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33.碟中谍

33.碟中谍

        岑淼淼闻言,不由得暗自叹了口气,那句话果然是千百年来不变的真理——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所以,你要我帮你制造常啟兴出轨的证据?”岑淼淼试探着问。

        “对。”李娴点头道,“只要您答应我,不管你提什么要求,只要能做到我都答应你。”

        闻言,岑淼淼不仅笑了起来,“你可能有所不知,常啟兴当初为了套取江城内部信息已经让我背了几个月的小三骂名了,我这要是帮了你,岂不是要骂死我?”

        “平南梦里江南旁边有一块地,你们是一直想要做梦里江南第二期,但是呢一直没拿到对吧?”李娴靠在椅背上,笑着看着岑淼淼。

        “你能帮我拿到?”岑淼淼顿时来了兴致,“这种砸钱就能拿到的东西。”

        “砸钱?”李娴笑了笑,“多余的钱不必花,何必呢?是吧?”

        闻言,岑淼淼也笑了笑,李娴这个条件开得太有诱惑力了,但不确定性也很高。

        “话是这么说没错。”岑淼淼往李娴的茶杯里加了点茶,“但是要是有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还不是功亏一篑?”

        “给你看个东西。”李娴摸出手机,点开一张图,“这是他们的工作群消息,群成员我也截了一些,你应该认识几个,还有一张是草拟的计划,怎么样?可以相信了吧?”

        “这么做你怕担风险吗?”岑淼淼抬眼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有些严肃。

        “能有什么风险?你不傻我也不傻,是吧?”李娴笑道,“我只需要他不好好和我过日子的证据,让我父母相信就好了,也不需要你做太大的牺牲,只要证明他是个混蛋就行。”

        “这事儿有点复杂,我得好好想想。”岑淼淼沉声道,“在我看来,风险也挺高的。”

        “嗯,”李娴点点头,“也行,毕竟你也得想想怎么对付他。”

        闻言,岑淼淼笑了笑,这两口子,性格上倒都一样,总是强人所难,代别人答应那些不合理的要求。

        回到酒店,岑淼淼与岑思远视频说这事,岑淼淼还是有些顾虑,“万一她说的是假的,咱们还不是陪跑?”

        “你看到底价没有?”岑思远皱眉问。

        “怎么可能?我就看到个文件开头。”岑淼淼想了想,“但我局的应该不假,工作群里有几个我真的认识,微信头像就是那个,她也没必要兜那么大个圈子骗我,她要是想骂我,今天直接在网上骂就是了。”

        “所以你想帮她这个忙?”

        “我想问你怎么想。”

        岑思远想了想,“我是不想你冒这个险,但是似乎也没什么风险,你就去套套他的话,又不是仙人跳,应该没事。”

        “嗯哼?”岑淼淼看着他,“狠心的男人!”

        “啧,话不能这么说,我能让你单打独斗?”说着扬了扬手中的手机,“我买了明天一大早的机票。”

        岑淼淼:“……”

        她就说这货怎么坐得住?

        “狗东西,全网都说我被戴绿帽子了,看我不整死他!”岑思远咬牙切齿道!

        ……

        常啟兴的目标再明确不过了,借着岑思远在苏沛沛这件事上处理不当,动摇岑淼淼的想法,又借着岑淼淼所谓的新欢事件动使两个人心生嫌隙。

        这件事虽说看起来有点幼稚,但是如果两个人不是那么信任,加之异地,确实很容易出问题。尤其是岑思远还发了那条梧桐花的微博,简直是“神来之笔”,是谁和苏沛沛在梧桐花下拍过写真啊?也不怪营销号乱带节奏,实在是他自己把敌人引进包围圈的。

        事后,岑思远也任由着营销号瞎带节奏,值得一提的是苏沛沛在第二天在微博分享了一首歌,蔡依林的《play》,这下关心这场八卦的都沸腾了,说岑思远追妻火葬场了。

        岑淼淼:“???”

        果然,掌握了舆论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本来唏嘘平常的一件事,但只要有人舞设定,就有人信。

        这个热闹的场面,就是常啟兴乐意看见的,他看着岑淼淼,笑道:“我就说岑思远不靠谱吧?有没有给你狡辩啊?”

        “他永远渣得明明白白,不用狡辩。”岑淼淼一脸冷漠地看着眼前的早餐。

        常啟兴闻言,笑着跟在她身后,“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所以你得好好考虑考虑。”

        岑淼淼放下餐盘,将硌人的手机拿到餐桌上,冷笑道:“考虑什么?考虑你常啟兴常大公子?”

        闻言,常啟兴挑眉,笑道:“也不是不可以。”

        “我说,你这么做对不对得起你老婆?”岑淼淼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你的道德感怎么就这么低啊?”

