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文 - 历史军事 - 谍涯无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七十一章 我要抗日

第九百七十一章 我要抗日

        “唉,说什么精不精的呢?我要是真精明,就不该为了张守正和庞一萍得罪李春风,说到底还是有点意气用事。

        这件事给我造成的影响很大,以至于心灰意冷。

        说真心话,到上海后,我一心想要实业救国,    真不想跟政治沾边。什么国党红党,包括你们日本人,我都不想招惹,就想安安静静地赚钱。可惜,转来转去,还是没有逃脱政治。”林创叹了口气说道。

        “经济离不开政治,    我们个人也离不开政治,离开政治谈个人理想,    那是空想。”中野云子道。

        林创连连点头:“妙啊,此论甚妙,没想到我们娇滴滴的娄大小姐,还这么深?”

        “刚正经一会儿,你就下道!你试过?你怎么知道深浅?”中野云子赏了林创一个卫生球。

        “你这人,就爱瞎想。深奥!懂不懂?你自己心底龌龊,非说别人不干净。”林创正色道。

        “我信你个鬼!谁要信了你的话,谁就上当,被你卖了还得帮你数钱。”

        “呵呵呵……,我竟无言以对。”

        林创笑起来。

        中野云子“噗嗤”一声,也笑了起来。

        “哎,大官人,上次跟你说去日本定居的事,你仔细考虑过没有?真想去京都?”稍顷,中野云子含情脉脉地看了林创一眼,轻声问道。

        “没仔细想过。现在考虑这些事太早吧?”林创道。

        “要不要去我家乡置办块地?我们家乡的铃兰很美。哎,你没见过铃兰吧?花瓣是白的,    也有淡紫的,远远地就能闻到甜甜的味道。不信你闻闻,我用的就是日本产的搽脸霜,里面就掺了铃兰的花香。”

        说着,中野云子挺起胸脯让林创闻。

        林创的鼻子很灵,早就闻到她身上的气味是甜的了,还以为是她身上的体香呢,没想到竟是铃兰搽脸霜。

        林创见她挺起胸脯让自己闻,心道:“脸!挺胸干吗?这是要色诱老子吗?好吧,老子要抗战,要给同胞报仇!”

        “好,我闻闻。”林创笑着,毫不客气地把送上门的礼物收入手中。

        ……

        好一会儿,林创忽地问道:“哎,你家是哪里的?”

        “嗯……,嗯……,广……岛。”

        “啊?”

        林创倏地把手收回。

        “广岛?”

        “你怎么停了?是啊,怎么了?不好吗?”

        “好,好,好!”林创几乎是咬着后槽牙说的:“我一定去广岛置块地,建造高大的房子,住那里不回了。”

        “太好了!大官人,    你真好!”

        中野云子听林创答应了,激动地在林创怀里扭来扭去。

        “我去,我去你个蛋!除非我脑子有病,去广岛定居?寿星佬上吊嫌命长吗?”

        ……

        吃过饭,二人又在南京城转了一圈,四点多就回了宪兵司令部川口督史办公室。

        川口督史面带焦急,见着中野云子和林创,才脸露喜色:“课长阁下,卑职找你半天了,正着急呢?”

        “有事?”中野云子淡淡地问道。

        “江龙号马上就要启航回沪,姓李的船老大打来电话,请课长在五点前一定要赶到下浦码头。”

        “不是明天走吗?怎么今天就启航?”中野云子问道。

        “李老大说本来是两艘船对开的,可另一艘船出了故障,上海那边又急着出货,所以老板命他马上返航。”

        “好吧,那我们马上出发。”

        中野云子说完这句,意味深长地看了林创一眼。

        林创秒懂,会心地一笑。

        中野云子那意思是:“便宜你个色魔了。”

        “课长阁下,卑职建议您坐火车回上海,便于安保,卑职可以多派些人手保护。坐船回去,路上太危险。”川口督史道。

        “有什么危险?扬州驻着一个联队,江上又有我们的军舰和巡逻艇不间断游弋,谁会吃了熊心豹胆敢劫船?”中野云子反问道。

        “卑职得到情报,有一股来自鲁南的国党乱兵到了扬州附近,听说人数不少,不下两个团,卑职怕他们对课长不利。”川口督史道。

        “鲁南的兵?”林创心中暗道:“怎么会到苏北?”

        “穷寇而已,不用担心。川口君,要相信我们帝国军队的实力。”中野云子不耐地说道。

        “课长阁下,卑职有一事不明,坐火车回沪又快又安全,为什么您非要坐船?”川口督史问道。

        “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不要问。这是军事机密,懂吗?”中野云子冷冷地说道。

        “嗨依!”川口督史再不敢言语。

        “呵呵,我特么呵呵了,确实是军事机密,老子要抗日,中野云子这个浪女只是配合罢了。或者,她要想享受船行江上,一晃一晃的感受?”林创暗道。

        “课长阁下,华以昌和刘德山……?”川口督史又问。

        “回上海吧,案子还没结,我需要他们。”中野云子道。

        “嗨依!”

        “你要抓紧侦查姓陈的下落,我相信,只要他出现过,一定会留下痕迹,不可能无声无息地消失。”中野云子命道。

        “嗨依!”

        ……

        四点五十分,林创一行到了下浦码头。

        李月旺把三人迎上船,华以昌、叶紫琼和刘德山都在甲板上迎接。

        身份已经明了,也没必要再遮遮掩掩了。

        “太君,林局长……。”华以昌一脸媚笑迎上来,叶紫琼和刘德山跟在他后面,都是一脸的笑。

        那笑看着很假。

        “叫我娄小姐。”中野云子板着脸道。

        “是,娄小姐。”华以昌点头哈腰地答应着。

        “伤怎么样了?”林创问刘德山。

        “好点了,谢谢林先生关心。”刘德山道了声谢。

        “老华就没有受伤,不受身体之痛。老刘,学着点,别他娘的死心眼。”林创道。

        “是是是……。”刘德山一迭声地答应着。

        “先生,小姐,华先生、叶小姐和刘先生安顿好了,都住在原来的舱房。请问您二位?”李月旺问道。

        “还是三层2号吧,不要换了。”林创抢先答道。

        “是。先生,小姐,请。”李月旺答应着,在前引路,往三层上走。

        “李老大,出什么货呀这么急?”林创随口问道。

        “嗯……,那个老板来电报说好寿保健品这些日子南京缺货,这不,刚联系了他们邵经理,说可以匀出来一些,让我们马上回上海运货。”

        李月旺瞥了中野云子一眼,迟疑了一下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