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科幻小说 - 嫌疑人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五章 洞穴深处的墓

第五章 洞穴深处的墓

        久与黑暗做伴,不慕光明之所。

        安静的洞中只有火堆燃烧的声音,罗胜早已经从地上爬起来,此时远离火堆,蹲在一个昏暗的角落里,不知在做什么。

        经过刚才的小冲突,众人已经不想关心罗胜在做些什么了,自顾自忙着,除了许木,他担心罗胜会做些出格的事,两只眼睛没有从罗胜身上离开过。

        “喂,你在干吗?”许木突然朝着罗胜喊道。

        众人看过去,罗胜正在墙角狠狠地踹什么东西。

        “喂,罗胜,你到底在干吗?”许木加大音量。

        罗胜没有理他,依旧在踹着。

        许木朝他走去,想要看清他到底在做什么。

        那是山洞的西北面,这里的地势比山洞中间要低一些,地上铺着一层沙土,偶有两三株坚强的小草破壁而出,在夹缝中生存。初看之下,这里与山洞中其他地方并没有很大的不同,只是洞壁上的裂纹比其他地方多了些。

        而此时,罗胜朝着洞壁上裂缝最多的地方用力地踹着。许木疑惑,双手交叉站在罗胜边上,正要开口询问。

        “这里,有风。”罗胜先开口说话,语气中已经没有之前的那股暴戾,他用手指向某一处裂缝。

        许木这时看清了罗胜,他脸上的血已经清理干净,鼻血也被止住了,他似乎有些惊讶。

        “哦,这里怎么会有风?”不知是否是因为罗胜萎靡的语气,许木不太好意思再用强硬的态度回答,只好降低语调。

        “不知道,好像下面是空的。”

        “于是你想踹开看看?”

        “嗯。”

        “那你继续吧。”

        许木耸了耸肩,回到火堆旁。

        “他怎么了?”王腾问。

        “他说那边有条裂缝有风吹出来,怀疑下面是空的,想要踹开看看。”

        “裂缝中怎么会有风?”

        “我也不知道。”许木摇了摇头。

        “如果下面有洞或者有一条长的裂缝通往外面,这边有风吹进来是有可能的。”关轩说道。

        “那就是说下面会有洞中洞了?”

        “我也不确定。”

        “可真有意思,如果有,一定要下去看看。”许木这样说着,转头又看向罗胜。

        “这家伙,脾气好像收敛了一点,刚刚我过去,他语气变好了不少。”

        “哦?是吗?”

        “也许是我听错了吧,不要在意。”摆了摆手,许木没有继续说话。

        白郃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此时黑笔换成了红笔,在写满字的那一页上标记注释。

        听到许木他们的谈话,白郃头也不抬,专心致志地进行自己的工作。

        顾兰倚靠在张巧盈身边,和张巧盈继续看着那一本杂志,她知道白郃正在工作,便有意不去打扰。她也不关心罗胜在做什么,毕竟,罗胜刚刚实在太过分了。

        罗胜依旧在踹着,似乎觉得再加把劲就能把洞壁踹开,他脚下使的力越发大。

        “砰砰砰——”

        在连续用力踹踏几下后,罗胜惊呼一声:“有洞!”

        听到呼声,众人聚集到罗胜边上,白郃、顾兰、张巧盈三个女生也出于好奇,走了过来。

        山洞西北面原本有裂缝的地方已经完全塌陷了,出现了一个半人多高的洞穴,里头黑乎乎的,看不清有什么。

        许木一路小跑,折回拿了一个手电筒过来,往里照去。

        洞穴内有条小路,并不是直垂而下,而是呈45度左右的角度向下延伸,强光手电筒可视范围只有三百多米,但由于道路不是笔直,深一点的地方便看不到了。

        “这下面,居然真的有洞?”许木难以置信。

        “洞中洞的现象不奇怪,很多山洞中都有这种现象。”王腾回答。

        “就是不知道这洞里有什么?”

        “下去看看就知道了。”罗胜突然开口。

        “可这下面不知道是否安全啊?”顾兰有些担忧。

        罗胜看了她一眼,顾兰似乎有点怕他,躲闪开。

        “我先下去,你们再做决定吧。”罗胜淡淡地说着,转身朝自己包裹走去,从里面掏出一个手电筒与一捆登山绳,进了洞中洞。

        看着罗胜的身影随着灯光的闪烁,渐渐地消失在洞穴中,剩下的一群人踌躇不安,到底是下去还是不下去呢?

