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科幻小说 - 嫌疑人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四章 恐怖故事轮回

第四章 恐怖故事轮回

        这群人除了拥有精神病人的身份外,还有一个身份——-变态杀人犯。

        这是一个面积约半个篮球场大小的洞穴,高约三米,地面由大大小小的花岗岩组成,洞的四周有着一堆堆细小的泥沙。

        洞顶的边缘似乎不是很密闭,偶尔有几处地方会有光线从外面照射进来,增加洞里的可视度。

        白郃等人下来的地方,是一个坡度不过30度的斜坡,从上往下,逐渐扩大,洞口最小。

        洞内已经生起了火,用的是携带的固体燃料。洞内被火照得通明,众人把手电筒关了,火堆上架着一个锅子,正“咕嘟咕嘟”地发出声音,不知在煮些什么。

        王腾躺在火堆边,许木正看着他。

        许木给王腾喂了水,给他揉了揉四肢,他似乎恢复了许多。

        许木扶着他坐起来,张巧盈关切地看着他,其他人围着火堆坐着。

        王腾撑着头,虚弱地说:“谢谢你们。”

        “王哥,你没事吧?”张巧盈盯着王腾的眼睛说。

        王腾摇了摇头,表示没问题。

        许木掀开锅盖,里面煮的是菜汤,用压缩的蔬菜与雨水所煮,雨水已经用明矾消过毒。

        用勺子搅了搅,许木发现汤煮得差不多了,招呼顾兰过来,让她拿了几个塑料碗过来,一一盛给大家。

        许木先盛了一碗汤递给了受伤的王腾,随后再给白郃盛了一碗,之后依次盛给众人,自己则是最后一个。

        火堆边上横七竖八地立着一些铁叉,上面叉着各式各样的食物,在火边烘烤,看色泽程度,估计立马就可以下肚了。

        喝过热汤,吃过熟食,冷冷的身子得到了一丝温暖的慰藉。许木、关轩等四个男生的衣服早已脱下挂在火堆旁,借着火的温度烘干,四人兴许是累了,正靠着墙壁休息。

        张巧盈借着火光,在火堆旁依旧翻看着那一本由于保护不周,已经有点湿的杂志,顾兰盘腿坐在她的边上,一起看着。

        白郃端坐在一个角落,她走得比较小心,身上淋湿的地方不多。她手上拿着一个笔记本,正在上面窸窸窣窣地写着什么。

        笔在纸上流畅地游走着,慢慢地,像是陷入泥潭一般,寸步难行。

        白郃“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转身将本子胡乱塞进背包,站起身来,朝洞口踱步而去。

        “白姐,你要去……”

        白郃经过火堆旁时,顾兰看见了她,问了她一句,张巧盈也看着她。

        “我去外面看看雨势,马上就回来。”白郃微笑地回答。

        “好吧,那你小心点。”

        白郃点点头。

        出了洞穴,白郃撑着伞站在洞口,向四周张望。

        耳边雨声嘈杂,有落在地上的,有撞击在树叶上的,有敲打在伞面上的,不绝于耳,丝毫没有减退的趋势。

        白郃就这样,望着来时的方向,愣愣出神。

        “打扰到你了吗?”

        不知过了多久,白郃身后响起一个声音。

        白郃转过身去,发现关轩在她的身后,已经穿上了半干的衣服,正站在洞口雨水打不到的地方。

        白郃摇了摇头:“没有。”

        “你在看什么呢?”

        “看雨。”

        “喜欢雨?”

        “不喜欢。”

        “那为什么要看?”

        “为了灵感。”

        “哦?雨能带来灵感?”关轩嘴角扬起,靠近她一点,“我能站在伞下吗?”

        白郃背对着关轩,皱了下眉,但还是让了让位置。

        关轩站了进去,深吸了一口气。

        “这就是所谓的泥土的芬芳吗?好香呀。”

        “……”

        “这雨看来一时半会儿小不了了。”

        “嗯。”

        “而且这雨来势汹汹,很奇怪不是吗?”

