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科幻小说 - 听说我是盗墓贼在线阅读 - 第一七五章 缘分(下)

第一七五章 缘分(下)

        梅谦洗漱好,背着包准备去前台退房,走到一半,便看到了一条警戒带,外面还有几名警察把守。

        他朝里面看了眼,见到碎裂的落地窗后,数个蹲在地上拍照取证的身影,之前见过的马警官也在其中,正与同事低声交谈着什么。

        对方似乎有所感应,猛地回头,两人目光不可避免地交汇。

        随即,马警官愣了下,便朝他点头致意。

        梅谦回以微笑,没多做停留,从警戒带旁绕了过去。

        “马哥,难道你怀疑梅谦?”马警官的同事,见他一直盯着梅谦远去的背影,好奇问道:“但根据现场痕迹看,凶手的身高、鞋码都与他不符啊。”

        “没,我只是好奇,住的地方出现了凶杀案,他只惊讶了一下就恢复正常,面对警方的询问,也半点慌张的情绪都没有。”马警官微微摇头:“而且,我隐约能感受到对方身上有种杀气,这人绝对不简单,咱们必须好好查一下。”

        “嗨!忘了你刚出院,可能不认识他。”同事猛地一拍脑袋:“我应该早告诉你的。”

        “他很有名吗?”马警官疑惑反问。

        “这位梅谦不但是位知名作家,还是个奇葩,经常与咱们警察打交道,只是过程不那么愉快罢了。”同事朝左右看了看,才道:“具体的等回去后给你解释。”

        “行,那就继续忙吧。”马警官笑着点头,目光却不自觉又朝着之前梅谦消失的方向看了眼。

        退房时,梅谦没有看到服务员小姑娘,苦着脸的老板说她是勤工俭学,要下午三点才来上班。不过他已经放了假,估计最近几天,民宿肯定无法营业了。

        好好的开店,竟然遇到这种事,也难怪老板脸色难看了。

        就算民宿主要接待外地游客,可现在网络发达,这里死过人的消息若传了出去,肯定会对收入有些影响。

        听了老板的诉苦,梅谦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

        因为他跟老板一样,都觉得自己倒霉。

        好好旅个游,又遇见了凶杀案,偏偏死的还是跟他发生过小矛盾的邻居,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鉴于自身的霉运,梅谦随便找个地方吃了早饭后,就改变了去瞻仰秦皇寻仙遗迹的计划。

        听饭店服务员说,这里距离著名的通慧寺和太平观都不远。

        他觉得与其去后人建的东巡宫,还不如去上香。

        决定了,今天去通慧寺,明天去太平观,佛道两家都拜拜,礼数到了,真能改运也说不定……

        其实,梅谦穿越前一直是个无神论者。

        就算他经历过神奇的穿越,现在有些什么都信一点的趋势,也从未出入过宗教场所,不太懂上香的礼数,更不知其中有什么忌讳禁忌。

        是以,在外山门下车后,心中难免忐忑。

        好在今天正是周末,前来上香游玩的人着实不少。

        梅谦想了想,就跟在一群大爷大妈的身后,走了进去。

        一路上有样学样,他总算顺利地拜了佛,还随大流地捐了点香火钱。

        反正礼数已经做足,至于佛菩萨能否听到他的诉求,就管不了了。

        原本还能混顿免费的斋饭,可听旁边人说了规矩,加上早饭纯属对付,就想吃点肉,就离开了大妈的队伍。

        如今正事做完,中午的人也明显少了些。

        这座规模宏大的寺庙,看起来才更具庄严。

        他一时兴起,甚至在香炉前,大殿外都照了自拍发在微博上。

        等将开放区域都逛了一圈,他就打算离开了。

        但他刚转身,便有一道熟悉的身影入了眼帘。

        竟让他反应不及,当场愣住了。

        迎面而来的人此时也看到了梅谦,只是与他呆愣的表情不同,那人先是惊愕的长大嘴巴,然后面上所有神情瞬间转变为惊喜:“梅谦?真的是你?”说话间,就已经跑到了近前。

        梅谦眨眨眼,扯了下嘴角,说句“当真有缘”,一把拉住来人的胳膊,直接拽着人离开了寺院……

        -----------------

        梅谦将人带到路边偏僻处,见四下无人,一把扣住对方的脖子,恶狠狠地道:“你小子是不是跟踪我?”一边说,手上还渐渐加大了力道。

        “梅、梅老师,我没有跟踪你啊。”赵君几乎用尽了全力,也掰不开令他窒息的手掌,只能困难地解释:“我是来上香的啊。没想到会遇到你,”

