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科幻小说 - 嫌疑人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三章 风雨中的古寺

第三章 风雨中的古寺

        别喊了,王队出事了,这是摩斯密码的求救信号。

        大家都吃饱喝足,从藤苇酒家出来。

        许木摸着自己的肚子,长舒了一口气。他担忧地看着白郃,白郃刚刚吃得很少。

        炭烤牛肉味道很不错的,为什么她不吃呢?难道她要减肥?又或许有什么烦心事吧,女孩子真是看不透。许木心想。

        白郃走得异常慢,远远落在了众人的后头。许木不放心,只好在她身后大概三米远的地方慢慢地跟着她。

        秋天的夜晚黑得很慢,月亮早早出现,高挂在仍旧是蔚蓝的天上,与太阳并驾齐驱。晚风和煦吹过,吹过河边,带着柳枝舞动。

        不知不觉,白郃走到了小河边,在一棵柳树下停住。

        微风吹过白郃的脸庞,轻盈的发丝被吹动,或贴在脸颊,或随风飘动,夕阳下的景色,比平常时候更美了几分。

        许木呆呆地看着这美到极致的画面,良久,才想起拿出随身携带的摄像机,“咔嚓”一声,留下这美丽的瞬间。

        到达白云山镇的第二天,是登山队出发的日子,王腾早上5点便起了床,将众人需要的装备器材都整理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遗落的东西之后,他便打算回到屋中,待到七点再去叫醒众人。

        回屋途中,王腾发现许木和关轩也早早起来了,略感惊讶,相互打过招呼,关轩与许木说出去晨跑,三人便分开了。

        7点,王腾准时叫醒了众人,洗漱完毕,带大伙吃完了早饭,7点30分,出发了。

        白云山海拔不高,只有七百多米,但地势险峻,就如同一把利剑插在石头上,在连绵不绝的山峦中傲然屹立,四周的山如臣子拜见君王,俯首称臣。

        站在白云山脚下,众人望着高耸的山,内心不禁感叹。王腾昨天说过,白云山有“小泰山”的美称,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上了山,一切轻装上阵,每个人身上只背了一个登山包,里面装着些露营用的睡袋、帐篷,由“山阅尽”一手提供。

        白云山的山路从山脚开始就有点难走,由于山上没有特别的建筑,景色也不如其他地方奇异,白云山有的,只有树木与险峻,而这正是登山爱好者往往会选择这里的原因。

        许木与王腾有过登山的经验,加上体力也好,走在了队伍的前头;白郃与两个女生体力稍差,落在队伍的后面;罗胜和关轩跟在中间,罗胜一个人背着包,自顾自地走着,关轩时而会停下,照顾走在后面的三个女生。

        蜿蜒的登山小径隐藏在茂密的草丛中,甚是难走,许木似乎十分熟悉这种地形,在队伍前面走得十分迅速。

        前方有一块大石头,许木脚步加快,走到石头所在的地方,双手一撑,矫捷地爬了上去,朝后头喊道:“你们快点呀,怎么会这么慢?”

        三个女生并没有搭理他,兴许是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脚下。

        罗胜抬头不屑地看了一眼许木,低头闷走。关轩和王腾笑了笑,打趣许木说他是不是着急去见山里的女妖怪。

        许木连忙摆手,从石头上跳下来,朝白郃走去。

        “我殿后,免得你们女生掉队,王队,你在前头领路吧。”

        王腾做了个手势,表示知道了。

        许木来到白郃边上,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水,拧开盖子,递给她:“累吗?喝口水吧,要不要休息会儿?”

        白郃接过水,抿了一口,看着通往山上的小路,摇了摇头:“没事,不累。”

        “那我先去后面了,有事喊我。”许木拍了拍白郃的肩。

        白郃点头答应。

        许木朝队伍后方走去,依次跟张巧盈和顾兰打过招呼后,在最后面停了下来,守护着整个队伍。

        队伍慢慢地前进着,像一条小蛇,在山中盘旋。

        一座小山峰,王腾找了一块稍微平坦的地方,示意大家坐下来休息一会儿,罗胜直接瘫倒在地上,王腾看着罗胜,心里暗笑,终究是一个富二代,体力太差,总想着玩去了。

        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不能这样说。王腾擦去了头上的汗,说道:“大家辛苦了,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吃点东西补充体力后,我们再出发。”

