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6.修罗场

6.修罗场

        苏沛沛上大学的时候,思修老师曾经说过,他说他对他的学生没有什么要求,只要不要上社会新闻就行。后来,她与同学之间的也时常拿这句话来相互调侃,说是不要在社会新闻上看见对方。

        但是她从未想过,她没有上社会新闻,反倒是她男朋友上了社会新闻。她看着视频中那个拿着喇叭高喊的人不是岑思远又会是谁?不是说去外地考察了吗?怎么会和岑淼淼去闹人家婚礼?还闹得全网皆知,说什么网文照进了现实。

        “你这个策划得很好嘛,今年的金鸡奖要不要给你申请一个最佳导演?”苏沛沛看着视频中的人冷嘲热讽道。

        岑思远笑了笑,“我这还不是怕你不开心才没有告诉你的。”

        “你骗我我才不开心。”苏沛沛拉着张脸道,“我们说好的,彼此之间不能有谎言。”

        岑思远点点头,听见屋外的敲门声,对苏沛沛道:“先挂了,我妈找我有点事。”

        苏沛沛本还想说什么,但听见他这么说也只能说好。

        岑思远挂了电话就起身去开门,见岑淼淼拿着瓶水递给他,转身就走。

        “淼淼。”他出声喊她。

        岑淼淼转眼看着他,皱眉不解道:“怎么了?”

        岑思远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只是笑了笑,“沛沛知道了,我明天得过去一趟,我妈那里……”

        “我以为什么大事,”岑淼淼不以为意地笑道,“你放心去吧,万事有我。”

        岑思远低头笑了笑,欲言又止地嗯了一声,“早点休息。”

        “你也是,晚安。”

        岑淼淼回了屋,点了支烟坐在窗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呼出,月光透过窗户落在她的身上,颇有一种雾气袅袅的朦胧美。

        她烟瘾不大,只是心烦的时候会抽上一两支,虽然也没觉得烟草能让她镇定,但若是不抽又觉得缺点什么,尤其是在这样的夜里。岑思远今天又发神经病,他总是时不时地露出深情款款欲言又止的神情,让她胡思乱想,但明天又进入下一场恋爱当中,这么多年了,还不明白吗?

        思及于此,岑淼淼自嘲地笑了笑,将烟头摁灭,许是今晚的夜色太好,她也有些矫情了。

        “今晚适合刺猹。”

        岑思远看着岑淼淼发的这条朋友圈心中笑骂她傻逼,但还是转头看向窗外,风吹起纱帘,月光清澈如水,明明就在身侧,却又遥不可及。

        ……

        岑淼淼起床的时候岑思远已经出门了,她陪岑凤龄吃了午饭,找了个借口回家。想起岑思远说的让她注意安全,她还是有些心虚,好在小区安保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

        周一上班的时候,整个公司都在议论上周岑思远大闹常啟兴婚礼的事,林一蓝一边吃饭一边啧啧称奇,“岑总真是不一样的汉子。”

        岑淼淼笑了笑没接话,转而将话题引到食堂饭菜难吃上。下午开例会的时候,岑思远笑着问她:“你那天晚上刺了几只猹?”

        岑淼淼:“……”

        “你后院安抚好了?”岑淼淼转着笔问道。

        提起这事岑思远就有些头疼,啧了一声,“开完会给你说吧,现在说不清楚,容易被你骂渣男。”

        闻言,岑淼淼暗自挑眉,笑道:“你以为你是好东西?”

        岑思远再次:“……”

        见各部门人到齐,岑淼淼起身发材料,发完材料岑凤龄也到了。

        岑凤龄看了眼众人沉声道:“盛远在白岭水库那儿有一块地,放在他们手里一多年了,最近他们资金链出了问题,而且工期也赶不上,想要转让。我意思是接过来,和咱们的学校和学区房一起形成一个小的城中城,而且有风声传出来,市人民医院要搬迁,到时候周围的房价只会长得更厉害。”

        项目部经理陈江华看了看材料,问道:“这块地不大不小而且是一沼泽地,做什么都不好,咱们接过来打算做什么项目?”

        “问题就在此处,各位有什么看法?”岑凤龄道。

        “沼泽地倒是可以做成湿地公园,但是水库旁边建湿地公园,总感觉像吃饱了撑的。”

        众人闻言,纷纷笑了起来。

        “岑思远有什么看法?”岑凤龄转眼问道。

        “我觉得建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得先把地拿过来,不然就是咱们在那儿鼓吹什么湖景房,人家回头一看,后边一块荒地,不知道还以为那是一片坟场,到时候房子怎么卖?”

