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37.看热闹的代价

37.看热闹的代价

        按照常啟兴的逻辑,李娴既然跟他到了临南拍下那些所谓的证据,还说有更重要的证据,那一定就是岑淼淼从中捣鬼。不然那天她怎么会在离开江城,离开岑思远上松口,摆明了就是想整他,怂恿李娴与他离婚。

        岑淼淼看着泼妇似的常啟兴,很是无无语,皱眉道:“你不要胡搅蛮缠,再不让开我就报警了。”

        “你去报啊,你以为你敢报我就不敢了?”常啟兴威胁道,“我难过,你也别想过舒坦日子!”

        岑淼淼:“……”

        “那你要我怎么办?”岑淼淼无语地看着他,“你们夫妻间的矛盾,你自己不去解决,跑来找我干什么?我是感情调解员?”

        常啟兴一时间被堵得无话,想了想道:“你就承不承认怂恿我老婆和我离婚,那天的事,是你算计我的。”

        “这就搞笑了,东西是你买的,话是你说的,方方面面你都是自愿的,还有你买营销号黑我的事,我都还没找你算账,你竟然还敢来找我吵架,再不走我就不客气了!”

        岑淼淼看着前后被堵着的挖掘机和推车,再不把常啟兴弄走,这一天都别想动工。

        “这里是临南,怎么,你还想找人动手……”

        “轰——”

        常啟兴话还没说完,就见一辆推车不停地往前走,在常啟兴的车屁股上推了一把,把常啟兴的车推下了坡,撞在路边堆的砖块上才停下来。

        岑淼淼:“!?”

        常啟兴:“!!!”

        远处时刻准备报警的陈婉婉:“我靠,岑总牛逼!”

        岑淼淼抬眼就见岑思远从推车上下来,看着常啟兴笑道:“哎哟,原来是常总啊,真不好意思,这坡地,路又滑,没来得及刹车,真是对不住。”

        常啟兴看着岑思远,几乎要杀人,但只恨只有自己一个人,打不过。

        “你什么意思?”常啟兴怒道。

        “都说了是不小心,常总别见怪,这样,修车的钱我出了。”岑思远说着,对身后开推车的师傅道,“常总给咱挪地了,快进去吧。”

        常啟兴看着岑思远,只恨自己势单力薄,敢怒不敢言,咬牙切齿道:“岑思远,你给我等着!”

        说着,气冲冲地走下去,看着车头被撞得稀碎,又朝岑思远吼道:“你给我滚下来!”

        岑思远转眼看了岑淼淼一眼,笑了一声,忙不迭地跑下去,装模作样地道歉:“常总,真不好意,您把钥匙给我,我这就让人开去修。”

        常啟兴看着岑思远,努力压制着自己的火气,“岑思远,我说,你幸福了就不能管管你老婆?什么人啊?天天想着拆散别人的婚姻,缺不缺德啊?”

        再缺德能比得上您吗?岑思远心想道,但面上却是一脸虚伪的笑,“这事儿是个误会,您与令正应该好好沟通沟通,女人嘛,吃软不吃硬,尽是喜欢听些好话。”

        “李娴油盐不进软硬不吃。”

        “啧,苦肉计啊!”岑思远很铁不成钢道,“你给她说,‘你要是和我离婚我就跳楼’……”

        “她会喊我快点跳。”

        岑思远:“……”

        果然,思想独立的的女人都是这样的。他觉得岑淼淼也是这种人。

        岑思远想了想,“你回去,布个浪漫点的景,拉着她的手追忆往昔,诉说你俩一路来多么不容易,然后哭哭啼啼地说你不能没有她,再畅想一下未来,什么生几个孩子,一定要长得像她,叫什么名儿,然后再继续哭哭啼啼地说,可是现在不敢想以后了,因为她要和你离婚,然后你再跪下来求她,再给你一次机会。”

        常啟兴听着,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你给岑淼淼哭过,还跪下了?”

        岑思远:“……”

        所谓猪队友了。

        “你就指天画地地说,以后再有对不起她的事,你就折寿,不得好死。”岑思远不耐烦地道,“再说了,她要是真的不爱你,死活要和你离婚,你不是来找我老婆麻烦,是要去找律师,看看怎么分夫妻共同财产,还有你们两家共同的项目,怎么分割。”

        “渣男。”常啟兴看着他,嫌弃得不行,“左右你都想好了对策。”

        岑思远不由得冲天翻了个白眼,就你还好意思骂我渣男?

        “那不然呢?人家都不爱你了,离婚就是最好选择,怕就怕在,她不爱你,还不和你离婚,以后花你的钱包养别的小白脸,或者把你的钱全部变成她的。这才叫惨。”

        常啟兴听着,觉得十分有道理,“但这事和岑淼淼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少蒙我了。”

        岑思远啧了一声,“你不要在这儿纠结和她有没有关系了,你现在最好回家看好你老婆,万一她收拾东西出国,两三年不会来,分居两年,你不离也得离。”

        闻言,常啟兴顿时醍醐灌顶,他就说李娴为什么让他解决好自己那些破事再去找她,结果是把他支走,她好离开。

        他转眼看着岑思远,“车给我修好了送回平南,要是我老婆真的走了,我和你家两口子没完!”说着,急冲冲地往路口走。

        岑淼淼一脸疑惑地看着常啟兴不仅没有不依不饶,还匆匆忙忙地走了,转而看向岑思远,问道:“他怎么了这是?”

