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31.铁打的淼淼

31.铁打的淼淼

        岑思远觉得苏沛沛是个要面子的人,不至于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与苏沛沛谈完回来,苏沛沛发了条微博给粉丝报平安,配图上写着三个大字:“他不配!”

        这样一来,她又成功立了一个敢爱敢恨的人设。

        岑思远虽然对当垫脚石这件事表示很无语,但他再去计较,就显得小家子气,看他笑话的只会越来越多。

        岑凤龄对此事翻了个白眼,骂岑思远自作孽,岑思远只能苦着张脸去找岑淼淼,说是这件事已经结束了,问岑淼淼什么时候回来。

        岑淼淼在视频里看着他,见他可怜兮兮的模样,好气又好笑,“什么时候回来?工程结束。”

        岑思远:“……”

        “你给我等着!”他恶狠狠道。

        岑淼淼抿嘴笑了笑,说是有事,就狠心地把电话挂了。

        她戴着安全帽下车,就见常啟兴揣着手朝这边走来。

        盛远的楼盘与江城就只隔了一条街,十几米的距离,自从知道岑淼淼也在这儿,常啟兴就常来找岑淼淼说话,尤其是岑思远与苏沛沛的事闹得甚嚣尘上的这几天。

        “哟,淼淼,真巧。”常啟兴右手亦是提着一个安全帽,笑得吊儿郎当地看着岑淼淼。

        岑淼淼不由得在心底翻了个白眼,但面上还是得体的假笑,“常总,您好。”

        “欸,叫常总多见外。”

        “好的,常老板。”

        常啟兴:“……”

        常啟兴忍不住笑了笑,“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

        “没有。”岑淼淼假笑道,“以后也没有。”

        “欸,我们是友商,友商之间总得交流交流。”常啟兴笑道,“我最近听说临南市中心有一块地皮要转让,有兴趣聊聊吗?”

        “没兴趣。”

        “低价。”

        闻言,岑淼淼忍不住转眼看他,“有多低?”

        “今晚见面聊。”常啟兴笑道,“我来接你。”

        “不用了,不想聊。”岑淼淼假笑道,“就不耽误您工作了。”说着转身进了工地。

        常啟兴看着她摇摇的身姿,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么个尤物在身边,也亏得岑思远能忍这么多年。

        今天是场地画线,陈婉婉看着即将被推平的油菜,一脸痛惜道:“都快成熟了,可惜。”

        岑淼淼笑了笑,“耽误了工期才可惜。”

        陈婉婉撇撇嘴,顿时觉得自己天真得要死。

        划完了线,岑淼淼和陈婉婉一出来,就看见常啟兴停着辆车在门口,见岑淼淼出来,常啟兴立即下车,笑道:“岑总,下班了?”

        陈婉婉一脸戒备,她顿时觉得邓其瀚可以不用防,这个常啟兴才是最令人头秃的,毕竟不要脸不要皮。

        “我不是说了没兴趣嘛。”岑淼淼一脸冷漠道。

        “谈生意没兴趣,饭总得吃吧?”常啟兴笑道,“放心就是请你吃个饭,你放心把你小秘书带上也可以。”

        “我的小秘书也不感兴趣。”岑淼淼一脸冷漠道,说着拉着即将呲牙的陈婉婉走了。常啟兴倒不觉得气馁,他反而就更喜欢岑淼淼这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生活多无趣啊,这么逗逗美女,也挺有意思的。

        但这在岑淼淼看来,就是常啟兴有病,吃多了找不到事干。于公于私,她都不想与常啟兴有任何交流。偏偏常大公子执着得很,直接住到岑淼淼下榻的酒店,以便更好堵到岑淼淼。

        这不,岑淼淼正纠结拿什么早餐的时候,就遇到了常啟兴。岑淼淼控制不住地翻了个白眼,拿着餐盘看着常啟兴,“常总,您就没有事做了吗?”

        “工作再忙总要吃饭不是?”常啟兴笑道。

        岑淼淼冷脸翻了个白眼,盛了点糯米饭便走了。常啟兴跟在她身后,笑道:“最近我看岑思远忙得很嘛,这种小角色都处理不好,尽会惹你生气。”

        岑淼淼:“……”

        不得不说,常啟兴这句话说得很对。

        岑淼淼转眼看着他,笑道:“是啊,不及常总有本事,结了婚都还是一如既往地自由。”

        常啟兴倒不在意岑淼淼的挖苦,反而笑道:“婚姻嘛,不就是个合适,又不是束缚。”

        闻言,岑淼淼不由得挑眉,笑道:“常总高见。”

        “说真的淼淼,你在江城能有什么意思?就算以后岑凤龄放权,岑思远做了一把手,你也只是个贤内助的角色,二把手?不太可能吧。”

        岑淼淼推了推眼镜,靠在椅背上看着常啟兴,笑着问:“怎么,常总这是要开始挖墙脚了?”

