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十年倾岑在线阅读 - 2.女王与她的狗腿子

2.女王与她的狗腿子

        而岑淼淼这边,进入电梯的那一刻方才安心下来,捂着那颗快跳出嗓子眼的心,埋怨道:“小郑怎么回事?都到楼下了才打电话。”

        “岑总新买了车,他没记住车牌号。”身旁的男人亦是心有余悸。

        闻言,岑淼淼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换车倒比换女人快。”

        “估计又是露水情人,过几天就淡了。”同事道。

        她看着电梯里的显示器,无所谓地叹了口气,“谁知道呢?”说着,一楼到了,她便跨了出去。

        ……

        “她真的这么说的?”岑凤龄一边给池中的鱼喂食一边问道。

        岑淼淼端着鱼食,嗯了一声。

        “你怎么看?”岑凤龄问道。

        “挺好一姑娘。”

        闻言,岑凤龄点了点头,笑道:“姑娘是个好姑娘,但是想进岑家的门,还欠些火候。”

        “您也别担心,岑思远什么性格您不知道?又不是真要娶她。”

        岑凤龄把手中的鱼食悉数抛进水中,拍了拍手道:“我是担心他娶不到媳妇,今天换一个,明天换一个,像个滥情的花花公子一样,以后哪个好姑娘愿意嫁给他?”

        “好姑娘多的是,只要受得住气便成。”岑淼淼笑道。

        闻言,岑凤龄转眼看着,笑道:“你呀你,你可就盼着点儿他好吧。”

        岑淼淼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只要能忍受岑思远日后花天酒地,愿意嫁给他的姑娘一抓一大把。

        不过这样形婚,在岑凤龄看来结与不结又有什么区别?她也不缺给岑家传宗接代的人,只是想让儿子有个知暖知热人罢了

        “行了,不说他了,今儿我让李阿姨做了你爱吃的菜,就别回去了。”

        岑淼淼应了一声,放下鱼食,笑着对岑凤龄说哪里新开了一家美容店,项目好得很。

        岑思远回到家中的时候,岑淼淼正陪着母亲在看电视。他看着这两个总是让他没有办法的女人,心中不由得有些生气,丢下衣服坐在沙发上,不悦道:“我就是谈个恋爱,您能不能不要像查犯人一样?”

        岑凤龄看了儿子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我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啊,就是让淼淼去问问话。”

        “可是您这样做让我很为难。”岑思远皱眉不悦道。

        岑凤龄看着他,不可理喻道:“有什么为难的?哦,若是你把她带回家,我还不能问一问了?”

        岑思远啧了一声,“这才哪儿到哪儿?怎么就到带回家了?”

        “意思你又玩弄人家小姑娘的感情?”岑凤龄问道。

        岑思远:“……”

        当他没说。

        晚些时候,岑淼淼洗漱好准备回屋睡觉的时候,就见岑思远拉着张脸站在她的房门口。她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要干嘛?”

        “岑淼淼,你是我的人还是我妈的狗腿子?”

        闻言,岑淼淼挑眉笑了起来,“你这话就不对了,我怎么就是你的人了?”

        “你从进江城就跟着我,我到哪儿你到哪儿,不是我的人吗?”他皱眉不悦道,“现在成了我妈的狗腿子。”

        在岑思远心目中,岑凤龄与岑淼淼就是女王与她的狗腿子。

        他与岑淼淼是大学同学,大学期间关系一直很好,研究生也在同一师门,毕业后他给岑淼淼开了后门,让她直接拿到江城的offer。一路上,只要自己升职,一定会带上她,不然凭她自己一人,短短五年时间,她能做到ceo的首席秘书?美得她!

        “可岑总问您要我的时候,您果断把我送出去了呀。岑总,可是您不要我在先。”她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倒显得她无辜得很。

        岑淼淼一直跟着岑思远,工作出类拔萃,情商极高招人喜欢,最重要的是很能喝。岑凤龄正是看中了这些,才将她要到身边,对她也极好。因为她也姓岑,比岑思远大三岁,江城的员工背地里都喊她大小姐。

        岑思远:“……”

        “少给我阴阳怪气的,你就是不向着我,还和我妈一起压榨我。”他拉着张脸不高兴道。当初答应把岑淼淼给母亲做秘书,就是想着她能帮他掩饰掩饰,没想到现在岑淼淼完完全全成了母亲的人。

        闻言,岑淼淼无可奈何地看着他,语重心长道:“不是我不向着你,这一次就是你自己没处理好。你自己说,那姑娘来公司找过你几次了?她不知轻重,你也不知道吗?私底下你爱怎样怎样,难不成真的要传得人尽皆知?让人知道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快?你还要不要名声了?”

        岑思远被她这一数落,也发不出脾气,承认这确实是他的失误。大概是年纪大了,遇见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就有些把持不住,纵容了些。大概这就是老牛吃嫩草的快乐。

        “哎呀,不要上纲上线,比我妈还操心。”

        岑淼淼抱手看着他,“你以为我想.操你的心?要不是阿姨,我懒得管你。”

        “无情无义。”岑思远冷哼道。

        闻言,岑淼淼心中不由窜出一丝火气,想骂他几句,又觉得没有必要,白了他一眼,“以后你愿意干嘛就干嘛,关我屁事!”说着狠狠地把门摔关上了,还从里边把门反锁了。

        见人真生气了,岑思远立即认怂,“淼淼我错了!”

        “你错什么?你对得很,全世界就你最正确。”

        岑思远:“……”

        “淼淼……”

        “滚!”

        岑思远再次:“……”

        他瞬间有一种被妻子赶出门的既视感,有了这个念头又立马压了下去,垮着张脸回自己的屋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