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科幻小说 - 嫌疑人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六章 黑色影子盘踞

第六章 黑色影子盘踞

        她内心深锁着的那无人知晓的秘密,无声打开。

        顾兰被吓得不敢出声,呆呆地看着黑影,一动也不敢动。

        白郃脸上不再是平静如水面一样的表情,她瞳孔微缩,怔怔地盯着黑影,额头渗出一滴冷汗,冷汗缓缓滑过脸颊,从下巴落下,砸在地上。

        “嘘!”许木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他似乎也被这个黑影吓到了。

        关轩站在门边,看不清方柱上到底有什么东西,便朝他们喊:“柱子上有什么?”

        许木大惊,连忙挥手让关轩不要说话。他猜想,这方柱上的东西,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魑魅魍魉、山精野怪,从小接受无神论教育的他,活了这么多年,想到这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心里更多的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惊讶。

        关轩当然不知道许木的意思,在他看来,许木正拿着手电筒对着他挥舞来挥舞去,像是在跳大神一样,也不回答他的问题。

        “许木,你怎么了?说话啊!”关轩再次开口,害怕许木没听清,加大了音量。

        “我去!什么毛病!”许木在心里暗骂关轩,他瞥了一眼白郃和顾兰,发现两人依旧呆呆地盯着黑影看。怎么回事,她俩还没看够吗?这有什么好看的,一个会动的圆球出现在这里,不管怎么想都很诡异。

        眼下来不及去管她俩,许木现在一心只想阻止关轩大声说话。

        关轩缓缓朝许木走来,走得近了,关轩看清了许木的动作,他在努力地挥着手,好像是在阻止自己靠近?

        关轩停下脚步,站在离许木五米外的地方。

        许木见关轩不再过来,心里松了一口气,正当他想要示意关轩朝柱子上看的时候,关轩手中的手电筒发生了变化。

        原本照向地面的手电筒缓缓向上移动,扫过地面,扫过石柱,看目的是想照清柱子上的物体。

        许木心里大惊,虽然不知道上面是什么东西,但是不能让它见光,这一点他还是知道的,毕竟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他向关轩大步跑去,离得只有两米时,他纵身一跳,将关轩扑倒在地。

        关轩被撞得生疼,发出一声呻吟。许木压在他的身上,此时来不及说明,只好急促地说:“柱子上有鬼,不要去照它。”

        关轩一脸呆滞:“鬼?”

        鬼是不存在的,这事关轩从小就这样认为,这时从许木嘴里听到这个,一时间竟然觉得有些好笑。

        不过关轩没有笑出声来,因为他也看到了那个悬挂在柱子顶端,一晃一晃的黑影。

        许木感受到关轩倒吸了一口气,于是站起身,拉起关轩,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小声地说:“看到了吧,那个东西有点诡异。”

        关轩情不自禁地点头。

        正当许木想要提醒罗胜不要乱照乱跑的时候,“唰”的一声,罗胜的手电筒已经朝石柱顶照去。

        映入眼帘的并没有传说中的恐怖的鬼怪,而是出现了一个用竹条编制而成的竹篓,不知道被谁挂在了石柱的最上方,此时正一摆一摆地撞击着石柱,虽不算恐怖,但也十分吓人。

        “扑通”一声,顾兰瘫倒在地,她被这黑影吓得不轻。白郃见状,步履蹒跚地走过去扶起她。

        “这……这是什么?鬼怪呢?”许木看到挂在石柱上的竹篓,先是一愣,重重地舒了一口气,然后惊疑地看着竹篓。

        关轩脸上的表情变化也跟许木差不多,最后,他把目光停在许木身上,一副“原来这就是你刚刚推倒我的原因”的表情。

        许木察觉到关轩的目光,不好意思地笑着摸了摸头,一脸委屈的样子,就差把抱歉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罗胜歪着嘴,脸上嘲笑的表情尽显无遗,讥讽道:“啧,一个竹篓就把你们吓成这样?”

        众人刚从惊吓中回过神来,没有心情理会罗胜的话。

        见众人都不说话,罗胜扬扬得意,又添了一句:“真是乌龟看青天——缩头缩脑。”

        许木听了这句话,心里有点生气,为了转移注意力,他看了一眼顾兰和白郃。顾兰没有力气站直,白郃正费力地扶着她,两人此时已经没有力气去反驳罗胜。

        许木正想开口呵斥罗胜,一阵刺耳的声音突然回荡在房间里。

        “嘶嘶……嘶嘶……”

        “什么声音?”罗胜叫道。

        由于房间密闭,嘶嘶声在墓室中异常恐怖,一股寒意升起。

        “等等,这个声音。”关轩仔细地听着,试图找寻声音的来源。

        众人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嘶嘶声就像从耳边传来,离得非常近,但转过头,身后却是空荡荡的,让人捉摸不透。

        “嘶嘶……嘶嘶……”