        大家最终决定,通过投票表决的方式,想下去的人就下去,不想下去的人留在上面看行李。

        “唰唰唰——”

        六人齐刷刷地举起了手。

        “太好了!我们事不宜迟,赶紧出发。”许木一脸兴奋,似乎是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他迅速地收拾好东西,强光手电筒、登山绳、干粮……

        “你带压缩饼干做什么?”顾兰好奇地问,白郃也朝这边看过来。

        “以防万一呀,万一我们被困在下面呢?”

        “呸呸呸,你可别乌鸦嘴,怎么可能会被困在下面?”

        “这不是害怕嘛,有备无患,有备无患。”许木露出了笑脸。

        由于现在外面下着暴雨,又在这荒无人烟的山中,似乎不必担心行李放在山洞中有什么不安全的,于是六人轻装上阵,带着手电筒、登山绳和干粮,就出发了。

        洞穴的路不是很难走,平坦光滑,像是人力凿打出来的,许木在前面,关轩殿后,王腾和白郃三个女生走在队伍中间,在洞穴中慢慢地向下前进。

        罗胜走的速度不快,似乎有刻意等待的意思。没走多久,白郃一行人便看到了罗胜的身影。罗胜对六人的到来没有感到任何惊讶,好像认定所有人就是会来。

        王腾朝罗胜打了个招呼,让罗胜加入队伍中。

        随着队伍渐渐深入洞穴内部,四周的气温降低,隧道中十分安静,只有七人脚步踩在石头上的窸窣声。

        “这隧道好长。”许木的声音响起。

        “的确有些长了。如果再走一会儿依旧看不到头,我们就上去吧。”王腾回答。

        “这是什么?”白郃似乎发现了什么。

        在隧道右边,有一块非常突兀的半圆形石头,石头呈灰白色,十分光滑。

        白郃将手电筒聚焦到石头上,走近了观察。

        “这块石头,太光滑了。”身后的张巧盈凑近了看。

        “这边也有!”顾兰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

        大家转过头去,发现隧道左边,在距离右边这块石头两米的地方,也有一块相似的半圆形石头。

        “我这儿也有。”许木说道,指了指头顶。

        “奇怪,怎么有这么多光滑的石头,还有……你们看!”许木将手电筒一转,照向前方,距离白郃发现石头的位置往前三米,也有一块奇怪的石头突出在隧道内,只不过并不是半圆形,是一个类似于圆柱体的东西,他的手正抬着,想要去触摸。

        “等等。”关轩突然急切地开口,“这好像不是石头。”

        “不是石头?”许木问。

        “是的,这不像石头,我好像见过这东西,但不确定,你让我仔细地看看。”说着,关轩绕过一干人,凑近了白郃身边的那块石头,借着白郃的手电筒灯光仔细地看着。

        “我也觉得不是石头。”白郃声音变低,内心有点不安,“这个可能是头骨。”

        “什么?白姐你再说一遍?”顾兰在一旁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张巧盈还往后退了几步,一脸惊恐的表情。

        “这有可能是头骨,我之前做调查时见过头骨模型,跟这个非常像。”

        白郃不假思索,以手支着下巴,轻轻点头:“我敢肯定,这是头骨。”

        “白郃你不要吓唬我。”张巧盈的声音带着哭腔。

        “她没有吓唬你。”关轩蹲在半圆形的石头边,细细观察。

        “这上面虽然粘着土,但是扫除之后,”关轩用手擦掉半圆形石头上凝结成块的灰土,“你们看,这一条裂缝。”

        顺着他手指看去,在石头表面,隐隐约约有一条不平滑的曲线。

        “这是顶骨和额骨的契合点,还有这一条,”关轩手指往下移去,停留在一条呈人字形的曲线上,“这是顶骨和枕骨之间的人字缝,这是头骨没错,不信的话我们再去看看其他几个。”

