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28.小姑娘与小姑娘

28.小姑娘与小姑娘

        岑思远拉着岑淼淼进了电梯,岑淼淼见他正经得很,心想这人指不定憋了什么坏主意,但又觉得他还能做些什么?便也没有在意,低头看陈婉婉给她发的消息:“这些人都拿白酒当水喝tat。”

        岑淼淼笑了笑,问她:“邓其瀚有没有帮你挡酒?”

        “还真别说,邓科长真的太绅士了,帮我说了好多话,我觉得我好蠢。[苦涩]”

        “别多想,都要历练的。”

        回了消息,岑淼淼暗暗叹了口气,邓其瀚啊,确实很绅士,只是对于不熟的人是蜜糖,对她来说是砒.霜。

        电梯停了,岑思远牵着岑淼淼的手往外走。岑淼淼本没在意,但见进了酒店的住房区,她啧了一声,有些无语道:“别人下你也跟着下?”

        闻言,岑思远转眼看着她,忍不住露出狐狸般的笑容:“没有啊。”

        “怎么……”岑淼淼说着,顿时反应过来,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这货竟然存了那种心思!

        她忙挣开他的手往后走,却被他一把拉了回来。

        岑思远佯装不高兴地啧了一声,“现在才知道怕啊?晚了。”说着,紧紧地拉着她往里走。

        岑淼淼用力挣扎,奈何实力悬殊,并不能动他分毫,“岑思远,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她没好气地吼道。

        岑思远从兜里摸出房卡开门,推门进去便把她压在墙上,抬手将门关上。他撩开她脸上的碎发,摸着她的脸笑道:“不生气不生气。”

        岑淼淼有些心虚,但好歹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脸上还是比较镇定的,试图和岑思远讲道理,“你这样做是不尊重我。”

        “嗯,我知道,但我今天就是要耍流氓。”他耐心地解释。

        岑淼淼:“……”

        你可真坦诚。

        她心跳得厉害,几度想开口骂人,却不知道说什么,试图推开他,结果都无济于事,虚张声势地威胁道:“我不和你开玩笑,我真生气了!”

        “那我马上给你快乐!”

        岑思远笑着,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几步走到床前,将她放到床上。

        岑淼淼看着满床满地的红玫瑰花瓣,全身的鸡皮疙瘩立马起立敬礼。她是真的不知道,岑思远竟然能这么……油腻。

        但是,满屋子的花香,配上昏黄旖旎的灯光,似乎又有那么点意思。

        岑思远脱了外套欺身压了上来,看着正一脸无语望着自己的人,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是什么表情?”

        “你好土。”岑淼淼嫌弃道。

        岑思远:“……”

        现在是嫌弃他的品位的时候?

        “宝贝儿,你怎么就分不清轻重缓急呢?”他有些无语道,“而且很破坏气氛,你哪怕骂我几句呢?都是增加情趣。”

        岑淼淼:“……”

        这么贱的要求,她第一次听说。

        她忍不住白了他一眼,笑骂道:“神经病。”

        见她笑,岑思远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摸着她的脸,沉声道:“以前我都不敢想能有这么一天,你能……这么乖地躺在我的身下,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岑淼淼伸手掐一把他的脸,疼得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她一脸认真地问:“疼不疼?”

        岑思远:“……”

        他一把抓住她作恶的手,邪恶地笑道:“现在疼的是我。”

        待会儿疼的是你!

        闻言,岑淼淼脸色一变,想要推开他,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只得恨恨地威胁道:“你敢!”

        他抬起她的下巴,“你看我敢不敢!”说着,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这二人都不是什么纯情少年,尤其是岑思远,肖想岑淼淼近十年,从青涩稚嫩的小姑娘,到今天娇艳欲滴的职场丽人。如今美人在他身下承欢,哪里有不卖力讨好的道理?

        情到深处,他在她耳边低喃,“我怎么舍得你疼呢?”

        岑淼淼看着他,可能还是有些疼,眼角的泪水滑进发间,有些凉,却不值一提。

        她看着天花板,觉得此刻自己像一朵无根的花,飘落在大海中。海面风平浪静,她徜徉在浩瀚的海水中,正欲享受这番闲适。海面却忽然起了风,狂风携着巨浪向她袭来。她无枝可依,只得紧紧地抱住他,宛若菟丝与乔木。不知过了多久,才渐渐平息。

        岑思远撑起身来看着她,撩开她脸上的碎发,正欲吻上去,岑淼淼的手机响了。她被吓得不轻,忙拍了拍岑思远。他不悦地啧了一声,心中将那个不识时务的人骂了几百遍,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来电显示——陈婉婉。

        岑思远很是无语,这丫头是上天派人折磨他的?他不悦地将电话挂断,顺带点了关机。

        “谁?”岑淼淼哑着嗓子问。

        “不重要。”岑思远没好气道,见岑淼淼分了心,心中更是不爽,将她看向手机的脸转过来面向自己,正欲低头吻下去,他自己的手机却响了。

        岑思远:“……”

        他暴躁地拿起手机划了接听,没好气地吼道:“再打来就别回来了!”说着,恶狠狠地挂了电话,也将手机关了。

        岑淼淼因为这一间隙,找回了些许理智,笑着问:“陈婉婉?”