        “王队,这里离我们目的地还有多远?”一旁站着的关轩问道。

        “还没到山腰,离我们的目的地山顶还远着呢。咦?”王腾惊讶,关轩站在自己身边不远,虽然靠着树,却不喘气,跟自己与许木一样,“关轩,你不累吗?看你走这么久都没有喘气。”

        “我有经常锻炼的,别看我是心理医生,就以为我不锻炼。”关轩笑着回答,眼睛眯成了月牙状。

        “哪有哪有,这样就太好了,我们四个男人要保护好女生呀。”王腾打趣道。

        “刺啦——”

        许木掏出背包里的塑料布,摊开平铺在地上,用石头压住四角后,让白郃和另外两个女生坐上去休息。

        白郃三人说了声谢谢便不客气地坐了上去,随后拿出自己包里的水,猛地喝了起来。

        “喝慢点,别这样灌水,对胃不好。”王腾急道。

        话虽出口,却没有什么作用。

        喝了大半瓶水的顾兰,摘下了始终戴在耳朵上的耳机,喘着气说:“王队,别这样,这水都不让痛痛快快地喝,多难受呀!”

        这是顾兰第一次说话,众人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哎,各位,我只是不想说话,不代表我不会说话。还有我耳机虽然一直戴着,但是里面没有声音,你们说的我都听得到。”看见大家如此惊讶,顾兰叹了口气,解释道。

        “会说话就早点说,藏着掖着干吗?”

        顾兰眉头一皱,循着声音找去,发现说话的是躺在远处的罗胜。

        “哎,我说兄弟,你怎么这么硌硬人呢,什么话你都想插两句?”

        罗胜噌地坐了起来,盯着顾兰。

        顾兰眼神不躲闪,也直勾勾地盯着他。

        罗胜盯了一会儿,哼了一声,继续躺在地上,不说话了。

        顾兰转回头,伸手从包里拿出来一盒烤鸡腿,拆开包装,分给张巧盈与白郃。

        张巧盈摆了摆手拒绝,白郃接了过来说了声谢谢。

        有滋有味地吃着鸡腿,顾兰头也不抬地说:“你们男生别想了,这是女生专享的。”

        许木、关轩、王腾三人尴尬一笑,表示没关系,便往罗胜的方向走去,坐在了他边上。关轩推了推罗胜,罗胜抬头正要发脾气,看见是关轩后,便什么话也没有说。

        四个男生把吃的东西稍微分配了一下,又分了点王腾所带的药汤,就这样凑合着吃了下去。

        白郃咬着鸡腿,喝着水,不时地朝山下看去。这一个小举动被顾兰发现了,她靠了过去。

        “白姐姐,你在往山下看什么呢?”

        白郃被突然扑过来的顾兰吓了一跳。

        “没,没什么,看看风景。”

        “看风景?这里没什么好看的呀?”

        “这你就不知道了,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你白姐姐看到的,未必你就能看到了。”说这句话的是张巧盈,她只喝了水,坐在地上翻看着杂志。

        “咦,那张姐姐你在看什么呀?”顾兰歪着头朝张巧盈看去,“《美约杂志》?”

        “嗯,是。我是做美妆的,时常需要看最新的时尚杂志。”

        “张姐姐,你真厉害!”顾兰笑着说。

        “过奖过奖,我看你和白郃底子都很不错,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去我店里看看,保证把你们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白郃点了点头,顾兰笑得十分灿烂,回答道:“好呀!”

        “来,你们试试这个。”说着,张巧盈从包里拿出一个蓝色小瓶,递给她俩。

        看着一脸疑惑的白郃与顾兰,张巧盈解释:“这是防晒霜,今天太阳这么大,补点防晒霜是很重要的。”

        顾兰高兴地接过防晒霜,道过谢后,便给自己和白郃涂了起来。白郃摆摆手,说自己来就好。

        不远处,四个男生看着这种时候还忙着抹防晒霜的三个女生,空前一致地冒出一个想法——

        “女人真可怕!”

