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11.“恶婆婆”

11.“恶婆婆”

        岑凤龄最近听说岑思远在外人面前承认岑淼淼是他媳妇,心中十分高兴,心想他那个怂货儿子总算是长了点出息。但又见他与那个苏沛沛还纠缠不清,就不免火大,直骂岑思远是小畜生。

        岑思远不堪臭骂,只得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岑凤龄。岑凤龄听了,沉吟半晌,就在岑思远以为岑淼淼要被骂的时候,就听见岑凤龄道:“淼淼也是傻,自己打个120就得了,还得上去看,惹得一身骚。”

        岑思远:“……”

        这个双标未免也太明显些了吧。

        但总的来说,岑思远与岑淼淼不再冷战,岑凤龄也算是松了口气,要不然终日见二人横眉冷对的,她也很尴尬。

        这日周六,难得不用应酬,岑凤龄约了岑淼淼去美容院做护理,二人聊着聊着,总忍不住将话题扯到岑思远身上去。岑凤龄看不上苏沛沛是明摆着的事,岑淼淼就得从一旁劝着,什么儿孙自有儿孙福这样老气横秋的话都说出来了。

        岑凤龄看着岑淼淼频频摇头,心中又将岑思远骂了个遍。

        “要我说你就直接问他,你和岑淼淼他选谁。”

        “我要是这么问了,他绝对选岑淼淼你信不信。”

        闻言,岑凤龄与岑淼淼对视了一眼,就见店员扶着两个女人躺下了,其中有一个就是苏沛沛。

        岑凤龄暗示岑淼淼别说话,岑淼淼听话地躺好没出声。这时候便听见苏沛沛的朋友道:“我觉得也是奇了怪了,他这么稀罕岑淼淼,为什么这么多年了都没有在一起?”

        “我也觉得奇怪,”苏沛沛皱眉道,“但我又不敢问,显得我小家子气。”

        “这有什么小家子气的?”友人不满道,“男女朋友之间不就应该坦诚吗?你啊,就是太惯着他了,迟早出问题。”

        苏沛沛叹了口气,“可是我喜欢他,这么问他肯定不高兴。”

        友人无语地长叹一声,“妹妹,你已经是成年人了,怎么还满脑子的情啊爱的,你要为你以后的生活考虑啊。”

        “考虑什么?”

        “考虑怎么嫁给他啊。”

        提起这件事,苏沛沛又叹了口气,“他妈妈不喜欢我。”

        闻言,友人笑得更深了,“我的天,这是什么豪门虐恋?他妈拿五百万让你离开她儿子了?”

        岑凤龄:“……”

        老娘的钱还没闲到没地方花!

        苏沛沛笑了笑,“那倒没有。”

        “要我说,要么你就和他分手,省得越陷越深,要么就给他暗示结婚的事,免得夜长梦多。至于他妈喜不喜欢你,结婚之后是你与他过日子,又不是和他妈过。”

        “结婚之后肯定不住在一起,重点是结婚这件事……”

        苏沛沛话还未说完,就见身旁的人撕了面膜起来,笑着看着她,“你就是苏沛沛吧,你好,我是岑思远的母亲,今天有空吗?一起吃晚饭?”

        ……

        “quadra    kill!”

        岑思远紧盯着屏幕,一个闪现冲上去,眼看就要将对方上官婉儿砍死了,一个电话将他弹出游戏界面。

        岑思远:“……”

        “我问你个问题,如果你妈和苏沛沛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岑思远再次;“……”

        他恶狠狠地挂掉电话,再进游戏时,正好看见对方水晶爆了。而岑淼淼的电话又打进来了,“我刚才说错了,应该是你妈和苏沛沛打起来你帮谁?”

        “你一天闲得很是不是?”

        他皱眉不悦道,正准备挂电话,就听见岑淼淼又道:“定位我发给你了,赶快来吧,要不然我帮岑总,就怕苏沛沛捱不住。”

        岑思远:“?!”

        那二人怎么遇上的?

        岑思远风风火火地出了门,到餐厅的时候就见苏沛沛小媳妇儿似的坐在母亲对面,岑淼淼则奴才似的在一旁端茶倒水,笑着与二人说话。

        岑凤龄见岑思远赶过来,冷笑道:“你的消息倒是灵通。”说着看了苏沛沛一眼。

        苏沛沛瞳孔微张,这可比窦娥还冤啊!