        岑思远很不爽地嗯了一声,见岑淼淼眼中恢复了清明,就越加不爽了,捏起她的下巴,重新吻了上去。

        又是一番风雨。

        ……

        且说陈婉婉,先是被岑淼淼挂了电话还关机拒接就已经够失落了,结果,老板还在电话里骂她,就更委屈了。转脸一脸想哭但又忍着不哭的表情看着邓其瀚,“他们都不接我电话。”

        见小兔子红了眼,邓其瀚终是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笑着柔声道:“太晚了,打扰人休息不好。”

        休息确实是休息,但是怎么休息就不好明说了。

        而陈婉婉似乎是喝多了脑子转不过来,抹了一把没有流出来的眼泪,冷哼一声道:“哼!他岑思远最好不要有求我的时候!”

        邓其瀚看着醉眼朦胧的小姑娘,笑着嗯了一声,“好了,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嗯,谢谢你邓科长。”说着,就真的自己靠着座椅乖乖闭上了眼睛。

        邓其瀚:“……”

        倒是很有礼貌,还有点……可爱?

        今天监理公司的人说话捧杀陈婉婉,说是以陈婉婉的能力,将来怕是要超过岑淼淼,小姑娘老老实实地说,岑总是前辈,她应该向前辈学习。

        看见面对那些商场老油条有些手足无措的陈婉婉时,邓其瀚总是会克制不住地想起岑淼淼,在想岑淼淼是否也经历过这些?

        不知怎地,他心头顿时涌起一阵不可遏制的疼惜。他往椅背上一靠,笑着说:“江山代有人才出,陈秘书能不能独当一面,还是要在座的各位给面子。”

        陈婉婉也很懂事,也笑着对各位道:“日后在临南工作,大家都是同事,还希望各位前辈多多照顾。这杯酒,我敬大家。”说着,仰头喝了一杯白的。

        这一杯下去,立即博得满堂彩,也因为邓其瀚摆明着要护着人,所以接下来,也没人说些越界的话。

        商场上的人,都虚伪得很,哪怕陈婉婉代表的是甲方,也得和乙方处理好关系,态度谦虚些,嘴巴甜一些,以后也少些麻烦事,尤其是陈婉婉这种初出江湖的,总得先礼后兵,下马威反而不好使。

        但小姑娘的酒量确实是不行,二三两酒下肚,眼睛就开始迷离了,硬撑着到饭局结束。监理公司的人送他们回去,因为岑淼淼与邓其瀚顺路,加上饭桌上二人关系也还可以,就安排了两个人一辆车。

        陈婉婉一上车话就开始多了起来,什么今天表现还好吧,没有丢脸吧?这种车轱辘话来回地问。

        他只得以“很好”“不错”“可以的”回答她。

        小姑娘对自己的表现也很满意,一路上向他做起了职业规划,什么做完这个项目,她也是有基础的人了,回去之后可以独立完成项目了,然后做个业务组长,在升个业务经理,部门经理,成为岑思远的得力干将,将来岑思远登基,她就是丞相了。

        说着说着,她又控诉岑淼淼为了谈恋爱甩下她,不过她嗑的cp能在一起,工作什么的,就让她一个人承担吧。

        说到这里,邓其瀚忍不住笑着问她,“他俩在一起对你有什么好处?”

        陈婉婉眯着眼睛想了想,“岑总说要给我发大红包,因为我是他的军师啊。这种荣耀,你不懂。”

        邓其瀚:“……”

        是傻白甜没错了。

        “还有,你别打淼姐的主意,我可时时刻刻都盯着你呢,你要是敢做什么,我们岑总发起疯来,淼姐都保不住你。”

        邓其瀚再次:“……”

        岑思远发疯,他倒也见过。

        然后,她又开始吧啦吧啦地说自己对岑思远是如何忠心耿耿,教他如何挽回岑淼淼的心,怎么教岑思远在舆论上把生米做成熟饭。说到这里,她又想起今天表现不错,忙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岑淼淼求夸奖,结果被无情地挂掉,打给岑思远,被无情地吼了一句,委屈巴巴的。

        他看着闭着眼睛的小姑娘,又不由得想起岑淼淼。她以前也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不知经历了多少个这样的饭局,才成长成今天的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岑思远有没有给她挡酒,有没有替她说话,有没有在饭局散了之后送她回家?

        可是是他先不要那个小姑娘的,他有什么资格去问这些,去关心这些?在一定程度上,这些还都是他造成的。

        早春的夜里还是很凉,下了雨就更凉了。冷风透过车窗的缝隙钻进车内,陈婉婉睡梦中喊了一声关窗。邓其瀚看她一眼,将车窗关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