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23.过年

23.过年

        往年过年,岑淼淼都是打下手的那一个,为了逃避洗碗,她也很乐意打下手。但今年岑思远死皮不要脸地要过来,打下手的活儿就被岑思远包了,顺带连岑漫漫也解放了,碗都不用洗了。

        “姐,你看人家那么辛苦,就给他点好脸色吧。”岑漫漫看着忙前忙后的岑思远,心中很是不忍。

        “那你去帮他啊。”岑淼淼淡淡道。

        岑漫漫:“……”

        岑奶奶对岑思远喜欢得不行,一个劲儿地骂岑淼淼与岑漫漫。岑漫漫为了躲耳根清净,对岑思远道:“思远哥,我们去买烟花。”

        “好好,买点烟花,热闹。”岑奶奶笑道。

        “市区不让放烟花。”岑淼淼小心提醒。

        “小烟花可以的嘛。”说起烟花,岑漫漫的少女心就快溢出来了,一把拉起岑淼淼就往外走。

        岑家的房子是以前自己买地皮建的,周围的邻居的情况和岑家差不多,所以一出自家院子,遇见的都是童年的小伙伴。看见岑思远跟在岑淼淼身边,都笑着问是不是她男朋友。

        每到这种时候,岑淼淼就特别想打人,骂岑思远这个阴险小人。但岑思远在岑淼淼还没开口的时候,他就先打招呼,“你好。”

        岑淼淼:“……”

        什么叫跳进黄河都洗不清,这就是!回去她一定要撕烂陈婉婉的脸!让她出这个馊主意!

        烟花买回来,年夜饭也快做好了,一家人难得一聚,其乐融融。到了发压岁钱环节,岑思远赚得盆满钵满,岑淼淼看了实在是牙根痒,这是凭什么呀?往年过年她都没有!

        放烟花的时候,岑思远趁众人不注意,将今晚得的红包全部塞进岑淼淼的口袋里,岑淼淼转眼看着他,见他笑道:“交给你保管。”

        尽管岑淼淼告诉自己,不要给他好脸色,不要让他得寸进尺,但还是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忽然间觉得那句话有点道理。

        烈女怕缠郎。

        “漫漫,来给我和你姐拍一张。”岑思远笑道,一把搂住岑淼淼。

        岑漫漫回头,拿起手机给他俩拍了一张,烟花下的二人,明媚又好看。

        ……

        要说回家过年,岑淼淼不怕洗碗,最害怕就是拜年。如果说与对方熟一些还好,如果不熟的话,那就是煎熬。

        初一这一大早,岑淼淼还在被子里就被喊起来,说要给淼爸的老领导拜年。爸爸对老领导尊敬,岑淼淼半点怨言也不敢有。

        但这就苦了岑思远,迫于淼爸的淫威,他不敢说要跟着去。只得目送岑淼淼一路远去。岑漫漫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不要担心,十二点之前是回得来的。”

        岑思远:“……”你还不如不说。

        岑思远留在家,先是陪岑爷爷下了会儿棋,又和岑漫漫打了会儿游戏,结果岑漫漫半路接了男朋友的电话,弃他于不顾,他就更无聊了。每隔十分钟就要打个电话问岑淼淼在干嘛,但岑淼淼生怕爸爸生气,几乎是挂断后,隔了一小时才回他一句,“听他们的光辉岁月。”

        在吃了晚饭三四个小时后,终于听见院子外的动静了。岑思远兴冲冲地跑下楼,就见一男的与岑淼淼扶着半醉半醒的淼爸从车上下来,岑思远的脸立即就拉了下来。

        合着是去相亲了。怪不得都不回他消息!岑思远想上前扶人,被岑淼淼躲开了。他心中火气就更大了。

        岑淼淼看见岑思远脸色不好,但是爸爸喝得实在是有点多,就怕说出什么话来让岑思远不高兴,遂也就没让他扶,打算把人扶进家再解释。

        “暮云啊,我家淼淼很优秀的,你不要担心异地的问题……她那个工作……回来随便找……”淼爸大着舌头对李暮云道。

        岑淼淼:“……”爹,说话太累就别说了。

        淼妈闻言也有些尴尬,把淼爸扶进房间便让他们出来了。

        岑淼淼下楼,看见岑思远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没话找话地问:“你吃饭了吗?”

        “吃了又饿了,然后又气饱了。”岑思远看着电视面无表情道。

        岑淼淼:“……”

        “你先坐,我我给你倒水。”岑淼淼看着李暮云笑道。

        李暮云看了岑思远一眼,一时间有些拿不准岑思远与岑淼淼的关系,只得坐得离岑思远远远的。

        岑淼淼端了水给李暮云,恰好这时岑漫漫打电话回来了,看着李暮云笑道:“暮云哥来了?”

