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21.上阵母子兵

21.上阵母子兵

        第二日,岑淼淼看见一脸没睡好的岑思远时心下觉得好笑,但鉴于这人有起床气,倒也不敢主动招惹,很是贴心地给他拿了早餐,这倒把岑思远惊讶得不行,直呼淼淼还是关心我的。

        岑淼淼:“……”

        贱就一个字。

        因为岑思远是临时出逃,岑凤龄今早没有看见人的时候,又打电话来把人臭骂了一段。

        “我是有原因的。”他解释道。

        “能有什么原因?要不是你平时不造作会有今天?要我说,淼淼到现在还没与你翻脸都是人脾气好,要是换做我,十个你也打跑了。”岑凤龄在电话中骂道,“要是追不回来,你就收拾收拾东西,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我没有你这么没出息的儿子。”说着,也不听岑思远解释,便将电话挂了。

        因为车内实在是安静,岑淼淼将话听得仔细,转眼有些同情地看着他道:“我听说贵阳很凉快,爽爽的贵阳,避暑的天堂。”

        岑思远:“……”

        收了贵阳多少代言费?有没有缴税?

        ……

        回到平南,岑思远便马不停蹄地赶往母亲办公室,倒不是怕母亲将自己扫地出门,而是想先和母亲统一好战线,毕竟常言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岑凤龄这些年当爹又当妈,是时候合作了。

        奈何,岑凤龄并不想搭理他,只关心临南的地多少钱能够拿下来。

        “我们去看了一下周围的基础设施还算完善,路已经修通,水电也在埋了,而且准备西移的市政机关也已在建,大学城据说也是在规划中,所以那一块咱们可以建成商业区+住宅区。”岑淼淼沉声道。

        “你有没有个预估价?”岑凤龄翻着文件问道。

        “那边去年交易的一块地是720万,那个地方当时就是一片荒坡,如今挂出来的这一块,前景较好基础设施相对比较完善,我估计可能会在800万左右。”

        岑凤龄点了点头,看了眼岑思远问道:“你怎么看?”

        “市政机关西移和在规划中的大学城,这些其实都不是高端消费的主力,建商业区的话,一时间难有起色。我的建议是建住宅,兼顾到大学城的话,也可以建一条商业街。至于价位,结合岑秘刚才说的数据,我的心理价位也是800上下。”岑思远语气平静道。

        岑凤龄点了点头,问岑淼淼,“那边什么时候挂牌?”

        “中旬,竞价的话应该是在下旬,应该会在春节前完成。”岑淼淼沉声道。

        闻言,岑凤龄笑了起来,“春节前?估计是等着咱们这个米下锅呢。”

        临南的gdp排名在当地靠后,估计是等着这笔钱发年终和绩效,800万可能还会浮高二十万左右。

        “所以,这块地我们要吗?”岑思远问。

        于公,像临南这样的地级市,820万一亩确实是贵了一些,全中国像这样的地多了去了,没必要多花钱;于私,竞价、签合同、视察工地,这一系列的工作下来,岑淼淼不知道要见邓其瀚多少次。到时候他俩真的死灰复燃了,他可找谁哭去?

        岑凤龄皱眉想了想,对岑淼淼道:“把资料准备好,周一开会讨论一下。”

        岑淼淼嗯了一声,转身出去了,留下岑思远看着母亲欲言又止。岑凤龄抬头看了他一眼,“你还有什么事?”

        岑思远:“……”

        “妈,您不当助攻也别拆台好吗?”他皱眉很是无语地看着母亲,“您到底想不想要儿媳妇?”

        闻言,岑凤龄无语地叹了口气,“作为你妈,我是很想你把淼淼娶回家的。但作为女性,我觉得淼淼不嫁给你也是个明确的选择,毕竟,你做的事,确实很伤人的心。我也很矛盾。”她一脸为难地看着儿子。

        岑思远再次:“……”

        “那贵阳比较凉快,我去贵阳待着?”岑思远拉张凳子坐在母亲办公桌前,颇有一种你不帮我,我哪儿也不去的架势。

        “你这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贵阳那边的承包商打电话催款,咱们这边准备买临南的地,所以这个资金可能有些紧张,那边来人你应付一下。”

        岑思远深深地吸了口气,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母亲,董事长是他妈,执行总裁是他妈,他不过是工程部的主管,连集团副总都不是,要应付怎么也得是财务部的去应付,怎么推他去挡枪口,不知道承包商要钱能把人磨疯吗?

        “您可真是我亲妈!”岑思远不满地吼了一声,“让承包商把我活吃了看看行不行!”

        岑凤龄啧了一声,看着儿子,语重心长道:“正因为你是我儿子,是我江城的太子爷,你想想让你去接见他,人家会感受到集团的诚意。”

        “给钱才是诚意,没给钱都是虚情假意。”岑思远冷哼道,“反正我不管,我不去。”

        岑凤龄看着儿子,叹了口气,“行吧,那我让淼淼去,只有她才理解我,我真恨自己怎么没再婚生个闺女,当我的贴心小棉袄。”

        岑思远:“……”

        出年笋子高过母,箍桶还得老篾条,论阴阳怪气,这叫姜还是老的辣。

        “好了好了,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闻言岑凤龄立刻收了脸上的悲伤,一本正经道:“李腾的合约马上到期了,他不想在江城,我也不想留,工程部的副总,我打算让淼淼补上,岑总有意见吗?”

