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13.同姓不婚

13.同姓不婚

        年会这种活动的意义并不在于活动多有意思,节目有多精彩,只要是在年会上发钱,那就一切都好说,大家绝对会耐着性子等到最后,更何况今晚还能看见岑思远跳女团舞。

        岑思远拿着话筒站在台上,无奈地舔了舔嘴唇,笑道:“要不给大家唱首歌吧。”

        “吁~”底下嘘声一片。

        岑淼淼站在一旁乐不可支,“民意不可违。”

        “哦~”

        岑淼淼跟着起哄,台下更是呼声不断,高声喊着什么《无价之姐》《yes!ok!》,岑思远这才发现他们竟然这么闲,还知道什么《yes!ok!》?

        “这两个太难了,换一个吧。”岑思远看着台下众人,企图蒙混过关。

        “酒醉的蝴蝶!”

        不知是谁吼了一声,引来众人哄堂大笑。岑思远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行不行,这是岑总唯一能给大家表演的节目,我不能抢了她的风头。”

        众人闻言,笑得更大声了,岑凤龄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低声骂了句小兔崽子。岑思远转而看向岑淼淼,“要不岑秘给大家跳《无价之姐》吧,她在咱们江城可是不能轻视的姐姐啊。”

        岑淼淼:“……”

        cue我做什么?不知道我四肢不协调?

        “欸,不要转移话题,是大家让你跳不是让我跳。”岑淼淼摆着手往后退。

        “可是我不会,你教我。”岑思远一把拉住她,表情为难又委屈。

        cp粉:“?!”

        糖!这绝对是糖!

        岑淼淼:“……”

        你好歹也是个奔三的人了,老黄瓜刷绿漆,难看又油腻。

        “我也不会啊。”岑淼淼一脸莫名地看着他。

        岑思远却不管那么多,拉着岑淼淼对台下道:“那我和岑秘给大家现学现卖一段,来个简单点的。”

        “影流之主!扭就完事了!”台下的人喊道。

        “扭?那不是蛆吗?”岑思远十分自然地把话接过来,听得岑淼淼想打他。

        众人:“……”

        你实在想做蛆也没人拦着你。

        岑思远拉着岑淼淼的手怕她跑了,接过台下递上来的手机,看着教学视频脸上的嫌弃都快溢出来了,“能不能再换一个?”

        “再换就《舞女泪》!”台下的人喊道。

        “欸!好,就《舞女泪》!”岑思远应得干脆。

        “哦~”

        台下起哄声四起,岑淼淼听得想死,这还不如《影流之主》随便扭两下就应付过去了。

        dj那边准备好了,向岑思远摇手,示意他俩可以的话他就放音乐。岑思远一副这不过是个小意思的表情,“大学的时候不都跳过了?”

        “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岑淼淼瞪他一眼。

        大二选体育课的时候,他俩因为网速太差,没有选到简单的课程,被迫跳了一年的国标。当时岑思远是远近闻名的花花公子,岑淼淼还是个素颜朝天的小姑娘,这俩人当时虽说不对盘,但好歹是一个班的比较熟,就将就做了一年的舞伴。期末考察的时候,岑思远别出心裁地选了一首《舞女泪》,差点把老师笑没了,这才让他俩过。

        “重点不在于跳得好不好,让大家开心就行。”岑思远不以为意道,“我就不信他们比老师还难搞。”

        岑淼淼忍不住长叹一声,警告道:“要是敢踩我脚你就死定了!”

        岑思远笑了笑,“相信哥!”

        岑淼淼:“……”

        本宫的吸油纸呢!

        岑思远朝dj抬手示意,一段特别有年代感的音乐随之响起,他俩还没动呢,台下就先笑成了一片,岑淼淼也绷不住,笑得直不起腰,岑思远也是满脸笑意地看着她。

        听着音乐,岑淼淼努力敛住表情,认真地从记忆中搜寻当初的动作与舞步,转眼岑思远已经走到她身旁,抬手让她挽着自己。她认命地叹了口气,算了,就当一次谐星吧。

        “一步踏错终身错,下海伴舞为了生活……”

        岑淼淼挽着岑思远,随着歌声扭腰送胯地上前走了几步,台下立即响起了喝彩声,没想到他俩真的有几分国标的样子。

        众人:“刚才是谁说影流之主扭得像蛆一样?这小腰扭得,像不要钱一样!”

        “伴舞摇呀摇,搂搂又抱抱,人格早已酒中泡……”

        听着这个歌词,岑淼淼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几个转身的动作没做好,步子乱得不行。倒是岑思远比较镇定,拉住她的手,稳住了她的身形。

        “夜夜tango    cha    cha    rumba    rock    and    roll,谁叫我是一个舞女……”

        岑淼淼转开几步,侧方一抬手,岑思远立即将她拉入怀中,岑淼淼稳住身形,转身长手指向观众,挑眉一笑,一瞬间惊艳众人。

        “啊——”

        “岑秘!岑秘!”