        “我不是道德感低,”常啟兴皱眉想了想,“是男人的征服欲,你懂吧?”

        “我不懂。”岑淼淼喝了一口牛奶,“也不想懂。”

        “你这么多年对岑思远不离不弃,岑思远还不是说变脸就变脸?这不在微博上追人家小姑娘了,他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他还是比你稍微好点,”岑淼淼冷静评价,“至少他不会像你一样在有伴侣的情况下找别人。”

        闻言,常啟兴哈哈大笑,“意思,你和岑思远完了?”

        “这不是还得多谢你常总,您老人家为我豪掷千金,他看了和我吵架,一气之下就分了。”岑淼淼恨恨道,“好手段啊,常总。”

        “所以,淼淼,考虑考虑我。除了名分,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一切。”常啟兴沉声道,表情还有些许深情,要是说的话不是那么混蛋就好了。

        “你知不知道,女人最在乎的就是名分?”岑淼淼皱眉看着他,十分不理解他怎么会说出如此厚颜无耻的话。

        “新时代女性还在乎这些?”常啟兴无所谓地笑道,“不要那么迂腐。”

        岑淼淼冷哼一声,“要是你和岑思远综合一下就好了,他太幼稚,你过于……”她顿了顿,考虑怎么措辞,“过于稳重。”她艰难地说出这个词。

        “稳重?”常啟兴闻言自己都笑了,“宝贝儿,你怎么看出我稳重了?”

        “你想要家里红旗不倒,外边彩旗飘飘嘛。”岑淼淼笑道,“如果我答应你,你的事业有我帮你,你完全可以当甩手掌柜,但是家里呢,又有妻子稳坐江山,真的是好盘算啊岑总,稳稳的。”

        常啟兴挑眉,无奈地叹了口气,“淼淼,其实我与李娴真的是家里安排没办法……”

        “渣男语言要上线了是不是?”岑淼淼嗤笑道。

        “还真不是。”常啟兴坐直了身子靠近她,“我俩性格上不太合适,她就像一把温柔的刀,她太聪明,心思又细,和她说话我会有压力,而且你以为她真的就愿意和我结婚?就是真的爱我?还不是被逼无奈?”

        渣男发言的三个步骤:1.我和她不合适;2.我和她不幸福;3.家里逼的没办法。

        “接下来你是不是说,你会和她离婚的?”岑淼淼忍不住笑了起来。

        常啟兴也忍不住失笑,感慨道:“我也不知道,如果她愿意放我走的话。”

        闻言,岑淼淼都有些迷惑了,这都不喜欢对方,还在一起干什么?直接离啊?还整这么一出。

        她忍不住托腮看着他,“你们累不累啊?直接说开不好吗?就算不离,各玩各的呀。”

        “家族联姻纠结在一起的太多了,你说离就离?”常啟兴无奈道。

        “各玩各的啊。”

        “还没走到那一步。”

        闻言,岑淼淼冷笑一声,“所以,我跟着你我图什么?图骂名?”

        “岑淼淼,”常啟兴郑重其事道,“我承认我之前确实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但结了婚之后,我真觉得我确实是喜欢你这样的。淼淼,”他说着,一把抓住她的手,“如果你真的答应跟我,我可以给李娴提离婚,趁现在我和她纠葛还不是那么深。”

        岑淼淼见过常啟兴太多厚颜无耻的模样,真话假话混在一起,让人真假难分,但是在这一瞬间,岑淼淼难得从他眼里看出一丝真诚,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这么骗他有点于心不忍。

        常啟兴看见了岑淼淼眼中的动摇,心中不由得松了口气,他这几天没白折腾。

        “我们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种话都听太多了。”岑淼淼垂眸想了想,沉声道,“我感觉我们想碟中谍一样,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得在脑子里分析半天。常啟兴,你是个无法让人相信的人。”

        女人示弱最有杀伤力。

        果然常啟兴听了,不由得有些激动,握着她的手更用力了些,“我无法相信?”他又急又无奈,想着怎么给自己辩解,想了半天才道,“上次你找人打我我没追究吧?”

        闻言,岑淼淼瞳孔微震,转而无奈地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装憨:“哪次?”

        “别给我装!”常啟兴笑骂道,“那人叫杜老三是吧?”

        岑淼淼闻言,真的有些怂了。就见常啟兴继续笑道:“所以,我哪里不可信?当时是被岑思远气到了,才说那些浑话,淼淼我说真的,考虑考虑。”

        岑淼淼看着他,“你……”她想了想,“总得时间给我好好想想。”

        常啟兴笑了笑,“好,我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