        岑思远笑了笑,“我给他说,他要是再与你纠缠下去,他老婆早就飞了。”

        闻言,岑淼淼冷笑一声,“这么怕离婚,早干嘛去了?”

        岑思远笑了笑,没说什么,转而对陈婉婉道:“帮我把车开去修了。”

        陈婉婉撇嘴,耍帅是你,收拾烂摊子是我,“我没钱了!”

        岑思远:“……”

        看看这个没出息东西。

        “每个月都月光,也不知道存点。”岑思远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我微信转给你了。”

        陈婉婉:“……”

        这句话的爹味怎么这么浓?

        她哼了一声,准备认命地开车去修,结果发现头卡在两根钢筋中间不能动了。刚才为了看清楚热闹,她便把头伸出来,结果卡在了围墙窗口的两根钢筋之间。

        陈婉婉:“我就是看个热闹而已,为什么要这么倒霉?”

        然而,岑思远和岑淼淼已经走远了,她想喊人也没人应她。她试图从包里摸出手机,但是头被卡着不能动,够不着手机。她哭丧着一张脸,纠结着要不要叫救命。但又觉得好丢人,可不叫的话,她不知道要在这儿当多久的乌龟。

        权衡再三,她还是决定,先不管脸的问题,命要紧。

        “有没有……”

        “你这是做什么?”

        话还没喊出来,就有人来了,果然上天还是善待她的。但看见来人的时候,她深刻地觉得,上帝给你开一扇窗的时候,也会顺带给你把门锁死。

        “你这是在探查敌情?”邓其瀚好笑地看着她,“但是脖子不累吗?”

        陈婉婉:“……”

        明明知道我是被卡住了,还说什么风凉话!

        见她一脸怨念地看着自己,邓其瀚实在是忍不住了,掩唇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安慰:“没事没事,我看看能不能拉开。”

        “拉个鬼,这是钢筋,嵌墙里了。你从外边推我一把,看看能不能推出来。”陈婉婉说着,自己往后边退了退,“来吧。”

        邓其瀚敛住了脸上的笑意,柔声道:“这样会伤到你,还是打电话请消防的来吧。”

        “我不!”陈婉婉强烈拒绝。

        开玩笑,消防的来了,问,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卡里边了?答,为了看热闹?

        她还年轻,还想好好活在世上,她也很爱地球,不想换个星球生活。

        “那要怎么办?”邓其瀚好笑地看着她,“要不,我买一把钢锯给你锯开?”

        “这是个好办法。”陈婉婉深以为然。

        邓其瀚看着她,实在是觉得好笑,一边下单请跑腿送一把钢锯过来,一边笑着问:“你究竟怎么把头卡进去的?”

        陈婉婉一脸幽怨地看着他,“你班也不上,跑这儿来什么?”

        “我下来看看还有没有人阻止你们开工。”邓其瀚笑道,“应该没有了吧?”

        “没了。”她垂眸不高兴道。

        “好了,没事了,一会儿就好了。”邓其瀚柔声安慰道,但还是忍不住想笑。

        “不准笑!”陈婉婉瞪他一眼,“谁还没有倒霉的时候啊?”

        “嗯,是是是,我不笑了,嗯,不笑了。”

        陈婉婉见他一脸憋笑的痛苦痕迹,顿时也不想管了,脸都丢了,也不在乎了,“笑吧笑吧,笑多了长皱纹。”

        邓其瀚:“……”

        小丫头还挺机灵,回嘴挺快。

        但怎么说呢?见她气鼓鼓的样子,又……可可爱爱。

        不一会儿,跑腿的送来了钢锯,看着卡住的陈婉婉,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内心不知道在上演什么大戏,看得陈婉婉只想翻白眼。

        邓其瀚拿着锯子,让陈婉婉往边上站点,他好操作。

        陈婉婉看着低头认真锯钢筋的人,顿时觉得有些好笑,这叫什么事啊?

        “谢谢你啊,邓科长。”她垂眸看着他笑道。

        邓其瀚停下来歇气,笑道:“就嘴巴谢谢啊?”

        陈婉婉想了想,“那我请你吃饭,不过你得等我一下,我还得帮我老板开车去修。”

        “嗯,可以,下班了我去接你,你把地址发给我。”邓其瀚笑着,又低头继续锯钢筋。

        过了一会儿,邓其瀚总算是锯断了一边,他放下钢锯,将钢筋往外一拉,陈婉婉终于得解放了。

        她本想离他近一点说话,但看着刚才被锯断的钢筋,还是心有余悸地往后推了一步,笑道:“你要等我啊。”

        邓其瀚笑着点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