        “嘶嘶……嘶嘶……”

        房间里,又响起几道嘶嘶声,与第一道声音相比,这几道声音有的高,有的低,有的断断续续,声音持续不断,听起来诡异极了。

        嘶嘶声此起彼伏,没有一丝停下来的意思。关轩皱着眉,始终找不到声音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顾兰站得有点累了,一只手撑着腰,另一只手拉着白郃,示意她靠着柱子休息。白郃刚刚也被吓得够呛,此时被顾兰一拉,也没再坚持站着。

        虽然四周依然存在嘶嘶的声音,却看不见有什么危险,似乎只是声音诡异了一些。

        想到这里,白郃稍微安心地靠着石柱休息,下了洞穴后,不知在隧道中走了多久,一直没有休息过,也许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在黑暗的环境中待得久了,难免会心生抑郁,使人疲惫。此时能够坐下来休息一会儿自然是很好的,虽然这嘶嘶声有些诡异,但听得久了,却让人感到有些发困。

        用来安眠的话,想来会有很好的作用吧?白郃内心突然冒出一个这样的想法,随即白郃摇头自嘲,看来是在黑暗中待得太久,想法都有些不正常了。

        靠着石柱休息,白郃放空大脑,不再去思考任何事情,她扫了一眼墓室,关轩在墓室里来回走动,似乎在寻找嘶嘶声的来源。许木和罗胜也没有闲着,他俩正分别在另两扇石门门口仔细观察,好像在探索打开石门的办法。

        白郃看见大家都各忙各的,没有什么需要帮忙,便闭上了眼睛,右手握着顾兰的手。顾兰此时脑袋正枕着白郃的肩膀,白郃顺势靠着顾兰的头,乍看之下,像是一对关系亲昵的情侣正相互依偎在一起。

        “这嘶嘶的声音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咦,这声音怎么越来越清晰了?”

        白郃皱了皱眉头,不满突然变得清晰的嘶嘶声,心想,这嘶嘶声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清楚了?好像就在耳朵边上叫唤一样。

        耳边……头顶……等等!白郃突然睁开了眼睛,像是明白了什么,竹篓!头顶的竹篓!白郃在内心咆哮着,蛇!嘶嘶声是蛇的声音,就在柱子上的竹篓里!不止一条!

        白郃脑子乱得像一团麻,但是很快,她便理清了思绪。嘶嘶声是蛇的声音,不出意外,蛇就在柱子上的竹篓里,而且还不止一条!

        得赶快离开柱子!白郃心里立马想到这一点。

        “小兰,快离开这里,动作轻点!”

        顾兰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白郃急匆匆地拉起身。

        “白姐……怎么……”没等顾兰说完,白郃打断了她。

        “安静点,我们先离开柱子。”白郃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

        尽管不是很明白白郃要做什么,顾兰依旧乖乖地听话了。

        白郃刚走出没几步,耳边的嘶嘶声更加清晰,频率也变得快了,她暗自叫道不好,只好减缓脚下的步伐,尽量不发出声音。

        “白姐?”顾兰见白郃脸上出现了无比沉重的表情,心中疑惑,试探性地问。

        “嘘!”白郃再次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她没有直接回答顾兰,注意力更多地放在了柱子上悬挂的竹篓上。

        “跟着我走,动作轻点。”白郃小声地说,语气不容置疑。

        顾兰虽然疑惑,但也没有多问。

        两人慢慢地向许木的方向走去。

        “许木。”白郃轻声叫着,生怕惊动头上的蛇。

        许木正在右边石门附近观察着,石门紧闭,向左向右都推不动,像是浇筑在了墙壁内,不让外人进入。他正愁着怎么才可以打开这扇门,耳边传来了白郃气若游丝的呼吸,夹杂在嘶嘶声中,不仔细听很难分辨得出。

        许木转过头,看到动作奇怪、速度缓慢朝他走来的两人,他正要开口,发现白郃的手指向石柱。

        洞内昏暗,难以看清白郃脸上的表情,许木以为白郃想说石柱上有什么发现,想都没想就把手电筒照向石柱顶端。

        白郃本想阻止许木说话,才伸手示意石柱有异,没想到许木竟然一根筋直接用手电筒去照。情急之下,白郃大喊:“竹篓里好像有蛇,别照!”

        可惜已经晚了。

        手电筒的光直直地照向了竹篓,竹篓没什么异样,四周还是响着嘶嘶的声音。

        关轩和罗胜也看向竹篓,被白郃的话所吸引的他们正朝许木这个方向走来。

        竹篓被手电筒照射着,没有异样,白郃正要松一口气,看来自己的猜想是错误的。

        幸福是短暂的,白郃还没吐完一口气,下一秒,异象突生!

        房间内嘶嘶声骤然加剧,频率加快,头上还传来了竹篓迅速转动的声音。

        “啪!”