        休息完毕,王腾催促大家继续前进。许木帮忙收拾好了白郃那边的垃圾,将垃圾装起来塞进了登山包里。

        王腾抬头看了看艳阳高照的天:“天气不错我们继续前进,大家加快脚步,争取傍晚到山顶。”

        “呀!”张巧盈突然大声叫喊。

        一道巨大的闪电划破天空,直击不远处的一座山头,紧接着,震耳欲聋的雷声紧随而来,由于靠得近,雷声更加震耳,张巧盈显然是被吓到了。

        “王队,你这嘴巴……”许木尴尬地拍了拍王腾的肩,替他担忧。

        “这……这应该是晴天霹雳,没事的,我们出发吧。”王腾镇定地说。

        七人麻利地收拾好东西,不约而同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张巧盈面带忧色地看着天空,心有余悸。

        路上走了许久,白郃一行人穿过茂密的山麓树林,来到了一处小瀑布前,他们停下来用瀑布下水池里的水稍微清洗了一下手和脸,浇熄身上的热气。

        白郃蹲在水池边上,用手轻轻地从水池里捧了些水,淋在手臂上,以此来降温。她把垂在眼前的发丝撩到耳后,抬头看向天空。

        这时的天空已不如之前那样蔚蓝澄澈,乌云浓厚,云中时不时有一处地方闪出蓝色的亮光,而后伴随着隆隆雷声。

        “这云有点蹊跷,大家别休息了,赶紧出发,找个地方避避雨吧。”王腾焦虑地看着天,催促道。

        大家应允。

        罗胜稍显不耐烦:“这是什么鬼天气,不是说好的晴天吗?”

        “你就将就将就吧,大少爷,”顾兰路过罗胜身边,随口道,“山里的天气不都这样吗,一山一气候,这你不会没听过吧?”

        “要你多话了吗?”

        “你以为我想说啊,还不是你一直在埋怨,吵死了。”

        顾兰大步向前赶去,不再理会罗胜。

        罗胜站在原地,愤怒地看着顾兰,突然就想要冲上去与她理论一番。关轩在罗胜身后,发现他想要冲上去,连忙上前伸手拉住他。罗胜转过头,一脸愤怒的神色,关轩对他重重地摇了摇头,示意他克制自己。

        白郃依旧蹲在水池边上,面无表情地看着这边发生的一切,浸在水里的手暗暗用了几分力。

        关轩感觉身后有人看着自己,转过头去,发现白郃低头洗着手,许木站在更远处看着天空,皱了皱眉,怀疑是自己多心了。

        许木看着天空,面露疑惑,对这山中瞬息万变的气候也是摸不着头脑。

        正在出神的许木发现有人叫他,看了一眼,池边的白郃正向他挥手,便一路小跑过去。

        走过一条弯曲的崖边小路,布满乌云的天空终于爆发怒火,大雨瞬息而至。

        白郃一行人处于半山腰上,周边树木稀少,只能任由斗大的雨滴打在身上。

        “你们都没有人带伞吗?”许木大声喊道。兴许是雨声太大,许木的声音传出来没多久便被吞没。

        “没有,没人料到竟然会下雨。”关轩回答。

        “女生走中间,保持队形,许木你殿后,大家加快脚步,找避雨的地方。”队伍最前头的王腾用尽力气朝队伍后面喊着。

        雨势变大,许木只能隐隐约约听到王腾在喊殿后一词,他估摸着王腾是让他保持殿后的位置。

        队伍在雨中艰难地前行,雨水打在地上,山路变得更加泥泞难走,众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

        三个女生把包里的防水布搭在头上,减少淋湿的面积,四个男生似乎觉得无所谓,任由雨水打在身上。

        “快看,前面有座庙!”突然,顾兰大声地喊着,同时手指向远处。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距离他们两百米处有一座寺庙,隐藏在山林中。

        “快,大家走快点!去前方的寺庙避雨!”王腾一边说着,一边步伐加快。

        前方有避雨的地方无疑是给众人打了一剂强心针,大家的步伐都变得十分迅速。

        不一会儿就来到庙前,这是一座不大的寺庙,只有一个正门,正面墙长约十五米,高约三米,通体黄色。这似乎是这山里唯一一座建筑了吧,大家这样想着。

        “咚咚!”

