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36.渣男图鉴

36.渣男图鉴

        且说陈婉婉,信心满满地告诉岑淼淼她可以解决喷子,岑淼淼觉得她应该就是切几个号和喷子对骂,或者把官博要过来,转发岑思远和岑淼淼的微博。但岑淼淼只猜中了开头,没有猜中结尾。

        陈婉婉确实把官博要过来转发了微博,但不是转岑思远或者岑淼淼的,而是转了她陈婉婉自己的。只见id名为“双岑隐婚十年”的博主发了一条微博,文案曰:“在座每位都将我踩,口碑有多坏,但你亦永远不见怪。”

        文案下是一条视频,封面是岑淼淼坐在台下,看着台上的岑思远讲话,面上还带着浅浅的笑容。

        视频内容是二人多年来相处的点滴,配上《无赖》的歌词,硬是剪出了个浪子回头寻真爱,痴情女儿获郎心。

        岑淼淼看着视频的最后,岑思远牵着她的手,慢慢走向远方,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多少次了,她也看过岑思远牵着别人的手去散步,如今变成了她自己,她觉得有些不真实。

        果然,年纪大了,见不得这种普通又平凡的温暖。

        岑思远从身后抱住她,亲了亲她的鬓角,“还在看呐?”

        岑淼淼放下手机,转眼看着他,“我还是吃你那些前女友的醋怎么办?”

        岑思远:“……”

        这是哪儿跟哪儿啊!

        “你吃她们的醋,她们还吃你的醋呢?”岑思远好笑道,“哪一次不是你一个电话就把我叫走了?不管事情重不重要,我是不是随叫随到?”

        岑淼淼:“……”

        “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了,哪次不是有正事?你别凭空无人清白。”她一脸冤枉,“把我说成什么了?”

        “你是我那寒窑苦等十八年的娘子啊。”他半真半假地笑道,“做了那么多伤你心的事,你都还愿意接受我。”

        岑淼淼呵呵冷笑两声,“渣男!”

        岑思远:“……”

        行叭,渣男就渣男,总比“你是个好人”强点。

        而岑思远这个渣男形象,经陈婉婉这一操作,不仅有洗白的趋势,还顺带营销了一下深情人设,这就是陈婉婉没有想到的了。

        “我就不明白了,渣男为什么有那么多漂亮姐姐和漂亮妹妹喜欢?”

        “因为渣男长得好,因为渣男有钱,因为渣男会骗人。”

        “岑思远只渣别人,对岑淼淼简直是情深似海。”

        “为了体现岑淼淼的痴情,特地把自己塑造成渣男,真爱无疑了。”

        “所以,不是男人太渣,是他偏爱的不是你。”

        “我悟了,这又是新的洗白营销。”

        “淦!你为什么要叫醒我?我嗑的浪子回头呢!结果给我整这么下头。”

        经过这段时间网上的风波,岑思远简直是被折腾得身心俱疲,把同样备受伤害的娘子哄好后,他也准备回平南了。他站在酒店门口,抱着岑淼淼哼哼唧唧的不想走。

        岑淼淼一脸无语,你不要面子我还要呢!

        陈婉婉表示,没眼看!但是又很好看!

        这恋爱确实要看别人谈才有意思。

        “你走不走?”

        “嘤嘤嘤。”

        岑淼淼:“……”

        “那好,我走,你就留在临南吧。”

        岑思远:“……”

        “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他恨恨地上车,摁下车窗看着她,“等你回去再收拾你!”

        岑淼淼微笑着点头,“乖,回去听你妈话。”

        岑思远再次:“……”

        “开车,我不想看见这个女人!”他一脸伤心地关上车窗,随车走了。

        陈婉婉在一旁看得啧啧称奇,“没想到在外边那么高冷无情的汉子,在这儿居然变成了嘤嘤怪。”

        闻言,岑淼淼笑了笑,“他呢,说好听点就是至死都是少年。”

        “难听点呢?”

        “幼稚。”

        陈婉婉:“……”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年下忠犬奶狗?

        但怎么看她老板那恶狼一样的气质,都与奶狗无关呢?

        ……

        且说岑思远,来了临南几日,工作堆积成山,在车上都得处理拿着平板处理工作,临到机场的时候,助理让他拿身份证,他摸了摸口袋,发现落在酒店了。

        助理:“……”

        您不想今天回去就直说。

        “机场可以出临时的。”助理一本正经道。

        “但是回去不方便,这样,你先回去,我随后就到。”岑思远一脸平静道。

        助理再次:“……”

        恋爱使人无心工作不思进取,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

        而岑淼淼听到岑思远没有带身份证的时候,内心活动与他的助理差不多,说是让他做这个项目的项目经理得了,直接不用回去。

        岑淼淼挂了岑思远电话,同事就过来说常啟兴在工地外气势汹汹的,要找岑淼淼。她心下一跳,心想莫不是李娴把她出卖了。但转念一想,李娴那种能弄到机密文件的人,绝对不会蠢到出卖自己。毕竟出卖了她,李娴也一定会被说成伙同外人设计常啟兴,家里更不会让离。

        这么一想,岑淼淼顿时有了底气,轻描淡写道:“随便他,他愿意闹多久就多久。”

        “关键是他堵在大门口,咱们的车也进不来。”同事一脸为难道。

        “我去看看。”陈婉婉道。

        岑淼淼皱了皱眉,“算了,我去吧,你就在这儿看着,万一有什么不对你好报警。”

        陈婉婉哦了一声就见岑淼淼带着其他同事出去了。

        而岑淼淼出来,就见常啟兴气急败坏地站在车旁,见岑淼淼来了,皱眉怒道:“岑淼淼,是不是你挑拨我老婆和我离婚?”

