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27.接机

27.接机

        岑淼淼刚洗完澡,就接到了岑思远的视频电话,岑思远装模作样地问辛不辛苦累不累之类的,最后还是扯到晚上吃了什么上去。她觉得好气又好笑,要是他就在身旁,她一定掐死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

        “怎么,你的小间谍没给你汇报?看来她这个间谍当得不称职嘛,我建议换一个新的来!”她抿着嘴笑道。

        岑思远:“……”

        少挑拨离间!

        “我是担心你胃不好,吃酸的会胃疼,我又不在你身边,生病了我会心疼的。”他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说得煞有其事。

        岑淼淼:“……”

        这是什么品种的幼稚鬼?

        “今天邓其瀚介绍了承包商和监理公司,说是明天给我资料,我明天看看,如果都差不多的话就选那家了。”岑淼淼试图把话题引向正轨。

        “他介绍的?拿了多少好处费啊?”岑思远挑眉不高兴道。

        岑淼淼:“……”

        你对邓其瀚到底是有多大的偏见?

        “风口浪尖上,他敢顶风作案?怕是不想活了。”岑淼淼不以为意道。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真了?这种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大家都不傻,会出什么事?”岑思远极为不屑道。

        “那咱们还是不要让他犯错误了。”岑淼淼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嗯,对,毕竟我们是社会主义好青年,见不得这种脏烂事。”是不是见不得脏烂事不知道,但确实是见不得让邓其瀚高兴的事。

        “那我就多留几天,再考察考察一下其他承包商和监理公司。”岑淼淼一本正经道。

        岑思远:“!?”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哎呀,这个倒也不必。”他忙转了口风,“我们要相信我们自己的同志是吧,而且这么大的事,谁敢弄虚作假?到时候大家都要吃牢饭。”

        “哇,我们岑总真是慧眼如炬啊。”岑淼淼好笑地奉承道。

        “欸,低调低调。”他摆摆手,“人家邓科长还是挺好的,婉婉都给我说了,你要相信他。”

        提起陈婉婉,岑淼淼就觉得好笑,也不明白陈婉婉这么个单纯又幼稚的小姑娘,怎么从一众老油条里杀出一条血路,当上岑思远的第一大秘的。

        今天回来的时候,她一脸不高兴,问了原因竟然是觉得岑淼淼与邓其瀚都是千年的狐狸,而她自己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些鸡零狗碎,实在是白在岑思远身边干了这么些年。

        “你那个小秘书啊,是得好好调教调教,被你宠得,像个傻白甜一样,以后被人家吃干抹净了都不知道。”

        “所以这不交给岑总您了嘛,让她跟着您也学些眉眼高低,出入上下,大小的事也见识见识。”

        闻言,岑淼淼忍不住笑了,“是哦,我是凤姐,您是谁呢?”

        “那当然是琏二爷……不对!我是你情深如诗的远大爷啊,远大奶奶。”

        岑淼淼笑着骂了他一句神经病,二人东拉西扯地说了一会儿话,最后还是岑思远心疼她远在外地,让她早点休息。

        岑淼淼应了一声,正准备挂断,便听见岑思远道:“淼淼,宝贝儿,我想你了,你快点回来好不好?”

        多年的职场生活,早已让岑淼淼变得冷静与冷情,她自己都觉得有些时候自己的心硬得如同秤砣,但是当岑思远这么软软地说想她之后。那颗锈迹斑斑的心上的铁锈似乎正在一点一点地剥落,重新变得鲜活起来。

        她笑了笑,“还有几天。”

        “几天?”

        她沉眉想了想,“三天吧,和承包商与监理公司把合同签了就回来。”

        得到确切的答案,岑思远心满意足地笑起来,“晚安宝贝儿,我在家洗白白擦香香等你。”

        岑淼淼:“……”

        她就说岑思远的深情永远不会超过三十秒。

        ……

        岑淼淼看了承包商与监理公司拿过来的资料,与同事们考察了几天,觉得各方面都不错,请示岑凤龄之后便签了合同。

        签合同当天,双方都说请岑淼淼吃饭,但岑思远左一个电话又一个电话地催,岑淼淼只好借口说总部还有事,岑总催她回去拒绝。

        岑总确实是岑总,但到底是哪个岑总,承包商与监理公司就不得而知了。但对方的好意却不好拒绝,所以,岑淼淼决定把这事丢给陈婉婉。岑思远不是让她学眉眼高低嘛,这不就是?