        “嗯?为什么?”

        “雨多西风不晴,雨少东风不雨。据我知道,白云山已经一个多月没有下雨了,而这几天刮的又是东北风,没道理会下雨,结果今天却下雨了,还是如此大的暴雨。”

        “山里的气候不都匪夷所思吗?”

        “哈哈,也许的确如此,但你不觉得这更像是六月飘雪窦娥冤吗?”

        “……”

        “我胡说的。”关轩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随后又深吸了一口气,“我跟你说过吧,我是个心理医生。”

        “嗯,怎么了?”白郃转头看了一眼关轩,正好撞上了关轩的眼神。

        “就这样别动,我可以透过眼神看懂别人在想什么。”

        白郃立马转回了头,冷冷地说:“读心术?”

        “算是吧,不过得观察得久一点,刚刚那一会儿时间是看不透的。”

        白郃身子微微发抖。

        “放心啦,我知道这种被人看透的感觉很糟糕,不过我保证,在你没有答应的情况下,我是不会读你的心的。”

        白郃并没有说话,她并不是害怕被人看透内心的想法,她知道她不会被看透,曾经也有人借此与她搭讪,结果被她毫无波动的表情阻拦在外。

        她发抖,是因为她又看见了一个人影,这一次,那个人影又出现在远处的山中,树干后面。

        白郃没有告诉关轩人影的事,她对影子是否是真实的仍持怀疑的态度。

        “是这样呀,那你给我读读心呗?”许木的声音响起。

        许木双手叉腰,赤裸着上身,衣服搭在肩上,身上多年健身形成的肌肉线条分明,此时正站在白郃与关轩的身后。

        许木醒来发现白郃不在洞里面,向顾兰等人问过后才知道白郃出洞了,他担心白郃,衣服都顾不上穿,急急忙忙出洞寻找,恰好见到这一幕。

        “给许兄弟读心当然可以呀,来,让我好好瞧瞧你。”

        许木摆了摆手,撑着伞站在了白郃的另一侧:“哎,别当真,我只是随口说说。”

        气氛尴尬,三个人无言地站了一会儿,便回到洞里去了。

        休息的几人已经都醒了,围在火堆边上,商讨着下一步的行动安排。

        由于雨势没有减小的趋势,只有三把伞的七人很难继续前行,况且王腾现在身上还有伤,经过讨论,大家决定留在这儿休息一晚。

        闲来无事,许木提出玩游戏的建议,大家应声附和,有的提议打牌,有的提议“真心话大冒险”,有的提议讲恐怖故事。鉴于当前的情况,大家都认为讲恐怖故事符合时宜。

        从笔记本上撕下同等大小的纸片,在上面标上数字折叠,在扔到地上后,大家都从地上随机捡起一张。

        许木一号、顾兰二号、关轩三号、白郃四号、罗胜五号、张巧盈六号、王腾七号,这是七人抽签的顺序。

        许木抓了抓头,似乎对自己抽到第一个感到很郁闷,他看了一眼围在四周的人,大家正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不好意思,我决定再想一想。”许木赔着笑说。

        过了许久,许木似乎已经想好了自己要说的故事,他右手握拳轻抵在嘴唇,清了两下嗓子。

        “咳咳,我要讲了,这是一个发生在……”许木断断续续地讲了一个关于山间灵异别墅的故事。

        一行人前往别墅过夜,却因各种蹊跷的原因相继死亡,讲到有人死亡时,许木还特意营造出恐怖的气氛,奈何演技太过浮夸,众人并没有被吓到,反倒是哄堂大笑,引得许木因为不好意思而脸泛红晕。

        第二个轮到了顾兰。

        顾兰稍微思索一会儿,便平平淡淡地说出一个细思极恐的短篇小故事:

        主人公前往图书馆借书,位于图书馆角落的书架是小说类别的,由于对小说十分感兴趣,主人公便来到角落选书。当他拿出第一本小说的时候,书页从书中散落了出来,而此时,主人公却与书架对面的同样在抽书的人四目相对地交会了一会儿,主人公没放在心上,又花了10分钟挑选了三本有趣的小说,便去柜台办理借书手续。在回家的路上,主人公想起来应该将第一本书也借回来的,奈何书已经散落成那个样子,实在是没办法。

        故事说完,众人一脸疑惑,许木问这有什么恐怖的?

