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14.分手未遂

14.分手未遂

        因为生日岑淼淼只送了一颗糖,岑思远在路上的时候一直骂岑淼淼抠门,说了半天没见她回应,回头一看,母亲已经睡着了,而岑淼淼不知道在干什么,盯着手机忙得不亦乐乎。

        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才想起摸手机。所幸,手机还在身上。他看着苏沛沛零点发的祝福,长长地叹了口气,一脸忧愁地靠在椅背上。这姑娘大概是命中有劫才会遇上自己。

        ……

        第二日,岑淼淼起床的时候岑凤龄已经在吃早餐了,没看见岑思远,她忍不住问道:“岑思远呢?”

        岑凤龄喝了最后一口粥,语气不咸不淡道:“新年第一天陪小女朋友去了呗。”

        闻言,岑淼淼笑了笑,坐在岑凤龄旁边道:“人家说‘女大不中留’,没想到这男大也不中留了。”

        岑凤龄转眼看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蹙眉问道:“你对岑思远就真的一点意思也没有?”

        岑淼淼:“……”

        怎么新年第一天就要接受这种灵魂拷问?

        “别想着怎么编瞎话了,就如实告诉我。”岑凤龄皱眉看着她,脸上有些不悦。

        岑淼淼啧了一声,舔了舔嘴唇笑道:“这一句两句说不清楚。”

        “就说有没有。”岑凤龄的表情严肃得很,看得岑淼淼有些发憷。

        “就是……神女有梦,襄王他无情啊,都这么多年了,他要是想有什么早就有了。而且,我也不能保证和他在一起之后不会分手,到时候会更尴尬,我可不想我兢兢业业这么多年,因为什么男女关系,最后卷铺盖回家。”岑淼淼说得认真,听得岑凤龄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你就没看出来岑思远喜欢你的?”岑凤龄很是不解。

        闻言,岑淼淼也苦恼了,她不是看不出来,只是岑思远不说,她又怎么说呢?况且,在一起就能走到最后?她就怕她和岑思远是多年的默契,在一起之后又发现不合适最后分道扬镳。

        岑淼淼想了想,郑重道:“太熟的人,可能真的不适合在一起,想想就挺尴尬的。再说了,日子还长着呢,万一我哪天就遇见个钻石王老五呢?”

        闻言,岑凤龄忍不住笑了起来,“全市就他一个钻石王老五。”

        岑淼淼:“……”

        那我去找一个更小的,体验老牛吃嫩草的快乐。

        ……

        且说岑思远和苏沛沛的约会,苏沛沛送了岑思远一个和田玉的印章,岑思远拿在手里,无奈地笑了笑,“又乱花钱,这个我也不常用。”

        “又没有刻字,你可以刻一个喜欢的图案,做成钥匙挂坠也行。”苏沛沛笑道。

        “这个挂坠未免也太奢侈了。”岑思远将东西收下,“谢谢。”

        “本来想送你手表的,但是我送的总感觉你戴出去有点掉价,我有朋友是做玉石生意的,就想着送你这个。”

        岑思远笑了笑,伸手从后座拿出一个袋子给她,笑道:“直男眼光,希望你不要介意。”

        苏沛沛打开看了看,就是个迪奥的黑色斜挎手袋,中规中矩的款式,挑不出毛病。她将抱装回袋子里,表扬道:“你是审美最正常的直男。”

        岑思远笑道:“喜欢就好。”

        向来约会,也就是那几个项目:吃饭、逛街、看电影。之前与苏沛沛逛街,苏沛沛不想别人说她和岑思远在一起时图他的钱,所以买东西都是自己掏钱,吃饭也要aa。岑思远对此还笑着调侃,身为她男朋友,还连朋友都不如了,饭都不能请她吃。

        但今天岑思远的态度倒是强硬得很,说什么都要他来付,    本来苏沛沛只想买已经看了许久,只等打折的护肤品,结果岑思远装土大款,被导购诱惑着买了好几套,还有一堆面膜。

        “我怕不是要用到后年。”看着满后备箱的东西,苏沛沛的表情尤其凝重。

        岑思远倒是不以为意,“用不完就送人啊。”

        “那我这算不算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苏沛沛笑着问道。

        岑思远转眼看着她,脸上没有苏沛沛预想中的笑意,反而还极其凝重,吓得她以为自己说错什么话了。

        “我开玩笑的。”

        岑思远无奈地笑了笑,想起第一次见到苏沛沛的时候。

        他们是在朋友的朋友聚会上认识的,当时小姑娘自信又可爱,一身他不认识的什么制式的汉服,一颦一笑像落入凡间的仙女。

        他向来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不管哪一任女朋友都能够分得干干净净,而且从来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坦荡得今晚分手,明天就能进入下一场恋情都不会有负罪感。他也曾以为,苏沛沛知道他的那些不堪的情史,与他也不过是成年人之间的恋爱游戏。但真正的交往后他才意识到,他做错了事,他不应该招惹这种天真单纯的小姑娘,因为他给不了小姑娘想要的未来。

        母亲明里暗里说过他不少次,他起初不在意,昨晚陈婉婉说的那些话,员工的起哄,他才意识到,岑淼淼对于他来说不能再是不能诉诸于口的秘密。

        他也不止一次地想过,如果和苏沛沛结婚会怎么样。小姑娘很喜欢他,如果他现在求婚,明天去领证都可以。但他的人生到现在,三分之一的时光都与岑淼淼有关,若是将来要与她保持普通同事都不如的距离,他怕自己会疯,极有可能会做出一些违背道德的事。

        所以,今晚,他想做一个了结。

        他帮苏沛沛提东西进屋,苏沛沛拿拖鞋给他换,他放下东西,刚要说话,手机就响了。

        来电显示:林一蓝

        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刚接电话,就听见林一蓝焦急的声音,“岑总,岑秘和盛远的人打起来了,现在在派出所,您……”

        “怎么回事?”