        闻言众人又都笑了起来,就听见岑思远悠悠道:“要我说,咱们可以去和市政府谈一谈,让政府与我们合资建成白岭公园,那块地就建成一个山庄。”

        “建山庄没问题,但是要考虑客源,别到时候成了鬼山庄。”市场部经理总监肖灵珊道。

        岑思远点了点头,“这是个问题,但是这块地得先拿回来,拿回来再说,到时候不管建什么,就看如何营销了。”

        岑凤龄见商量不出结果,遂出言道:“既然大家对买下这块地没异议,那咱们就算通过,明天江华带人去和盛远的接触一下,看看他们的意思,散会。”

        散了会,陈江华和肖灵珊拉着岑思远讲项目开发的问题,岑淼淼看了他一眼,转身去追岑凤龄。

        “我听说常啟兴结婚的时候你和岑思远去闹人家婚礼?”岑凤龄问道。

        岑淼淼舔了舔嘴唇,不清不楚地嗯了一声,“对不起岑总,是我冲动了。”

        “和你有什么关系,肯定是岑思远出的主意,就他上蹿下跳的最开心。”自己的儿子,岑凤龄最清楚。“这回盛远不狮子大开口才怪。”岑凤龄皱眉道。

        “我不知道我们与盛远要有往来,我去给常家道歉……”

        “我也是中午的时候才收到的风声。”岑凤龄沉声道,“既然做都做了道歉有什么用?只是这次谈判你别露面了。”

        岑淼淼嗯了一声,没说什么。

        岑凤龄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没事,这块地他不给我们也只能砸手里,你别太担心。只是呢,以后你拉着岑思远一点,多大的人了,做事还那么冲动。”

        “我知道了。”她唯唯诺诺道。

        见此,岑凤龄抿嘴笑了笑,“岑思远为了你还真是……”她凝眉想了想,“什么都做得出来,这是不是电视剧里说的霸道总裁?”

        闻言,岑淼淼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岑总,这话是把我架在火炉上烤,岑思远他可是有女朋友的。”

        “女朋友?”岑凤龄笑了笑,“过家家的事,你也当真?”

        正说着呢,岑凤龄就听见岑思远在身后喊她,“怎么了?”岑凤龄问道。

        “您还有事吗?我找淼淼有点事。”岑思远笑道。

        ……

        “什么事?真的要找我证明你不是渣男?”上了车之后岑淼淼才笑着问道。

        “今天说找政府的人说一下白岭水库开发的事,”岑思远边系安全带边道,“我今天下午约了领导秘书,是个四十多岁的女的,我单独去见她不方便,带着你去比较好。”

        岑淼淼哦了一声,“吃饭的地方定了?”

        “定了,吴家大院,那里环境好,而且旁边就是国贸,吃了饭去逛逛。”岑思远沉声道,“她去给领导带个话,看看以后能不能约领导出来吃个饭,总比干巴巴地拿着方案去好,毕竟修公园也不是什么赚钱的事,而且听说市里也没这个闲钱。”

        岑淼淼点点头,转而问道:“你真的打算修山庄?”

        “真的。”

        “我觉得他们说的确实要考虑一下,修个高级庄园,也不见得有几个人来,光是维护都是一笔钱。”

        “赚不了钱就用来当婚房,也不缺那点钱。”岑思远平静道。

        岑淼淼:“……”

        妈的,资本家!

        “是哦,修了新房接新娘,哇,好浪漫。”岑淼淼看着他调侃道。

        正说着,岑思远的电话来了,岑淼淼瞥了眼来电显示,笑得更深了,“说曹操曹操到。”

        岑思远微微皱眉,划了接听,“喂,怎么了?今天约了领导吃饭,嗯,你去吧,玩得开心。”

        挂了电话,岑思远看了眼岑淼淼,本想说什么的,见她正一脸认真地看着手机,遂也没说。

        商业饭局总是陪吃陪喝陪玩,自从岑思远喝到胃出血后,这种事就是岑淼淼做得多了。岑淼淼陪吃陪喝,最后还陪逛街,给前来吃饭的一男一女各自买了一件礼物,最后才得了一句会把话带给领导的。