        顾兰摇摇头:“要自己想,想通了才觉得恐怖,不然就没意思了。”

        “我知道了。”

        “我懂了。”

        关轩和白郃一起开口。

        “咦?”顾兰十分惊讶,“那你们说说看呗,白姐先来吧,女士优先。”

        白郃点了点头,目光看向火堆,望着熊熊燃烧不停蹿动的火苗。

        “主人公在图书馆角落书架借书,角落两面是墙,抽出书后看到的应该是墙,而不会是人。而他却看到与他四目相对的人,那能肯定的是,他看到的不是人。”

        “嘶……”许木倒吸一口冷气。

        顾兰高兴地点头:“白姐真聪明,关哥你的想法呢?”

        关轩看了一眼白郃,嘴角微扬,低头捡了一块小石子往固体燃料里扔去,燃烧旺盛的火堆不受影响,石子如沉入大海,只是让火苗微微跳动了一下。

        “我跟白小姐的想法差不多,角落自然不会有人出现,既然出现了,那便不是人,至于脱落的书页,信息太少,我没有办法深入分析。”

        其余人不住地发出赞同声,许木朝白郃竖起了大拇指。

        轮到关轩了。

        关轩盘腿坐在地上,挺直了下久坐弯曲的背。

        “我是心理医生,平常的工作就是为一些心理病患做心理治疗。这些病人都很普通,大都是情感障碍或者心理障碍,治疗他们的手段也很简单。但毕竟作为一个心理医生,长时间接触这种简单层面的心理疾病很难满足内心的空洞。”

        “空洞?”许木疑惑地插一句话,随后低下头为自己插话感到抱歉。

        “空虚?空洞?其实都差不多吧,渴望挑战一些高难度问题,这是我时常会有的想法。”

        关轩捡起一块石子,在地上漫无目的地画着,发出尖锐的声音。

        “于是,我向政府申请去精神病院重病区进行研究,结果获准了,于是我去了a市的精神病院——居山精神病院,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研究,期间得知了一些耸人听闻的秘密。”

        关轩静静说着,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来,依旧在地上画着,其他人默不作声,认真地听。

        居山精神病院重病区,住着一群有着严重精神疾病的病人,这群人除了拥有精神病人的身份外,还有一个身份——变态杀人犯。无论是精神分裂、躁郁症、分裂情感精神病抑或是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等,在这里都不少见,这群人基本都犯下骇人听闻的连环杀人案件。

        关轩为了深入了解这群精神病人内心的想法,与他们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

        在探索精神病人内心真实想法时,关轩发现这群人大多时候与正常人都一样,正常说话、正常交流、正常做事,而他们产生变化则需要一个契机或者说按钮。

        关轩将这群人曾经犯下案件的犯罪经过、手法、心理用自己的语言讲述给在座的六人,六人深深地被故事所吸引,洞内静得出奇,只有固体燃料燃烧发出的“吱吱”声。

        在关轩说完一个认为自己有严重贫血症需要输血而去杀人饮血的疑病症患者故事后,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石子扔进火堆,拍了拍手,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我说完了。”

        沉默片刻,众人才回过神来,惊叹于故事的真实与诡异,不禁面面相觑。

        “接下来,呃,是到白小姐了吧。”关轩看向白郃,眼中充满着期待。

        “对呀,阿郃,到你讲故事了。”许木显得尤为激动。

        三人讲的故事一个比一个精彩,白郃会说出一个怎样的故事,是精彩抑或是无味,众人都十分好奇,满怀期待地看着白郃。

        白郃慢条斯理地从包中拿出一个笔记本,从表面上看,是之前她在上面胡乱涂鸦的那本。她麻利地翻到某一页,上面密密麻麻用黑笔写满了字。

        白郃低头看了一眼纸上的内容。

        “我将我下一本即将要写的悬疑小说的主要内容当作故事讲给你们听吧,你们听了后也可以给我一些建议。”