        岑思远看岑漫漫一眼,岑漫漫顿时觉得大事不妙。这两家人想撮合李暮云和岑淼淼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李暮云对岑淼淼一直都有点意思,奈何因为异地不好开这个口。如今,二伯要让岑淼淼回来的想法越来越浓烈,今天,八成是去说这事。

        这,修罗场啊!还是先走为妙。

        李暮云看着岑漫漫,笑着打招呼。岑漫漫满脸尴尬地看了眼岑思远,试图逃跑,“我困了,先睡了。”

        “我也困了,睡了。”岑思远拉着张脸,跟在岑漫漫身后上楼。

        岑淼淼:“……”

        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

        不对,我为什么要心虚?为什么要解释?让他误会了岂不是更好,那不就能摆脱他了吗?

        “那位是?”李暮云看着她问。

        “我家远方亲戚……”岑淼淼试图解释。

        “岑思远?”李暮云打断她。

        岑淼淼再次:“……”

        “对,皇太子与女皇吵架,大过年离家出走,寄宿下属家。”岑淼淼一脸淡定,试图在挽救些什么。

        闻言,李暮云忍不住笑了起来,“淼淼,我可不是傻子。”

        岑淼淼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是你还问。

        “好了,我回家了,你快去哄人吧。”李暮云笑着起身。

        岑淼淼只得尴尬地送他出门,楼梯转角的岑漫漫忍不住撇撇嘴,“这是什么茶言茶语?”

        “万一你姐吃这一套呢。”岑思远不高兴道。

        “大哥,你对你自己有点信心,你比他好看比他有钱,还比他脸皮厚,你怕什么?”岑漫漫恨铁不成钢道。

        岑思远:“……”比他脸皮厚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解释清楚!

        岑淼淼送人出门回来,想了想还是敲开了岑思远的门,想给他解释解释。谁知,岑思远见她进门便冷声道:“相亲感觉怎么样啊?”

        “你少阴阳怪气的。”闻言,岑淼淼也没好气了。

        “我怎么阴阳怪气了?这不是关心你嘛,毕竟找一个父母都喜欢的男朋友,是好事。”

        “你要是好好说话呢,咱们还能好好沟通。”岑淼淼耐着性子道,“要是火气还这么大,就什么都别说了,睡觉。”说着,拉门准备出去。

        岑思远见此就更生气了,“岑淼淼,我觉得人与人之间,要有最起码得尊重吧。”

        “我怎么不尊重你了?”岑淼淼觉得莫名其妙。

        “哦,你前脚还和我暧昧,转眼就去相亲,你觉得你尊重我吗?”

        说起这个,岑淼淼的火气也上来了,转眼看着他,“尊重?那你问问你自己尊重过我吗?前脚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后脚就说你最爱的人是我,是谁把这件事当儿戏了?”

        “你少扯开话题,现在是谈的都是你的问题。”

        “我的问题还不是因为你引出来的。”

        “你……你……”岑思远被气得说不出话。

        “我怎么了?岑思远,做人不要这么双标。哦,就允许你寻花问柳,我出去吃个饭有个男人你就来道德绑架我?”

        “你背叛我!”岑思远气急败坏地吼道。

        “我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我背叛你什么?”

        “岑淼淼注意你说话的言辞!什么叫没有关系?”

        “本来就没有关系。”岑淼淼没好气道,“是你死乞白赖地非要来!”

        “你!”岑思远气得恨不得一把掐死她,舔狗没有尊严,但是岑思远有。尤其是岑淼淼“背叛”他之后,还说出这种翻脸不认人又伤自尊的话,是可忍孰不可忍!

        “好好好,是我打扰到岑千金相亲了,我走!”

        岑思远说着,便掀开被子下床收拾行李。岑淼淼啧了一声,这是什么小学鸡行为?

        “你疯了?”岑淼淼没好气地吼道。

        “我不打扰你!”岑思远拖着行李箱往外走。

        此时夜已经深了,家里的老人已经睡下了,岑淼淼怕把爷爷奶奶吵起来,不敢大声和岑思远吵,只得低声吼他,“你幼不幼稚?”

        “对,我幼稚,比不上你的那个晚霞!”岑思远拖着箱子往外走。

        闻言,岑淼淼一脸迷惑,这又是哪儿跟哪儿?哪儿来的晚霞?

        “他的意思是李暮云,暮云,晚上的云,即晚霞。”听见吵架出来看热闹的岑漫漫解释道。

        岑淼淼:“……”

        这和人家有什么关系,都是你自己脑补的好不好?还有,人家怎么就成晚霞了?

        “你非要这么作是不是?”岑淼淼扯着他的箱子,忍耐已经到达了极限。

        岑思远冷哼一声,“到现在你都还没认识到你错了。”

        闻言,岑淼淼彻底爆发了,“要滚就滚!老娘不伺候了!”

        什么叫没认识到她错了?她错什么了?就是过年串个门回来就错了?

        岑思远听了这话,火气更甚,冷哼一声,扯着行李箱走了。岑淼淼气个半死,回身将院子的门摔得震天响。

        岑漫漫听见动静,追到门口,就见岑淼淼气急败坏地从屋外走进来,岑漫漫一脸狐疑地看着她,“真的走了?”

        “大半夜的发神经!愿意滚就滚!”岑淼淼没好气道。

        岑漫漫闻言啧了一声,“还以为你能体验老牛吃嫩草的快乐,没想到,竟然是养了个叛逆期的儿子。”

        岑淼淼:“……”

        你非要这么说,似乎也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