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你喜欢医生?

        这位女士,您稍等,我们这就去核对账单金额。”



        服务生诚惶诚恐的跑过来拿走了账单,没一会,又恭敬的将账单送回来:



        “不好意思这位女士,刚刚的确错了,甜品没有算上,现在已经给您补上了。”



        楚艳丽看着比刚刚还贵了一千的账单,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什么甜品要一千多?还有,一道菜卖三万,你们怎么不去抢啊……”



        “艳丽,够了!”



        沈名山低声喝止了楚艳丽。



        他掏出一张卡直接交给服务生。



        楚艳丽只感觉一阵肉疼:“老公,一顿饭就吃了十几万,这太离谱了!”



        沈名山皱眉,示意楚艳丽闭嘴。



        他何尝不知道消费高,但为了面子,只能吞下这个苦果。



        否则一旦被人传出去,说他沈家连一顿饭都吃不起,只会更难拉到合作了。



        现在陈家想要趁火打劫,是指望不上了。



        沈名山接下来势必要去跑其他的公司。



        越想,沈名山越是着急。



        他不能再等,现在就得去嘉程,无论如何都要见到嘉程的董事长,将合作定下来!



        沈名山急匆匆地走了。



        另一边,随着沈思拔出最后一根针,今日的施针完成。



        沈爷爷在针法的作用下已经熟睡。



        沈思便悄悄退出了病房。



        江书航一直在旁边观摩着,上次他没有看到全部过程,这次从头到尾的看完,对沈思简直叹为观止。



        和沈思一同出来,站在走廊,江书航一面回忆刚刚看见的一切,一面止不住的询问:



        “沈思,你真是太厉害了,刚刚你用的是什么针法,怎么做到两根针一起使用的?”



        “是引针,如果你想学,我可以教你。”



        “真的吗!沈思,你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最好,最美的人!你人美心善,我简直爱死你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江书航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一个小手帕,激动地为沈思擦汗。



        当代教育虽然早就已经公开化,但许多绝学仍是讲究传统,一脉相传的重要知识,根本就不是在学校能学到的。



        像沈思使用的针法,江书航就从没有见过。



        “那现在就去我办公室吧,正好我上午没病人!”



        江书航迫不及待的提议。



        忽然,察觉到一道犀利且带有敌意的目光。



        江书航抬头,就看见了不远处的傅司年。



        傅司年冷冷的扫了江书航一眼,随后直接走了过来,站在沈思和江书航之间,低头对沈思道:



        “沈思,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去公司。”



        “正好我也有一些不懂的事,想要跟你请教一下。”



        傅司年话里话外透着一个酸味。



        沈思轻笑,笑眯眯的看着傅司年,轻轻点头。



        “好。”



        她对江书航说道:“你先看书,等把书里的内容融会贯通了,我再教你针法。”



        江书航忙不点头:“好的好的,我听你的,这就去!”



        只要沈思答应了教他,不管什么时候都行。



        江书航几乎是跳着离开的。完全忽略了傅司年。



        傅司年就没江书航那么轻松了。



        他沉默了半晌,才鼓足勇气问向沈思:



        “你比较喜欢医生?”



        沈思不假思索的点头:“当然。”



        傅司年感觉遭到了当头一棒。



        一时间怔在原地,大脑飞快运转着,好半天,才弱弱的问出第二句:



        “那你喜欢有钱人吗?”



        沈思点头:“喜欢啊。”



        她就是有钱人,怎么可能不喜欢。



        傅司年这才悄悄地松了口气。



        天知道,刚刚那一瞬间,他甚至都想弃商从医去了。



        好在他脑袋快,立刻也想到了自己的优点。



        “那你喜欢我,我就是最有钱的人。”



        傅司年大胆提议。



        第一次,傅司年感觉到钱对自己的巨大作用。



        沈思仍挂着淡淡的笑意:



        “不是说要送我回公司,再聊下去就要下班,到时候就只能送我回王府了。”



        傅司年当即开口:



        “这就出发。”



        助理最近都在公司替傅司年处理事情,傅司年便坐在驾驶室,担任起司机的职责。



        从医院到嘉程,路途并不远。



        傅司年却开了将近半个小时。



        哪怕到了目的地,他仍是一脸的不舍:



        “沈思,你喜不喜欢傅氏?要不来我这边上班吧,你想要什么职位都可以。”



        傅司年脸色诚恳。



        就是董事长也没问题,他把许屹那小子下放,自己去给沈思做助手。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不用了。”



        沈思摆手。



        她只当傅司年在开玩笑,直接进入公司。



        和往常不同,今天沈思到办公室的时候没看见苏雨晴。



        和沈思一样,她竟然也迟到了。



        沈思挑眉,对此稍稍有些意外,但随即便全心投入到工作当中。



        嘉程虽然可以独立运营,但有些决策还是需要董事长亲自签字才行。



        从前嘉程都是几天,或是每周一次,将重要的文件整理好后统一给苏昆送来签字。



        自从沈思接手后,这些文件都是当天处理,从不过夜。



        她工作效率高,而且当文件中有些不合理的地方,也能够发现并且第一时间指出。



        虽然才工作几日,除了极个别的存在,原本还轻视她的那些经理层现在几乎都认可了她。



        到底是苏昆的亲生女儿,即便年纪小,也和普通人不同!



        只是凡事都有例外。



        即便沈思已经表现出了足以胜任董事长的能力,仍有人不服。



        “苏笑,这个合同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和我商量直接就换了供应商!”



        来的人是品控部总经理。



        他气势汹汹的直接闯进了办公室,‘啪’的将一份合同摔到桌子上。



        沈思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目光再扫过合同,眉头微微皱起。



        虽然每天看过的合同无数,但沈思能够确定,这份合同她从没见过。



        翻开两页,沈思的眉头皱得更紧。



        她阴沉着开口:



        “这是哪里来的?”



        “你还问我,有你亲笔签字,还有公司的盖章,这不就是你亲自决策定的采购合同吗!”



        品控部经理越说越愤怒:



        “我们嘉程能够在短短五年内就建立了上层的商业帝国,并且稳步扎根,靠的就是严格的品质,原材料胜过一切!”



        “你现在却断了原本的供应商,找这么个企业合作,甚至连样品都没有,什么沈氏,我连听都没听过,我看你是要毁了嘉程!”



        “我就说董事长叫一个孩子来公司就是玩闹,目光短浅,毫无能力,根本就撑不起一个公司!”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