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10.童话

10.童话

        岑思远的风流岑淼淼早在刚进班级的时候就知道了,当时她因为生病休了一年的学,回来上课正好与岑思远同班。

        说起来,岑淼淼小时候身子不好耽误学习,初三留了一级,高三留了一级,还没进大学的们,又因为肺结核休学一年,所以阴差阳错地和岑思远同班了。

        当时她刚回学校上课,就听说班上的富二代岑思远和班花儿在一起了,有一次她从外边回学校,看岑思远带着班花进了学校门口的宾馆,后来没过多久俩人就分了。再后来听说又谈了一个大三的师姐,结果一个学期还没结束就又分了,并火速找到了下家。

        这也怪不得岑思远花心,毕竟长得好又有钱不是他的错,是可恨的投胎技术,是那些小姑娘对他趋之若鹜。毕竟在他们读书的那个年代,一只阿玛尼一束花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的。

        直到大二,岑思远在岑淼淼心目中一直都是我们班那个有一堆风流债的富二代。当然,岑淼淼也没在岑思远心中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有印象也是那个成绩很好的女同学,仅此而已。

        他这性格也不是岑淼淼一个人知道,圈子里的都知道,所以对于他找了个什么样的女朋友大家都不怎么关心,反正早晚都会分手。别人知道,在夜店认识岑思远的苏沛沛就更不会不知道了,所以岑淼淼说的那话,苏沛沛虽是生气,但还是听进心里了。

        苏沛沛想了想,还是给岑思远打了电话。

        “喂。”电话那边岑思远语气淡淡道。

        苏沛沛心里一沉,鼻尖陡然一涩,更咽得说不出话。

        “怎么了?”岑思远的声音仍旧是淡淡的。

        “你……在做什么?”苏沛沛缓了好一会儿才问道。

        “在外地考察。”

        “哪儿?”

        “东川。”

        苏沛沛哦了一声,“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看情况,可能国庆之后吧。”

        “你回来的时候给我说,我去机场接你。”

        “嗯,好,有事先挂了。”

        挂了电话,苏沛沛心中久久不能平静,打开微信看着那个置顶的那个人,泪眼朦胧,点开对话框,心中纠结了许久,始终没有把那句话发出去。

        而岑思远这边,挂了电话就见岑淼淼一脸揶揄地看着他,“给你台阶就下,要懂得见好就收。”

        岑思远推了推墨镜,笑道:“你懂什么,这叫欲擒故纵。那个小丫头,不给点颜色看看还真以为我多稀罕她。”

        “你不稀罕人家?”岑淼淼调侃道,“是谁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打?”

        “也没那么稀罕,”岑思远撑了个懒腰,“之前既然喜欢给我端个架子,那就端着呗,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女人还难找?”

        “渣男!”岑淼淼笑骂道,“小姑娘还以为找到个王子,谁知道是个渣男。”

        “这世上哪儿那么多的童话?”岑思远不屑地笑道,“结了婚就是柴米油盐,不管是公主还是皇后,还不得生娃做饭?”

        闻言,岑淼淼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劝你做个人吧,这么好的小姑娘。”

        “比她好的小姑娘我都见过,况且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谁还骗谁了?”岑思远不以为意道。

        “哪个小姑娘啊?能得岑少这么高的评价?”岑淼淼摘下墨镜饶有兴趣地看着他,“说来听听。”

        岑思远转眼看着她,笑道:“关你什么事?”

        “哎哟,夭寿了,岑少竟然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暗恋!”岑淼淼笑道。

        岑思远从地上捞起一把沙子砸在她身上,笑骂道:“缺心眼儿!”

        “欸,是谁啊?”岑淼淼拍了拍身上的沙子,一脸八卦地看着他,“我认识吗?还是初恋?她结婚了吗?”

        岑思远无语又好笑地看着她,骂道:“老子看你真的是缺心眼儿,不愿说了你还问,懂不懂什么叫隐私?”

        “就你?还隐私?”岑淼淼一脸不屑道,“割个痔疮都是我带着去的,还隐私?”

        岑思远:“……”

        “这他妈都多少年的老黄历了?”岑思远一脸无语地看着她。

        岑淼淼嘴角的笑意更深了,继续调侃他,“哟,那姑娘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吧,能得岑少这么惦记。”

        岑思远笑着骂她几句神经病,转而笑道:“别光说我,你就没有什么惦记多年的人?”

        但话刚问出口,岑思远就后悔了。

        她有惦记的人,叫邓其瀚,高他们两届的师兄。

        因为这个邓其瀚,岑思远觉得自己一直都无法走进岑淼淼的心中。以至于听说她与常啟兴在一起,他才那么生气。凭什么常啟兴那样的都可以,就他不行?

