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失忆

        7沈思二话不说,低头就去要掏手机。



        意识到沈思又要转账,傅司年连忙按住她的小手。



        同时弯腰,迅速地在她脸蛋上啄了一下。



        小思不亲他,他主动来亲小思就是!



        “我已经收到你的感谢了,不许再转钱过来。”



        傅司年说完,飞快转身离开。



        只留下沈思站在原地,看着傅司年的背影哭笑不得。



        他跑得这么快干什么?



        好像有谁在后面撵他一样。



        沈思摸了下被傅司年亲过的地方,热热的,但却并没有不舒服。



        良久,她才重新回到病房。



        沈爷爷已经等了许久,见沈思回来,连忙开口:



        “小思啊,刚刚那个男人我是不是见过?”



        沈思闻言一怔,下意识开口:



        “爷爷,你不记得他了吗?”



        明明上次,沈爷爷对傅司年十分不满,还极力劝说让她不要和傅司年谈恋爱。



        可现在,却仿佛全都忘了。



        沈思神色一沉。



        她本以为只要找到合适的药材,制出对症的药,就能治好爷爷,让沈爷爷恢复如初。



        可长久的病痛缠身,到底还是给爷爷留下了不可逆的后遗症。



        看着沈思的表情变化,再结合她的话,沈爷爷也意识到了什么。



        他当即沉默。



        瞬间,就连病房的气氛都跟着低了下来。



        ——



        傅氏。



        傅司年刚从电梯里出来,许屹便急切的迎了上来:



        “傅总,你终于来了,沈名山已经在会议室闹了好半天了。”



        什么沈氏的董事长,简直就像是个无赖流氓。



        要不是傅司年早有交代,许屹差点就忍不住,让人把沈名山给轰出去了。



        “带我过去。”



        傅司年声音平静,他跟随许屹直接去往沈名山所在的会议室。



        还没走近。



        远远的,就能听见沈名山的叫声:



        “傅司年为什么不来?快点把他叫来,他是不敢来见我吗!”



        许屹的脸一沉。



        当即快走两步,直接推开会议室的大门,冷喝:



        “别叫了!”



        沈名山声音一顿,疑惑看向门口。



        许屹又道:



        “傅总来了!”



        沈名山连忙抻长了脖子,当看见傅司年出现时,立刻喜笑颜开:



        “傅总,你终于来了,我可是等了你好久啊。”



        沈名山激动地站了起来,直接要和傅司年握手。



        傅司年直接避开,大步走到主位上坐下。



        沈名山见状脸色一僵。



        但随即便被他压下,再次对傅司年扬起了个谄媚的笑脸:



        “傅先生,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沈名山,沈思是我的女儿,我听说最近你们正在谈恋爱……”



        傅司年懒得听他说那些废话,直接开口道:



        “你说沈思是你女儿,你有什么证据吗?”



        “这……”



        沈名山被问住。



        同时又忍不住再次懊恼。



        上次在二手车行就因为这个吃了亏。



        早知道他出门前,先准备好沈思的照片好了。



        此时,拿不出什么证据的沈名山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傅总,她在沈家生活了十九年,你只要稍做调查就知道了。”



        “虽说最近才发现了沈思不是我的亲生女儿,但我把她从小养到大,这可都是事实。”



        “按道理说,养育之恩不图回报,我也从来没想要找沈思讨要些什么,知道她能找到你这么优秀的男人作为男朋友,我就欣慰了。”



        沈名山兜兜转转地说着。



        傅司年皱眉,懒得继续听他废话,直接说道:



        “如果你找我只是为了说这些废话,那现在就可以走了!”



        说完,他看了许屹一眼。



        后者当即就做出呼叫保安的架势。



        “别,别啊!”



        沈名山登时慌了。



        顾不上套近乎,当即说出自己的目的:



        “傅总,我的公司最近实在是不景气,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这才厚着脸皮来求你的。”



        “就当是看在沈思的面子,你看……能不能帮帮我……”



        沈名山忐忑地看着傅司年。



        明明对方才不过二十六岁左右,可真正面对时,却让沈名山压力巨大。



        尤其是被傅司年盯着时,沈名山紧张的仿佛无法呼吸。



        “你要我怎么帮你?”



        终于,傅司年开口。



        沈名山感觉自己的呼吸瞬间通畅。



        “我们家有工厂,可以生产大部分的货物,如果傅氏能和我们合作……”



        沈名山的话还没说完,傅司年便直接道:



        “傅氏现在没有空余的合作订单,更不可能和沈氏合作。”



        沈名山笑容瞬间消散。



        “傅总……”



        “先别急着说话。”



        傅司年对许屹挥了下手,问道:“今天公司里能调动多少流动资金?”



        许屹愣了下,随后立刻打开工作用的平板查看。



        很快,便回答道:



        “刚刚业务部签了个合同,现在公司的流动资金仅剩二十多亿。”



        傅司年点头。



        在沈名山不明所以的目光中,直接说道:



        “看在你是沈思养父的份上,这二十亿我可以全部都投进沈氏。”



        沈名山闻言心脏狂跳,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他脸色震惊,但又拼命地想要隐藏起来。



        想不到一个沈思,竟然值二十亿!



        这一刻,沈名山再次懊悔。



        早知道这样,他当初绝不会把沈思赶走,可不可能签下断绝关系书。



        好在,傅司年并不知道这些,否则才不会给他二十亿。



        “谢谢傅总,谢谢傅总!”



        沈名山站起身,不住地对傅司年鞠躬。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恨不得立刻拿上二十亿就走。



        “傅总,你真是大好人,沈思能遇上你,真是她走了八辈子的运!”



        “你说错了,是我走运,才能遇上她。”



        “这……”



        沈名山眼神更狂热了。



        他万没想到,傅司年竟对沈思喜欢的这么深。



        这一刻,沈名山甚至都想直接撕掉断绝关系书,再把沈思哄回到沈家去。



        只要沈思能一直抱住傅司年这棵大树,他愿意一直供着她在沈家生活。



        沈名山的算计被傅司年尽收眼底。



        他厌恶地看了沈名山一眼,随后又对许屹打了个手势。



        后者立刻领悟,飞快在平板上调出了几个合约模板。



        放在沈名山的面前,说道:



        “这里有几种合作方式,沈先生,你在其中挑选一个,签字吧。”



        “签字?”



        沈名山一脸的莫名其妙。



        许屹当场翻了个白眼,



        “不签字?你难道想平白拿了这二十亿?你倒想的挺美,二十亿,傅总就是再开几个沈氏都能开得起来!”



        “现在既然给你们沈氏注资,至少也要按照资金的数额折股。”



        “再不也就是更改董事长,你自己看着选吧!”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