        岑淼淼冷笑一声:“笑话,你老婆要和你离婚关我什么事?”

        “你岑淼淼什么人我会不清楚?”常啟兴怒道,“你最好给我说清楚,否则以后你别想开工。”

        常啟兴本以为李娴那天那般哭闹后,只不过是太爱自己,他也暗地里发誓,以后绝不做对不起自己老婆的事。只是没想到第二天早晨,她便拿出了一份离婚协议,要他签字。

        他本以为是没把人哄好,还在闹脾气,殊不知,她立马拿出他与岑淼淼在餐厅的视频。他握住岑淼淼的手看着她,一脸着急的模样,李娴说,那深情款款的模样像极了求婚。

        “协议你看看,哪些地方你不同意,我们可以再谈。”李娴一脸平静道。

        他自然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忙对李娴道:“老婆,你先听我说,这事是个误会?”

        “误会?”李娴冷笑了一声,“误会你花了十万块给岑淼淼买了个镯子?”

        闻言,常啟兴微微皱眉,“你去查我了?”

        “是。”李娴坦然道,“怎么,你现在是不是又要觉得我很可怕,逼得你一点自由的空间都没有了?嗯……”她皱眉想了想道,“下边是不是要大发雷霆,然后转移话题了?我劝你别费心了,闹来闹去,这个协议还是要签的。”

        常啟兴:“……”

        这话他没法接。

        “老婆,你先听我解释。”常啟兴语气有些着急,“那天,是岑淼淼她套我的话……”

        “手是你自己牵的吧?东西是你自己买的吧?”李娴冷静道,“解释来解释去还不就是那两句话,我都听腻了。”

        见李娴态度坚决,常啟兴叹了口气,将协议往桌上一放,沉声道:“阿娴,我为我过去做的事道歉,结婚前我确实是混账。但是婚后,我绝对没有出轨,你知道的那些什么莺莺燕燕,都是逢场作戏,不管你信不信。至于岑淼淼,”他顿了顿才道,“岑淼淼那件事有点复杂……”

        “怎么复杂了?”李娴冷声问道。

        “我就是看他俩不顺眼,故意搞事让他俩难受。”

        “冠冕堂皇。”李娴冷冷道,“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都清楚,别逼我把其他证据拿出来。”

        “你说什么我都答应,签字不可能。”他态度坚决道,“你再逼我我就告诉爸妈。”

        李娴:“……”

        “你是不是男人!”李娴怒道。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清楚。”常啟兴好笑道。

        李娴再次:“……”

        见人生气了,常啟兴又觍着脸哄道:“好了宝贝儿,以前我真的错了,不会再错了,至于岑淼淼,你真的要离那只死狐狸远一点,不要相信她的鬼话。”

        李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是不是岑淼淼怂恿你和我离婚?”常啟兴扶着她的肩膀,沉声道,“我这么给你说吧,岑思远比起我来说,也好不了多少,他那些女朋友更是多得一桌都坐不下,前几天还有个闹的,你知道的吧?就这样,岑淼淼还不是和岑思远在一起的。所以,岑淼淼的话信不得,她就是见不得我好。”常啟兴哄道。

        李娴闻言,心中有些动摇,但转而一想,岑淼淼可以原谅岑思远,那岑淼淼的事,与她有什么关?况且人家岑思远也没脚踏几只船。

        “你少给我灌迷魂汤,你们都不是好东西,都是渣男!”李娴一把推开他,“岑思远不好,你就要和他比烂,你就不能学学……”李娴想了想,一时间却不知道说谁。

        常啟兴笑了笑,“学谁?”

        “言枕。”

        常啟兴:“……”

        “他能好到哪里去?他结婚前还和那个池九安拉扯不清的,那个孩子是谁的至今都不清楚,他怎么好了?”

        “官司都打了,孩子不是他的。好了,废话也别多说,你签不签?”

        “不签。”

        “那我就把其他证据给爸妈,看爸妈不打断你的腿。”她冷声威胁道。

        常啟兴:“……”

        不是李娴吓唬他,是常父真的会打断他的一只腿,然后丢给李父再打断一只。

        “签了我就不是断腿的事,是命都没了。”他认怂地吞了吞口水,“宝贝儿,咱们有话好好说。”他觍颜哄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没有。”

        “行,我选择断腿,你就等着照顾我下半辈子吧。”

        李娴:“……”

        于是乎,被逼急的常二少,把一切矛盾的源头直指岑淼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