        王腾上前敲门。

        一个年近中年的和尚打开了门,惊讶地看着淋成落汤鸡的一行人。

        王腾还没开口,中年和尚便邀请他们进来了。

        寺庙里面没有外面看起来的那么小,中间是一块空地,摆放着一个香炉,在如此大的雨下,香炉内还在往外冒着烟。

        空地后面的大堂里,供奉着一尊老旧的佛像,隐约能看见有僧侣在里面诵经念佛。中年和尚带着他们七人绕过了香炉,走向了东边的房间。

        房间不过十平方米,里面有一个小型的烛火台,上面插着几根正在燃烧着的香烛,微弱的火苗在风中摇曳,却始终不灭。

        白郃七人进入这个房间。

        中年和尚看着大家:“寺庙简陋,现在外面下着大雨,你们就在这里稍微休息会儿吧。”

        大家连忙点头表示感谢。

        中年和尚没有多说什么,便离开了。

        “真倒霉,怎么突然就下雨了?”顾兰跳了跳,把身上的水珠抖落在地上。

        “天气预报说这几天都是晴天,谁也料不到今天下雨的。”关轩说。

        王腾脱下身上的衣服,站在门外,用力拧干,水流瞬间沿着衣服的边沿流泻下来。

        “你们男的把衣服都脱了拧干,小心着凉。”

        王腾的提醒让另外三个男生恍然大悟,三个男生也都来到门口脱下衣服,用力地拧着,形成一道有特色的风景线——四个男生排成一排,裸露着上半身,站在门边拧着湿透的衣服。

        “喂,你们四个,赶紧把衣服穿起来,这对佛祖是大不敬啊。”突然,一个嘶哑苍老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许木抬头一看,大堂门前有一个主持装扮的老人正在费力地朝他们招手喊着。

        随后中年和尚跑了过来,急匆匆地说:“施主们,快把衣服穿起来,这样对佛祖不敬呀!师父要生气了,你们快穿起来!”

        四人听了这话,面面相觑,只得将拧得半干的衣服穿了起来,而三个女生,白郃和张巧盈捂嘴偷笑,顾兰则笑得人仰马翻。

        “哈哈,你看看你们,四个大白膀子,在这出家人之地,也不嫌害臊。”顾兰笑得直捂肚子。

        中年和尚再三嘱咐他们不能脱衣服后,一路小跑离开了。

        许木看了眼大堂,主持装扮的老者已经不见了。也许是回去念经了吧。他心想。

        众人在铺在地上的塑料布上坐下,把背包里淋湿了的东西拿了出来,一样一样地摆放在地上检查。

        好在食物都是真空包装并没被淋湿,而帐篷更加无碍,受到影响的只有一些登山绳以及一些衣物。

        检查完毕,大家放心下来。

        罗胜起身说要去厕所,便出门了。

        大家吃着食物,喝着矿泉水,身上湿答答的衣服还粘在身上,着实不好受。

        关轩笑眯眯地转头看着白郃三人,笑道:“三位美女,你们身上都湿透了,要不要去烤烤?”

        白郃、张巧盈、顾兰三人一愣,随后反应过来。

        张巧盈连连摇头,白郃冷笑一声,顾兰则伸手从包里掏出一袋饼干扔向关轩。

        “吃你的去吧,就你话多。”

        众人哄笑。

        白郃跟着笑了起来,但目光时不时看向窗外,露出担忧之色。

        “没事的,阿郃,雨待会儿就停了。”似乎是看到白郃脸上的担忧,许木给白郃递过去一瓶水,安慰道。

        白郃勉强地点头,对许木露出笑容,只是这笑容中,依稀带着一丝苦涩。

        关轩眼角瞥了一眼白郃,什么也没说,依旧与顾兰有说有笑的。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房间外传来嘈杂的吵闹声,隐约能听到骂人的话。

        “发生了什么事?”许木问。

        “不知道,我去看看。”说着,王腾起身出门。

        “我也去。”关轩跟着起身。

        “那我也去看看。”许木对着白郃、张巧盈、顾兰三个女生笑了笑。

        门外,罗胜骂骂咧咧地朝他们走来,后面跟着一个老和尚和三个小和尚,其中一个小和尚脸上带着怒气。

        “发生了什么事?”王腾率先问道。关轩与许木也想开口,看见王腾先说了话,索性闭上了嘴。

        “唉,没什么,就弄坏了一个石头桩子。”罗胜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推开三人,走向屋内。