        来到另外一块半圆形石头前,仔细观察,也发现了人字缝与其他骨缝,其他几块石头,不,应该说是头骨,都发现了头骨独有的特征,众人不由得倒吸一口气。

        “那这一块呢?”许木指着之前突出洞壁一段距离的圆柱体。

        “这个,我猜是腿骨或者手骨吧。”白郃轻声回答。

        “呃……”

        “看来这条隧道是人为开采出来的,不小心挖到了乱葬岗,尽头就是我们刚才所在山洞的那一块洞壁。”

        关轩站在隧道中,前后观望着,似乎在找寻其他的头骨。

        “乱葬岗?”许木挠了挠头。

        “是的,这隧道四周肯定还有很多的骸骨,不然不会无缘无故地出现这么多头骨……罗胜你去哪儿?”

        关轩发现罗胜独自一人朝隧道深处走去,对他的询问置之不理。

        “我们跟上去吧,这地方不吉利,别让罗胜一个人走丢了。”关轩转过头,挥了挥手,示意还在后方犹豫不决的五人。

        “啊?还要往里走吗?”张巧盈胆怯地看了一下隧道深处,抓着顾兰的手更紧了。

        “要不,我们别进去了吧,你看盈姐和白姐,都怕死了。”顾兰一只手握着张巧盈,另一只手抓着白郃。白郃转过头,发现顾兰一个劲地对她使眼色,似乎想让她附和。

        白郃面露微笑,看穿了顾兰的心思:“也是,这洞有点邪门,我们还是先出去吧。”

        顾兰见白郃看懂了自己的暗示,心里乐开了花,表面却做出一番十分害怕的表情。

        “是呀,白姐都这么说了,这里还这么多、这么多这个……”说着,顾兰小心地环视了一圈,“这么多的人骨,说不定有什么鬼呀,不干净的东西呢。”

        “啊!小兰你别吓唬我!这里会有那种东西吗?”张巧盈一声惊呼,被顾兰的话吓得不轻。

        顾兰摸了摸张巧盈抓着她的手,安慰道:“没有没有,盈姐,那是我瞎说的。”她随后看向关轩等人,脸上露出恳切的表情,双眼放光,似乎在哀求着让他们放行。

        许木看着顾兰的一番表演,心里觉得好笑,无奈地看了白郃一眼,白郃此时正皱着眉看着往深处走的罗胜,他发现,白郃的眼中似乎透露着一丝不甘。

        是我看错了吧?许木揉了揉眼睛,再度看去,白郃的眼眸清澈如水,依旧是之前那番淡然处之的样子。

        果然是我看错了,许木心想。

        关轩看着罗胜的身影越走越远,心里急了几分,但顾兰的话也不能不听,他转过头,几秒钟之内就迅速想好了解决方案。他嘴角微扬,在暗无天日的洞穴里,经灯光一照,显出一丝诡异。

        “那这样吧,白郃、顾兰、张巧盈,还有王队,你们四人先回去,我和许木去把罗胜带回来。”关轩看向四人,征求四人的意见。

        “我不回去,我和你们一起去,我对这里还挺感兴趣的,兴许可以给我的新书找些灵感。”白郃眉头一蹙,诧异关轩的决定,她不想让许木跟她分开。

        许木看了关轩一眼,又转头看了白郃一眼,他对白郃的决定感到十分莫名其妙。关轩决定没错,但白郃不是觉得这个地方邪门想要出去吗?怎么这个时候又说对这个地方感兴趣了?

        关轩眼中闪过一丝异样,好奇地看着白郃,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那这样,我也去!”

        出乎意料的是,原本闹着想要早点离开这个地方的顾兰,这时也站了出来,一只手举着,生怕别人看不到她。

        “我和白姐一起去,不然就白姐一个女生,没人照看她。”

        众人哑口无言,白郃也摇了摇头。

        顾兰似乎也明白过来自己所说的话漏洞百出,脸噌地变红了,好在处在黑暗中看得不是很清楚。她其实是想让张巧盈和王腾单独相处,这才只好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快走吧,不然罗胜就要丢了。”

        顾兰摆摆手,不想让大家把重点放在这个问题上,她急急忙忙地推着王腾、张巧盈朝来时的路走去,等把他们送出一段距离,才又跑了回来。

        白郃意味深长地看了顾兰一眼,仿佛将顾兰看穿了一样。

        顾兰被白郃看得发怵,趁着许木与关轩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对白郃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白郃笑着点了点头,顾兰咧嘴一笑,上去抓住了白郃的手,朝许木的方向走去。

