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8.问岑思远要不要他媳妇

8.问岑思远要不要他媳妇

        市政府多年前就说要改造白岭水库,将白岭水库打造成平南市的西客厅,但口号喊了很多年,就是不见动工,倒也不是市里懒政,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白岭水库也就荒废了许多年。

        这次江城主动提起,市领导怎么也得给这个面子,只是关于钱这一块,市政府实在是拿不出预算,听说江城从盛远手里得到了水库旁边的那块沼泽地,所以顺手就把沼泽旁边的那几个山包转让江城了。至于钱,实在是一分也拿不出来。

        岑凤龄左右合计都觉得不划算,但岑思远却稀罕得很,他的山庄,那怎么能没有山呢?所以也就答应了。只是那样一来,白岭水库就不再是简简单单的公园了,而是成了江城与政府合资的项目。

        放在文件上也就是,市政府把白岭那几座山包卖给江城,江城投资白岭水库的改造,至于改造成什么?水库边上的项目,那就是水上乐园了,沼泽上修水上乐园,那几个山包就是岑思远的山庄。本来就是一个修公园的事,这样一来,就变成了政企合资产业。双方各自开会谈论,然后谈判敲定签合同,前后忙了一个多月,最后立项的时候已经入秋了。

        立项成功,不管是是市政府还是江城都很高兴,江城请客,席间好生热闹。这个时候就需要岑淼淼的胃了。工作这么多年,她早就炼成白酒两斤半,啤酒随便灌,喝得在座的男人都不敢再劝酒。岑淼淼不仅能喝,关键是还能与领导说一说地方文化经济时政,俏皮话一套一套的,又不落入俗套,时常引得众人开怀大笑,像是她才是主角。

        近十点的时候,岑思远送完送领导,转身就见岑淼淼拿着风衣,不知道在和谁打电话。

        “对,竹里馆,我发位置给你。”说完便挂了电话,点头发消息。

        “他来接你?”岑思远看着她问道。

        “啊?”岑淼淼不明所以地看着他,想了想猜到他以为是之前的那个相亲对象,她也懒得解释了,哦了一声说是。

        岑思远抿着嘴,也没说什么。这时候岑凤龄也上厕所出来,看着岑淼淼道:“今晚跟我回家,你一个人回去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她有人照顾。”

        岑淼淼没说话,倒是岑思远开口道。岑淼淼看了他一眼,转而对岑凤龄笑道:“没事。”

        “你有谁照顾?”岑凤龄疑惑地看着她。

        闻言,岑思远这才明白,刚才的那个电话应该是打给代驾的。思及于此,他心中有些不爽,但念在母亲在场便也没有发作,只是脸色不善地看着她。

        岑淼淼罔若未见,伸手扶着岑凤龄笑道:“哎呀,我又不是小孩子,再说今晚也没喝多少,倒是您喝的多,我先送您上车。”

        岑凤龄今晚难得破例喝了一盅,头确实晕,被岑淼淼半推半扶着也挣扎不了,上车的时候看着岑思远道:“你今晚安顿好淼淼。”

        岑思远沉着脸嗯了一声,“我知道。”

        岑凤龄走远后,岑淼淼的手机也响了,她接了电话,说自己在大门口。

        “你要闹到什么时候?”岑思远面色不善地看着她。

        闻言,岑淼淼长长地叹了口气,抬眼看着他沉声道:“那天我不舒服,你背我让苏沛沛看到了,我觉得这样不管对你还是对我都挺不好的。”

        “这是哪一年的老黄历了?”岑思远阴沉着脸看着她,“你最近怎么回事?我哪里得罪你?话也不和我说。”近两个月来,她一句多余的话都没和他说,起初觉得她是工作太累了,现在才觉得这人是真的要与他划清界限。

        “我是觉得我们之间应该保持点距离,”她也不耐烦地看着他,“这么多年了我和你清清白白坦坦荡荡,我不想因为你的女朋友让我成为公司的谈资,以前不能,以后更不能!”

        闻言,岑思远顿时火大,怒道:“那你怎么不和我割袍断义划地绝交?”

        岑淼淼看着他把话说完,缓了好一会儿才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冷静,“换个角度想,如果我是苏沛沛,我也不想我男朋友身边有这样的一个女人。虽然我谈不上什么好人,但也不想做坏人。我们之间应该保持点距离,对大家都好。”

        岑思远看着她,眼中怒火滔天,“随便你!”说着,转身就走。

        看着他的背影,岑淼淼笑了笑,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矫情?

        ……

        临近国庆,大家都没有什么工作的心思,岑淼淼看着各地的旅游攻略,最后也没有想好要去哪儿,毕竟国庆不管是哪儿,都是人挤人,想了想,还是订张车票回家躺着最好。但等她想买票的时候,机票与车票都没有了,只能推到第二天。

        她原本想睡一天,但是林一蓝说给她介绍新的帅哥,她立即睡意全无,以最快的速度化好妆开车赴局。结果一看满是是失望,微胖中等个子圆脸,还戴副黑框眼镜。

        “官二代,要是你和他成了,岑思远都要喊你爸爸。”林一蓝在她耳边叮嘱道。

        岑淼淼呵呵干笑两声,“你把王立杰甩了和他在一起,让岑思远喊你爸爸。”

        林一蓝:“……”

        “你啊你,我看是要被岑思远害一辈子。”林一蓝甩甩手,接过岑淼淼递过来的擦手纸,“上次那个你还说你的理想型,人家挺喜欢你的,你又扭扭捏捏的。”

        “什么扭扭捏捏啊,”岑淼淼一边擦手一边道,“相处了几天,无意间谈到结婚的时候说什么新时代的女性不需要彩礼,你说气人不?”