        “待会儿陪您喝两杯不能开车,所以我就打电话让小岑总过来了。”岑淼淼笑道,“小岑总,菜我已经点了,您看还有什么需要的?”说着将菜单递给岑思远。

        岑思远看了她一眼,拿着菜单坐下,随便翻了翻也没点,将菜单给了服务员,转而看向岑凤龄,笑道:“您也没说要见她,现在弄得这么仓促……”

        “就是吃个饭,又不是谈婚论嫁,要什么隆重?”岑凤龄喝了口茶淡淡道。

        岑思远:“……”

        他笑了笑,转而看了看苏沛沛,笑道:“刚才聊什么呢,看你们笑得挺开心的。”

        “也没说什么……”

        “说了你们的婚房买在哪儿。”岑凤龄笑道。

        岑思远再次:“……”

        “当初与你爸爸打官司争夺你的抚养权,我可谓是家财散尽,就是想着有一天我老了你能在我跟前照顾着。如今你要娶媳妇儿了,反而还要搬出去,我都在想养你做什么?”岑凤龄看着岑思远,语气感慨得很,说罢又叹了口气,拍了拍岑淼淼的手,“淼淼啊,以后岑思远结了婚,你可得来和我住,不然我一个老婆子寂寞得很。”

        岑淼淼:“……”

        这是把她往火堆里推啊!

        她正斟酌着说什么,就听见岑思远笑道:“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怎么莫名其妙就被赶出家门了?”

        岑凤龄朝苏沛沛扬了扬下巴,语气感慨道:“她说她和你结婚后不和我住在一起啊。”

        岑思远:“……”

        我没说我要和她结婚啊!

        “阿姨,您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苏沛沛尴尬地笑道。

        岑凤龄转眼看着她,笑道:“哟,这会儿不是了?想不到你还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苏沛沛:“……”

        是不是所有上了年纪的女人都是这般无理取闹的?她也是爹妈的小宝贝,怎么在这儿上赶着让人家挖苦讽刺了呢?她心中委屈,红着眼睛看了岑思远一眼。

        岑思远看着也心疼,在桌下悄悄抓住她的手,看着母亲道:“哎呀妈,沛沛不是那样的人,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岑凤龄笑了笑,“这话可是苏女士的朋友说出来,她表示赞同,我可半点都没冤枉她,不信你问淼淼。”

        又被cue,岑淼淼表示很无辜,她又不是端水大师,怎么能做到一碗水端平?她笑了笑,看着岑思远道:“我先去去洗手间。”

        岑凤龄:“……”

        没出息的玩意儿!

        岑淼淼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心想要不要让林一蓝打电话给自己说有事?算了,太假了,还有被岑凤龄追责的危险。正纠结着,就见苏沛沛和朋友一起走过来了。苏沛沛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与朋友进了洗手间。她扯了张擦手纸,认命地走出去。

        “妈,您这是做什么?把她吓着了对您有什么好处?”岑思远皱眉不解地看着母亲。

        “闲着无聊咯。”岑凤龄喝了口茶。

        岑思远:“……”

        “以前也没见您对哪一个这么上心,看着她是个小姑娘好欺负?”岑思远不高兴道。

        “是啊,人家一个小姑娘你也忍心下手?”岑凤龄叹了口气,“这姑娘吧,太喜欢你,也太单纯。但你呢,不是很想娶人家的样子,而且说实话,你的生活都还需要人帮忙打理,你怎么去和一个小姑娘生活?所以你就赶快借着我不喜欢她的理由和她断干净,免得辜负人家,你也少造点孽。”

        “谈个恋爱怎么就变成造孽了?”岑思远很是不解,自己在母亲心中怎么就变成妥妥的渣男了?

        岑凤龄正准备说什么,就见岑淼淼走过来了,遂转了话题,“这家的炒牛蛙很好吃,你待会儿好好尝尝。”

        岑思远:“……”

        这话题转得也太生硬了。

        岑淼淼听见岑思远说了什么,但见岑凤龄转了话题,便只当没有听见,笑着对岑凤龄道:“也不要说他了,万一他逆反心起了,真的娶一个您不喜欢的回来,您还更生气呢。”

        “我管他娶谁,娶谁都不关我的事,我又不和他过一辈子。”岑凤龄不以为意地笑道,“反正以后人家都要搬出去的。”

        岑思远无奈地笑了笑,给岑淼淼的杯中添了些茶水,“谢谢你替我说好话哦。”

        岑淼淼挑眉,笑着喝了口茶,“以后可得对我好点。”

        “我可你拿你当宝啊!”岑思远笑道。

        岑淼淼正欲说什么,就见苏沛沛回来了,她忍不住看了眼天花板,她真的不想做那个绿茶三啊!

        这一顿饭,大家吃得都不怎么高兴,尤其是苏沛沛,甚至可以用食不知味来形容。岑淼淼与岑凤龄有说有笑,岑思远虽是握着她的手不让她胡思乱想,但她总觉得自己没有办法融入,尤其是岑淼淼只是看了眼岑思远面前的排骨汤,他立即就伸手给她盛汤,这得是多少年的默契?不是她刻意多想,而是觉得自己真的有些多余。

        所以,当岑思远送她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她终于下定了决心,“岑思远。”

        岑思远嗯了一声,转眼看着她,笑着问道:“怎么了?”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我妈就那样,你别多心。”

        她的眼中蓄满了泪水,只觉得心口像是被撕裂一般疼痛难当,她发现自己真的很喜欢他,那句话还是说不出口,解了安全带扑进他的怀中。

        能走多远,就多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