        前方罗胜走出了很远,身影已经消失在隧道中,关轩追了上去。许木担心白郃和顾兰走散,一直在等着她们。这时看到顾兰和白郃手挽手朝他走来,他略感惊讶,顾兰和白郃相处得很好呀。

        他将手中的手电筒递给白郃,他们七人只有四人带了手电筒,罗胜手里一个,关轩带着一个,王腾和张巧盈拿走了一个,现在只剩下了他身上的这一个,他想都没想,就将手电筒给了白郃、顾兰二人。

        白郃本想推却,但是看到许木坚决不容拒绝的神情,只好作罢。她笑着对许木说了声谢谢,和顾兰走在了前头,为许木照路。

        隧道内黑得令人有些窒息,人若长期处于这种环境,难免会生出一些病来,比如幽暗恐惧症。但也有些特别的人,尤为喜好这黑暗,久与黑暗做伴,不慕光明之所。

        在黑暗中人会失去方向感与时间观念,待得久了,便不知现在是何时,自己所处何方。

        白郃、顾兰和许木三人未走多久便看到了在前方的关轩与罗胜,关轩已经追上罗胜,两人一前一后缓慢地前行,似乎是关轩告诉罗胜后方还有人未到,让他放慢脚下的步伐,等待他们。

        不知在隧道走了多久,兴许是有些担忧,白郃拿出了身上携带着的,并没有遭雨水浸湿的登山手机。

        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白郃自言自语:“15分钟。”

        走在白郃身边的顾兰正在出神,被白郃这没来由的一句话拉回来,一脸迷茫。

        “啊?什么?”

        “刚分开时我特意看了一下时间,发现我们才走了15分钟,果然,黑暗会将时间变得很漫长。”

        顾兰听到,十分惊讶,眼睛睁得老大,一脸不相信:“15分钟?不可能吧,我怎么感觉我们走了好久,起码半个小时。”

        没等白郃回答,关轩懒洋洋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这是正常现象。康德说过,空间知觉是身体的外感,时间知觉是身体的内感。我们在黑暗中,缺乏可以观察到的其他物体,所以我们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我们自己身体里,时间知觉就变得更加敏感,对黑暗的恐惧和无所事事的无聊就会让我们在痛苦中感觉到时间过得很慢。虽然我们在行走,但是啊,看了这么久黑暗的隧道,换作是谁都会觉得很无聊。”

        白郃等人讶然,没想到关轩竟知道这个。

        许木看向关轩的眼神更加佩服了:“康德还说过这个呀,我都不知道。”

        顾兰眼皮一翻,觉得实在好笑:“许哥,你不知道的可多了去了。”

        “那可不一定,”许木嘿嘿一笑,“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嘛。我大学学的又不是这些文绉绉的东西,当然不知道什么康德。不过你要是问我一些跟数学有关的,我就可以跟你讲上好久了,不过我也怕你听不懂。”

        “顾兰,你从事什么职业呢?”

        顾兰一怔,看了问这个问题的白郃一眼,随后慢慢地低下了头,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只听得到她略带后悔和失望的声音从下方传来。

        “我是高中历史老师……”

        “怎么了?”兴许是察觉到顾兰的异样,白郃低头看向她,挽着的手从两手中抽了出来,绕过她的腰,搂紧了她。

        “没什么,就觉得有些委屈了。”

        “委屈?”

        “嗯。”顾兰的声音平淡如水,就如石子落入池中也泛不起一丝涟漪。

        “我在b市读的大学,读的是历史系,主修经济史,我成绩虽然不算是顶尖,但是好歹也算是系里的翘楚。”顾兰顿了顿,“可惜大学进修时选错了学校跟错了导师,让我没有办法深入学习。那群老头子整天只知道钩心斗角,为了自己的地位忙碌奔波,根本没有花心思在学术研究上,我受不了他们,就早早离开,跑到学校做老师去了。”

