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这就死给你看!

        “姓苏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就算给再多的钱,那也换不回我儿子的命!”



        董理事梗着脖子争辩。



        只是现在,网络上现如今已不再是清一色对他的无脑维护。



        甚至有些感觉自己被欺骗的人,直接偏激地开始攻击董理事。



        【你儿子又不是嘉程害死的,人家凭什么赔你儿子的命!】



        【这要是普通公司,根本连管都懒得管好吧?】



        【我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只可惜董理事看不见网上的言论。



        他没有半点心虚,仍底气十足地对沈思嚷嚷着:



        “还有,你仗着嘉程的势力,让我丢了工作,这事你也休想就这么算了!”



        昨天他没骨气的跑了。



        可回去后越想越气,怎么也想不通,他怎么会被一个小丫头给吓住。



        今天他叫来了这么多媒体,还打出要跳楼的噱头。



        他就不信,还对付不了一个小丫头!



        想到这,董理事又生出了几分底气,声泪俱下地对着镜头控诉:



        “这么多年,嘉程给我们发来的货物总是以好充次,屡次被我发现仍不肯改,我昨天只是要求重新补发那些残次货物,想不到,想不到嘉程不但说什么要我赔偿这些货物损失,还……”



        提起工作和货物,直播间里那些怒骂嘉程和沈思的弹幕又重新活跃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她都害人家没了工作,这跟断了活路有什么区别!】



        【这公司的货还不好,赚来的钱肯定也不是什么干净钱。】



        【资本家就没好人,我一看她的脸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副狐媚样!】



        ……



        助手站在后面,她凑不到前面来,却能看见直播间里面的弹幕。



        她又急又气。



        愤怒之下,干脆自己也注册了个号码,去和那些人理论。



        只是消息刚发出去,很快就被淹没了。



        她想告诉沈思,偏偏沈思低头摆弄着手机,根本没有看向她。



        好半天,沈思才终于抬起头。



        沈思按下手机。



        一阵录音当即从话筒中传了出来:



        “苏董事长,您别去找运输方啊,这些年都是董理事处理公司的事,我也是才知道他私下用货物有问题做理由去敲诈嘉程,这都是董理事的个人行为,你要是找运输方一对货,别人该以为是我们公司有问题了。



        你放心,我这就处分他,保证让他赔偿你们嘉程的所有损失。”



        说完这些,电话没有被挂断。



        那头的人似乎是换了个手机拨通电话,对着那头厉声说道:



        “老董,你立刻回公司收拾东西,以后不许再参与公司里决策,你要是想撤股就撤,我们留不起你这尊大佛!”



        这声音虽然陌生。



        可三言两语,就交代清楚了所有事情的经过。



        而沈思由始至终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根本没有多发一言。



        一时间鸦雀无声。



        惊天大反转。



        所有的记者全都傻了,她们讪讪地看着沈思,谁都没有开口。



        不是不想说话,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此时,记者们无一不在祈祷,希望沈思不会记住刚刚他们那些咄咄逼人的问题。



        直播的弹幕上,此时也是呈现出两级反转的弹幕。



        【我就说事情没那么简单,果然反转来了!】



        【什么货品不好,害人没工作,原来是恶人先告状,嘉程的美女董事长才是最委屈的人。】



        【说出去谁敢信,堂堂一个集团的董事长,被人堵家门口欺负了!】



        【这个姓董的一脸横肉,看着就不像个好人,欺负人家那么小的一个姑娘,他是怎么狠心污蔑的?】



        【我呸,真叫恶心!】



        【心疼美女董事长……】



        【美女的公司是卖什么的,我这就爆单!】



        【爆单算什么,我先去买个几万手股票,这种良心公司,投资肯定靠谱!】



        弹幕刷的飞快。



        即便有几个嘴硬还在为董理事说话的人,也很快就被刷了下去。



        清一色的都在为沈思打抱不平。



        站在后方的助手表情从担忧逐渐转变为敬佩。



        她目光闪闪地盯着沈思,同时为自己刚刚不成熟的想法道歉。



        她可真是该死啊!



        怎么能怀疑董事长的能力呢?



        而气氛转变,董理事也终于慌了。



        他上前就要抢夺手机,却被沈思轻巧的躲开。



        “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



        董理事声音慌张,



        “这都是你合成的,不,不对,是你和我公司的董事长联合起来故意录下来的!你故意污蔑我!”



        他还想给自己编造个合适的理由。



        但沈思哪里会给他机会。



        “董先生,这些年,嘉程多次对于你说的货物质量问题提出质疑,但因为顾忌着你的丧子之痛,始终都没有过多逼迫。”



        “公司自问对于员工无愧于心,当年你儿子发生意外,公司上下都很心痛。”



        “后来为了给员工足够的保障,设立健身房心理咨询师这些基础的保障就不说了,老董事长更是单独批下了一笔款项,给每位入职的员工购置保险,严格不许员工加班,每个季度一次重疾体检……”



        沈思细数着公司的各种福利,直播间的弹幕也滚动的更加疯狂。



        【我滴妈呀,良心企业被欺负成这个样子,姓董的,你还是个人吗?】



        【来个明白人告诉我,要怎么才能进入这样神仙公司,我加班没加班费就算了,连社保还欠了我两个月没交,这事逼老板我是一天都不想伺候了!】



        【前面的,等你进了嘉程别忘了分享入职经验,我有个朋友也想去嘉程工作。】



        而沈思对弹幕一无所知。



        她冷冷地盯着董理事,高声说着:



        “你一边享受着福利,一边又掉过头来控诉嘉程……”



        “董先生,既然你不讲情面,那你也别怪我了。”



        “这些年嘉程承受得所有损失,我方都会追究到底,运输方每次收货和卸货时都会存有录像档案,嘉程的货物是否真有瑕疵都能看见。”



        “你就等着收传票吧!”



        沈思声音森森。



        一连串的话砸下来,董理事再没有半点的嚣张气焰。



        眼底只剩下了无尽的恐慌。



        他绝对不能上法院。



        这些年累计下来从嘉程敲诈的货物是一笔天文数字,他就是倾家荡产也赔不起。



        不行!



        “姓苏的,你就是要逼死我是吧?”



        董理事浑身颤抖,脸色突然癫狂了起来:



        “好,好,反正我的儿子也没了,我这就死给你看!”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