        “岂有此理,什么叫石头桩子!”一个左边嘴角有痣的小和尚怒道,“那叫石佛。”

        “师弟,别嚷嚷,让师祖说话。”站在右边的小和尚呵斥嘴角有痣的小和尚。

        嘴角有痣的小和尚看了一眼师兄,低下了头。

        老和尚先是对许木、王腾、关轩三人作了一揖,三人急忙回礼。

        “三位施主,刚刚我在大堂念经,看到这位小兄弟,”说着,老和尚指了指罗胜,“往寺庙后面走去。本来没什么的,但是这位施主,”说着他又指了指罗胜,“他在后院,不安本分,打坏了庙里的一尊佛像。”

        “啊?”大家惊讶地发出声音。

        “老和尚,别瞎扯了,不就是石头桩子嘛,那个也叫佛像吗?你要是觉得不高兴了,我过几天给你送一尊全新的佛像给你,怎么样?”罗胜不屑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

        “你!”嘴角有痣的小和尚生气地看着罗胜。

        “佛在于心不显于表,那尊石像是看管着这片山脉的守护神,虽然破破烂烂的,可十分灵验,你打坏了这尊石像,是会遭报应的。”老和尚盯着罗胜笃定地说。

        “嘁,我才不信,本大爷福大命大。”罗胜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嘣!”

        罗胜用力地踹了一脚墙:“这什么鬼地方,又小又破,请我待,我都不待!”

        老和尚摇了摇头,对着许木、王腾、关轩三人说:“三位男施主,实在不好意思,本庙实在不欢迎这位施主的到来,你们想要留下可以,但是这位施主必须要离开。”说着,他又指了指罗胜。

        话音刚落,罗胜气得跳起来:“什么玩意?老秃驴你算什么东西,想让我走我就走啊?我还偏不走了!”

        “你!岂有此理,看来不教训教训你是不行了。”嘴角有痣的小和尚早有怒气,一直憋在心里,这时听到罗胜侮辱老和尚,实在忍受不了,说着便冲向了罗胜。

        许木、王腾、关轩三人呆呆地看着,不敢出手阻拦,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

        眼看着两人即将扑在一起,老和尚重咳一声:“明松!”

        右边那个叫明松的和尚立马上前拦住嘴角有痣的小和尚。

        “师兄!”嘴角有痣的小和尚苦苦喊道。

        “听师祖的。”明松坚定不移。

        “师祖!”小和尚转头看向老和尚,眼里充满恳切。

        老和尚叹了口气:“出家人戒嗔戒怒,话不多说,你们都走吧。”

        “这……”许木还想说些什么。

        “好的好的,我们这就走!”王腾戳了戳许木,打断许木正欲说的话。

        “大师们不要生气。”关轩见机也赶紧赔笑脸。

        几个男生走进房间,白郃疑惑地看着他们。

        “阿郃,快收拾东西,我们走。”许木说。

        白郃点了点头,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

        “可是外面还下着雨啊?”顾兰一脸委屈地问。

        “别可是了,赶紧收拾东西。”王腾没有多说,冷冰冰地回答。

        “顾兰,别说了,先收拾东西吧。”张巧盈拍了拍顾兰的肩。

        顾兰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随后恶狠狠地看了一眼罗胜,后者并没有搭理她。

        白郃看了下外面的天,发现雨势渐小,心里的担忧淡了一丝。

        她把水递给许木,许木愕然,白郃解释道:“我有水了,你给了我两瓶,太多了。”

        许木点头,接过水瓶,塞进背包。

        不一会儿,众人收拾好了东西,在老和尚一群人的注视下,缓缓地出了寺庙。

        雨势虽然变小了,但只是从暴雨变成了大雨而已,众人踌躇地站在寺庙门口,惆怅地看着天。

        不一会儿,门被悄悄地打开了,露出了先前那个中年和尚的头。

        “还好你们还没有离开。”中年和尚笑着说。

        “大师,您这是?”王腾问。

        “我师父赶你们走,是因为你们打坏了佛像。”说着,中年和尚看了一眼罗胜,罗胜背对着他,不知在想什么。

        “打坏佛像的人不能待在庙里,这是庙里的规矩,但是,师父心善,这不叫我出来给你们送伞了嘛。”中年和尚拿出手里的三把伞,“庙里人不多,伞也不多,拿出三把已经是极限了,伞很旧,你们凑合着用吧。”