        白郃搂着顾兰的手更紧了。

        顾兰让她想起了一个人,一个记忆深处的人。

        那个人跟顾兰一般大小,到今年应该也有二十二了吧。白郃这样想着,哦,是的,她也是学习历史的,也在b市读书。跟顾兰一样,研究生进修期间,导师的不负责让她每天都在自己面前抱怨,抱怨老师的差劲,抱怨学校的坏,抱怨食堂的饭菜难吃,抱怨好多好多。而每到这时,白郃就像这样搂着顾兰一样,紧紧地搂着她,安慰她,跟她聊有趣的事:比如今天逛街时,在路上看到哭着跟妈妈要东西的鼻涕小孩;比如天冷了,a市上空成群飞过的候鸟;比如自己写书时突发奇想的突破天际的脑洞等。聊到这时,两人都会心一笑,继而瘫倒在床上,扭打在一起,只不过这拳头,大多只是玩笑之拳,一点也不重。

        而现在,却只剩她一个人。

        想到这里,白郃搂着顾兰越加紧了,身体忍不住轻轻颤抖。

        “啧?”

        前方传来罗胜疑惑的声音,关轩招手让白郃三人赶紧跟上。

        白郃一看,原来是前面没路了,甬长的隧道到这里结束了,像是一条巨蟒,被拦腰斩断。

        “这里堵住了?”许木看着前方手电筒照射下的石墙,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他想过很多种可能,隧道的终点可能是一处通往山外的入口,或者是一汪水潭,又或是连接着另一个更幽深的洞穴,也有可能通向一处桃花源,但万万没想到的是,隧道就这样到了尽头?

        白郃面无表情,头脑却飞快地转动。隧道在这儿中断,没有继续往前挖,那么之前这是通往入口的说法就不成立,这样的话……想到这里,白郃突然睁大了眼,这样的话,那不就表示,他们来时的路才是真正的入口!

        那么,有裂纹的石壁又是怎么一回事?白郃陷入沉思。

        顾兰发现前方道路中断,没有显得太过惊讶,她一脸天然呆的表情看着各自沉思的四人。

        “路在这儿断了,那我们就回去吧?”

        “不行!”罗胜突然开口,语气十分急躁。

        “为什么?”顾兰反问。

        “没有为什么,不行就是不行!”

        “怎么就不行了,路都没了,为什么不回去?”顾兰被罗胜怼得发恼,语气中带着一丝咄咄逼人。

        “真烦!”

        “你!”顾兰气得说不出话。

        “这不是墙,是扇门。”关轩半蹲在墙角,仔细地观察,蹦出一句让所有人匪夷所思的话,打断了顾兰与罗胜的争吵。

        “你们看这儿,”似乎看出大家的疑惑,关轩指着墙角的缝隙,“仔细看这里。”

        众人朝关轩所指的地方看去,那是隧道尽头的右下角,挡在前方的石墙与右边的洞壁相接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肉眼可见的缺口。

        “这是……有人故意堵上的?”白郃一惊。她看到这个缺口时,大抵就知道了这是什么——一扇被人故意封上的石门。

        “应该是的,许木,你那儿有军工铲吗?”关轩点了点头,赞同白郃所说的。

        许木从包里拿出一把黑头木柄的小铲,递给了关轩。

        关轩摆摆手,扬了扬右手不知什么时候拿出来的铲子:“你去那边相同的位置,用铲子挖一下,看是不是也有缺口?”

        许木点头,白郃等人站在他的身后,往后退了一步给他让出空间。

        许木手握军工铲,左手扶着木柄,右手握着把手,用力地把铲头朝石壁左下角铲去。

        石壁看起来十分坚硬,但其实是由许多碎石挤压在一起的,十分脆弱,许木这一铲,石壁上的碎石往下掉落,零零散散地散落了一地。许木发现这一铲有用,于是手下的力气使得更大。

        一下,两下,三下,石壁左下角被许木挖出来一个长约三十厘米、宽约五厘米的缺口。

        “还真有缺口。”许木感叹,“其他地方的墙壁很硬,靠近这块石头的墙壁却很容易被挖开。”

        许木在挖墙角时,往别处地方也使了劲,他发现,只有靠近面前这块石壁附近的土石很松软,一挖就挖开了,而其他地方比这块地方要坚硬许多。

        关轩听着许木所说的,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罗胜,你挖上面,注意一点,观察上面有没有落沙。”

        罗生闻言瞥了关轩一眼,关轩正专注地挖着墙角。他咂咂嘴,无奈地耸耸肩,只好不情愿地拿出包里的铲子,抬起头,按关轩所说,小心地观察头上的缝隙。

        顾兰有点不敢相信,震惊地看着罗胜,那个纨绔少爷,竟然会乖乖地听关轩的话?