        台下尖叫着岑淼淼,岑淼淼却笑着摇手,示意音乐可以停了。她接过工作人员送上来的话筒,气喘匀了才对岑思远道:“岑总的舞姿不减当年啊。”

        “是岑秘抬爱了。”岑思远假模假样地谦虚道,转而又开始恭维岑淼淼,“倒是岑秘今天又捕获不少粉丝。”

        “欸,岑总谦虚了,您才是江城员工心目中的神。”岑淼淼笑道。

        “这个嘛,本男神也只能勉为其难地接受了,毕竟像我这么优秀的老板还是不好找。”

        “是不是男神我不知道,但您在江城员工心目中,是另外一个神。”

        “什么神?”

        “财神。”

        众人:“哈哈哈!德云社在逃弟子岑淼淼!”

        “原来我以为你们是爱我的人,没想到是爱我的钱,当年说好的要勇创辉煌,现在想来,终究是错付了。”岑思远的表情很是伤心,“既然如此……我就只能让大家更爱我了!”

        岑思远说着,从台上跳下来,靠在工作人员刚推上来的餐车上,笑道:“给大家一个机会,说说现在最爱谁?”

        “岑总我爱你!”一个男员工嘶声裂肺地喊道。

        岑思远见了,笑骂道:“虚伪,我刚才明明听见你最爱的是岑秘。”

        “现在最爱您!”男员工笑着喊道。

        岑思远闻言,转头看向岑淼淼,“岑秘,你的粉丝爬墙也太快了吧。”

        “我现在也最爱您!”岑淼淼笑道。

        餐车里装的都是红包,这时候谁会不爱岑思远?

        “啊——”

        陈皮们当场发出尖叫!表白这绝对是妥妥的当众表白,不由得喊道:“双岑!双岑!双岑!”

        cp粉粉圈里有一项规定,就是cp随便嗑,但是不能舞到正主面前,大概是今晚灯光太美,陈皮们终于忍不住要叛逆一回了。

        对于双岑记,岑思远可能没听说,但是岑淼淼却是一清二楚,问心有愧的她,这时不免有些尴尬,结果岑思远还好死不死地问一句,“什么双岑?”

        “岑总,您是不是和岑秘隐婚了?”岑思远的秘书陈婉婉忍不住喊道。

        岑淼淼:“!?”

        她恨不得跳下去撕烂小姑娘的嘴!

        岑思远闻言,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回头看向岑淼淼,隐婚?。岑淼淼觉得刚才跳的舞多余了,现在可以直接表演一个当场去世。

        岑凤龄闻言,顿时来了兴致,她就说全公司就岑思远是呆子,转眼赞许地看了看陈婉婉。

        眼看事情马上要朝向不可挽回的程度发展了,岑淼淼只得亲自拆cp了,她心下一横,硬着头皮笑道:“这位朋友,你的发言很危险,公司不允许办公室恋情,你是在污蔑我吗?我可要告你诽谤哦。”

        “哦~”

        众人闻言,都意有所指地笑了起来,公司什么时候不准办公室恋情了?自然是懂的都懂。而岑思远就算是再愚钝,也听出了其中的意思。原来,全公司都觉得他和岑淼淼有什么。

        她与自己能有什么?除了十年来不敢逾越的雷池之外,什么也没有。

        “陈婉婉诽谤岑秘一案属实,扣去新年红包。”岑思远笑道,说着从餐车中抽出一个红包装进裤兜里。

        陈婉婉:“……”

        其他陈皮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喊道:“只要双岑结婚,份子钱我们随了!”

        陈婉婉感动地看着身边的姐妹,这种我可以不要红包,但我的cp必须结婚的精神!是共患难的陈皮没错了。

        “为了节省点开支,岑秘,这婚结不结?”岑思远转身看着岑淼淼,笑得别有深意。

        尽管理智告诉自己岑思远是在跟着众人起哄,但是岑淼淼的嘴角却怎么都放不下来,几次想说话都被台下的起哄声打断。她自己觉得是别人不让她说话,但在众人眼中就是娇羞了。此时就算不嗑cp的也都跟着瞎起哄,大声喊着:“结婚!结婚!结婚!”

        岑淼淼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笑意,等众人起哄声小了,方才拿着话筒,一本正经地道:“我和岑总不能结婚,因为在我国同性婚姻不合法。”

        同性,同姓。

        闻言,岑思远也被逗笑了,转而对众人道:“岑秘说得有道理。”

        众人表示我信你个鬼!

        “同音梗!扣钱!”

        嗑cp的快乐并不在于今天正主发了多少工业糖精,而正是这种欲说还羞的状态最好嗑。话说到这个份上,大家也都满足了,毕竟来日方长。双岑记,嗑的就是永远tbc。

        岑思远给众人发了红包,就与众人一起到楼顶放烟花,市内不允许燃放烟花爆竹,但是小的烟花还是能放的。

        岑淼淼避嫌不与岑思远离太近,拉着岑凤龄说是待会儿要给她拍照,殊不知岑凤龄是双岑的神,四两拨千斤地又将二人凑在了一起,岑淼淼很是尴尬,嘴角却是如何也掩饰不了的笑。

        新年的钟声敲响,各色的小烟花纷纷绽放,大家彼此说着新年快乐,岑思远在黑暗中抓住岑淼淼的手,笑着将刚才的红包放到她手中,“新年快乐,精神损失费。”

        岑淼淼笑着接过红包,将一颗糖放进他的手中,“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