        他那个惦记多年的姑娘能是谁?没瞎的大概都看出来,偏偏岑淼淼是个近视。

        果然,岑淼淼闻言只是笑了笑,过了好一会儿才感慨道:“到了这个年纪还谈什么爱而不得啊?时间能抚平所有的伤痛。”

        岑思远默默地听着,没接话。时间抚平伤痛,最起码爱过才能有伤痛,有些人,伤痛的资格都没有。

        ……

        得知岑思远哪天回来,苏沛沛推了已经预告出去的直播,就为了能够在第一时间见到岑思远。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她接到的不止岑思远,还有岑淼淼。

        岑淼淼一改精致凌厉的作风,穿了一条波西米亚风的长裙,带了个大大的渔夫帽,走在岑思远身边,登对又刺眼。岑思远正低头笑着和她说话,不知说了什么,她笑着伸手掐了他一把,他笑着躲了一下,继续低头和她说话。

        “思远。”她出声喊道。

        听见声音,岑思远才朝这边看过来,笑着冲她挥手。她心中暗暗松了口气,跑着上前,冲进他的怀里,将他抱了个结实。

        岑思远笑着拍了拍她的背,“不是不让你来的吗?”

        “但我想早点见到你啊。”她委屈兮兮地搂着他,想看岑淼淼的反应又不敢看,松开岑思远才笑着与岑淼淼打招呼,“岑秘书辛苦了。”

        闻言,岑淼淼笑得如沐春风,“不辛苦。”转而对岑思远道,“岑总,那我就先走了。”

        岑思远:“……”你这秘书的角色倒是扮演得好得很。

        岑思远只得嗯一声,连句叮嘱小心的话都不好说。岑淼淼倒是不以为意,推着箱子,忍着憋笑的痛苦走了,看得岑思远只想骂人。

        苏沛沛挽着岑思远的手,笑着说买了他喜欢吃的菜,回家给他做。经过上次那件事苏沛沛算是明白了,岑淼淼在他心中的地位不可替代,她又何必去触那个霉头?以后躲着走好了。

        但岑思远不这么想,一路上都心不在焉地都在想怎么编瞎话骗苏沛沛,毕竟撒了谎说是去考察,就得撒更多的谎去圆回来。

        吃了饭,苏沛沛窝在他怀里看ipad,挑选着她下一次做视频要穿的汉服。

        “我觉得这一套适合你欸。”说着把ipad递给他看。

        岑思远接过来一看,随便翻了翻,斟酌着开口,“我其实对这些不是那么感兴趣。”见她不解地看着自己,他耐心解释道,“我一天事儿那么多,哪里还有工夫想这些?”

        “我没让你想啊,就是觉得衣服好看,休息的时候穿一穿,而且现在汉服复兴,提倡传统文化啊。”苏沛沛皱眉看着他,很是不解。

        岑思远笑了笑,“我没说不好,就是我不感兴趣也不喜欢,而且我看这一套,五千多,买来就是挂在衣柜里,咱们就别花这个冤枉钱了。”

        “这个是复原的,复原的当然贵了。”

        “复原?”

        “就是按照古画上的样子复制出来的,你再看这一件凤冠霞帔,赵栀浅穿的就是这件,凤冠也是仿定陵出土的样式做的。”

        “赵栀浅?谁?”

        苏沛沛看他一眼,见他真的不认识才道:“言枕老婆。”

        言枕,立言科技的太子爷。

        岑思远哦了一声,“他老婆也喜欢这个?”

        “岂止是喜欢,”苏沛沛撇撇嘴道,“他老婆是个明粉,结婚穿的用的都是明制的。”说罢,她感慨道,“言枕不仅让她做了一次大明的皇后,还拍了各个朝代的婚服,为了一个敦煌风,真的去了敦煌。”

        闻言,岑思远笑了笑,“羡慕了?”

        苏沛沛转眼看着他,挑眉笑道:“每个女孩都羡慕,真的是灰姑娘嫁给了王子。”说着找出言枕与赵栀浅的结婚照给岑思远看。

        岑思远只是笑,没有接话,看着赵栀浅发的微博:若说与君别,上邪道我心。他笑了笑,语气淡淡地评价:“矫情。”

        “矫情是矫情了点,”苏沛沛笑道,“但是有人买账的矫情就不是矫情,是爱情。”

        岑思远笑了笑,低头看着她,“我怎么听着一股酸味?”

        “不管哪个姑娘看见赵栀浅,都会变成柠檬精的,他们就是网文照进现实,童话中的童话。”

        岑思远朗声笑了起来,捏了捏她的脸,起身道:“你看见的童话不一定就是童话,好了,休息吧,明天我还要上班呢。”

        “你要走啊?”苏沛沛一把抓住他的手,皱着眉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岑思远看着她,心头一软,笑着摸了摸她的下巴,“那就不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