        白郃的眼睛不停地在罗胜和关轩身上来回扫视,她内心也觉得十分奇怪,那个人,竟然会乖乖听关轩的话。

        虽然觉得奇怪,但白郃并没有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站在边上,而是拿着手电筒,为三人打光。

        “顾兰,你拿着这个,也帮忙照着点。”

        关轩右手奋力地拿着铲子挖着,左手朝后伸去,将手里的强光手电筒递给顾兰。

        顾兰“哦”了一声,拿过手电筒,认真地帮关轩照着。

        没过多久,石壁边上人为封起来的缝隙,此时已经全部显露在了众人面前。

        那是一道大概宽十厘米的凹槽,挡在他们面前的石壁像是被镶嵌在凹槽中。

        “现在凿这面墙,这墙是人为砌起来的,你们看,这里有石砖的纹路。”关轩指向石壁上一道小小的裂缝。

        从裂缝中看去,里面有一块灰色的石块,上面带有粗糙的纹理。

        “先把外面这一层凿了,我们再仔细看里面的。”关轩异常兴奋,手里拿着军工铲就在石壁上用力地剐蹭。

        “如果这真的是墙,我想,里面是个墓也说不定!”关轩兴奋的声音再度传来。

        众人闻言,内心一震!这又是哪一出?

        唯有罗胜不在意,嘲笑道:“我说了这下面有好东西,还有人不信。”

        顾兰一听便知道罗胜说的是自己,面对着他的嘲讽,顾兰怒从心起:“这算什么好东西,这是墓,墓!里面有死人的!”

        罗胜冷哼一声,没有搭理顾兰。

        顾兰再一次遭到无视,内心的怒火烧得更旺了,她往前跨出一步,想要与罗胜理论,却被白郃拉住了。

        她转头看了白郃一眼,发现白郃正对着她摇头。

        “先让他们挖,我们照着。”

        见白郃都这么说了,顾兰只好收回脚步,她本来就不是冲动的人,刚刚的举动是因为被罗胜气得有点失去理智,在白郃的阻止下,她渐渐恢复平静。

        不能跟这种人怄气,只会累着自己,顾兰心想。

        白郃拦下顾兰,将目光转向关轩,眼里闪过一丝严重的怀疑。

        “关轩,你怎么知道这是墓的?”白郃问道。

        “直觉。”

        “心理医生也相信直觉?”

        “心理医生当然相信直觉,更何况是自己的直觉。”

        “你的直觉告诉你这是个墓?”

        “是的。”

        关轩用袖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兴许是太热,又或者是一直在挖,挖墙的三人,脸上不约而同地渗出了汗水。

        “如果里面是墓,为什么还要进去?”白郃质疑。她实在不相信这是关轩的直觉,她甚至觉得,这是关轩蓄谋已久的行动。

        “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吗,登山遇到洞穴墓室,多棒的一场经历啊!”关轩脸上笑容更灿烂了,隐约透出一股诡异,“这肯定会让你找到新书的灵感!”

        白郃眉头紧蹙,她觉得自己的想法站不住脚。如果这是关轩蓄谋已久的行动,那未必太强人所难,调查出白云山有墓穴,预测到今天会下雨,设计让王腾掉入洞穴,再让罗胜借机打开隧道入口……无论哪一条,如果其中一个环节出了问题,这个计划就会被破坏,无法进行,并且突发暴雨、掉入山洞这些现象出现得太过突然,不像是人为计划的。

        关轩作为一个心理医生,难道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盗墓贼?这个想法在白郃脑子出现了一秒钟,就被她抹去了,不可能不可能,这个想法太匪夷所思了。

        突然,白郃脑中蓦然闪过一个想法——人影,树后躲藏的人影?难道是他?不,白郃在心中否定了这个想法,应该不是他,他一直跟在大家身后,而且这个人影是否真的存在还是未知,也许是自己看错了。

        难道真是误打误撞就进了这隧道吗?白郃百思不得其解。

        没等白郃想透彻,关轩的声音再度传过来:“许木、罗胜,我数三下,我们一起推,一、二、三、推!”