        “话不能这么说,我只是对未来做一个合理的推测。而且,岑思远,一个网红都处理不好,以后要是遇到什么莺莺燕燕,你还躲到哪里去?”

        岑淼淼看了他一眼,这货今天说话怎么这么中听呢?

        见岑淼淼没说话,常啟兴便知道岑淼淼开始动摇了,“我呢,已经结婚了,确实是配不上你,但事业上,你还是可以再考虑一下。我不需要贤内助,我需要的是并肩作战的战友。”

        岑淼淼笑了笑,“说这些要是有用,当初就奏效了,还用得着等到今天?你呢也别浪费时间了,我没精力敷衍你。”

        闻言,常啟兴不禁笑了起来,岑淼淼这开门见山,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性格,他觉得实在是有趣。他看着她笑道:“好好好,你对江城赤胆忠心,不过我这儿永远留有你的一席之地。”

        “不用留了,你自己多盖两栋楼吧。”岑淼淼端起盘子起身,转而又意味深长地笑道,“应该是多盖两栋盘丝洞。”

        所谓盘丝洞嘛,里边当然住了蜘蛛精了。

        常啟兴表示赞同地点点头,笑道:“好的,你来当楼管。”

        岑淼淼白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

        江城工地划线结束,接下来便是施工方进驻场地,但是一连几天的大雨,也无法施工,岑淼淼很是忧愁,陈婉婉却是乐呵呵的,说是自从来了临南就没休息过,下大雨她刚好可以休息几天,不用去工地。

        她拉着岑淼淼逛遍了整个临南,但不得不说,临南还是很小,上哪儿都能遇见常啟兴。陈婉婉拉着岑淼淼小声道:“要不咱们报警啊吧?”

        岑淼淼看了不远处的常啟兴一眼,“既然他抢着当冤大头,就满足他好了。”

        陈婉婉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岑淼淼已经上前去了,笑道:“哟,常总这么巧,又遇到您了。”

        常啟兴闻言,转身便看见岑淼淼笑得极为绅士,“岑总,逛街呢?”

        “是啊,和同事一起。”说着望了不远处的陈婉婉一眼,“陪她买衣服,也不知道常总逛女装店是给谁买衣服。”

        常啟兴很上道,“想给我夫人看看,但不知道你们女人喜欢什么,还想请岑总把把关。”

        “我眼拙,我秘书眼光不错,让她帮你挑。”说着,回头喊了陈婉婉一声,“婉婉过来,帮常总挑衣服,你喜欢什么挑什么。”

        陈婉婉:“……”

        还有这种好事?

        之后一下午,常啟兴跟着陪吃陪玩陪逛街,最大的作用便是付钱付钱付钱,岑淼淼花起他的钱,眼睛都不眨,最后逛了玉器店,陈婉婉看着那个十多万的玉镯子吞了吞口水,心说这下应该不会跟了吧,谁知,常啟兴只是笑着问岑淼淼:“喜欢吗?”

        岑淼淼看他一眼,“还行。”

        常啟兴:“帮我包起来。”

        陈婉婉:“……”

        这种缠郎烈女的设定有点好嗑怎么办?不行不行,我是坚定的陈皮啊!况且对方还是个已婚渣男。

        陈婉婉斟酌着开口,“淼姐,岑总刚才说打你电话没打通,他让我给你说,让你回一个。”

        岑淼淼:“让他等着,我正陪常总逛街呢。”

        陈婉婉:“……”

        这是铁了心的要这个镯子啊,果然还是她段位太低。

        闻言,常啟兴低头笑了笑,转而看着岑淼淼道:“怕是处理好了那些莺莺燕燕了。”

        “他的莺莺燕燕那么多,处理了一个,还有别的。”岑淼淼冷笑道,“不着急。”

        “岑总好气量。”常啟兴赞道。

        “我也不想有这种气量。”

        常啟兴闻言,心想岑思远这几天估计又把人气着了,岑淼淼才说这话的,虽说挖岑淼淼是没什么希望的了,但是气一气岑思远,挑拨一下岑思远与岑淼淼关系的事,他还是很乐意做的。这俩人万一是真的掰了,他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

        说着,他朝远处看了一眼,见不远处的人点头,转而靠近岑淼淼耳边,笑道:“岑思远不好,自然有好的人。”

        闻言,岑淼淼笑着看着他道:“你想说那个人是你?”

        常啟兴摇摇头,“我当然配不上你了,慢慢选慢慢挑,还是会有大把的社会主.义好青年的。”

        “男人都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岑淼淼冷笑道。

        “但是钱靠得住啊。”常啟兴接过店员递过来的袋子,转而将它拿给岑淼淼,笑道:“还是好好考虑考虑。”

        岑淼淼接过袋子,“我就先谢过常总了。”

        一语双关。

        常啟兴:“……”

        岑淼淼是不是水做的他不知道,但一定是铁做的,心肠都是铁的,铁定了要跟岑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