        “哪里哪里,大师客气了。”王腾喜出望外,连忙道谢。许木接过伞,把伞分别分给了三个女生。

        “实在是太感谢了,都怪我们,到时候我们来为寺庙上香!”关轩随即也说道。

        “阿弥陀佛,施主有心就可以了。”中年和尚双手合十,对他们作了一揖。

        除了依旧背对着大家的罗胜,众人都回了礼。

        “那我就先回去了,施主们小心。”说完,中年和尚关上门回去了。

        离开寺庙,众人担忧地看着雨势渐小的天,希望雨就此停住。

        “你们三个一人一把伞。”王腾扫去脸上的雨水对女生说。

        “没关系,我们可以一起撑。”白郃这时突然站出来,向许木走去,努力把伞举高,遮在许木头上。

        许木笑着接过白郃手里的伞,帮她撑着。

        “对呀,反正现在有伞了,为什么不一起撑?”顾兰也说着,身子朝关轩的方向走去。

        “一起撑吧。”张巧盈附和着。

        王腾伸出手接过伞,感觉雨势似乎有变大的趋势,没有再思考过多,点头答应了。

        伞的确很旧,伞骨都已经生锈,伞面有些地方脱线了,在大雨冲击下,雨伞发出痛苦的呻吟声,仿佛在抗议着这疾风暴雨。

        一行人撑着伞,行走的速度变快了,雨势也变大了,渐渐地,旧伞力不从心,在这暴雨中似乎顷刻间就会分崩离析。

        雨水拍打在山体上,汇聚成流,顺着山间的缝隙奔腾而下,最终冲刷在山路上。

        众人穿着登山靴,脚印一步深一步浅地踩在满是泥泞的路上,溅起的污水,全部粘在了裤子上。

        “啊……王哥!”走在前头的张巧盈突然大声哭喊。

        听到叫声,许木把伞递给白郃,便冲了上去查看详情。

        关轩和罗胜早已来到张巧盈身旁,询问着。

        张巧盈惊慌地指着一处杂草丛生的地方,带着哭腔说道:“刚刚我们走过这里,王哥,王哥突然就不见了。”

        许木皱起眉头,看向关轩和罗胜,发现他们也在看着自己。许木耸了耸肩,表示他也不知道怎么办。

        他蹲下身,用手试探地去拨开草丛,白郃出声让他小心些,他点头。

        许木和关轩二人合力拨开草丛,发现草丛下,靠山壁斜坡处有一个漆黑的洞口,洞口大小能够容纳两个人,地上有痕迹。关轩猜测,不出意外的话,王腾也许就是从这里掉下去了。

        “王队,王队,你在下面吗?”许木朝洞口喊。

        喊了几声没人回应,许木看向关轩,说:“你们在这上面等着,我下去看看。”

        “下面这么黑,你怎么下去?”

        “我有登山绳与手电筒,没事。”

        “那也不行,还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情况。”

        “王队还在下面,是生是死也不知道,必须要有人下去看看。”

        “不要着急,我先打救援电话。”关轩掏出包里的手机,在屏幕上按了几下,随后用力地甩了甩手机,再用手按了几下。

        “糟糕,手机进水了。”关轩说,“你们看看你们的手机还能用吗?”