        不错,这人正是之前还同梅谦一起参与盗墓行动的赵君。

        没想到仅仅过去了一晚,两人竟再次碰面了。

        梅谦当然不会在光天化日下杀手,心里也清楚,现在根本就没人能够悄无声息地跟踪自己。

        他之所以摆出这种姿态,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我、我没有恶意。”赵君的脸色已被憋得通红。

        梅谦冷哼一声,才慢慢地松开了手,又问:“别说你也是来上香的。”

        赵君正捂着脖子大口呼吸,刚想抱怨几句,可看到梅谦冰冷的眼神,硬生生将话咽了回去。

        又喘可会儿,勉强说道:“就是来拜佛求心求心安,前天可把我吓坏了……”接着就将他醒过来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又看到了啃噬尸体的虫群,怎么跑了出来,一股脑地讲述出来,竟然没有半点的隐瞒。

        梅谦挑了挑眉:“你家在烟市?”

        “我在这里上大学,近两天总是做噩梦,听说通慧寺灵验才来上香的。”赵君摇头叹道。

        这可真巧了。其实,按照梅谦的计划,等查到赵君这几天都联系过谁,他也会考虑与对方接触的。

        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昨晚刚将程序发给毛毛,让她找上次办事的私家侦探去查,今天就和赵君碰面了。

        “对了,你是怎么掏出来的?强哥他们还有人活着吗?”赵君又问。

        梅谦沉默半晌,才将之前编好的理由说出口:“那个山洞里有种令人昏迷的气体,当时除了你,离洞口近的都昏倒了。结果我们刚要救人,里面就冲出来恶心的大虫子,见人就杀。他们都死了,你也是我拼了老命才拽进的甬道。对了……”说到这里,他故意露出笑容:“你身上的衣服因为沾染了血迹,我就全给脱了。”

        “原来是这样!”赵君喃喃自语:“难怪了,我就说谁那么坏,能无缘无故扒我裤子。”

        梅谦不满地瞥他一眼:“你也知道我身上有伤,带着你离开山谷已是极限,实在背不动,就自己先逃命了。”顿了顿,又冷哼了声:“这次能活下来,算你命大。”

        “真没想到古墓里会有那么可怕的怪物,还一出现就是一群。说实话,我当时都被吓毛了,脑子里就剩一个逃跑的念头。”赵君脸上后怕的情绪一直未曾消散,嘴里也一个劲儿地感叹。

        梅谦目光闪烁,强自压下心底狂笑的冲动,缓了缓,才叹着气说道:“嗯,我来这里的目的与你一样,那些怪物我也是头回见,确实不好对付。”停顿片刻,又抬手拍了对方肩膀:“现在你清楚盗墓这行的水有多深了?将这件事彻底忘掉,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吧年轻人。”说罢就大步流星离开了。

        现在该提供的信息已经给了,不论赵君是何种身份,还是尽量少接触为好。

        所以等到赵君回神过来,他早就拦了一辆出租车,走得远了……

        ----------------------

        梅谦从网上挑了家很火的馆子,美美地吃了顿午饭。

        烟市刑警真有效率,也不知从什么渠道了解到梅谦曾给邻居泼过红油漆,并威胁过对方。

        “所以,我的嫌疑加重了?”梅谦皱眉看向对面的马警官,但疑问一出口,他自己就先否了。

        如果嫌疑真的加大,他现在也不会和对方在街边闲谈,而是应该坐在警局,等待调查。

        接着,他又冷哼了声:“难道你们在怀疑我雇凶杀人?我至于吗?”

        马警官与同事对视一眼,笑着摇头:“并不是,我们仅是例行询问而已。案子侦破之前,所有与受害者有矛盾的人,我们可能都要调查并记录在案。”

        “那我是不是可以回夏都了?”梅谦追问。

        “毕竟案发时您就在附近,目前伤者还未苏醒,所以……”马警官摊手道。

        然后,又询问了昨晚的一些细节,两名刑警就告辞离开了。

        梅谦有些无奈地叹气,总感觉这两个警察、尤其是马警官对待他的态度十分奇怪。

        而且,先给他打电话问他在哪?然后开车过来,结果没说几句话人就走了。

        简直莫名其妙。

        不过,享用美食而变得不错的心情,也因此被破坏殆尽了。

        想了想,还是给毛毛去了电话,表示自己很可能无法按时出席新书发布会。

        毛毛当然有些怨言,怀疑他不顾及自己的身体,玩疯了不愿回去。

        可在得知自己老板不过出门旅游一趟竟又卷入了一件刑事案件后,电话那边也是瞬间没了声音。

        过了好半天,才用小心翼翼的语气说道:

        “要不,我和宁驰去找你吧,万一出什么事,好歹还能有个照应。”

        梅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