        “哗啦”一声,挡在面前的石壁轰然倒塌,碎成一块块瓦砖,散落在地上。

        “哇哦……这还真的是墙。”许木十分惊讶,嘴巴张得老大,吃惊地看着地上的瓦砖。

        “我猜得没错,是新砌没多久的,还不是很结实,而且没有用上水泥这类的东西固定。”关轩撑着下巴,嘴角依旧翘着。

        “走吧,我们进去看看,说不定会看到好东西。”说到“好东西”三个字时,关轩的嘴角翘得更高,咧成一个难以言喻的弧度,在白郃看来,诡异极了。

        “疯了疯了,我才不要跟你们进去,我们是来探险的又不是来盗墓的!”顾兰突然大声叫道,她拼命地摇着头,脸上厌恶之色尽显。

        “白姐,我们走,让他们自己疯去。”说着,顾兰拉着白郃的手就往回走,后者稳如泰山,顾兰用力过猛,差点摔了一个趔趄。

        “白姐,你?”顾兰疑惑地看着白郃,刚刚她想拉走白郃时,发现白郃站在原地暗自发力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两力相碰,结果她没保持好平衡,险些摔倒。

        白郃一脸歉意:“小兰,我……我其实挺想进去看看的……”她想要跟着进去看看,到底关轩他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如果她和顾兰这样离开,许木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就糟糕了。

        顾兰脸色十分为难,她从小便讨厌与死亡有关的东西,因此长大后所学的历史学也只是与经济有关的经济史,并不是与古人有关的考古学,但学历史的难免会有几门课程,会接触到以前古人的遗物或者陪葬的礼器。每当上这种课的时候,她都无比煎熬,盼望着早点下课。

        但眼下,白郃想要跟进去查看,自己胆小又不敢一个人回去,总不能让白郃不去看而陪自己回去吧,顾兰立刻在心里否决了这个想法。

        白郃拉过顾兰,看她一脸烦忧,便轻轻地揉着她的手,安慰道:“小兰,你跟我一起进去吧,你就跟在我身后,里面是不是墓还不一定呢。如果是墓,我就跟你一起回去好不好?”

        顾兰如获大赦,高兴极了,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心里的担忧消散了许多。只要有人陪自己一起回去就好,顾兰心里想着。

        跨过碎砖,白郃瞥了一眼,发现原本堵在面前的石壁,是由石砖与红土堆砌而成,现在碎了一地。

        往里走了一小段路,隧道中参差不齐的墙壁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甬道整齐的石砖墙,垒砌在两边。

        石砖墙呈青灰色,散发着古朴的气息,甬道上方呈半圆形,也由青砖砌成。也许是年代久远,有些青砖间长出青苔,为这突然出现的甬道,更添一份神秘。

        许木走在甬道中,好奇地用手指在墙上轻敲,发出沉闷的声音,这是实心砖。

        “这里,难道真的是墓穴?”

        白郃看到甬道的一瞬间,心里也觉得这里极有可能是墓穴,看着长满青苔的墙壁,内心的猜想落实了几分。

        顾兰又惊又怕,好在白郃在身旁不停地抚摸着她的手,让她焦躁的内心平静一些。

        关轩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只不过,脸上兴奋之色太过,遮盖了笑容,外人看去,就像是饥饿的野狼瞧见了羊群才会出现的神态。

        “你们有什么好怕的,这是一条甬道,嘁,胆小得跟什么一样。”罗胜嘲讽着,自己大大咧咧地往前走,之前出于兴趣看的几本有关盗墓的小说,这时派上了用场。

        甬道无机关,开启墓室门时或者待在墓室中时才会有概率触发,这是他在书里看到的一段,因此,他看到众人如此小心翼翼的样子,心中颇为不屑。

        “这里应该只是墓道,再往前走一点,应该就可以看到墓门了。”关轩难以掩饰内心的兴奋。

        果然,向前走了二十多米,转过一个拐角,出现了一扇青石门。青石门古朴简单,上面没有任何雕刻,就像一块浑然天成的美玉一样。此时,青石门半掩着,似乎欢迎白郃等人的到来。

        “门!”顾兰环惊恐地叫着。

        “安静点,别大呼小叫,不就一扇门嘛。”罗胜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顾兰安静点。

        不知是出于害怕还是其他原因,顾兰听话地没有发出声音。

        “这扇门好像被人打开了。”许木慢悠悠地说。

        大哥!这门一看明显就是打开的好吗!

