。但是,有期望就会有失望,岑淼淼从满怀期待,吃到满怀失望。

        走出餐厅的时候,她气得掐了他一把,“无趣的男人!”

        岑思远疼得龇牙咧嘴,忙握住她的手,笑道:“我的那些套路,都被你猜中了,我觉得还不如什么都不准备,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岑淼淼:“!?”

        “我让你体会惊吓!”说着,她推了他一把。

        旁边就是湖,岑思远吓得大叫一声,生怕被岑淼淼推到湖里,惊魂未定,又她一把拉了回来。岑淼淼乐得哈哈大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岑思远:“……”

        这个恶毒的女人!

        岑思远一把将她拉过来,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

        岑淼淼被吓个半死,慌忙往外推人。但是奈何实力悬殊太大,推不动他分毫,就只有缴械投降的份。

        他在她唇上咬了一口,疼得岑淼淼只吸冷气,他这才松开她,“不给你点颜色看看还真以为我是吃素的?”

        岑淼淼瞪他一眼,一把推开他往前走。岑思远见人生气了,忙上前拉住人,嬉皮笑脸地哄人:“好了好了,我错了,不生气。”

        她冷哼一声,还是一脸生气的样子,看得岑思远心头一软,又忍不住拥她入怀中,亲了前她的头发,“岑淼淼,生日快乐,以后年年岁岁,我们都不分开。”

        岑淼淼闻言,忍不住在他怀中笑了起来,她说什么来着,岑思远说什么她都猜得到。

        她抬手抱住他的腰,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好。”

        越过他的肩膀,她看见湖中心上空的无人机不知何时换来阵型,再度亮起来的时候,竟是一句话,“岑淼淼,生日快乐。”公园内的游客见此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感慨,女人都在羡慕这个叫岑淼淼的女人,男人心中都在感叹,有钱就是好。

        岑淼淼见此,忍不住笑了起来,“哦,这就是你说的星星?”

        “这还不够?”他好笑地问。

        “这就是您的财力体现出的想象力?”

        岑思远:“……”

        “要求太高了岑淼淼。”他松开她,“幸好岑总我有钱。”

        岑淼淼刚想问他有钱怎么了,就见对岸亮起了一排淡蓝色的光,紧接着又变成了紫色,眨眼间又变成了红色。

        她刚想吐槽这不就是公园的灯光秀,紧接着一道道水柱随灯光升起,时而摇曳生姿,时而聚合城正在怒放的花朵,千变万化,五光十色,使人目不暇接。

        “今晚的灯光秀,献给岑淼淼女士。”

        岑思远的声音通过音响,传彻整个公园,热闹的公园顿时响起了游客们起哄的声音。

        周围建筑的颜色配合着灯光秀,一瞬间浪漫到了极致,而湖中心的无人机摆出的那两行字,仍旧没有熄灭。

        或明或暗的灯光落在岑思远的脸上,岑淼淼看着,忽然觉得不真实,怎么会有人如此爱她?

        “怎么了?”岑思远转眼看着她,“这就感动了?”

        岑淼淼忍不住笑了起来,“感动了。”

        “给老子憋回去!待会儿再感动!”

        岑思远说着,灯光一下子就暗了下来,众人心想这场烂漫就要结束了,谁知,黑暗的水面上突然升起一粒火光,在夜空中爆开,接近着,便是成千上百的烟花图案在空中绽放,烟花的背景下,出现了一排金灿灿的字:我与岑淼淼的第十一年。

        人群中顿时响起了欢呼声,小麦的《i    love    you》随之响起,水幕上出现了他俩大学军训结束时候的照片,岑思远就站在岑淼淼身后。虽然外人并看不出谁是谁,岑淼淼却第一眼找到岑思远,她回头对他说:“原来我们一直靠那么近的吗?”

        剩下的就是二人这么多年来的点点滴滴,一起参加活动的,班级活动的,毕业照他也如第一张合照一样,站在她的身后。尘封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又从岑淼淼的眼中溢出,暗流变成了奔涌的江水,滔滔不绝。

        岑思远一把搂住哭得像个泪人的人,笑着说:“淼淼,感谢你陪我走过人生的第三个十年,我们以后还要一起走过第四个第五个,走到天长地久。”

        岑淼淼哭得泣不成声,鼻音身重地嗯了一声。

        一曲结束,水幕上出现一行字:“岑淼淼,我与你是山水相逢。”

        岑,小而高的山;淼,水波浩渺的样子。

        第二行字:“绿水绕青山,我永远爱你!”

        湖中心的无人机立即变化阵型,变成一束红色的玫瑰,岑思远笑道:“我觉得这束花还是不太实际,我在别的地方准备了一大束,这就带你过去拿。”

        岑淼淼:“……”

        我都还没感动结束,你就要开始暴露本色了是不是?

        岑淼淼看着他,忍不住笑了起来,踮起脚尖在他唇上落下一吻,“我爱你。”

        岑思远笑了笑,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我也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