        大家都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背包。关轩看着他们,希望得到一个好的答案,结果,无一例外,大家的手机全都淋坏了,雨太大,普通的登山包根本不能保护好里面的东西。

        “试试这个。”

        一只手伸了过来,手上拿着一部厚重的手机,包得严严实实的,赫然是三防登山手机。

        关轩看向手的主人,那是白郃,她站在边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手里拿着手机。

        “谢谢。”关轩接过手机,鼓捣了一阵,面露难色,接着他站起来,高举着手机朝四处走去,过了一会儿,他又走了回来,表情凝重地说,“手机是好的,但是没有信号,一点也没有。”

        大家围在洞口边,不知所措,许木见没有讨论出更好的方法,还是决定自己下去查看。

        正当他收拾东西,准备下去时,洞里传出了动静。

        那是石头碰撞在一起发出的清脆声音。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许木纳闷,正想要开口询问,白郃拦住了他。

        “别喊了,王队出事了,这是摩斯密码的求救信号。”她淡淡地说。

        “那怎么办?”顾兰问。

        “我先下去,你们等会儿再下来。”许木果断地说道。

        “好,你先下去。”关轩点点头。

        “绳子给你。”白郃将登山绳递给他,“顾兰,你带着张巧盈去那边休息,还有搭不上手的人都让让。”

        一旁的罗胜听到,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便朝顾兰、张巧盈她们走去,拿起放在地上的一把伞。

        许木不爽地看向罗胜,没有说什么。

        洞里的声音依旧在响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失,时间显得紧迫。

        关轩拿过绳子的一端,绑在自己身上,然后走到不远处的一棵树边,把绳子绕在树上,绑好之后,还用力地扯了扯,保证安全了之后,再朝许木喊:“这边可以了!”

        许木举手示意。

        雨依旧在下着,山里水汽升腾,白雾将白云山严实地包裹起来。雨水肆无忌惮地落在关轩和许木身上,两人都没有撑伞,此时全身已经湿透。

        白郃撑着伞站在许木边上,对许木说着什么,似是在叮嘱他小心。

        许木两脚踩在洞口边上,嘴里咬着小型手电筒,双手戴着手套紧紧地抓着绳子,登山绳绕过他的两条大腿内侧与臀部,紧紧地被束缚在腰上,形成一个非常安全结实的结扣。

        他一边低头看向洞内,一边手脚并用,依靠敏捷的身手,迅速地向下爬去。

        白郃此时已经来到了关轩边上,为他撑着伞。关轩笑着对她说了声谢谢,不知怎的,白郃觉得关轩的笑容有点诡异,她只是简单地点了点头,便把头转向了另一边。

        白郃的目光看向他们来时的路上。

        似乎有人影!就在来时路边的大树下,那人穿着黑色的衣服靠着树干站着。

        白郃怕自己看花了眼,用力地眨了眨眼,定睛一看,才发现,那只是山雨打在树上,隐隐约约形成的水雾,并不是什么人影。白郃不禁摇了摇头,似乎是自己想得太多。

        顾兰在安慰张巧盈,张巧盈认为王腾掉下洞与自己关系很大,在深深地自责,为何当时不拉住王腾的手?顾兰一只手撑着伞,另一只手不停地抚摸着张巧盈发抖的身子,借此舒缓张巧盈内心的不安。

        罗胜依旧一个人撑着伞,站在路边,朝山下看去。

        很快,洞里传来了许木的喊声:“你们快下来,王队还活着!”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松了一口气,特别是张巧盈,紧张不已的她停止了抖动。

        关轩觉得腰上的力消失了,似乎是另一端拴着的许木消失了。他说出内心的想法,白郃“咦”了一声,跟他来到洞口。

        洞内灯光摇曳,不一会儿,许木出现在洞口,喘着气。五人围了过来,听许木想要说些什么。

        “呼,这个洞不深,下洞的路也不陡,可以直接走下去,王队在下面,好像头撞到了哪儿,有点迷迷糊糊的,不过还好没事。”

        许木顿了顿,调整了一下呼吸,似乎急速地上上下下以他的体力也有点吃不消。

        “下面很宽敞,就是有点黑,可以躲雨休息,你们先下来吧。”许木说完,走进洞内,招呼着大家进来。

        洞外五人相互看着,似乎对漆黑的山洞有些抗拒。

        白郃率先进了洞,她微微弯着腰,以便更好地行走。

        “给你,你的包。”

        关轩第二个下来,并把许木之前落在上面的登山包递给了许木。许木微笑表示感谢。

        陆陆续续,大家都进了洞,白郃、罗胜、关轩都打开了手中的手电筒,昏暗的洞立马被照亮。

        “手电筒都不带,是来旅游的吗?”

        安静的洞内,罗胜讥讽的声音冷冷响起,回荡在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