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17.追妻火葬场

17.追妻火葬场

                        被岑淼淼挂了电话,岑思远告诉自己要冷静,毕竟是自己理亏在先,要把人好好哄回来。但是他退一步越想越气,忍一时越想越亏。什么叫她年少十八的时候他没看上她,千帆过尽才想起她是那个适合结婚的人?他有那么渣吗?分明是从她年少十八的时候他就不图财不图色在她身后支持她,是她身后的那个男人,世界上怎么有他这么好的渣男?

        岑思远越琢磨越觉得不对经,按了内线把陈婉婉喊进来,问她这个星期都有些什么工作安排。

        陈婉婉推了推眼镜,轻咳一声,吧啦吧啦地说今天要开什么会,明天要见什么承包商,下午是哪里的楼盘封顶,他要去参加封顶仪式,还有参加哪家的晚宴如此种种。

        待陈婉婉一一汇报完,他一脸笃定地道:“都推了,给我订一张最早一趟去临南的机票。”

        闻言,陈婉婉暗自挑眉,有些为难道:“可是张家的晚宴得去啊,我们和人家还合作呢。”

        “哎呀,要合作不存在一顿饭,推了推了。”他不耐烦道。

        “好的岑总。”陈婉婉关上平板,笑着转身出门,心底想的全都是双岑记这次不结婚很难收场了。

        ……

        岑淼淼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她心情不佳,同事约她出去吃饭她以不舒服为由婉拒了。她确实也累了,坐了两个小时的飞机,又和岑思远吵架,劳身又劳心。

        她把房间的空调开得很高,裹了被子沉沉地睡去,梦中岑思远来找她,说了一些让人火大又心烦的话,她不由得吼了一句凭什么,把自己吼醒了。

        借着廊灯她看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拿出手机点了份外卖,从行李箱里拿出睡衣走进了洗手间,待洗好澡出来,屋外恰好响起了敲门声。她拉开门,除了送餐的小蓝人,还有个拉着张臭脸的小黑人。

        对于岑思远的到来,岑淼淼倒是一点也不意外,毕竟这人发起疯来谁都挡不住。岑淼淼不记得他哪任女朋友过生日,他当时还在外地出差呢,趁着休息的间隙赶到女友在的城市,温存了一个小时又风风火火地赶回工作地。所以,他有些女朋友总会产生一种他爱她爱得很深的错觉,殊不知,都是套路罢了。

        所以,看惯了岑思远的行事路数,岑淼淼别说是惊讶了,她连个表情都没有,礼貌地接过外卖,转身进屋。

        见自己被无视了,岑思远有些恼火,但又不敢真的生气,看着她光着脚走在地上,忍不住责备道:“也不知道穿双鞋。”

        岑淼淼在家喜欢赤脚,租房子的时候特地找装了地暖的,但这个酒店也不知道有没有地暖。

        闻言,她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转而打开外卖盒子,燕皮馄饨的味道立即弥漫开来。她先喝了口汤,满足地哼了哼,这才开始吃。

        岑思远知道她是故意无视自己,拉了张椅子坐在她身旁,看着她一脸认真地喊:“淼淼。”

        因为馄饨味道好,岑淼淼本来挺高兴的,但见岑思远一副情深如海的表情看着自己,她觉得有些烦。

        “你要和我谈什么?”她皱眉看着他,语气十分不耐烦。

        这一问,岑思远就有点心虚,“你……先吃饭,吃了饭再说。”

        岑淼淼心中不耐烦,吃了几口便不想吃了,转眼看见他一脸讨好的模样地看着自己,心中的不悦更甚,:“好了,你可以说了。”

        岑思远看着她,深吸一口气,拉着她的手,沉声道:“对不起,淼淼。”

        见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岑淼淼心中很是无奈,她长长地叹了口气,“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不必这样。”

        她的语气很平静,没有一丝一毫的怨怼之意,也不是假装坦然,而是近似一种不在乎了的语气,这才是岑思远最怕看到的结果。

        其实,仔细想来,他确实也没有什么对不起岑淼淼的地方,但是很奇怪,他总觉得是自己错了。明明这是一场双向的暗恋,怎么就变成追妻火葬场的设定了?

        “淼淼,不管你信不信,这十年来,我心里一直都有你。”

        岑淼淼看着他,笑了笑,“我信。”

        “所以,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岑思远看着她,语气近乎是哀求。

        岑淼淼目光牢牢地看着他,心头涌上一阵委屈,却又觉得滑稽可笑,“我……”她如鲠在喉,缓了好一会儿才沉声道,“我听过一句话,说是‘喜欢就像咳嗽,藏也藏不住’,我就很好奇,你是怎么把我藏了十年的?”