        送完张秘书,岑淼淼也有些累了,因为喝了酒的关系头有些重,岑思远把她揽过来靠在自己肩上休息。

        “头晕不晕?今晚不回你那儿了吧?”岑思远扶着她柔声道。

        岑淼淼懒懒地嗯了一声,“晕得厉害,像喝了假酒一样。”

        “我背你吧。”岑思远看着她,眼中有些自责和后悔,今晚不应该让她喝那么多的。

        岑淼淼笑了笑,不客气地爬上他的背。

        “长胖了啊岑淼淼。”岑思远笑道。

        “人到中年,发福也是正常。”岑淼淼半眯着眼毫不在意地笑道。

        闻言,岑思远也闷声笑了笑,“长点肉也好,不然都是骨头,硌人。”

        这时电梯停了一下,岑思远看着电梯外的人,心下一沉,谁来给他解释解释,这是特么的什么巧合!

        苏沛沛亦是一愣,被朋友推着进电梯,转眼看着岑思远的时候眼眶都红了,“陪领导吃完饭了?”

        岑思远嗯了一声,淡淡道:“吃完饭陪他们逛了会儿街,淼淼喝多了走不了路。”

        岑淼淼拍了拍岑思远,让他放自己下来,岑思远也从善如流地放她下来,但还是不放心地扶着她。

        “岑秘书你还好吧?”苏沛沛关心道,说着要从岑思远身上把岑淼淼扶过来,看起来是扶岑淼淼,其实是想把岑淼淼与岑思远隔开。

        “没事。”岑淼淼勉强扯出一丝笑意,却不着痕迹地避开了苏沛沛的手,闭着眼睛靠在电梯上。

        虽然头有些晕,但她脑子还很清醒,太懂苏沛沛内心的小剧场了,马上就要上演被强势恶毒心机女配抢男主,欺负无辜小白兔的戏码了,她可不能入这个套。

        “你也是,让岑秘喝这么多,都不知道心疼人的吗?”苏沛沛看着岑思远埋怨道。

        岑淼淼听了,顿时觉得苏沛沛这女人有点东西,是自己段位太低小看她了。这种反客为主的,一下子把自己提到主子的位置上去,高,实在是高!

        “可能是酒的问题。”岑思远干笑道,“待会儿我让司机送淼淼,我送你回去。”

        苏沛沛偷偷瞥了岑淼淼一眼,抿了抿嘴唇,“岑秘一个人回去,不好吧?你送她回去吧,我没事的。”

        又切换到乖巧懂事的人设了,这个度掌握得很不错。岑淼淼听着,感觉自己要吐了,但她还是生生地忍住。

        “肯定不让她一个人回去啊,”岑思远笑道,“她先回去,家里阿姨会照顾她。”

        所谓家里,自然就是他家!

        岑淼淼有一种要被岑思远的愚蠢逗笑了的感觉,但是实在是太想吐了,她只得紧牙关死死稳住。

        苏沛沛万万没想到岑思远竟然可以如此直男,但话是她自己说的,总不能收回来。她忍着一口气,没再说什么。

        电梯到了负一楼,岑淼淼生怕岑思远来扶自己,率先跨了出去,但岑思远不放心跟上,回头对苏沛沛道:“你等我一会儿,我先送她上车。”

        “不用了,你们回家吧。”苏沛沛沉声道,看了岑淼淼一眼,强颜欢笑道,“你好好照顾岑秘,再见。”

        好一个贤良淑德的女友,只是说话不那么茶里茶气的就好了。

        岑淼淼虽然是喝多了,但还没有醉,她将苏沛沛离开时脸上的那种决然又心碎的表情看得真切,心中顿时有些烦躁。

        她已经尽可能地避嫌了,但她和岑思远认识十年,在一起工作三四年了,怎么可能说避嫌就断得如同陌生人?他们还要一起工作啊!生活不只是谈恋爱啊!怎么有了苏沛沛,她一下子就变成以工作之名,行不轨之事的汉子婊了?再见再见,我可再您妈的见!

        都是受过台日韩偶像剧洗礼的,搁这儿装什么被迫害妄想症的小白莲?有本事直接上来和她干一架啊。

        岑思远见苏沛沛生气走了,想到又要低声下气地赔不是,顿时觉得心烦,低声骂了一句,转而伸手准备扶岑淼淼,她却避之不及。

        “你也跟着闹?”这下他彻底生气了。

        闻言,岑淼淼大怒,“我特么闹什么了?”忍了一路,她也忍不住了,还想骂人却忽然间不舒服地吐了出来。

        岑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