        白郃有条不紊地讲述着,条理清晰、节奏紧凑的叙事风格深深地吸引了众人,然而却有一个人,随着故事的发展渐入高潮,脸色越发难看。

        这是一个复仇的故事,内容有点类似于国外电影《我唾弃你的坟墓》。

        青年女教师唐某是一名高中化学老师,品行端正教学严谨,并且相貌出众。

        一日,学校举行活动,组织老师和学生外出游玩,夜晚休息的地点是一处河边别墅,学生老师都住在这里。晚上在别墅外进行野炊,唐某为接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远离别墅,这时,突然出现一个蒙面歹徒,趁机掳走了唐某,对其施暴并侵犯了她。

        夜黑风高,难以看清歹人模样。那边欢歌笑语,并没有人发现唐某消失不见。

        良久,唐某在树林中回过神来,她没有惊惶恐惧或是大喊大叫,她冷静下来,检查自己的东西,发现手机已被抢走,便决定先回营地,再找解决办法。

        此时唐某在学校的好友杜某出来寻找唐某,发现唐某脸上有伤,出口询问。唐某编了个借口说被人偷袭,将自己被人侵犯一事隐瞒了。

        回到营地,唐某要求杜某不要告诉任何人她遭遇袭击的事。唐某回到房间,通过蛛丝马迹发现事情蹊跷,她怀疑是学校的人袭击了她,于是她先报了警,但从最近的警局赶来这里至少需要两个小时,她便趁这段时间,开始悄悄调查。

        利用自己所学的化学知识,唐某成功发现对自己施暴的人——身上留有化学药物痕迹的李某。紧接着,她又发现了与李某狼狈为奸的窦某与赵某,她悄悄收集好证据等待警察到来。

        警察到来,唐某提供证据指认李、窦、赵三人,警方带走三人,而唐某被强暴一事也被所有人知道。

        本应被审问的李、窦、赵三人,靠着自己的关系,只是受到一点处罚便被从警局释放了。三人回到学校,发现唐某已经辞职,他们也被学校辞退。

        三人本想着就这样逍遥法外,没想到有一日,李某死了,死相惨烈。

        窦、赵二人发现事出蹊跷,也许与唐某有关,于是二人与唐某斗智斗勇。唐某凭借着自己所学的知识与遭受灾变后心性的转变,一步步将窦、赵二人逼入绝境,两人遭到世人的唾弃,最后无法正常生活,选择了自杀。

        最后,唐某功成身退远走他乡。

        故事讲完,众人依旧沉浸在故事中,佩服唐某的处变不惊,惊讶唐某的复仇手法,也为唐某的凄惨遭遇感到悲哀。

        许木突然拍手叫好,众人看向他,随后也默默地鼓掌。

        “这是什么狗屁故事,把主人公吹嘘得这么厉害?她如果真有这么厉害,她就不会被别人强暴,谁让她三更半夜跑那么远的地方,真是活该。”一旁,罗胜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他冷哼一声,不屑地嘲笑着,“在我看来,也只有你们女人才能写出这种故事来,真要是遇到这种事情,你们怕是害怕得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只知道哭吧,嗯?”

        “罗胜,你嘴巴放干净点,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顾兰嗖地站起来,指着罗胜骂着。

        白郃脸色青得可怕,一句话都没有说,冷冷地盯着罗胜,眼神中毫无掩饰地透出一股凉到骨子里的恨意,身体不住地轻轻发抖。

        张巧盈摇着头,面带怒意地看着罗胜。

        “哟,顾兰,之前你呛我,我一句也没说忍忍就过去了,现在你还蹬鼻子上脸了?”罗胜也站了起来,戏谑地看着顾兰,冷笑着说。

        顾兰不甘示弱:“我呛你?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德行,以为自己是个富二代,就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了?我看你就像井底之蛙,只知头上青天!”