        “怎么?你的彩礼吓着别人了?”林一蓝笑道。

        “不是,”岑淼淼皱眉,“彩礼这事儿吧,我要不要和你给不给是两回事,本来就是图个彩头,难不成我爸妈还要他的钱?而且我稀罕他那三瓜俩枣?什么态度?扣扣索索的。”

        闻言,林一蓝笑了起来,“是是是,你家领导看不起那点臭钱,岑秘也看不上。”笑罢之后才道,“你说的确实是个事,什么新时代女性不需要彩礼,他怎么不说新时代的男性不需要嫁妆呢?”

        岑淼淼笑得合不拢嘴,拍了拍她的手,“好了好了,回去吧,要不然人家书记公子该对我有意见了。”

        她挽着林一蓝出来,却见一女的扶着偏偏倒倒的常啟兴从走廊那边走过来。岑淼淼不由得冲天翻了个白眼,本打算当没看见,常啟兴却笑道:“哟,岑少夫人,好久不见。”

        岑淼淼不想理他,准备往前走,常啟兴却不让她走,“怎么没见岑少啊?”说着对身旁的女人道,“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岑思远岑少的夫人。”“岑少的夫人?岑少不是没结婚吗?”那女人笑道,“而且女朋友还是个网红,这位?没见过啊。”

        岑淼淼点头笑了笑,一句话也没接。

        常啟兴见岑淼淼没说话,瞬间也失去了兴致,但嘴上还是不饶人,“淼淼啊岑思远要是不要你了,你就上我这儿来,只不过呢你得悄悄躲着,不能让人发现了。”说着拍了拍岑淼淼的肩膀,笑着走远了。

        “什么垃圾玩意儿!”林一蓝冷哼道,“别和那狗东西一般见识。”

        岑淼淼看她一眼,笑道:“我怎么会和狗一般见识呢?”

        人确实不该和狗一般见识,狗咬自己一口,她还能咬回去?但是还是因为常啟兴闹得她不高兴,回包间坐了一会儿,便借口走了。林一蓝见她兴致不高,便也就没留她。

        从会所出来,岑淼淼也没敢开车,坐在车内抽烟。远远的看着常啟兴被人扶着摇摇晃晃地被人扶着出来。她笑了笑,就见常啟兴还没站稳,突然不知何处冲出几个小伙子,给他套上麻袋接着就是一顿胖揍。

        旁边的那个女人吓得滋哇乱叫,被手一指就不敢乱叫,转身就跑了。那几个人把常啟兴打得在地上直哼哼才转身离开。

        “夜路走多了会遇见鬼的,”岑淼淼笑了笑,“以后得小心了。”

        岑淼淼看了许久,却还没见常啟兴爬起来,心下一沉。他喝了酒,被麻袋一套,该不会是给闷死了吧?

        这样想着,她顿时有些心虚,忙下车去看,小心翼翼地蹲在他身旁,掀开他头上的麻袋,就见一双大眼睛死死地瞪着她。

        “啊!”她吓得跌坐在地上。

        “岑淼淼!”

        这几个字几乎是从常啟兴的牙缝里摸出来的,他一把抓住她,“你他妈给老子等着!”

        见他没死,岑淼淼顿时松了口气,理直气壮道:“我怎么你了!”

        “你他妈还好意思说,是不是你让人打我?”常啟兴死死地抓着她,喘着气挣扎着坐起身。

        “我下来看见有人躺着这儿过来看看,你别狗咬吕洞宾!”岑淼淼使劲甩他,但甩不开。

        “你他妈什么人我不知道?”常啟兴看着他,“咱们公安局去说清楚。”

        “常啟兴,你有病吧?我怎么就要和你去公安局?”

        “老子都被打成这样了还没病?快打电话叫救护车!”

        岑淼淼见人死不了,翻了个白眼打电话叫救护车。正打着电话,一帮人就冲了过来,忙喊道:“常总,常总,您怎么样了?”

        常啟兴扶着人起来,叮嘱人看着岑淼淼,“把她给我看住了!”

        “常啟兴,我好心看你,你……”

        “带走!”

        “常啟兴你……”

        “喂!你们干什么呢?”

        岑淼淼回头,就见林一蓝急忙跑过来,“常总这是怎么了?拉着我们淼淼不放?”

        “怎么了?”常啟兴看着林一蓝,“你去问岑思远要不要他媳妇儿,不要我就不客气了。”

        “关他什么事!”岑淼淼顿时慌了,“有什么事去公安局说!”

        “老子就要和他说,”常啟兴怒道,“你,马上打电话给岑思远,问他要不要他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