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科幻小说 - 听说我是盗墓贼在线阅读 - 第一七六章 大佛

第一七六章 大佛

        尽管毛毛的话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出口,但梅谦清楚,恐怕这时候,她或宁驰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

        忙开口拒绝,表示自己现在很烦,难得有机会一个人待几天,不希望被打扰。

        同时承诺,这边的事情一了结,就立刻回返夏都。若感觉身体不舒服,也会就地寻找医院治疗,毛毛这才松口。

        梅谦又嘱咐她催一下私家侦探的调查进度,便结束了通话。

        其实,他根本没有嘴上说的那般烦躁。

        仅仅是暂时不能离开本市协助调查而已。

        从警察两次询问时的态度来看,说他是嫌疑人可能都勉强。

        他猜想,可能是那位马警官观感敏锐,察觉到了他大开杀戒后的戾气,才对自己特别上心。

        估计等伤者苏醒或者案件有了头绪,这件事也就与他无关了。

        到那时,自己通过旅游散心,将戾气消了,也就与之前没什么不同。

        马警官总不会靠个人感觉再强留他吧?

        相比之下,梅谦更在意赵君此人的成色。

        如果说盗墓贼耐人寻味的态度,让他开始起疑。

        在烟市寺院的偶遇,则令他警醒。

        可惜私家侦探的动作太慢,这都快24个小时了,还没有反馈结果。

        收起了手机,梅谦重新在烟市的街头闲逛起来。

        与其他的游客不同的是,他不看旅游攻略,也不去繁华的地方。

        信步而行,走哪算哪,街巷里弄和老旧小区,他都会刻意转一转。

        最后走得累了,便停住脚步,饶有趣味地看几个老人下棋。

        这一站,就不知不觉混到了日落西山的傍晚。

        感受到了饥饿,才婉拒老人让他入局的邀请,朝着最近的夜市方向行去。

        只是,梅谦这顿晚饭注定坎坷。

        尽管太阳落山,还是有突发事件令他感到糟心。

        而且是相当匪夷所思的事,例如:上午才拜过的大佛,竟然自己塌了……

        --------------------------

        梅谦没有选择困难症,却也被夜市里琳琅满目的小吃弄花了眼。

        最后只能挑个人气最旺的摊子坐下,让老板推荐几种,并叫了一件啤酒。

        但他这两天的晚餐注定坎坷。

        如昨晚一样,啤酒还没喝半瓶,就不得不停下了。

        起因是耳力太好,刚巧听到邻桌的交谈。

        “通慧寺的大佛刚刚塌了……”

        梅谦喝酒的动作一下子停住,飞快地打开手机,开始搜索烟市本地新闻。

        在点开一条链接后,某个视频被吃瓜网友顶到了最上面。

        该视频并没有记录佛像坍塌的过程,画面中,只有一颗双颊开裂、犹如在流泪的佛头。

        但是据拍摄者说,这颗佛头已经是发生坍塌后,佛像身上唯一还算完整的部位。

        梅谦眉头紧锁,又点开下一个视频。

        果如第一位所言,除了佛头,整座大佛几乎能用碎裂来形容,无数钢筋水泥的碎块将莲花台整个覆盖住了。

        远远望去,就是个废墟。

        幸好发生事故时,通慧寺已临近闭寺,并无香客游人在附近,而且佛像不算高大,才未产生伤亡。

        梅谦低头想了想,默默打开微博,将下午拍摄的照片全部看了一遍。

        等确认自拍时出于忌讳,并未将那尊佛像拍入画面,照片中出现的建筑也没有通慧寺标识,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还好,要不然明天的头条里,肯定有一条标题《灾难制造机--梅谦,上午上香,下午佛倒》的新闻出来。

        可是,尽管暂时牵扯不到自己身上,但发生这种不可思议的事,也不得不令梅谦心中多想些。

        这是荒诞到靠山山倒,还是某些东西的警告?

        而无论是哪种情况,啤酒肯定是喝不下去了。

        他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将一份炒面吃个干净,剩下的海鲜也没打包,直接找老板结账走人。

        一出夜市,便打了车,直奔通慧寺而去。

        这里距离通慧寺并不远,而且事故发生也没多久,可梅谦下车后,还是看到了不少人。

        甚至有信徒就地焚香叩拜,口中还念念有词。

        梅谦径直进了前山门,但没走多远,就看到两名正扯着隔离带的警察。显然不让人靠近了。

        不过到这里也已足够,一抬眼,发现白日还在的高大佛像果然没了踪影。

        正琢磨要不要偷偷潜进去,不必靠近,能偷听到警方交谈,只要确认事故是否人为,有没有爆炸痕迹就好。

        嗯,希望大佛是被人破坏的,这样他起码还能挽救一下。

        可刚刚转身,就很无语地看到一道正身影在向这里靠近,不得不暂时打消了计划。

        “你怎么也来了?”梅谦皱眉对满头是汗的赵君说道。

        “梅老师,原来您也在。”赵君小跑到近前,拉着他离警戒线远了些,才开始擦汗:“我正好在附近,得到消息就跑过来看看。”

        说着,脸上露出一丝的不安,并小心翼翼地压低了声音:“您说怪不怪,刚拜完,佛像就塌了。”

        “怎么,你以为佛像是你搞塌的?”梅谦斜睨着他。

        “我在想,是不是咱们之前去的地方,有什么忌讳?”赵君咽了口口水:“这也太巧了。”

        嗯,我跟你的想法差不多。梅谦心里暗暗念叨,说出口的话却是:“别迷信了,你都敢盗墓,还怕这些?”

        “我、我是第一次。”赵君弱弱回答了一句,接着又将声音压低了些,解释道:“正因为从小接触古董,听这些故事,才最信神鬼。”

        梅谦心念一转,正准备继续打探一下赵君的跟脚,哪知手掌刚要拍上对方的肩膀,竟然又有人叫了他的名字。

        “梅先生?”

        梅谦叹了口气,这声音实在熟悉,毕竟下午刚接触过。

        他转了个身,朝正从外山门朝此地走来的马警官笑道:“咦?原来是马警官,你们刑警也负责维持秩序?”

        “被抓了壮丁。”马警官回答。

        而一身警服的马警官靠近,梅谦能明显感觉到身旁赵君的身体紧绷了起来,脸上刚刚擦掉的汗珠又冒了出来。

        他打眼一扫,竟发现对方的小腿肚子都在打颤。

        不禁挑眉,这便是做贼心虚吗?

        “那个、梅老师,我还有事,先走了。”赵君匆匆说了这句话,就低头从马警官身旁绕过,小跑着下了台阶。

        马警官平静地目光在赵君身上扫过,很快又投向梅谦,笑着问:“这是你朋友?”

        “刚认识的小朋友,一个整天不学好的花花公子。”梅谦垂眸浅笑。

        “是吗?难怪怕我这身警服。”马警官挑动眉毛,却未在赵君身份这问题上纠缠,而是道:“还想给你打电话的,既然在这里遇见,就在这里通知你吧。”

        “是不是那个男人苏醒,我可以自由离开了?”梅谦问道。

        “伤者没醒,但案子已经查清楚了,凶手实在让人意外!”马警官突然叹了口气,语气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