        关轩走上前,用手电筒往门口一照,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灰,他一脚轻轻地踩上去,留下一个脚印。

        “应该是很久之前就被打开了,门口才会这么干净,没有脚印。”

        “走,我们先进去看看。”关轩上下完整地照了一遍石门,发现没有异常。

        听说还要进去看,顾兰觉得自己有些腿软,若不是白郃在一边扶着,她恐怕就要唰地坐在了地上。

        白郃安慰着顾兰,不断重复着“里面并不会有什么的”这句话。

        罗胜将手电筒照向石门内,里面黑乎乎的,手电筒的光照进去,就像被黑暗吞噬一样,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这里面好像很大。”罗胜往地上啐了一口口水,“不管了,先进去看看。”说着,他不管关轩的阻拦,一只脚踏了进去。

        脚落地后,一切安然无恙,只是罗胜的脚步有些沉重,激起地上的厚厚灰尘,飘散到了空中。

        白郃挥手扫开眼前的灰尘,皱着眉头看向罗胜。

        顾兰也挥着手,扫除眼前的灰尘。

        “罗胜你这家伙!”顾兰愤怒地低声吼。

        “你们没事吧?”许木朝她们看来,帮忙挥手扫去灰尘。

        两人摇头,表示没事。

        许木看向石门内,面带淡淡的忧虑:“里面好像很宽敞,手电筒照进去都看不清里面有什么,等下你们先进去,我跟在你们后面。”

        白郃点头答应,并将手中的手电筒还给许木:“你拿着,你比较需要这个。”

        “不行,那你呢?”

        “我有这个。”

        白郃抿着嘴,扬了扬手中的登山手机。

        自带闪光灯的三防手机,果然是登山必备。

        罗胜走在队伍前头,关轩紧随其后。

        两人拿着手电筒在墓室中胡乱地照着,似乎是想发现什么。

        石门后是一个宽敞的房间,大概一百平方米,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有四根石柱分散地伫立在四角,石柱一人多粗。

        四下观察了一圈,在房间的正前方发现了一扇门,许木则在房间的左边和右边都发现了门,只不过都小于正前方的门。

        “看来这的确是个墓,而且有可能是个空墓。”关轩四下逛了一圈,发现除了门和柱子,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他感到有些失望。

        “你怎么这么清楚?”白郃面无表情。她内心已经充满了疑问,为什么关轩这么清楚墓穴的构造?难道他另一个身份真的是盗墓贼?那可是小说里才出现的人呀。

        似乎看出了白郃所想,关轩头也没回,在琢磨着如何打开面前的三扇石门。

        “我上大学那会儿痴迷过一段时间古墓,买书自学过,所以对这种简单的知识还是知道的,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放心好了,我不是盗墓的。”

        被看穿心思的白郃,脸上微微泛起红晕。

        “没想到,你还会这个?”许木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关轩身边,佩服地看着他。

        关轩笑着,没有接许木的话。许木不想自讨没趣,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们看这柱子,上面好像有东西!”顾兰压低颤抖的声音,对着众人轻声喊着。

        众人闻声朝顾兰看去,发现顾兰正抬着头看着房间东北角的那根柱子。

        白郃站在顾兰身边几步远的距离,顺着顾兰的目光抬头看去,这一看,把她也惊出一身冷汗。

        东北角的柱子是方形柱,由青砖砌成,其他三根柱子跟它一模一样,柱子光滑笔直,没有任何的花纹雕刻。

        在柱子的最上端,靠近房顶的地方,有一个黑色影子盘踞着,从轮廓看上去,像是一个椭圆形的物体,此刻,黑影像是活的一样,正轻微摇动着,似乎是在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