        一瞬间,三个手电筒照向方柱上的竹篓,竹篓迅速地抖动着,持续十多秒后,戛然而止。

        耳边的嘶嘶声不绝于耳,众人面面相觑。

        这是怎么回事?众人内心产生了一万个问号。

        “蛇!”顾兰突然叫着。

        循声看去,竹篓背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灰棕色的三角扁平蛇头,头的前端有一处尖状凸起,凌厉的蛇眼直勾勾地盯着柱子下方的众人,血红色的信子灵活地抖动着,不时地发出嘶嘶声,似乎在寻找猎物的气味。

        “这是尖嘴吻腹!”关轩沉声说道。

        “啊?”许木一脸迷惘地看着他。

        “就是五步蛇!”白郃解释。

        “先别说话,大家慢慢往后退,往我这里走来。”关轩看了四周一圈,来到房间的东北角,对着众人挥手。他刚刚在寻找声音的时候,将这个墓室整体观察了一遍,他现在所在的角落,是墓室里离四根石柱最远的地方。

        嘶嘶声不止一处,代表蛇不止一条。在这个地方遇上蛇,跑到出口时间已经不够了,这里离石柱最远,还有一个凹进去的槽,躲在这里,后面是墙壁,只要守好前面,趁机杀死蛇就有可能跑出去,只是,这个概率有多大?

        关轩头上滑下一滴汗珠,这个概率,他也不敢去想。

        顾兰的腿已经软了,走路时踉踉跄跄,好几次要摔倒,多亏了白郃扶着。竹篓上的蛇冷冷地看着他们,一动不动,若不是蛇信子还在剧烈地晃动,白郃恐怕会把这蛇看作一条假蛇。

        五人聚在一起,许木、关轩和罗胜把白郃、顾兰护在身后,关轩和罗胜一只手拿着一把军工铲,另一只手拿着手电筒,照着五步蛇。

        许木夸张地把手电筒尾部用牙齿咬住,左手把背包移到身前当作盾牌,右手上青筋突起紧紧地拿着铲子。由于要让手电筒照着蛇,他只好使劲抬起头,让手电筒对准目标,他这样子就像乌龟一样,头伸得老高,颇为滑稽。

        顾兰靠在角落的墙上,眼神里透着恐惧。她本就害怕坟墓这些东西,这时墓室里还出现了活蛇,前所未见,让她更为恐惧,她紧紧地握着白郃的手,当作一根救命稻草。

        白郃全神贯注地看着四周,她也想到,这里肯定不止一条蛇,否则其他的嘶嘶声是从哪里传来的?她生怕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里就会蹿出来一条蛇偷袭他们,只能拿着开着闪光灯的手机来回地在地上扫来扫去,一时没来得及去安慰顾兰。

        方柱上的五步蛇只是直勾勾地盯着他们,并没有任何袭击动作,一蛇与五人就这么对峙着。

        “它怎么不动?”罗胜盯着蛇,神情严肃,他的额头也由于紧张渗出了汗水,蛇他吃过,可这毒蛇他是真的没遇到过。

        关轩不敢摇头,只敢轻微动动嘴巴:“不知道,这是蛇,我也看不懂它在想什么。”

        “它会不会是在考虑先咬谁?”许木没来由地插了一句嘴。

        “……”

        其他人没搭理他,许木自知失言,也闭上了嘴。

        白郃仔细地观察地面,脑中迅速地搜寻以前看过的有关于蛇的书。

        “我猜想……”

        “什么?”许木轻哼一声。

        “蛇是夜行动物,喜欢黑暗,它不动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它在黑暗中待的时间太久,眼睛已经不习惯光照,我们突然拿着强光手电筒照它,让它有点不适应?”

        有可能!

        白郃言之有理,三人当下敲定,那他们就这样继续照着它,慢慢离开这里。

        “阿郃你说得对,我们就这样照着它,你扶着顾兰先出去。”许木点点头,心想着先让白郃离开这鬼地方,由他们断后。

        “别,你们照着,我先走。”

        话音未落,照着蛇的光束消失了一束,罗胜举着手电筒,先跑了出去!

        “罗胜别跑,其他地方还有蛇!”关轩也是一惊。这罗胜也太胆小怕事了吧,一点也不符合他之前所作所为的风格,虽然惊讶,但关轩还是出于好心提醒了一下。

        “什么?还有蛇?”罗胜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惊慌,“哪里还有蛇?”

        众人不说话,心想着让你自个儿先跑,害怕了吧。

        “石柱上都有。”白郃冷冰冰地回答。她想,若是罗胜被咬死,那正好达成了自己的心愿,虽然这难以发泄她的心头之恨,但如果让他在清醒的时候,能够享受一下濒临死亡的绝望,这样也许能够慰藉在天之灵的白月。

        白郃的身体开始颤抖,怨恨地盯着罗胜的背影,她内心深锁着的那无人知晓的秘密,无声打开。

        白郃的亲妹妹白月,是被罗胜害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