        “盛远的人今天来梦里江南开盘活动上闹事,双方就打了起来,不知道谁报的警,全部带去派出所了。”

        “她怎么样?”

        “具体我也不清楚,我现在在外地呢,您还是赶快去看看吧。”

        挂了电话,岑思远着急忙慌地往外走,苏沛沛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忙问道:“怎么了?”

        “盛远的来闹事,把我们的人打了,现在在派出所,我得去看看。”岑思远皱眉道。

        苏沛沛也不换鞋子了,忙拉住他,“我陪你去。”

        “不用了,逛了一天你也累了,先在家休息吧。”

        “你也只能担保一个人,我跟着去说不一定还能帮上忙。”苏沛沛说着,抓了钥匙就往外走。

        岑思远没多想,就能让她跟着。

        他们赶到派出所的时候公司的同事正半蹲在地上给岑淼淼清理伤口,岑思远登时变了脸色,几步上前焦急地问道:“怎么伤成这样?”

        岑淼淼抬头,就见岑思远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身后还跟着苏沛沛,她表情淡淡道:“没什么大事,就是摔在地上蹭的。”

        “谁推的?”他铁青着脸问。

        “现场乱得很,我也不知道是谁。”她不以为意道,也不看他,认真地看着给自己擦碘伏的同事。

        岑思远眉头紧锁,从女同事手中接过碘伏,蹲下身来给她擦药,问道:“究竟怎么回事?怎么打起来了?”

        “盛远的人带着干扰器来把我们的无人机表演搞砸了,高凯气得半死,带人和对方打了起来,现在还在里边扯呢。”

        “那你怎么伤成这样?”他语气不好地道,“你也提着钢管上了?”

        “他们打起来了我上去劝,不知道被谁推了一把摔在地上就被碎玻璃扎手了。”她皱眉看着伤口,试着动了动手掌,发现还是有点疼。

        “其他地方呢?有没有伤着?”

        “没有,我穿得厚。”她笑道。

        闻言,岑思远也没好气地笑了起来,将碘伏交给女同事,“我过去看看。”

        岑淼淼应了一声,也没说什么。

        苏沛沛见此,也上前关心道:“没事吧岑秘书?”

        岑淼淼转眼看着她,淡笑道:“没事。”转而低头看着手机,显然是不想和她说话。

        苏沛沛一时间有些尴尬,却也只能自己寻个地方坐下。不一会儿,岑思远便与处理案子的民警出来了,一直赔着笑脸说着好话。

        警察说了放人,岑思远打了电话让人来接其他人回去,捞起岑淼淼的衣服,皱着眉道:“走吧。”

        岑思远抱着岑淼淼的衣服,走在前边去开门,苏沛沛想扶岑淼淼,被她不着痕迹地躲开了。看着岑淼淼跟在岑思远身后,苏沛沛心中不免有些火气,看着岑思远给她开车门,火气就更甚了。

        她应该直接打电话给岑思远多好啊,还要借别人的口做什么?苏沛沛看着岑淼淼那一脸冷漠的样子,感觉心里有一团火快要炸了。

        岑思远安顿好岑淼淼,发现看着苏沛沛没跟上,转身看着她道:“怎么了?”

        “你送岑秘书回去吧,我自己打车回去。”她语气不悦道。

        闻言,岑思远不悦地皱起了眉头。他向来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主,要不是有愧于苏沛沛,他绝对转身就走。但就是问心有愧,他不得不耐着性子哄道:“你一个人我不放心,乖,快过来。”

        苏沛沛满脸不高兴,但见江城的员工三三五五地出来了,她也不好发作,便只能拉着脸上车。

        各怀心事的三人,谁也没有说话,车内保持着尴尬的寂静。岑淼淼手机铃声响起来的时候吓了众人一跳。

        “我没事,就是手上蹭破了点皮,放心没毁容。来了,好了好了,我要回去了挂了。”岑淼淼慌忙挂了电话。

        因为车内实在是过于安静,所以林一蓝说了什么前排的俩人听得一清二楚。

        林一蓝说,就算是岑淼淼毁了容,在岑思远心中永远都是那个最美的舞女。

        苏沛沛听了不由得冷笑一声,《舞女泪》的国标她看到了,确实很般配。

        元旦节那天夜里,江城的官微除了发新年祝福外,还发了一条视频,并配文:“生活不易,双岑叹气。新的一年,为了不再下海伴舞,一起冲鸭!”

        评论里很多人留言,双岑记是真的!

        岑思远与岑淼淼是真的,那她苏沛沛就是假的,是拆人cp的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