        陈婉婉可怜巴巴地看着车里的岑淼淼,想和岑淼淼一起走,岑淼淼看着小姑娘,宽慰道:“这些事都是要经历的,等你们岑总正式接手江城,你再去学就来不及了。”

        “可是……”小姑娘还是没有底气,“第一次就让我面对这种大场面,我……怕应付不了,丢了江城的面子。”

        “就承包商和监理公司,算是大场面?”岑淼淼继续说好话宽慰,“再说了,你才是甲方爸爸,他们都得捧着你。”

        “可是……”

        “好了,别可是了。”岑淼淼果断打断她,“他们肯定还会请邓其瀚,看在我的面子上,有什么事他会帮你的,不要担心。”

        陈婉婉还想说什么,岑淼淼就绝情地关上车窗走了。她看着偶像远去的车屁股,自我安慰地想着,只要我嗑的cp幸福,其他的就让我一个人独自面对吧。

        早春的风还有些凉,把陈小秘书的头发吹得有些凌乱,她一脸凄凄地望着车身远去,颇有一种幼主登基被迫长大的无奈与辛酸。

        ……

        且说岑淼淼这边,航班在晚点一个小时后,终于平稳地降落在平南国际机场。上飞机前岑思远说来接她,下了飞机,她边往外走边给岑思远打电话,结果电话还没拨出去,她就看见岑思远西装革履地站在不远处,他身后的六个人举着用玫瑰花扎的灯牌,上边写着“欢迎岑总回家”六个大字。而岑思远任由别人议论纷纷,他自岿然不动。

        岑淼淼倒吸一口冷气,尴尬得双手握拳,恨不得缩回去,然而,他们已经看到她了,顿时高声喊道:“欢迎岑总回家!”

        声音过于洪亮,灯牌过于闪耀,岑淼淼过于尴尬。

        这一嗓子下去,在场的人都被惊到了,到处找这个“岑总”是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已经把手机拿了出来。岑思远见岑淼淼想躲,顿时大步流星地朝她走来,伸手牵起她的手,紧紧地握住,朗声道:“岑总辛苦了!”

        岑淼淼:“……”

        这下想躲都躲不了了。

        “哦~”在场的人纷纷起哄,“亲一个亲一个!”

        她抬手扶额,却又觉得好笑,岑思远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笑着问:“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亲不亲?”

        “神经病!”她笑着打了他一拳。

        没有被拒绝,岑思远便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亲,在场的起哄声便更大了。

        岑淼淼害羞地捂住脸,顿时知道什么叫又甜又尬了。

        岑思远见出够了风头,美人也已经在怀,忙对同事招手,让他们撤退,牵着岑淼淼的手一脸得意地离开了。

        而落在别人手机里的画面,是帅哥带着美女离开,帅哥还一脸讨好地低头对美女说什么,全程被美女又掐又打,还是觍着脸继续说。

        在外人眼里,这是令人羡慕的爱情,而在双岑故事中的外人看来,就只有刺眼了。

        苏沛沛望着远去的二人,自嘲地笑了笑,她就跟在岑淼淼身后出来,岑思远竟然没有看见她。也不知是真没看见还是装没看见。

        ……

        大半个月没见到心上人,上了车,岑思远不由分说地将岑淼淼按在副驾上亲了好一会儿才放开她。他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忍不住笑起来,嗓音沉沉道:“我好想你。”

        岑淼淼心下猛地一跳,红着脸把他的脸推开,但到底还是藏不住上翘的嘴角。岑思远心满意足地放开她,开车前往下一个项目。

        早在岑淼淼回来的前几天,岑思远就精心安排了餐厅,虽说没有承包人家餐厅,但该安排的什么鲜花小提琴都安排上了。

        岑淼淼看着他笑着问:“你今天是想让我尴尬死吗?”

        岑思远正襟危坐,一本正经道:“别人想尴尬还没本事呢。”

        岑淼淼:“……”

        行,你是霸总,你有资本。

        “你给他们什么好处了?竟然心甘情愿来给你举牌子。”

        “心甘情愿。”岑思远顿时提高了声调,“我一人转了五百的,竟然还敢和我讨价还价!”

        岑淼淼:“……”

        有这三千块,做什么不好?

        岑淼淼深吸一口气,骂道:“败家玩意儿!”

        “那淼淼你替我管家好不好?”他托腮看着她笑道。

        岑淼淼抱手靠在椅背上,“你还不如学一学理财。”

        岑思远:“……”

        嗐,说这些干什么,岑淼淼是什么未经人事的小姑娘吗?这一套甜言蜜语锤子用都没有。

        见岑思远没说话,岑淼淼以为伤害到他幼小的心灵了,笑道:“平时不是挺能说的?怎么不说了?是不是今天狗头军师没时间帮你出谋划策了?”

        他啧了一声,“言多必失。”

        “嗯哼?”

        他一本正经地咳了两声,“不吃了吧?咱们走吧?”

        岑淼淼一时间没弄明白,但见他已经起身了,便也跟着他准备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