        “当真?”岑思远喜得站了起来。

        “这个我还是得看看工程部的意见。”岑凤龄立马又端着了。

        “我的意见,就是整个工程部的意见,我同意了。”

        岑凤龄忍不住笑了笑,“岑总喜得一员干将,不请客庆祝一下?”

        “我马上去定位置!”

        岑思远笑着出了办公室,见岑淼淼正在打印资料,忍不住喊了一声,“岑总,忙呢?”

        岑淼淼:“……”

        “有病就赶紧治!”岑淼淼白了他一眼。

        岑思远笑了笑,“晚上一起吃饭,我请客。”

        “不去!”

        “岑总也在。”

        “少和我玩文字游戏!”

        “我妈也在。”

        岑淼淼看了他一眼,“用餐愉快。”

        岑思远:“……”

        岑淼淼可能是属四季豆的——油盐不进。

        ……

        岑淼淼升为工程部副总这事一经公布,全公司都陷入一种懂的都懂的氛围之中。倒不是说岑淼淼不配,要说给岑淼淼一个工程部都不为过,但到哪儿不好呢,偏偏到了岑思远手下。

        所以,岑淼淼接到这个通知的时候,看着岑凤龄冷哼道:“到底是人家母子连心,我们再给人家当牛做马,比对亲妈都好,最后还是个被算计的外人。”

        岑凤龄:“……”

        “当高管不比当一个秘书好?”岑凤龄笑道。

        “您这是司马昭之心。”

        “嘿,这孩子!”岑凤龄笑骂道,“我这也不光是为了他,李腾辞职了,我找谁去?公司还要继续运作的嘛。”

        “得了吧,”岑淼淼嘟囔道,“你也别解释了,大不了我就辞职。”

        “威胁我?”岑凤龄笑着问。

        岑淼淼转眼看着她,叹了口气,“我哪儿敢威胁您?”她想了想才道,“我和岑思远不可能了,您就别操这个心了。”

        岑凤龄闻言笑了笑,“我就不明白了,几天之前你还说什么‘神女有梦,襄王无情’的,这会儿襄王有情了,你怎么就无梦了。”

        岑淼淼想了想才斟酌着开口:“我觉得他不尊重我。”

        “哪些地方不尊重你?”这么一说,岑凤龄倒是好奇得很。

        岑淼淼凝眉想了想,“第一他否认我的能力,觉得我有今天全是靠着他,他从心眼里就看不起我,这样的想法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种侮辱;第二他前脚才和别人卿卿我我,转身就要我毫不在意地投入他的怀抱。说实话,我实在是做不到。”

        岑凤龄闻言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岑淼淼看着岑凤龄,转而低头笑了笑,“以前他怎么花心,我都觉得无所谓,但当他可能会成为与我共渡一生的人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竟然是如此地在意他的情史。阿姨,您说,男人怎么会做得到心里有人,还能和别的女人谈恋爱?”

        “可能是遗传,他爹也是一边出轨一边说最爱的人是我。”岑凤龄喝了口茶笑着解释道。

        闻言,岑淼淼也是笑,“那只能说明,我在他心中没有那么重要,但他却把自己感动了。”

        “给他个机会,你们好好谈一谈。”岑凤龄握着她的手沉声道,“光是吵架也解决不了问题,你看他表现如何。”

        岑淼淼长长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我现在很讨厌他,不管他做什么都是错的。”

        岑凤龄看着她想了想问道:“如果让你离开江城,永远都见不到他,你愿意吗?”

        闻言,岑淼淼有些惊讶岑凤龄会说出这种,她倒也没有赌气立马回答说愿意,而是想了好一会儿才道:“我刚才试着想象了一下那种场景,不知道是不是那一天没有来临,我竟然觉得也不是不能接受。”说到最后,她竟然笑了起来,“可以试试。”

        岑凤龄亦是轻笑一声,淡淡道:“我前几天去医院检查,心脏有点不舒服,医生说需要静养,所以我决定把总裁这个位置让给岑思远。”

        “严重吗?”岑淼淼皱眉担忧道。

        岑凤龄摇了摇头,“那天开了会大家都觉得临南那块地有前景,而且参加竞价的几家也比不过江城,那块地800拿下应该没问题。我想的是,退下来让岑思远上,你去负责临南的项目,他忙起来就没时间打扰你,这段时间里,你就看他的表现吧。”

        岑淼淼有些意外,“您……不是说……”

        “我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的想法。他确实一时间难以取得你的信任,但如果这点考验都过不了的话,确实也没有在一起的必要。毕竟结了婚又离,当爹又当妈确实有点累。”

        话说到这里,岑思远从洗手间回来了,见岑淼淼别有深意地看着自己,他顿时有些不好的预感,忙道:“别打什么歪主意,今晚就得跟我回家。”

        岑淼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