        她睫毛轻颤,眼泪猝不及防地落了下来,岑思远看了只觉得心如刀割,抬手擦掉她的眼泪,“藏不住了,我要昭告天下。”

        闻言,她笑了笑,柔声道:“其实我没有立场指责你,我也没有勇气先跨出那一步,所以你也不必觉得对不起我。”

        岑思远起身将她揽进怀中,深吸一口气,“都过去了宝贝儿,我们重新来过。”

        岑淼淼安静地让他抱着,尽管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抱住他,但理智却死守着那根弦,她心有不甘,不想如此简单的就缴械投降。

        “你知道吗?背离了初心的人才喜欢说不忘初心,陷入死局的人才希望重新来过。”她苦涩地笑道。

        岑思远松开她,脸上十分不解,“这算什么死局?”

        她抬头看着他,尽量不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幽怨,“你叫过多少人宝贝?赶飞机哄过多少人?你对我说的话,也对多少人说过?你现在所做的……”她皱眉想了想,方才接着道,“你像天神一样忽然降临在女人身边,宝贝心肝儿一哄,示弱也好,深情也罢,这样一来女人都会被降服,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做的这些就像在例行公事?”

        闻言,岑思远脸上已经有了隐隐的不悦,但还是忍着没有发作出来,语气却还是冷了几分,“在你心中我就是这么不堪?”

        岑淼淼迅速摇头,“不是,我只是太了解你了,所以,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没办法感动了。”

        闻言,岑思远感觉自己要被气死,这不就是渣男人设太深入人心,所以对他不抱希望的戏码吗?何必说得如此隐晦?

        他伸手扣在她的头顶上,郑重其事道:“老子来不是让你感动,是想通知你,你以后不是江城的大小姐了,是太子妃。”

        岑淼淼:“……”

        妈的!这个混蛋是听不懂人话吗?她的意思是他们之间完蛋了!别来烦她!还太子妃?我去你大爷的封建余孽!

        她一把掀开他的手,骂道:“滚!”

        “我不!”

        岑淼淼再次:“……”

        我的青龙偃月刀呢!

        岑淼淼看着他,心烦的情绪又涌了上来,忍了又忍才勉强克制住打人的冲动,“我现在看见你就烦,赶快从我眼前消失!”

        见人抓狂,岑思远忍不住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好了,不生气了。”

        “我没生气!”她没好气地打开他的手,“我是看着你心烦,赶紧滚!”

        “那就没办法了,”他将手插进裤子口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笑道,“董事长刚把你调给我做特助。”

        岑淼淼看着他,眼中满是怨恨,恨不得冲上去咬死他,“那我辞职!”

        “辞职要提前一个月,而且你知道江城太多商业机密,”他弯下腰,笑得极为讨打,“你逃不掉的宝贝儿。”

        岑淼淼伸手盖在他的脸上把他推开,吼道:“岑思远!你他妈混蛋!”

        眼看真的把人惹生气了,他忙收住脸上的戏谑,又换上一副温柔得不行的口吻,“好,我混蛋,你打我骂我都行,不生气了好不好?”

        “你根本就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就只会粉饰太平!”岑淼淼吼道,“不要拿你用在别的女人身上的招数来应付我!恶心!”

        “淼淼……”

        “别碰我!”岑淼淼红着眼睛吼道,“我嫌脏!”

        “岑淼淼!”岑思远也跟着不高兴了,“我要怎么给你说你才信?我就是爱你爱了许多年,这次真的怕你不要我了才这么赶着追过来,你真的以为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纯友谊,我是中央扶贫办的?这么多年当你升职的电梯……”

        “啪——”

        岑淼淼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因为太用力,他的脸上立即出现了几道红印。

        “我在江城的地位,是我兢兢业业干出来的!不是你的施舍!不要在我面前显摆你的优越感!”岑淼淼看着他一字一句道,“离开江城,我照样能风生水起,不信你等着瞧!”

        能做到国内顶尖房地产商行政大秘的人,又岂是等闲之辈?要不是岑凤龄拴着不放人,以岑淼淼的能力最起码是高管层的了。

        岑思远牢牢地看着她,眼中的怒意几乎喷出火来。他深吸一口气,转身就走。

        岑淼淼懒得理他,低头收拾吃剩下的东西,接着却听见防盗链落下来的声音,抬头就见岑思远脱了外套丢在床上,进了洗手间,将浴室的门摔得震天响。

        岑淼淼:“……”

        岑思远属狗,癞皮狗的狗,狗东西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