        “臭女人,你说什么?”罗胜大声吼道,也站了起来。

        “我说什么?我是说你这只蠢驴,来爬什么山!本来可以在庙里休息,都因为你,害得大家现在只能住山洞,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你再说一遍试试?”罗胜向顾兰走近一步,冷漠道。

        “别吵了,罗胜你少说句话,让着顾兰。”王腾有气无力地说。

        关轩坐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看着罗胜,似乎不想插手,想要看一场好戏。

        许木看向白郃,发现白郃正盯着罗胜,目光冰冷,一眨不眨。

        “说就说,你以为我怕你呀,啊!”顾兰正要继续反驳,却见罗胜三两步便朝她走来,手举过头顶,就要挥在她身上,她吓得惊叫一声。

        白郃噌地站起,挡在顾兰前面,恶狠狠地看着罗胜:“罗胜,你要做什么?”

        “要做什么?呵,这不是我们的白大小姐吗,一路上一声不吭的冰山美人,现在想要站出来引起我的注意吗?”

        罗胜一开始被突然挡在自己面前的白郃吓了一跳,看清人后,把手放了下来,双手交叉抱在胸前。

        “你的故事写得可真烂,真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就你这样的水平,还不如不要写了,过来跟我玩两天?”

        白郃并不回答,只是看了站在罗胜身后的许木一眼。

        许木自事情发生后,目光就一直盯在白郃身上。早就想冲上去揍罗胜的他,暗自忍着等待白郃的指示,看到罗胜正在调戏白郃,他内心怒火更烈了几分,欲喷薄而出。

        白郃用眼神示意许木,许木早已接收到。

        许木出其不意地抓着罗胜的肩膀,大叫一声:“罗胜!”

        听到有人喊自己,罗胜转过头,就在这一瞬间,一个巨大的拳头,落在了他的鼻子上。

        “砰——”

        随着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许木的拳头结结实实地打在了罗胜的脸上。

        罗胜“啊”的一声惨叫,随后左手捂着鼻子,难以置信地看着许木,鲜血从指缝中流出来。

        “你!你竟然敢打我。”罗胜歇斯底里地喊着。

        “砰——”

        又是一拳。

        这一次,许木打在了罗胜的肚子上。

        罗胜往地上倒去,蜷缩着身子,背弓得像一只虾,一只手捂着鼻子一只手捂着肚子,嘴巴张得老大,却没有发出声音,大概是疼得没有力气发出声音了吧。

        许木还想上去殴打罗胜,关轩上去阻拦了他。

        许木想要挣开关轩的手,却发现身材不是很健硕的关轩,力气却大得惊人,这一抓,让他的手暂时不能挣脱。

        “你放手!”

        “许木,不用再打他了,他那身板吃不了你几拳的。”

        “我不管,这浑蛋太过分了,竟然敢这样跟阿郃说话。”

        “算了吧,你看他现在这个样子,什么也做不了,也不敢做什么了。”

        许木摇了摇头,伸手抓住关轩的手想要掰开,却发现关轩的手纹丝不动,就像粘在了他身上一样,一时半会儿挣脱不了。

        关轩眼神坚定,不容反驳,似乎下定决心不让许木再殴打罗胜。

        许木心里不悦,对关轩偏袒罗胜感到一丝厌烦,他抓着关轩的那只手渐渐发力,想要用蛮力挣开关轩。

        关轩吃痛,眉头微微一皱,但并没有因此放开手。

        眼看着冲突升级,王腾站了起来,来到两人中间:“算了,一人退一步,没什么大不了的。”

        “许木,算了吧,我没事。”一旁的白郃开口。

        此时她面色已经恢复正常,身体也不再发抖,只是眼神依旧冷冷的。她转过身,安抚着顾兰,张巧盈也上前,站到顾兰身后,轻声说着什么。

        听到白郃制止的话,许木也不再咄咄逼人,看了关轩一眼,示意他放手。关轩松开了手,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也不去管还蜷缩在地上的罗胜。

        洞中渐渐恢复平静,罗胜的哀叫声也随着变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